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8章 找上门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年简四娘实则已经病入膏肓了,求我送信给你祖父,希望临终之前能再看一眼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我于是才能得知,满大卫都称为第一惧内人的覃公,竟然瞒着妻室偷养了外室不说,还将私生子以托孤之名抱回家中抚养,不过覃公也告诉过简四娘,他对简四娘并非钟情,只是想得一子延续香火,正逢简四娘无处可去,覃公答应给简四娘提供安身之地,让她不至于被当时的奸相柴先赶尽杀绝,但条件就是简四娘万万不能声张。”
  苏氏叹道:“简四娘是悄悄把实情告诉的我,因为后来她又打消了主意,不肯再冒险了,她害怕被老夫人知道儿子的真实出身,说不定反而让儿子遭遇不测之祸,简四娘告诉我实情,只盼着日后,待覃家的老夫人过世,我能够告诉那孩子他生母是谁,引那孩子去她的坟头拜望。”
  “当年简四娘所生的孩子,就是我的二叔吧?”
  “是。”苏氏一点也不奇异芳期能猜中,因为她刚才既说了“托孤”二字,实则就点明了简四娘生的儿子正是覃牧。
  “还有一点。”苏氏道:“你二叔与二婶,应当知道这件秘事。”
  芳期心中一喜:“小娘确定?”
  “简四娘过世时,你二叔才七岁,那时他应当不知,但有一年……当时二郎君已经十四、五了,清明时我去拜祭简四娘,见二郎君正好在不远处似是踏青,若只因这事,我还不会笃定,然而当我们从上京归卫,那时我已经算是覃家人,二夫人有天拐弯抹脚提起这件旧事,说看我眼熟得很,想许久才想起来是一年清明踏青时见过,见我带着香烛,未知是否是去拜祭家人。”
  “可小娘见到的不是二婶,是二叔,二叔应当目睹了小娘拜祭简四娘,知道小娘与简四娘相识,所以多年之后,才让二婶套小娘的话,二叔要若不知生母正是简四娘,根本不会关注这么个人。”芳期道,她彻底相信了小娘的判断:“既然二叔、二婶知道这一隐情,就算对父亲不怀恶意,可对于大夫人及老夫人却必存忌惮,小娘是想提示我,二婶可以利用。”
  “开封城破时,二郎君与二夫人正值新婚燕尔,至上京,起初时我倒与二夫人接触更多,说来二夫人的娘家李门,与老夫人的母族高家自来有些龃龉,老夫人对二夫人那时颇有些不喜,但经不住覃公说服,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和李家联姻,相公的心愿,自是希望二郎君能够继承他日后留下的人脉,但老夫人却因大夫人偏心大郎君,别看大夫人和二夫人面上和睦,私下却早就在勾心斗角了。只无非,大夫人看中的是家产,且以为二房是想和长房争家业罢了。”
  覃牧只能以“养子”的名义生活,兼且连生母都不能正大光明拜祭,想要知道几件生母的旧事还得通过妻子寻苏小娘套话,他夫妇二人难免会对老夫人心存抱怨,老夫人之所以如此强横,仗的也无非王家的势罢了,覃牧又怎会不对王家“厌屋及乌”呢?大夫人也是王家人,又对二夫人不无弹压的态度,这双妯娌之间简直都不用再挑拨离间了。
  芳期要做的事,就是帮着二夫人算计大夫人,那么她和二夫人间就能够结盟。
  祖父肯定是偏心二房的,如果二叔二婶能向着她,祖父怎么也不会对她的意愿不管不顾。
  但这种事急不来,而让芳期更伤脑筋的不啻于如何让晏迟对“言而无信”的她改观,又尝试着请教生母:“小娘可听说过莫须有事件?”
  “并未听过,别说这几年我在乡间,便是那些年还在相邸时,为了打消大夫人的猜忌,早已不敢再过问内外事务,但如今想来,我为了让三娘自立,自己却是过得太消极了,我早该明白的,相邸这样的情形,相公虽敬爱老夫人,但对大夫人却着实不算满意,一但你搅和进去,大夫人怎会容你?我这生母都不能指望的话,你又能够指望谁呢。”苏氏十分的自责,也下定了决心:“事已至此,我也不怕被大夫人猜忌了,这回我就跟你一同回相邸去吧。”
  芳期却摆手道:“我还想着搬来富春呢,小娘可别回相邸去受罪,有小娘在田庄,我隔上些时日就来探望,趁几日空闲不用晨昏定省多好,再者小娘留在田庄,有件事对我也更方便呢。”
  芳期听小娘的话,知道此间田庄祖父已经交给小娘全权打理,小娘在这里完全能够作主,岂不正好可借田庄的田地,种植系统奖励的食材?便把路遇番僧的传奇又说了一回,苏氏也不觉得这话里有假,道:“今日你做的两道菜,我吃着极其的辛辣,正不知你用的是何方法,更不知那咸香爽脆的葵瓜子是何处购得,原来竟然番邦的食材。”
  “那番僧手上还有不少罕见的种子呢,等我缓缓的想法子让他舍予我,到时我拿来田庄里种植,小娘正好替我看护着。”
  苏氏这才不坚持同回相邸去了。
  这晚上母女两个睡在一个屋子里,恨不能把十五年间落下的话都说完,芳期都不知自己究竟是何时睡过去的,而自从知事以来,她也从来没像今晚一样睡得香甜踏实,睁眼时天都已经大亮了,苏小娘已经不知何时起身,屋子里只有她一人。
  也不知何时,竟下过了一场大雨,院子里地面还是半湿的,暑热就大大减轻了。
  芳期顿觉神清气爽。
  陪小娘吃过了午饭,小娘又陪她去田间散步。
  这处庄园大门上的排匾,写着的是清磬园几字,是靠山而建,门外一条横溪,溪上有石墩子渡桥,隔着溪水一大片数百亩的稻田皆为相邸所有,佃户居住的屋舍也都建在小溪那头,他们都和苏小娘相熟了,感念苏小娘五载以来都不曾增加过他们的田租,对苏小娘十分敬服。
  而庄园后门,还有一片垦出的旱地,用矮墙围着,种着果树花草,正好适合种植向日葵。
  趁着这天不那么热,芳期便将剩余的种子尽都栽植,当日傍晚竟然已经出芽,月上中天时花茎都有二尺高了,把苏小娘看得啧啧称奇。
  第二日,苏小娘干脆就在庄园后的“圈地”里,喝着凉水盯着向日葵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寸寸拔高,连陪着芳期去田间闲逛都没了兴趣,也幸好苏小娘这天被奇花异草给“套牢”了,因为芳期刚过小溪上的石墩,就见田边的大树下,伫着把索命的“冰刀”。
  转身回去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只好陪着笑脸上前寒喧:“这里都能遇见晏郎君,可真巧。”
  “我是专程来找覃三娘你的,不巧。”晏迟今日什么美人都没带,倒是带着几个随从,很识趣地站得老远,但芳期仍然担心一言不合,晏迟一声令下,这几个随从就敢把她掳走严刑拷打。
  便也交待三月、八月:“你们先去小溪那边,我想和晏郎君单独说说话。”
  八月很机智,一见情形不对应该会高声呼救吧,就不知田庄里的仆从加上那些佃户,打不打得过沂国公府的家丁。
  “我一直在等覃三娘的回音,结果覃三娘却来了富春,莫不是打算就此龟缩在自家的田庄里,等着我哪天忘了覃三娘答应我的事吧?”晏迟冷笑道:“怎么我看上去像健忘的人吗?”
  芳期汗都快冒出来了,膝盖直发虚:“不像不像,一点不像……晏郎君,对不住了,我这回所信非人,本是答应了那人的请托就做个传话的中人,怎知那人竟然食言……唉,晏郎君先别恼火,我可不是因为躲避晏郎君才来田庄的,我的小娘就住在田庄,我是为了探望小娘……我知道这件事我的确也担着错责,虽非有心,却造成了晏郎君劳而无获的结果,晏郎君若想我补偿,尽管开口,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绝对不敢推辞,只是莫须有的涉事人,我是当真一无所知,无法奉交。”
  芳期觉得自己的态度已经算是诚恳了。
  “你告诉我谁是让你传话的人,我自己去找他。”
  这能说吗?不能,现在说出来祖父怕得把她赶出家门吧?小娘还能有田庄住呢,她就只能流落街头了。
  “晏郎君,这件事……”
  “也办不到?”晏迟挑眉。
  现在转身就跑能逃出晏冰刀的魔爪吗?
  “那就恕我没办法相信覃三娘你的诚意了。”晏迟瞥了芳期一眼,转身就走。
  芳期如释重负,但当然不会沾沾自喜以为安然无事了,这会儿子晏迟肯定认定是她有意诈欺、言而无信,就算不会和她这么个黄毛丫头一般见识,但必需对她心存厌恶,让其改观的支线任务尚任重道远,要晏迟就是主线目标人物……呵呵,让她怎么跟这把恨不得把她舌头割下来的冰刀建交?
  叫小壹的系统的确不会逼她必须完成任务,可发明小壹的那位“蓝先生”肯定会逼她必须完成任务啊……在劫难逃。
  芳期盘算着,等晏三郎先消消气吧,他火气消几分,才利于心平气和的解释清楚误会,提个另外的补偿,哪怕是让她把辣椒和向日葵的种子交出去,且告之种植方法,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系统:亲,非常遗憾的告诉您,主线任务再次下滑五个百分点,进度现在几乎归零了。
  芳期:唉,先这样吧,我再想想办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