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4章 好像可以建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旬,也就是二十天后。
  芳期不知道短短二十天内晏迟能有什么办法让官家打消处死鄂将军的念头,难不成官家对晏郎的宠信已经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这怕连贵妃都没有这么重的隆宠圣眷吧!又难道晏大夫不是晏大夫,居然是“晏贵妃”?芳期脑海里就出现了一把冰刀忽然在身着龙袍的君帝面前媚笑邀宠的情境,自己把自己吓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来。
  场景过于诡异,神怪话本怕都不敢这么写。
  她找祖父虚心求教:“中奉大夫是什么官衔,寄禄官是何意,知司天监少监事主要负责什么?”
  覃逊觉得自家孙女终于有那么点好学上进的迹象了,倒是极有耐烦心:“寄禄官说白了就是个空衔,朝廷是按寄禄官定薪俸,就像你爹,朝议大夫是他的寄禄官,工部侍郎是他的职事官,你爹就等于拿着正六品的薪俸干着正三品的活计。”
  芳期:“听起来有点亏。”
  覃逊:“的确还挺亏的。”
  芳期:……
  明白了,爹爹看来不怎么讨官家喜欢,混迹官场这么多年,还有翁翁作为靠山,居然奉禄还不如晏三郎这个毛头小伙子。
  “但晏三郎只有官衔,未受职事,所谓知司天监少监事是他的差遣,你可以理解为临时职事,官家授他这样的差遣不需中书省及吏部举荐,当然罢免也同样不交吏部核议。接下来说司天监吧,主要职责是观察天文、推算历法,当遇旱涝天灾、水火祸劫可能也负责卜测吉凶,按理说司天监的官员与军政无涉,但因为职责特殊,所以常获官家内诏,官家是否询问司天监官员军事国政外臣可就说不清楚了。”
  芳期:“翁翁的意思是……晏三郎竟然是个神棍?而且是个很有可能干政的神棍?!”
  “什么神棍,别胡说八道!”他哪里是这个意思了?!覃逊赶忙瞪了芳期一眼:“大卫立国以来,历代君主皆推崇道家羽士,像现在景灵宫的大宫使,便是太子殿下担任。”
  芳期觉得自己的话没错:“但太子殿下又不负责卜测吉凶。”
  “蠢货,官家推崇的既是道家又是道术,晏三郎虽未入道,得的却是道家高隐指点,察天文识堪舆,卜测吉凶之术也是他擅长精通,你这黄毛丫头敢说晏三郎是神棍,那官家是什么?盲从迷信神棍的愚徒么?”
  芳期:……
  她才不信晏迟真能卜卦呢,否则掐指一算,就该算出大卫国祚不长,早应想办法化解社稷劫难了,哪里还有闲心去吃鹌子水晶脍。
  不过官家是愚徒的话还是不敢说的。
  “翁翁,这样说来官家只授晏三郎差遣,为的是让晏三郎方便出入大内,免得被上书省和吏部以晏三郎资历不够拦阻了?”
  覃逊轻哼一声:“这话你倒是说对了。”
  “孙女明白了,只要晏三郎掐指一算,说处死鄂将军必定会让大卫遭受祸殃,官家就能改变主意了。”
  覃逊险些没把胡子给气得立起来:“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司天监别的官员难道都是摆设不成?更不要说宫里还有那么多的道官!而且为国君者……往往都只会把符合自家意愿的兆卜视为天意。”
  芳期就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之中。
  覃逊也无意让芳期得知更多的朝政秘辛,在他看来自家这位孙女虽有几分小聪明却远远说不上大智慧,知道太多很可能就会祸从口出。
  两旬未至,才过了十五天。
  系统上线:啊啊啊,亲爱的宿主,营救鄂举的支线任务进度已经上涨到百分之九十。
  芳期:啊啊啊进展这么快难道就没触发什么随机奖励?
  系统:有的有的,宿主先接收图片。
  芳期:接收接收。
  然后她“看见”了什么?一大片金色的花海,有点野菊花……是野菊树?
  不,关键是花虽好看,但这种也是食材吗?那茎叶看上去老涩得很,至于花朵也不像鲜甜多/汁的模样,芳期正思疑,画面一换,她看见的是一大碟子有点像松仁的物什,但外壳发黑,看上去还是硬壳,有几个奇装异服的女子,抓一把“黑松仁”,咦?女子的指甲盖真好看,那些花钿是怎么镶在指甲盖上的?她们拈一枚“黑松仁”,用牙齿轻轻一咬,剥出白胖胖的比松仁精巧多了的物什……
  零嘴也是一种食材。
  芳期觉得这奖励很可以。
  系统:怎么样怎么样,等将来三娘有了田庄,种上一片向日葵,既可以开放给客人游览,等收获了葵瓜子,还可以直接当零嘴出售,用瓜子仁又能制作酥糖以及糕点,怎么样怎么样,激不激动兴不兴奋,或者亲也可以再让小壹兑换奖励选择功能,再学会用辣椒制作另一种调料。
  芳期:不,我就选葵花籽。
  凭她的聪明才智,已经琢磨好了鲜辣椒和干辣椒的好些种加工方法,再让系统教授已经大无必要了,但这种向日葵却是让她心痒痒,真想立即品尝瓜子仁的味道。
  至于种植……这物什看上去就是一种花卉,这么大还不能直接佩在发髻上,暂时栽种在小院里,就算被嫡母发现了也不要紧,且有祖父撑腰,更不怕嫡母遣人使坏毁了这种看上去虽然稀奇但不知有什么用处的花卉了。
  接收种子说干就干。
  向日葵比辣椒还更快收获,竟然只用四日就长成了,整株植卉高达……就快突破院墙!
  芳期:小壹,这真是树不是花?
  系统:不,这是花不是树。
  芳期:嗐,怪我被吓傻了,不,千年之后的人会仙术吗?给的是什么种子啊,才四日就能种出老高一株花。
  系统:亲,千年之后的高科技时代是你无法想象的先进,这些种子都是经过特殊处理,既不会对人体有害又能提高产量,但处理方法必须借助高科技仪器,所以在亲您所处的年代根本无法达成。
  芳期:好,我知道了,不会得陇望蜀。
  这方小院只种了二十来株向日葵,这回芳期留了个心眼,系统发的种子她没有全部播种,还剩下十七、八粒,等日后有了合适的地方再栽种。
  三月和八月还没从这种巨型“野菊花”的震惊里回过神来,就看见小主人上手就开始掰断一枝花茎,她们两个都忍不住惊呼出声了。
  “不用大惊小怪,咱们种这植卉可不是为了看赏的。”芳期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动手就把花蕊给挖出,圆盘似的花蕊,密密麻麻长满了葵瓜子,芳期拔出一粒来,剥开瓜子壳的时候并不像脑中呈像,几个奇装异服的美人吃瓜子时那种脆生生的感觉,且一尝瓜子仁,竟然还寡淡无味。
  看来这种食物要想达到爽脆可口,还是需要加工。
  但她当然不会只顾着吃,第一步仍是留种。
  下昼时才找温大娘再借私厨,先用茴香、草果、金银花,入盐水锅,把洗净的葵瓜子入锅小火熬煮,大半时辰后捞出,再尝,发觉瓜子仁就有了咸味,再将常山所产的真定梨榨汁,煮好的葵瓜子浸入梨汁里,这个过程有些长,需要两个时辰有余,芳期尝味才觉得满意了。
  接下来是将瓜子捞出,因已经入夜,无法借太阳光的威力将瓜子先晒干了,芳期选择用砂锅反扣在风炉上,锅底铺粗布,用余温将葵瓜子烘干,再下锅炒制,一尝,咸甜生香,爽脆可口。
  虽说忙碌至夜深,心里十分满足。
  第二天芳期就带着一兜葵瓜子,往温大娘家中去了。
  这天又恰是温大娘沐假,她倒不介意再做一桌子好菜招待晏迟,尤其是当吃到芳期的葵瓜子后,啧啧称奇,这回她都懒得追问芳期从哪里得来的这一食材了,知道一问肯定又是“番僧”所赠,干脆什么都不问,只征用了一些瓜子仁做点心,又自然是要摆去晏迟的餐桌上。
  晏迟也不问葵瓜子的来历,他只需知道满大卫只有温大娘这里才吃得到这些特异的食材就行了,不过今天,晏迟居然邀请芳期和他共进午餐。
  把个芳期激动得,小鹿乱撞了半天——冰刀极大可能是她的主线任务目标,这餐午饭吃完,说不定就能把主线任务给完成了!
  还没走到花榭,系统果然上线:啊啊啊亲,主线任务进度上涨了十点!
  真是太棒了。
  但雀跃不过一刻。
  这回晏迟倒没带着上回的美人,但带着另外一个美人,且是同桌共食,一点也没有让那美人回避的意思,芳期就格外把美人关注了几眼——这美人不像那美人脸面有若一颗倒倾的蜜桃,而是略有些圆润,浓眉大眼的看着让人心里极其亮堂,气态也端方,发色尤其的乌黑发亮,还浓密,芳期觉得光论那三千青丝的话,这美人和她不相上下。
  又闻香,用的是颇为活泼的金橙果,与这衣装妆容一搭配,是点睛之笔。
  美人打量她时,不是故作斜媚娇视,是堂堂正正地打量,只情态看上去也有些冷,芳期想大约是在“冰刀”身边待久了的缘故吧。
  且这美人也不像那美人般一看就是婢侍女伎之类,对待晏迟并无克意谄媚的情色,难道是晏家的小娘子?
  这猜度,当是不能证实的了。
  晏迟完全没有引荐二人相识的想法,待芳期刚一落座,他就开门见山:“覃小娘子相托之事,晏某已经办成了,那么还请覃小娘子履行诺言。”
  “履行什么诺言?”芳期呆住了:“信中并没写我需要履行诺言。”
  然后她就感觉到“冰刀”似乎架在了她美丽的脖项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