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0章 晏郎真是大手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三月是个老实人,别说相邸酒宴了,寻常陪芳期晨昏定省,她在冠春园里都不敢东张西望,那天别说晏三郎,她连罗夫人是什么模样都没看清。
  芳期也不用三月解释,冲她摆了摆手,继续津津有味的趴门框。
  只听晏迟道:“前日晏某在覃相邸,酒宴上吃了一道鹌子水晶脍,风味竟比在宫宴上吃到的还要独特些,着实令晏某回味无穷,故而虽知这里是温娘子的私宅,并不是酒肆餐档,只望温娘子能够破例,晏某愿奉五百两银,烦劳娘子专制这道菜肴。”
  “不是小妇人不知好歹,这一道菜,食材需要预先准备,恐怕无法答应晏郎需求了。”
  “晏某也非是相求今日立即能再尝美食,端午三日假期,温娘子应当会操持相邸酒宴,况怕也抽不出空闲,那么自端午日始,晏某提早十日预订,温娘子应当能够准备充分了。”
  “这……”
  “温娘子看上不金银这等俗物,晏某倒还有些门道,只要温娘子答应偶尔替晏某烹制美味佳肴,食金之外,晏某可为温娘子提供酸枝木足以打造一套桌椅,一张凉榻,两个花几,四面画屏如何?”
  芳期听得暗暗心惊,倒不是为了晏郎的大手笔,心惊的是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投温大娘所好。
  温大娘因为职业关系,最在意的就是身上遍染油烟味,因此对各种香料极度沉迷,芳期财短气虚,只能提供给温大娘她配制的香药和香囊,明知温大娘更加渴慕的是一整套能散发幽香的红酸枝家具,她却无能为力。
  说起来芳期知道温大娘的喜好,还是因为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才有这“天赐良缘”。
  这晏三郎是妖怪么?他到底怎么在两日之内,就摸清温大娘的心头好了?!
  但温大娘俨然并不在意晏郎是怎么知道她的心头好,听见酸枝木三字时就恨不得立时直奔疱厨先做一道鹌子水晶脍摆晏郎面前了,但说出去的故弄玄虚,没法羞耻的立时收回,只好继续故作矜持下去。
  “那就一言为定了。”
  “木料晏某已送至门前,温娘子是想自己请工匠打造呢,还是干脆由晏某请人打造成品再送来宝宅。”
  “不用不用,怎敢劳烦晏郎,小妇人自己请人打造就好。”温大娘连忙说道。
  要知红酸枝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木材,这是舶来物,往往运抵后即呈样官方,先得满足官家造器所需,这之后赏赐宗室王公后,便有剩余由官衙交易市商,立时也被权贵高官枪购一空了,温大娘有个小姐妹,是在御内做厨娘,曾经得赏了一张红酸枝的春凳,艳羡得温大娘眼红了足有大半年,死缠硬打才让小姐妹答应把春凳借给她使用三日,要不温大娘怕得和发小反目成仇了。
  这是多么大的诱惑啊?足足能布置一间雅室的红酸枝呢!!!
  当然得先运进自己家才能安心,万一晏郎反悔了怎么办?!
  晏迟一笑,也不勉强,只道:“酸枝木难得,晏某认得一个好工匠,写了帖子一并交给温娘子吧,温娘子用这帖子去请工匠打造一应器具,才担保不会废了好料,这位工匠也是个异人,若无好料,万金都请不动他出手,若有好料,他便不会漫天要价。”
  说完,抬眼往芳期的方向看来。
  主仆三个齐刷刷吓得缩回了头,且不约而同就直往私厨逃窜,还是芳期先反应过来,先跺了下脚:嗐,我到底为什么怕那晏家子啊,仿佛他看我一眼我就真成贼了?
  八月吐着舌头道:“晏三郎明明跟温大娘面前文质彬彬的,往这边看目光也太吓人了,奴婢脊梁骨都险些被这一眼冻僵了,他别不是发现了我们偷窥吧?”
  芳期大怒:“我们这哪里叫偷窥?这里是他家?是他和温大娘熟还是我和温大娘熟?我还没质问他悄悄支使我家厨娘接私活的行径呢!”
  三月被吓得更傻,估计脑浆都被冻得梆硬硬了,结结巴巴道:“沂国、国、公府的、的、公子、子,是温大娘的情郎?”
  八月笑得险些没倒灶台上:“听那二位的对话,就知道是咱们胡思乱想了,三月你胆子也太小了。沂国公府是勋贵,他们家的公子拜访,温大娘自然是不好在偏厅接待的,请进来说话也在理。”
  芳期本不想理论这件事了,怎知脑子里“叮咚”一声。
  系统在大叫:亲,主线任务又涨了一个点,肯定和你再见这冰山美男有关,快快快,快加油啊亲。
  系统很兴奋芳期却是默默哀嚎,这晏三郎目光如剑杀人不见血,被他盯一眼五脏六腑都得震三震,如果他真是目标人物,这难度真比对抗嫡母还要大,只是一想到完成任务后那些诱人的奖励,芳期觉得自己是该勇敢些——嫡母还是可以掌握她生杀荣辱的人物呢,晏三郎的目光只是像要杀人又不能真把人给杀了,任务虽艰难但小命很平安。
  芳期就让八月端着那碟冷拌银缕随她出去了。
  晏迟原本已经打算起身告辞,就看芳期主仆二人往花榭里来,原本要送他出去的温大娘顿住了脚步,他自然也就顿住了脚步。
  相邸的小娘子出现在自家厨娘家中不是件奇怪事,晏迟只是觉得这位仿佛被他见到的回数有些多,而且两回都在鬼鬼祟祟的窥望,这回还似乎有意撞上前来——虽说认真论来反而是他出现在相邸厨娘的家中是件稀奇事,可覃三娘明明可以等他走了再现身,偷听完他和温大娘的对话,还特意端了一碟子菜赶着他离开前过来,是真有刻意引起他注意的嫌疑。
  “这又是加了什么佐料?”温大娘一见芳期的“作品”,连把珍贵的红酸枝都暂时抛之脑后了。
  “娘子先尝尝味道?”芳期笑道,递上碗箸。
  温大娘赶忙尝了一尝,一尝就知道还是加了辣椒,不过也不知把整只的辣椒经过了怎番处理,不见辣椒的形,味道却比新鲜辣椒冷拌的食材更加辛辣了,而且芳期还把火腿煨熟后,与煎鸡卵切丝加入银缕里冷拌,这是一种创新的菜肴,虽简单,食材也常见,但色香味俱全。
  晏迟也看了一眼那盘子色彩分明的菜肴,挑了挑眉,觉得能得温大娘赞不绝口的食物应当不是看上去好吃而已,但他当然不会也提出要一箸子品尝,他虽好美食,却不贪迷,明知芳期是想用美食引起他的注意,接近他必定是别怀居心,美食就是有毒的工具了,机智如他怎会上当?
  就仍揖礼道:“晏某今日就不多打扰了。”
  温大娘这才从惊叹中回过神来,相送沂国公府的贵客出去,顺便接收了那两车让她雀跃不已的红酸枝,转回花榭里,正见侄女们纷纷端上来今日午餐的菜肴,招呼芳期一齐品尝。
  侄女们视温大娘既为亲长更为师尊,是不敢和温大娘同桌饮食的,垂手站在花榭里等着听评价。
  温大娘十分不满意:“虽说是尚能入口,不算难咽,但则平平无奇根本没有特异之处,这样你们也能称作厨娘?百姓家中,还算心灵手巧的主妇烹饪出来的食物恐怕都不弱于你们。是,我确然还没教你们调味秘方,但你们学了这么久的厨艺,也尝遍了各种食材佐料,自己难道就不会琢磨了?你们应当争取创新,争取自己的方法被家族采为秘方。”
  摆摆手就让侄女们走开。
  犹豫着应不应当问芳期是怎么将辣椒加工成为这种红通通的辣椒油。
  芳期主动把方法告诉了温大娘,加上豆瓣酱的腌制方法,又道:“豆瓣酱得等几日才能腌制好,我就先放娘子这儿了,如我需要,再请娘子盛上一坛捎去相邸。”
  温大娘把芳期盯了一阵,遗憾的摇摇头:“可惜了三娘是相邸的闺秀,否则我真想正式收你为徒,以你的天赋,如果从事厨娘这行当,成就定在我之上。”
  芳期也觉得遗憾,说实话相邸闺秀这身份真没什么好的,她要能做厨娘,赚得腰缠万贯还怕不能舒坦自在,哪还用担心夫郎品行如何,会不会受婆母刁难,滚你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娘子不嫁人才更潇洒快活。
  但这世上因为没有假如所以才有遗憾,芳期还没忘了自己的真实处境:“娘子,我想学两道菜肴,分别为翁翁、太婆爱吃的,端午家宴上好露一手,也是我对二老的孝心。”
  温娘子多少也知道芳期在相邸的处境,听这话后多问了一句:“怎么?你打算另寻靠山了?”
  “我反悔了,不想再嫁去彭家,把大夫人开罪得死死的,只好多争取翁翁、太婆几分怜惜。”
  “唉,要不是我亲眼所见,真不相信如你这样的大家闺秀竟然活得像刀尖上行走,过去还以为你们都是不知人间愁苦,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运人。”温大娘叹了一声气,却也不多问相邸的秘辛。
  她的厨艺,本是可以选入御内的,但她极其不想参与那些勾心斗角的阴谋,认定为这种事情分心,厨技就再难以精进。
  芳期起先纠缠温大娘时,温大娘是极其警慎的,不过芳期擅长卖惨,还擅长投其所好,人又长得水灵,嘴巴还巧,温大娘被纠缠了一段时间就不忍心再拒绝这么个可怜兮兮又鬼灵精怪的黄毛丫头了,教了她几道家常菜,让她偶尔烹饪来讨好嫡母嫡姐。
  只是对于相邸的秘辛温大娘从来不打听,她知道的,也唯有东家老少三代,各人对于饮食的偏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