第一卷 第7章 亮相即胜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芳期仍然睡了个自然醒。
  起太早是没用的,罗夫人不会那么早到,今日设的是午宴,一般午正开宴,罗夫人午时初才会抵达相邸,这是惯例。
  芳期起床,隔着窗瞅见经过盛装打扮的四妹妹芳菲扶着丫鬟的手出了院门,她还笑着喝完了一碗香蜜汤,才安排起八月来:“你和大哥哥院里的福安是真要好?”
  “可不是真要好?打小一起长大的,按贵人们的说法,奴婢和福安也是旧识故交。”
  “怎么个旧识故交法?”
  “奴婢的爹和福安的爹过去都是官家潜邸的驭夫,拜把子兄弟,又是一起被指派来相邸。”八月欢快的说完,顿时警觉:“三娘莫不是想乱点鸳鸯谱吧?”
  “哟,这会儿子就不是旧识故交了?瞧你这惊悚样,仿佛巴不得远着福安。”
  “奴婢可是打定了主意要随三娘去彭家的,福安却是大郎的小厮,莫不然三娘还能说服大夫人让福安和奴婢做三娘的陪房?”
  原来是担心这个,而不是厌弃福安,芳期放心了:“你听着,今日下昼,你悄悄去见福安,让他往大门那儿盯着,看翁翁一进门,立时通知你,你再往屏门去,缠着屏门的仆妇跑腿往田庄给我小娘送封信。”
  “但……二门处的仆妇必然不肯。”
  “要的就是她不肯,然后你就哭,哭得不用多逼真,但务必让翁翁瞧见,要翁翁不过问,你就往地上跪,抱翁翁的大腿,说我被大夫人责罚,你急得没别的法子,想请小娘回来为我求情。”
  “大夫人为何会责罚三娘?”八月越更满头雾水了。
  “因为我一阵间会去挡四妹妹的姻缘。”
  三月和八月都吓得瞪大了眼。
  “你们得习惯了,日后我和大夫人对着干的时候怕是多着呢。”芳期叹一口气。
  八月脑子灵活,隐约明白了芳期的想法:“三娘难不成……是不想嫁去彭家了?”
  “不错。”芳期没多作解释。
  “彭六郎的确配不上三娘,既三娘想明白了要进取,三娘怎么说,奴婢就怎么干。”八月立时摩拳擦掌,往三月的大腿瞥了瞥,仿佛打算着借三月大腿一用先熟悉下怎么抱起来顺手。
  三月却是忧心忡忡,不过也不劝,她知道三娘素来就有决断,劝也劝不住。
  芳期又再指导八月:“有几句话,你一定当翁翁面说出来,一是罗夫人今日来赴宴,二是大夫人交待了我留在秋凉馆哪也不能去,三是我是因为擅闯宴厅才被罚,你却不知我为何改变主意违背大夫人的叮嘱,拦了没拦住。”
  八月记下,又再复述了一遍。
  芳期这才让两个丫鬟替她挑选“战袍”——要新做还没上过身的,倒不用那么隆重花俏,只颜色一定要鲜亮,佩饰雅致些,别拣金银俗物——最后是梳妆打扮,但芳期也只不过是用加了丁香玉兰药的热水,浸湿面巾往脸上敷了一刻,脖子上涂了莹肌膏,不途脂不抹粉,甚至不描眉不点唇。
  她对自己天生丽质相当有自信,当然描眉涂脂后更加艳光夺人,不过今日她的目的无非是要衬托得盛装打扮的四娘黯淡无光,完全没有必要弄得国色天香,温大娘说大夫人让把点心送去击鞠场,说明午宴后的安排是观看马球赛,大热天的,要是反而导致脸上的脂粉被汗水给搅糊了……那她可就成去丢脸的了。
  一番倒饬,时间就差不多了。
  秋凉馆本就是芳期和芳菲共住,但因为姐妹二人过去常常发生争执,导致两人的丫鬟们也像死对头,今日芳菲先去赴宴,只带了个大丫鬟胭脂,其余的丫鬟干脆躲在屋子里偷懒,不至于发觉芳期会去搅局,可芳期自己有个粗使丫鬟芒种,她是时常往大夫人的明宇轩和二娘的琼华楼跑的人,俨然大夫人的耳目,这丫鬟也精乖,今天尤其留意着芳期的动静,一看芳期竟是穿着见客的衣裳打算出门,赶紧跑过来阻拦。
  “这么热的天,三娘这是要去哪里?”
  “我去外头逛逛。”
  “三娘身体不适,还是在屋子里歇着才好。”
  “怎么芒种你竟还学过医?”
  芒种:……
  “既然不懂医术,怎知闷在屋子里好还是散步更有利于康复?”
  芳期损了芒种一句,就想绕过她。
  芒种竟然又拦了一步:“但大夫人今日说了,不让三娘出秋凉馆。”
  “大夫人说了让你监督我的话?”
  芒种又被噎住了。
  眼睁睁地看着芳期“夺门而出”。
  又说无边楼上,罗夫人正觉得百无聊赖,都懒得观赏窗外那一大片湖光山色了,只有一句没一句地和王夫人应酬,偶尔也和四娘说几句,她真是极其地失望——官家连赐婚的旨都没宣,贵妃为何急着给五大王相看姬妾人选?不就是为了先选个美貌女子争得五大王的宠爱么?当然相邸先有联姻之意,若成了,东宫有覃相公相助那是意外之喜,可关键还是要相邸嫁去五大王府邸的闺秀足够貌美。
  要不然就算东宫之位得到巩固,五大王不还是会和贵妃、太子离心?照样被德妃母子利用,太子被一母同胞的亲弟弟针对,就是个不睦手足的活把柄!
  可看这覃四娘,容貌和司马七娘不相上下,气度却大大不如,拿什么和司马七娘争宠?
  只不过要是覃四娘够聪明,利用相邸的权势,倒也说不定能和司马七娘抗衡,毕竟覃逊正得官家信重,魏王以为五大王已经被他牢牢摆控,相邸和五大王有了姻联,说不定反而能被他笼络争取。覃四娘只要周旋得好,利用魏王及司马氏,先争取五大王的信任,再设计揭穿魏王的真面目,让五大王明白德妃母子对他其实无情无义,只是将他当作棋子……贵妃的目的也就能达到了。
  罗夫人才忍着不耐烦,继续这场考察。
  但她忽然就看见了个少女步入宴厅,眼睛顿时一亮。
  好个水灵明艳的小娘子!
  着一件樱草色的窄袖袄,配一袭烟紫色的轻纱裙,这配色便让人觉得鲜亮,偏她还生得身量高挑纤腰婀娜,行动间腰上系着的香囊那绣样竟还能让人看出巧夺天功般的针法,轻晃的流苏使她的步伐都更加灵动了几分,双鬟髻上,配着一朵珠花,髻后绾系一根轻灵的烟紫丝带,这通体的妆扮既不失见客的礼数,又不显得过于隆重,十分的适当和赏心悦目。
  待走近些,眉眼越发清楚了。
  生一双极其妩媚的眼睛,配两道墨画似的秀眉,肤色明莹,唇彩丹艳,一点不见羞答答的忧愁气儿,一笑间,那眼睛就更像乌晶般的闪闪放光,下颔柔美的轮廓配一条生香玉颈,连女子看了都恨不能在她面颊上摸一把,拉着她的手好生亲近一番。
  罗夫人忍不住看了一看覃四娘……
  虽说也是及笄的年岁了,眼瞅着分明还有孩子气,今日又偏是盛装打扮,或许是为了显得更加稳重吧,穿了件紫红色的褙子,褙子上还绣了中规中矩的卷草纹样,但她其实根本撑不起如此“老成”的衣着,所以尽显又稚拙又刻板的矛盾感,好在是眉眼也算清秀端正,不过……现在已经被气黑了脸儿,眉眼间笼罩上了让人哭笑不得的丧气。
  当着客人的面,就把丧气直接摆在脸上,这样的人又能聪明去哪里?
  至此,罗夫人已经在心里淘汰了四娘,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芳期身上。
  王夫人就非常不愉快了,直盯着芳期恨不得把她从无边楼的窗户上给丢出去,但她不能失仪,所以只好忍着怒火,引荐芳期跟罗夫人认识,无非是在话里言间,透露出芳期诸如懒散,诸如才疏学浅,诸如不擅女红这样那样的毛病。
  罗夫人却一点不在意。
  她相看的是姬妾又不是正妃,说穿了贵妃需要的是个尤物,天底下哪个尤物具有温良恭俭让的品德?且她看芳期,差点没被嫡母说了个一无是处还笑容灿烂,一句嘴都不还,但那双有如会说话的眼睛,却透着明白和果毅,不是糊涂,反而是聪明灵巧。
  这样的女子,既出身高门又风情万种,才是为五大王姬妾的绝佳人选!
  芳期这一亮相,大功告成,因为她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第一支线任务进度上涨至百分之十。
  这说明什么?说明王夫人已经对她心生厌恶,但她还没资格被嫡母视为克星。
  可芳期却不能只顾冲锋不顾退路,她主动给四妹妹夹了一箸温大娘的拿手菜鹌子水晶脍,且奉上一个讨好的笑脸,但可惜的是,四妹妹好像并不领她的情,看模样还几乎要被她给气哭了。
  这可不行,四妹妹是父亲大人的掌上明珠,当得罪了嫡母后,芳期可不想同时成为父亲大人的眼中钉。
  好在是这时贵族之家的宴集,闺秀并不会一直相陪,待主菜撤下,芳期姐妹二人就在王夫人的示意下告辞离席,先一步去击鞠场了。
  芳期觉得这就是一个和四妹妹“促膝长谈”的绝佳机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