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5章 计划进行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葛小娘子是家里的幺女,今年才满十岁,是在座最年幼的一个小客人。
  芳期过去也见过她数面,都是随葛母来相邸赴宴,但葛家可不比得彭家,虽与相邸来往,却并非意图攀炎附势,这样的来往就只是礼节上的来往,非相邸大宴宾客盛情相邀葛家不会登门,而往往大宴宾客,王夫人只不过让芳期在少数宾客面前露一面罢了,如葛家,王夫人其实不以为然,且葛家无庶子,葛母总不至于相中庶女为嫡子媳,芳期才有露面的机会。
  因而芳期与葛小娘子间只有数面之缘,连话都不曾交谈一句。
  虽说是两家现在关系不同过去了,眼看就要成为姻亲,这也是葛母今日许可女儿赴宴的根本原因,但芳期若主动相邀仍然颇显冒昧,所以才只好借徐明皎之名婉转一下。
  说起来徐明皎和葛兰慧之间也相差好几岁,一个跳脱一个娴静,看上去完全是两类人,不过徐明皎其实是动如脱兔静如处子,且她颇喜诗词,这就和葛兰慧爱好相投,又因葛兰慧年纪虽小于诗词一门的天赋甚至连徐明皎都自愧不如,所以年龄就不再成为两个小娘子间的代沟了,她们但凡一个月不走动见面,必有好几封书来信往。
  都人避暑纳凉,于富贵门第,无论男女老少其实都爱在端午之后张罗雅集,或邀同僚,或约知己,或在自家别苑,或赁游苑幽园,便连官家,其实也都会在大内设宴,与近臣朝官饮谈消暑。
  徐明皎相邀,葛兰慧心动,葛母一问作东的是相邸三娘,且还以为二娘也会同行呢,觉得姑嫂间趁此机会亲近一些培养感情不是件坏事,欣然认同,于是乎皆大欢喜。
  当然徐明皎得芳期提醒,虽没提是芳期的意思,不过也没瞒着她家母亲自己会邀请葛兰慧赴宴,徐母又知道堂姐对芳期已生厌恶,连姑母都越发不喜欢芳期,交待女儿得把这事知会王夫人母女。
  王夫人其实是劝说了覃芳姿今天去峰生苑的。
  但覃芳姿不肯:“二郎已经和儿换了庚帖,肯定不会去覃芳期的宴集,儿有什么必要跟着去,峰生苑我难道还没去过?且儿最烦的就是徐明皎,偏太婆和阿娘又让儿不许招惹她,我去了岂不是自讨没趣。”
  “但今天葛小娘子被阿皎拉着去了,她今后是你的小姑,你该和她多亲近。”
  “那个闷葫芦儿看着都烦,谁想和她亲近,娘,小姑子能在闺中养几年,迟早都会出嫁,儿又何必对她示好呢?再讲要是今日徐明皎当她面前挤兑我,我又不能还嘴,岂不是颜面无光?我不去,她要是聪明人就该明白了,我看不上徐明皎和覃芳期,我是她的未来嫂嫂,她的胳膊肘可不能往外拐。”
  王夫人一寻思,葛母都命不久矣了,女儿的确没必要讨好小姑子,也就不再勉强了。
  这母女二人的心思,都在芳期预料之中。
  别看着覃芳姿对葛二郎是一往情深,她可没有爱屋及乌这么博爱,芳期在王夫人母女身边察颜观色多年,从覃芳姿的眼神里都能看出这位对葛小娘子的轻篾,甚至因为一回听李大郎偶尔提起,葛二郎苦求他相让手中一卷词稿,因词稿的著作者乃妹妹崇敬之人时,芳期居然还发现了覃芳姿眼中有熊熊的妒火在燃烧。
  覃芳姿是被嫡母惯坏了,完全一副天下唯她独尊的专横脾气。
  但在祖母心目中,徐明皎的份量完胜覃芳姿。
  在以相邸为首的小圈子里,诸闺秀中,可以说覃芳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覃芳姿偏偏不能超逾徐明皎,唯有乖乖避其锋芒。
  王夫人对覃芳姿是千依百顺,什么事都不会勉强嫡女,覃芳姿既然不肯来,那就绝对不会来。
  她若不来,自然更加便宜芳期行事。
  但今日芳期既是东道主,且帖子里说了要让诸位亲友品尝美味,亲自下厨是免不得的,招待客人的职责起初只能委托给徐明皎——要仅是自家亲戚,男男女女们一同玩乐倒是无碍,可今日毕竟还邀了好些手帕交,诸位小娘子和芳期亲近,不代表与相邸郎君及徐、李两家子弟也不见外,所以男客和女客是得分为两拨的,郎君那一拨都是近交芳期不需犯愁,闺秀一拨却自有群体。
  不说葛小娘子除了跟徐明皎外和谁都不熟,便是李远帆的妹妹们,自恃大家闺秀其实也不怎么看得上相邸党僚家的女儿,亏得徐明皎既和芳期一拨人要好,也能和李家女儿们说得上话,由她代为招呼不能再合适了。
  芳期就可以放放心心地准备美食。
  镇桌的主菜,当然还是端午家宴上那两道,原本雅鱼难得芳期没那么大面子从老夫人那儿讨要来给自己的宴席添光,但谁让今天有徐家兄妹几位娇客呢?老夫人对嫡亲侄外孙可从不吝啬,都不用芳期开口,就主动嘱令必须做这道金明斫鲙给席上增香了。
  在此两道主菜之外,芳期又被系统提供给她的某张美食图触发了灵感,这回正好也可进行尝试,她早两日就让丫鬟们准备好削尖的竹签,这时让帮工的仆妇把准备好的食材用竹签穿好,有去壳鲜虾、薄片火腿、剔骨鳝片、切段心管等等荤菜,又有香菇、豆皮、鹌子卵、丝瓜等等素菜。
  昨晚,芳期便已经借了温大娘在相邸的私厨,熬好加了猪骨以及鲜鸡,兼甘草、香叶、桂皮等等十余种香料的白卤汤一锅,这时把竹签串好的食材入卤汤中烫熟备用。
  再取一个大瓷盆,往里分别加入咸盐、砂糖、辣椒油、川椒末、葱油、蒜汁,注入猪骨浓汤调和,将食材签串浸泡入内,滴入芝麻油,洒上炒熟的白芝麻,加葱花香荽点缀。
  任其放凉。
  看菜品的形色,倒是和当日脑海中的美食图几分近似了,芳期当然也试了试味,自己不算太满意,总觉得还欠缺点风味,不过这一菜品满大卫恐怕无人见过,尤其那些连辣椒尚且无缘得见的客人,足够他们吃个新鲜有趣了。
  便处理起雅鱼来。
  宴桌上不能只有这三道菜,但芳期当然不会大包大揽,那她今日怕是得先累死在厨房里,还哪有精神招待客人以及进行更加重要的挑拨离间的计划?
  这样的游苑一般都配备有厨子,其余的菜肴就交给他们了。
  果不其然这三道菜,引得客人们连声赞叹,尤其那道仿照图片做成的菜品,引得覃渊还专门跑来了闺秀们聚宴的花榭,问叫什么名。
  按芳期的命名习惯,这道菜恐怕就得叫“红油泡杂菜”了,她很识趣的没有煞风景,并表达了希望客人们代替命名的意愿。
  小娘子们这边争论了一阵,最终还是年纪最小的葛兰慧获得了待选命名权,她为这道菜取名为“云霞百端”,而郎君们那边,则是徐明溪的命名取得一致好评——绿筠丹衣。
  芳期评价:都很雅。
  小壹忍不住上线:亲,我觉得您是想仿照冷锅串串。
  芳期:这名我倒听懂了。
  经过一番吃香喝辣,接下来少不得雅集的必然项目点茶,一则茶汤可解荤腥,再则也的确是雅事,更关键的是峰生苑临近龙井泉,取此处泉水烹茶乃是都人时尚。郎君们既要品茗,更少不得切磋诗词,小娘子们这边就是闹哄哄的闲谈了。
  待喝了茶,女儿们活动就更自由,有垂钓的,有投壶的,有对弈的,有仍去逛玩游苑的,徐明皎人缘好显得格外忙碌,于是葛兰慧就难免落单了。
  芳期作为东道主,自然应该关心显得尤其格格不入的小客人。
  “听闻葛家妹妹爱清静,尤其喜欢诗词,我特意从我家翁翁的书房里借了本词选集录,翁翁说是立国至今好些名家的诗词汇编,正好这峰生苑有个天生的溶洞,洞口造着清凉亭,那里又清静又凉快,葛妹妹不如随我来,往那处看一阵书打发时间。”
  这提议正合葛兰慧的心意。
  她今日出游,身边自然有仆婢跟随,保姆当然不放心小娘子离群独处,必须寸步不离的,又有一个丫鬟青案,也跟着往清凉亭,芳期并不在此多留,她还得照应其余客人呢,所以嘱咐了八月、腊月在这儿听候差遣,以防葛小娘子的不时之需。
  不多久,芳期又交待三月送来了一大盒盐渍果脯,加一碟子蜜饯过来。
  葛小娘子看书,自来就烦打扰,保姆和青案不敢远离,各自尝着果脯蜜饯打发时间,八月和腊月就更不好喧哗了,指指略远处的花榭,示意她们在那里闲聊,要有事,过去喊一声就是。
  青案年轻,嘴馋,把果脯蜜饯吃得不住嘴,没多会儿就觉得口渴了,这才发觉这里没准备凉水,待低声跟保姆交待了,往花榭去找八月、腊月。
  毕竟她们是客,也不知道凉水在何处准备,这种事只好烦劳主家。
  那花榭外竖着一排花障,青案还没转过花障呢,就听见一声叹息。
  叹息的是腊月,不过她刚才可趴在花障后头窥望了半天,好容易才见到青案往这过来,时间掐算得精准,接下来的话自然就是有心说给青案听的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