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7章 厌恶值疾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芳期首战告捷,内心是十分兴奋的,因着今后不用再指望王氏能容她一门好姻缘,倒也没有必要去明宇轩奉承讨好了,相邸的规矩,对未出阁的闺秀明面上都得娇养,就像祖父说的那样,不会有人逼着她行为婢侍之事,她也就干脆挺直了腰杆做人,今后只坚持卯时去罚上一个时辰的站罢了。
  她刚回秋凉馆,就对三月、八月说:“过去我这主人不顶用,累得你们两个也只能忍气吞声,说起来是相邸的大丫鬟,在秋凉馆里对芒种等等粗使奴婢都得忍让迁就,从今往后,在秋凉馆里再也不用这般的小心翼翼,若还有奴婢敢效仿芒种,放刁逞强不服管教,你们两个尽管训诫,还有人不服,就禀报我让我处治。”
  三月还有些忧心忡忡,八月却极其的兴奋,赶忙道:“奴婢这就去告诫春分等人,趁热打铁先把三娘院里的规矩立起来。”
  芳期又让三月去给八月掠阵,正寻思着该不该睡个回笼觉,脑子里就响起“叮咚”一声。
  系统:亲,支线任务已经进行过半,亲真是棒棒的。
  芳期:这才进行过半?
  系统:是的呢亲,您虽初获宰执祖父的认可,但还不足以让嫡母把你视作威胁,亲还得继续加油。
  芳期:啥叫加油?
  系统:您可以理解为马儿多吃些草。
  芳期虽然明白了“加油”的意思,但内心极其郁怀——有这么努力加油招人恨的么?
  但她也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的道理,现在报怨系统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了,问:你现在积累的能量,足不足够给我更多提示了?
  系统:我可以解锁提示,但是亲,小壹认为您现在任务进展十分顺利,并没有必要浪费能量,还有一件喜讯就是,亲触发了随机奖励,小壹可以花耗部能量为亲解锁奖励选择权,也就是说程序可以提供两项奖励,亲爱的宿主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接收一项奖励。
  芳期琢磨了一阵,觉得先拿奖励十分不错,就同意系统解锁选择权了。
  系统:亲,程序提供的另一项奖励是,教会您将辣椒加工成为两样佐料的方法,用这两样佐料,就能够更加灵活的利用辣椒烹饪出更多更美味的菜肴。当然亲也可以选择另一种大卫没有的食材。
  芳期觉得自己现今在相邸,行动比过去更加难得自由,小娘过去居住的小院已经不保险了,她根本没有地方种植食材。她刚刚才争得祖父几分微薄的信任,总不能立时就狮子大开口要求祖父赐她座田庄,而且祖父可没有三月、八月这么容易糊弄,不大可能相信她说的那个“巴林冯番僧”故事,刨根问底起来,她哪里编得出更加合理的说辞?
  关于系统的事,连她亲身经历了都觉慎惧,更惶论他人会如何做想,怕更会怀疑她要么是胡话张嘴就来,要么就是得了癔症疯癫了。
  无论怎么想对她都不是好事。
  所以芳期选择了辣椒的两种加工方式。
  跟从前一样,她只需要默想接收,脑子里就立时有了知识,这回居然还有附赠,就是好些张用辣椒油和豆瓣酱两种佐料做成的美食图片,虽然没有烹饪方法,但芳期在厨艺上既有名师指点,自己的天赋也不弱,有了图片的提示,当即就对如何善用这两种佐料有了自己的一番想法。
  冲动得连回笼觉都懒得睡了,立时就想直奔疱厨。
  不过因为这时辰,温大娘应当坐着小轿回了自家,没有温大娘的允许,芳期可不敢擅用疱厨,待要去温大娘家中吧,她今日已经气得嫡母上涨了几十点愤恨值,这时说要出门,那就是去触嫡母的霉头,连祖父都会埋怨她轻浮急躁不懂事了。
  还是等明日再说。
  当然芳期也没有忘了任务尚未完成,于是就歪在榻上默默计划下一步。
  要想成为嫡母克星,其实根本不需要系统给出提示,只要她的存在威胁到长兄二姐,嫡母肯定就会暴跳如雷,别说恨之入骨了,把她碎尸万断的心都得有。
  但芳期一点都不想连累长兄。
  长兄可和二姐不一样,虽然身体羸弱,更受嫡母惯纵,但心性却善良柔软,和她虽不是一母同胞,但无论何时都是和和气气的,芳期记得有一年,那时她才十岁,听闻长兄病情加重,经施针诊治,幸好是控制住了病情,但大病一场,别说胃口不佳,也的确克化不动油腻荤腥的饮食,除了清粥小菜,全靠药膳汤水慢慢调养。
  芳期知道嫡母心系长兄,为了取悦嫡母,废了不少心思还托了徐二哥去找大夫打听,请教温大娘,做了一盅药膳送给长兄服食。
  她可太高估了嫡母对她的信任。
  非但没有受到夸赞,还挨了嫡母怒斥,冷言冷语疑她不怀好意,是想谋害长兄。
  芳期当时又是委屈又是惊恐,连辩解的话都说不出半个字来,幸亏长兄劝住了嫡母,问芳期药膳里都加了什么药材食材,芳期如实说了,长兄直讲不碍事,都是对他身体有利的药材,嫡母仍不放心,长兄又笑道说他自己是久病成医,因祸得福懂得了不少药理,要真加了不该加的药材,舌头一尝就能辨认。
  芳期至今不知兄长有无这样的本事。
  她只知道兄长服食了她的药膳,连连夸赞可口,还拜托她得空再受累,熬制几回。
  嫡母这才“原谅”她。
  芳期从来认为自己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别说她和嫡母之间至少现在还论不上什么深仇大恨,哪怕将来真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嫡母是嫡母,长兄是长兄,长兄既然没有加害她她就不能损害长兄。
  那么难道只能在二娘身上动脑筋?
  对于覃芳姿,芳期是从来没有半分好感的,她可还清清楚楚地记得,五岁那年,因为祖母突然夸赞了句她的容貌,说她日后应当是几个孙女中模样最出挑的,结果就惹恼了覃芳姿,竟带着几个婢女把她围在古楼园,要用剪子划花她的脸。
  多得她机灵,立时说祖母的意思是几个庶出孙女中比较,从来没有拿嫡女和庶女比较的说法,又连夸覃芳姿皮肤比她白,眼睛也比她大,终于才糊弄过去这个暴戾的嫡姐,保住了自己这张小脸蛋。
  到豆蔻之岁,覃芳姿因为心悦在愈恭堂听学的葛二郎,不怀好意的目光又看向她的脸,一天比一天毒辣一天比一天嫉妒,芳期那时已经是个小美人了,覃芳姿自己又不是没照过镜子,花言巧语实在糊弄不过去,芳期赶忙暗示嫡姐,葛二郎是君子,君子看人看的是品性和才华,绝对不会以貌取人,把覃芳姿往才德兼俱的高度使劲吹捧,又确实葛二郎不是轻浮人,虽说也在古楼园中遇见过相邸的闺秀,但知规守矩的从来没有刻意向谁献过殷勤。
  芳期也根本不敢往葛二郎身边凑,覃芳姿观察了一番,终于相信葛二郎没有因为她的容貌动心,再一次打消了往她脸上划几刀子的念头。
  过去她敢不奉承讨好覃芳姿么?当她真愿意忍着嫡姐的颐指气使行为婢侍之事?都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小脸蛋才不得不奴颜卑膝。
  要不然哪天挑衅挑衅嫡姐,想法子让她挨一场祖父的训斥,嫡姐哪怕是气得一餐饭没吃好呢,恐怕就足够嫡母把她给恨之入骨了。
  正计划,却见帘子一晃,竟是腊月托着个瓷盘走了进来,瓷盘上放着把碧青釉色持壶,还搁着个同色的琉璃碗,芳期认得是自己屋子里的器物,就不知什么时候被腊月给“征用”了,端茶递水的活计腊月可从没干过,但既然她昨晚就已经开始移枕铺床了,今天端茶递水倒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这是什么?”芳期问。
  “是天香汤,但并非从汤水局要来,是奴婢七日前亲手做的,今日刚好可以饮用了,就是不知三娘是否习惯。”
  芳期笑道:“这样说你的天香汤必定和汤水局备的那些有差异,斟来我尝尝吧。”
  腊月这才敢将托盘放在一边的方桌上,斟了一盏天香汤呈给芳期。
  “你这是未加炒盐,加的生蜜,点开时又调了些薄荷清露,比起传统调制法,倒是更适合夏暑季候饮用。”
  腊月惊喜道:“三娘舌头可真灵,奴婢只加了极少的薄荷清露调和,三娘竟然都能品出。”
  这是当然,要想做个好厨娘,必须有一条对味觉灵敏的舌头,咦?怎么突然对自己进行了职业规划?芳期扶了扶额,又看一眼腊月:“你倒是比六月乖巧。”
  话说得颇有些意味深长了。
  六月其实并不刁狂,只不过有些木讷,芳期让她收管钗环首饰,她就只专心这一件事,从来不到小主人跟前邀功献媚,过去腊月也是如此,但从昨晚开始,这个丫鬟就表现出强烈的邀功欲望,对于管束仆婢,芳期自来有她的套路,那就是宁向直中取。
  于是便问道:“说说吧,为何无事献殷勤?”
  腊月听自己似乎被坐实了“非奸即盗”之罪,她也不惊慌,只收敛了笑容恭敬回应:“奴婢是一年前才进的相邸,过去是在一家蜜饯果子铺帮佣,所以才学会了如何调制各色汤水。奴婢有一堂妹,却是彭家的雇佣。”
  “彭家?”芳期挑了挑眉。
  “正是三娘认为的那个彭家。”
  “你继续说。”芳期道。
  “堂妹那时年纪小,不过奴婢叔父的家境还算过得去,并不指着女儿给人帮佣赚钱贴补生计,想的是送堂妹去官宦人家历练历练,学些眉眼高低,认几个字增长见识,日后或许能嫁个好人家,所以彭家娘子借口堂妹年弱,压低工钱时,奴婢叔父并不在意,不过提出只签一年短约,待期满后再考虑是否续签。
  开始彭家娘子待奴婢堂妹还算宽厚,所以堂妹一年短约期满,就再续了三年,怎知眼看三年也即将期满,彭家娘子不肯放堂妹还家,竟谤陷堂妹盗卖主财,逼着奴婢叔父签十年长约,且往下再压工钱,只肯给付一月十文钱的工价,否则就要将堂妹送官法办!
  后来多得彭家已经出嫁的大女,葛家大妇听说了这件事,说服了彭家娘子不可行此欺凌良民的恶行,但奴婢叔父当时已经逼于无奈签下了十年长约,葛家大妇为免彭家娘子的恶行声张,只好将堂妹带去了葛家,也不按雇约给付工钱,增涨至一月三百钱,且年节上还有打赏,又安慰堂妹,待过上一、二载,解约的事不那么显眼了,就让堂妹返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