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61章 冯昭仪你会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周皇后是话里有话。
  “接种人痘法自来就鲜少顺利,如八郎当年,就因未受痘神庇佑不能接种成功,我可一直都为这事悬着心,九郎却有这机运,因为晏大夫占卜得法,顺顺利利出疹发热,又褪热痊愈了,冯娘子的确应该好好谢过晏大夫。”
  八皇子当年种痘,就是冯莱负责的占卜,周皇后俨然是暗示冯莱虽身为羽士,却根本不擅谙占卜之术,那么关于冯昭仪母子二人有贵佐之相那套说法就显然不可信了。
  周皇后是天子的发妻,但嫁给天子时只不过是个国公夫人,连王妃的名义都没有,她的出身当然贵重不到哪里去,后来当了康王妃,娘家父亲才被封了侯爵,周皇后很记赵清渠的恩情,也正是因为当年的东平公夫人与周皇后要好得像亲姐妹,官家对这位发妻倒也从来没有嫌弃过。
  可惜的是官家称帝后,中宫却只生了两个女儿,膝下无子,又因渐渐色衰,周皇后几乎死了争权的心,她也想得通透,横竖无论哪个皇子继位,都得尊她为太后,不敢不孝敬她这嫡母。
  直到身边的宫人生了八皇子,又命薄病逝了,周皇后的兄长也就是而今的荣国公,提醒周皇后何不认八皇子为嫡嗣,那样一来,就可能废了东宫,立嫡嗣为储。
  毕竟自己养大的儿子,心眼和其余庶子不一样,日后能更加信重荣国公府。
  可这件事却被冯莱给搅和了,称八皇子无贵佐之相,要是记为嫡嗣恐怕反而有夭折之忧,让周皇后如何不气?
  那时冯昭仪已经进了宫,周皇后的一口怨气自然会冲冯昭仪发泄。
  奈何天子迷信道官羽士,周皇后一时之间也拿冯莱兄妹无可奈何。
  现在好了,冯莱先失了宠,这样的道官若然不得官家信任,简直不值一提,周皇后也知道冯莱对晏迟满心的怨恨和不服,视晏迟为眼中钉,但她今日偏要抬举晏迟,以此打压冯昭仪的气焰。
  九郎一个嫔妃所出的乳臭小儿,在周皇后看来根本没有谋储的资格。
  在这一点上,罗贵妃和周皇后意见一致,也笑道:“真难怪官家而今连冯大夫都冷淡了,但凡吉凶之卜只以晏大夫的卦算为准,晏大夫虽然并不是羽士道长,看来却是真正得道的人。”
  当年冯莱得重,罗贵妃十分庆幸他挫损了周皇后的计划,不过眼下冯昭仪却生了九皇子,而且冯莱还一口咬定冯氏母子有贵佐之相,为的是什么还用多讲?冯昭仪已经成了为周皇后和罗贵妃共同的敌人,不妨连手挫之。
  还有一个德妃,她的儿子魏王最近风头旺盛,为官家授职督管吏部,这可是侍机笼络人心的美差,大有机会将太子拖下马来,但德妃可不以冯昭仪为对手,她的敌人是罗贵妃,这个时候,她就又出来和稀泥了:“不仅冯昭仪该谢晏大夫,我和二郎更应多谢晏大夫呢,晏大夫对二郎的救命之恩,我与二郎永生难忘。”
  晏迟一落座就收获这多谢意,他仍神情淡然,俨然就是当得后妃们感激的架势,半个谦虚的字都没有。
  直到太子开口:“晏大夫不仅救了二弟,还救了社稷国祚,我为储君,才是最应心怀感激的人。”
  晏迟才抬手一揖:“臣当时正好经滑州,方解魏王殿下燃眉之急,正应时也运也四字,其实并不是臣的功劳,而是官家圣明,大卫才得上苍庇佑。”
  罗贵妃挑一挑眉,心头窃喜,自然是为晏迟对待太子的态度到底有所不同。
  她可是早看穿了,晏迟表面上虽然轻狂,表面下却是老于世故城府深沉,虽是救了魏王一条性命,助魏王在滑州大挫辽军,才有了如今辽人主动议和的局面,魏王因此大获官家信重,不过自从晏迟深获帝宠以来,同魏王却并不十分亲近,更不曾拒绝太子的好意,要晏迟真觉太子的储位已经朝不保夕,又哪里是这样的态度?
  “九大王能得痘神庇佑,我的确应当感谢晏大夫,可晏大夫一来是勋贵子弟,再则更有官家的信重,自然瞧不上金银俗物,我想了一想,光是口头上称谢可不足够表达诚意,或许应当自请做回月老,替晏大夫说合一位才貌双全的闺秀为贤内助。”冯昭仪心里火烧火燎的,脸上却笑得异常灿烂:“我素闻德妃姐姐家中侄女,司马七娘不但端庄温婉,且丽质天成,同晏大夫可是最般配不过的了,德妃姐姐又对晏大夫心存感激,势必也愿意玉成这段好姻缘的。”
  冯昭仪这哪里是在做媒啊,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她不是不知道皇帝已经择定了司马七娘为五皇子妃,更清楚罗贵妃为此又急又怒,这样一说,既让德妃难堪,更让贵妃含恨——司马家可不是只有七娘一个闺秀待嫁,要德妃真一边笼络了五皇子,一边又和晏迟联姻成功,贵妃还拿什么和德妃斗?
  怎知她还来不及欣赏二妃脸上的神色,就被晏迟冷冷呛了一句:“冯昭仪,你还没资格替晏某做媒吧。”
  冯昭仪顿时柳眉倒竖。
  “晏某早就直言,冯莱虽师承道宗,却是道宗败类,冯昭仪有贵佐之相这等无稽之谈,不过是冯莱为图权势的杜撰,要非是官家看在九大王的情面上,已经将冯莱这败类治罪了,冯昭仪也犯欺君之罪,自然该当同处,昭仪乃待罪之身,又有什么资格给我这勋贵子弟、朝廷命官保媒呢?”
  晏迟竟说出这番话来,连周皇后都觉有些愕然了,眼见着冯昭仪又惊又怒就快掀桌子的架势,她连忙喝止:“冯娘子休得再失礼。”
  “娘娘难道竟想纵容晏无端诋辱妾身?!”
  “诋辱?”晏迟一声冷笑:“一个人的气运,怎会长久不变?所以什么贵佐之相、短折之相都有如无稽之谈,这就是晏某只断测事之吉凶,从不笃言世人之命相的道理,就如晏某眼下看冯昭仪你的气运,非但不是贵旺之运,还有祸殃当头呢,奉劝冯昭仪,行事要再不积阴骛,当心避不开眼下这遭劫报。”
  “你,竟敢诅咒……”
  冯昭仪话未说完,竟闻远远一声雷响,她自己反而被唬得心头怦怦乱跳,怒火不知不觉就被惊惧给慑灭了。
  晏迟心说:这声雷响倒是及时,我看气象,今日会有暴雨倾盆,冯氏却刚好挑这时阴阳怪气的挑是生非,她的气运本来没什么不好,可心里暗鬼一生,印堂可不发黑了?冯莱兄妹两个,的确也该死了。
  气运,主的是意外所生祸福,一个人气运能使社稷兴盛江山永固,这么滑稽的话冯莱竟也敢说,不是招摇撞骗是什么,他要是连这么个一无是处的东西都收拾不了,真是辜负了这些年恩师的教诲,混哪门子的朝堂仕途。
  又听周皇后不无尴尬地转移话题:“说起晏大夫的婚事,我倒是想起了瑗娘,她因被父族连累,确是可惜了那般才貌性情,多得晏大夫不忘旧情,还肯给她一个安身之地,只是她而今的身份……到底我是不能召她入宫了的,不知她可还安好?”
  “安好无恙,阿瑗也对圣人的恩情感铭五内,时常祈求上苍,祐圣人安康如意。”
  周皇后这番话,却提醒了冯昭仪。
  这天她回到居住的阁苑,便忙让心腹带话去给她的兄长:“我就不信了,我堂堂一个皇子的生母,还真奈何不得晏迟一个竖子!你告诉兄长,让他联络一番当年联名弹劾赵清渠的人,要不是赵清渠,晏迟的小命就算还在,也早因狂癫丧神崩智,和囹圄囚徒无异了。虽说赵清渠自己认了罪,可看晏迟这么宠爱一介罪婢官奴,就知道他仍念念不忘赵清渠的恩情呢,还能放过他们这些赵门的仇敌?!想当年,赵清渠多得官家信任,可仍然抗不住众口铄金,晏迟算什么东西,官家一时相信了他的蛊惑而已,只要那群人把晏迟当作箭耙,还怕他不重蹈赵清渠的覆辙?”
  话倒是带给了冯莱,但冯莱却没有自家妹子那般乐观,他早就意识到可以联合赵清渠的仇敌们,无奈的是那些人根本不听他的游说。
  就别说冯莱诧异了,连太子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天悄悄地向罗贵妃讨教:“父亲重惩了赵清渠,按理对晏无端信重有加,会使当年弹劾赵清渠最终使其获罪的那些文臣忌惮,不等晏无端在朝堂站稳脚跟就会斩草除根,可……何故这些人,却反而有结交晏无端的想法?”
  “那些人多数都是投机取巧之徒,一则赵清渠主战,有损他们文官集团的利益,他们才将赵清渠视为眼中钉,更关键则是官家是趋向于和谈,对赵清渠已经心生不满,危墙才有众人推,要是官家趋向的是开战,赵清渠就能屹立不倒,这些人哪里还敢联名弹劾?”罗贵妃教导自己的儿子:“而晏无端,他很懂得顺应时势,绝不违逆官家的心意,更重要的是官家信重他,是因为他识堪與,察天象,能卜断吉凶,那些臣子,都说自己有满腹经纶有安邦之才,但提出的治政之策又有谁敢担保定无错谬可以抨击?他们却没有办法抨击晏无端,因为他们可不懂风水时运之术。”
  太子迟疑道:“可是连父亲竟也不猜忌晏无端会为赵清渠昭雪鸣冤吗?”
  “这就是晏无端聪明的地方了。”罗贵妃压低了声:“你知道晏无端是如何应对官家关于赵清渠谋逆案的质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