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67章 晏迟是个劲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夫人对彭何氏的频频拜问却颇有些不耐烦,她倒不是心疼因为招待客人耗费的几盆子冰供,是她知道彭何氏的来意其实还是为了彭子瞻的婚事——老夫人反悔将王栢家的大女许嫁,这事王夫人也没什么不敢同彭何氏交待的,毕竟她虽明知彭何氏心里会落埋怨,但绝对不敢把埋怨摆出来,更不敢四处张扬是她言而无信。
  只不过,先是覃芳期,再是王家女,一连两次口头答应了结果又再反悔,彭子瞻的婚事居然就有了王夫人一份“责任”,彭何氏请求让王夫人做媒,王夫人还真不好拒绝了。
  毕竟彭俭孝夫妻两个都是小人,王夫人懂得把小人得罪死了也许会有意料之外的麻烦。
  她摇着团扇,听彭何氏说了一番喋喋不休的奉承话,直到把话题引到了彭子瞻的身上,才淡淡地开口:“我听说,你们家的六郎和张家的小郎一贯要好,张小郎的胞妹,上回端午时跟张家娘子来相邸,我也看了两眼,模样是极秀美的,礼仪学得也好,张家娘子还特意说了她家的女儿是十月及笄,既有这话,必然不曾许配人家,你们两家既然交好,莫不然结个儿女亲家,岂不是一桩好事?”
  彭何氏心里就觉一噎。
  张家妇端午时巴巴地把女儿带来相邸,打的主意可是要和相邸联姻,以为王夫人的长子虽然是相邸的嫡长孙,但生来疾弱,婚事上颇为不易,不定有机可乘。
  王夫人却把张家女往他们彭家推……
  一个商贾出身的女子,怎么配得上他们这样的官宦世家?
  就强笑着道:“夫人的确好眼光,只是张家娘子可一贯眼高过顶,恐怕看不上小犬而今仍然是个白身。”
  “她确然是存着别的念头,不过倘若我开了口,张家娘子也必是得给我这个媒人几分薄面的了。”王夫人自然知道真正眼高过顶的是彭何氏,便说直话:“张家过去是商贾,可他们家的郎主一早就捐了官身,且眼看着官家已经遣了辛大夫去上京和谈,这回和谈是必定不会再有变折的了。又条件无论怎么谈,这年年三十万的纳币是免不得的,国库白白有了这笔耗费,官家及圣人这些贵人们总不能够缩衣节食吧?得丰国库,就必会鼓励更多的富商捐官,张家的郎主自来就善于投机,已经在筹措大笔官资委托了相公替他献贡,眼看着,张家郎主可就要得实权职缺了。”
  这话的意思是,张家的仕程不会输给彭家。
  王夫人瞥见彭何氏的眼珠子终于动了动,脸上才有了几分笑意:“张家豪富,嫁女必陪丰盛妆奁,虽说官宦世族多清贵,不会为财帛所动,可如今这样的时势,谁也说不准日后会如何,毕竟家里多蓄些银绢,心里头更踏实,才能更尽心报效君国,在我看来,你们两家若然联姻,也真可谓是珠联璧合了。”
  其实就是暗示彭何氏,你家穷,张家却就是钱多,你们家要有了张氏的陪嫁,走动贿交高官权臣那可就事半功倍了,彭俭孝的官阶提升上去,彭子瞻的前途才更顺利,再者言有了个出身富裕的儿媳,家境不是也能得到改善?还至于天热几分,就抱怨冰供上涨了二十文钱?
  彭何氏彻底被王夫人说动心了。
  这天傍晚一回到家,彭何氏就喜滋滋地把这件事告诉了儿子。
  彭子瞻一听“准妻室”竟然又换作了张家女,险些没被一口凉水呛得涕泪横流,可怜兮兮地看着母亲,却到底不敢说出“不乐意”三字——王夫人是真长着眼睛么?她怎么看出来张家女“模样极秀美”的?张小娘子可是跟她兄长一个样,又矮又胖,青春少艾的年纪脸上就长出不少黄斑来!
  且张小娘子的脾性,也和张家子一模一样,浅薄粗俗,跟她多说一句话都觉得自己身上也沾染上俗气般。
  再说张家女不是商贾出身么?他要娶了这么个要出身没出身要长相没长相,简直就是一无是处的妻室,岂不会被世家子弟们笑话死?
  彭子瞻不敢违逆父母之命,只好在心底暗暗埋怨芳期:三娘要不是贪图虚荣,而今与我必定都已互换了庚帖,但她却因一念之差,不仅害得她自个儿被嫡母嫌恶,婚事再难指望能得美满,更气的是连我也被她拖累了。
  芳期却没有感应到彭子瞻的埋怨,在这个霞色艳灿的傍晚,她和小娘刚刚才将晏迟这么个不速之客送走,又因徐二哥兄妹两个也自觉相跟着“送客”,鄂霓自是不愿落单,所以这支“送客”的队伍变得就有点壮观了。
  但晏迟丝毫不觉难以承领如此的盛情,他神色不改,也只冲苏小娘行了辞礼,居然还开口邀请道:“我那田庄虽没多少意趣,但天钟山里,还有我造建的一座幽苑山馆,今日叨扰娘子一餐美食,改日晏某必还东道,相请娘子及诸位,往我那处幽苑一聚。”
  芳期:!!!
  说实在晏迟今天因为小娘客套似的挽留,居然当真等到傍晚时才告辞已经足够出奇了,现在居然还主动说要还东道?晏无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礼貌了?他都吃了自己多少餐白食了,可从来没有说要还请的话!
  系统:亲,支线任务上涨两点,说明晏迟对你的反感又有了一丢丢减轻。
  芳期:是因为吃了我的花生宴吧,这还真是太不容易了,晏无端竟然也有吃人嘴软的时候。
  系统:亲,小壹觉得不是因为您……小壹感应到晏迟对苏小娘十分有好感,恐怕……亲是沾了您家小娘的光。
  芳期:……
  好吧,得承认自己比不上小娘睿智果敢,小娘多威风啊,可是连辽国储君都极其钦佩的人物,这又哪里是光凭着一副好姿容就能够达到的成就,先帝后宫嫔妃,有哪个不是美若天仙?又有哪个得到过辽人的礼遇?她们尚能在辽国衣食无忧,不被干脆困于囹圄,都有小娘的一份功劳呢。
  没法比没法比,但晏迟这“爱屋及乌”居然就只有两个点的进度?
  芳期正沉思,胳膊上就挨了下,疼是不疼的,让她莫名其妙的是不知明皎为何对她动手动脚,下意识就看向徐二哥,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提示,哪知却见徐二哥好像……怎么看怎么有点忧郁。
  “我们刚在商量趁着这会儿子没那么炎热了,让阿期你带着我们四处逛玩一番,好赏一赏这片大好的田园风光,怎知你竟然像没听见,光顾着发呆了。”明皎也有点忧郁,因为芳期分明是目送着晏迟的车驾在发呆。
  今日那位沂国公府的晏三郎,跟她家兄长攀比着冲苏小娘献殷勤,似乎还有意的显摆他的见识不俗,说起好些地方的风土人情都能侃侃而谈,明皎觉得晏迟这是有意出风头,吸引芳期的注意,她家兄长的直觉不错,晏迟果然是个劲敌。
  为了帮助兄长,明皎主动挽着苏小娘,拉着鄂霓走在前头,还暗暗递给了兄长一个眼神——我可是不遗余力了,能不能反败为胜,看的可还是二哥你自个儿。
  徐明溪却根本没有接收到妹妹的眼神,他的心思还在晏迟身上,他可不相信晏迟是真的打算来富春避暑,因为襄阳公夫人所托才到相邸的田庄拜访,那晏迟把物件转交鄂小娘子后何不告辞?就算因为苏小娘的挽留,才等到傍晚凉爽时分才又启行,可要不是他一直奉承苏小娘苏小娘又哪里会这般客套呢?更不要提临行之前,居然还提出还请东道!
  这必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徐明溪就难免有些忍不住了:“三妹妹既好容易才和晏无端化解了矛盾,对于他这样的权场中人,还当疏远一些才是,毕竟姑姥爷如今担任宰执,不乏晏无端这样的趋之若骛之徒,这人的功利心比彭子瞻还要重,不值得结交。”
  背着人说小话绝非君子之行,但徐明溪现在俨然顾不上有违他一直遵守的礼义了,他一想到晏迟有可能赢得三妹妹的芳心为许,就心急如焚。
  芳期看着脚下那条乡间的土道,心里这个时候也不断泛着五味杂呈的滋味,她知道徐二哥是误解了,但她却担心解释的话,会让徐二哥产生另一种执念,她不能回应徐二哥逐渐显然的情意,那徐二哥是否误解她对晏迟的用心,又有什么解释的必要呢?
  “晏三郎这回主动相邀,说明是真打算化干戈为玉帛了,我怎能够反而拿大拒绝他的好意呢?倒是二哥,要觉和晏三郎谈不来,倒不用勉强赴请。”芳期故作不察徐二哥的心情,一派懵懂无知的口吻。
  “我当然要陪着三妹妹一同赴请。”徐明溪都不犹豫就脱口而出。
  “那也好,横竖阿皎肯定不会错过这场热闹的,且别说阿皎,我虽是第二回来富春了,也不曾抽出空闲来去天钟山游玩呢,二哥既愿意去,阿皎肯定心花怒放。”
  如若徐明溪不去,明皎自然不便赴外男之约,芳期三言两句就把徐二哥的这番迫切心情,归结于是为明皎着想了。
  徐明溪脚步都顿住了。
  但他只见那天真烂漫的少女,弯腰采摘了一支喊不出名字的草穗,拿在手里把玩,夕阳斜照在她的一边衣肩,发髻上的丝带随着轻风舞动,她步伐轻灵,心情也当如步伐一样的松快吧。
  如果他不是她心目里最好的那个人,不能让她今后都能如此愉悦欢喜,又凭什么告诉她自己的情意呢?就更没有资格约束她,让她疏远谁,亲近谁。
  重要的不是晏迟的好歹,重要的是他,是否能胜过晏迟,赢得三妹妹,愿以终生相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