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68章 夜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芳期时刻不忘她的支线任务才完成一半多一丢丢,主线任务的进度条更加是惨不忍睹还有一大半的空槽,晏迟既然主动发出了邀请,她是势必不会拿乔做矜持竟然回绝的,更不说她还的确需要个“神通广大”的婢女,尝试能不能偷偷潜进祖父的书房盗出那张也许存在的名单,便是婢女对完成这项任务的帮助不大,指不定对她将来能够完成任务还能发挥作用呢,总归晏迟既然答应了她物色人选,这福利不受白不受,甚至芳期还猜测,晏迟赶在这时也来富春避暑,说不定就是为通知她人选已经物色功成。
  这天晚上,苏小娘却让女儿到她的屋子里说话。
  这回来田庄,因有鄂霓同行,两个年岁相近的女子要好得“如胶似漆”,又因鄂霓明确表达了“同床共枕”的愿望,芳期自然不会拒绝,便不像那回一般是住在小娘的房间里。可今日多了个明皎,她也是不愿孤零零自己住一处的,硬也要和芳期、鄂霓挤,好在是鄂霓和明皎都是直率爽朗的性情,两人也是一见如故,便是今晚芳期暂时失陪,她两个共处一室也不会觉得尴尬。
  这不就算没了芳期在,在各自的丫鬟服侍下沐浴完毕的两个女子,相互绞干了头发,就往床上躺着正好谈论当芳期的面不便谈论的话题。
  主要是鄂霓觉得诧异:“苏娘子是阿期的生母,我看阿期对苏娘子也依恋得很,但苏娘子怎么一直住在田庄呢?前两日我随口说等出了伏,苏娘子跟咱们一同回了临安城,我定会让我娘下帖子请苏娘子去我家,阿期就拉我的袖子示意我别再说,仿佛阿期不愿让苏娘子回临安城似的。”
  “我要是阿期,我也不让小娘回去。”明皎并不瞒着鄂霓一些事:“阿霓不知道,相邸的规矩自来大,晨昏定省就不说了,姬妾还少不得去主母身边做为婢侍之事,哪一日不得小心翼翼?哪有在田庄里住着更加自在快活的,我这回,都还是第一次见苏小娘呢,小娘这样的品格,谁舍得看她在别人跟前低声下气受那颐指气使啊?”
  鄂将军家里没有姬妾,就连鄂霓的几个舅舅也不曾纳妾,所以鄂霓也自来就闹不清妻妾之间是怎么个相处模式,她还以为姬妾固然得敬着正室主母,但只要本份守礼,并不至于受气辱,哪知听明皎一说,才晓得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便连我们家,我娘对待姬妾虽然不至于苛难挑剔,等闲却也不会允准姬妾独个儿出门应酬的,阿霓是一片好心,觉得这一段受了苏小娘的照顾,理当让襄阳公夫人宴请苏小娘表示感谢,可襄阳公夫人真要给苏小娘下了帖子,这事传出去,怕是连令堂都会受旁人的非议。”
  鄂霓又疑惑了:“这又怎么说?苏娘子知书达礼,品格又是这样出众,怎么连应我娘邀请都会受诽议了?我看苏娘子点茶的技艺着实高超,我娘最近也对茶艺大有兴趣,下了苦心想要学成,可托人请的那个教导点茶的女师,技艺在我看来远远不敌苏娘子,我是真想着我娘要能和苏娘子常来往,不定多高兴呢。”
  “令堂不拘小节,但官眷之间交往却有的是人两眼只盯着这些所谓的礼节,我就这样说吧,就算襄阳公夫人真下帖子,帖子也该下给我姨母,我姨母即便愿意带着苏小娘出席襄阳公夫人的宴请,苏小娘也不能入席,始终都是立在我姨母身边服侍,否则……我姨母就该说襄阳公夫人是故意给她难堪了。”
  鄂霓:……
  好一阵才道:“这样说来,我的确是说话没经脑子,阿期应不会怪我吧?”
  “连我都明白阿霓家中人事简单,闹不明白这里头的门道,阿期哪里不清楚?她可不是这么小器的人。”明皎笑道。
  “但我今日却看着,苏娘子似乎心事重重,晚间还特意把阿期叫去她的屋子里,应当是有贴心话说。”鄂霓不清楚妻妾间的相处,但察颜观色的本事却有,她并不是一味的粗心。
  “唉。”明皎竟然叹了声气:“怕是因为我们这两拨不速之客,苏小娘才会担心。”
  “阿皎你的二哥在和晏三郎争风吃醋吧?”鄂霓忽然说。
  “阿霓也看出来了?”明皎顿时来了精神。
  “这都看不出来我眼睛也跟瞎了差不多。”鄂霓也来了精神:“在我看来,徐二郎大可不必在意晏三郎,阿期的心思分明在徐二郎身上呢,晏三郎就更加只是故意捉弄徐二郎了,虽说我不清楚晏三郎为何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这话怎么说?快细细说来,我要听着有理,也好宽慰我那傻哥哥安心。”明皎忙道,往鄂霓身边一靠,几乎没趴到了鄂霓的身上去。
  鄂霓干脆也改躺为趴,和明皎肩膀挨着肩膀说悄悄话:“阿期跟我说过,她和晏三郎间起初有些小过节,这话肯定不假,我可看出来阿期确然对晏三郎敬畏得很,晏三郎呢,上回在我家分明还对阿期冷若冰霜爱搭不理的,哪像徐二郎,光冲他看阿期的眼神里,都满是闪闪发光的一往情深?
  只说今日,你们兄妹两个没来的时候,晏三郎对阿期的态度仍是冷冷清清的,直到徐二郎人还没落座就质问他为何在此,他才像突然来了兴致,愿意跟阿期搭腔了,这不是捉弄徐二郎是什么?还有阿期,俨然还是不敢激怒晏三郎,我看那态度,跟我爹面圣时怕都差不离了。”
  这哪像是因为爱情?
  鄂霓继续说自己的观察所见:“却是在徐二郎跟前,阿期整个人都放松了,她自己况怕不觉,我却看得出,有徐二郎在场她脸上眼里的光彩都更明亮,这才是俗话说的女为悦己者容呢,并不是仅指女儿家在心上人面前专注着浓妆艳抹扭捏作态,这容也是指容光焕发的容。”
  后头这个分析具有极强的说法力,明皎又觉得自家的傻哥哥果然胜算仍在了,就又用肩膀撞了撞鄂霓的肩膀:“阿霓也希望能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吧?实不相瞒,我二哥和阿期即便是情投意合,这门婚事恐怕还要阻碍,倘若需要阿霓出手相助的时候,阿霓可不能坐壁上观。”
  两个小丫头趴在床上商量着怎么当月老,苏小娘也一边替芳期绞着头发一边说话。
  她今日的心事重重,也的确因为先后两拨不速之客。
  “沂国公府的晏三郎,三娘似乎待他与众不同?”苏小娘斟酌了半天词句,才选择这么一句开场白。
  芳期原本仰躺在小娘的膝头,惬意地享受着又大又软的柔巾包裹着长发轻轻摩挲的触感,还有小娘身上散发的幽甜香息,让她忍不住闭了眼,却轻哼着幼年时还是保姆教会她的小曲,当听见这一问,小曲也中断了,眼睛也睁开了,就这样看向小娘轻垂的眼睛,触及的是一片温和的情绪。
  不是质问,更没有不赞同,小娘的确是想知道她的想法。
  芳期忽然就想告诉小娘一些事。
  她还是不提系统,只把怎么听祖父的话送信给晏迟,拜托晏迟营救鄂将军,结果祖父却食言不肯告知晏迟哪些是莫须有事件的推手,结果害她被晏迟记恨,又好不容易才缓和了矛盾,但仍是答应了晏迟必须察清莫须有涉事人,所以今日听晏迟忽然造访她才会如此紧张,不过她对晏迟可没有别的企图,晏迟在她眼里,就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冰山,危险得很。
  她不说系统的事,是怕吓着小娘,让小娘更加担忧,毕竟这种事已经非人力能够解决了,除了完成系统布置的任务别无选择。
  “你翁翁这回怕是失算了。”苏小娘长叹一声:“晏三郎虽年轻,但深不可测,覃相公以为他不会和你一个闺阁女子斤斤计较,便是怀疑,恐怕也只会怀疑大郎君,大郎君仕途上遇些挫折,覃相公不以为意,但在我看来,那位晏郎恐怕不是这么容易被人算计还甘愿闷声吃亏的。”
  芳期连连颔首,可不她就被逼得说了实话……咦?怎么晏迟其实怀疑的是父亲而不是徐二哥么?
  芳期这才一细想,醍醐灌顶自己是关心则乱,中了晏迟的奸计!
  但她也没处说理去,毕竟先言而无信的人是自家祖父。
  “翁翁果然是偏心亲儿子啊,利用我这黄毛丫头还不算完,竟想着让父亲替他背这口黑锅。”芳期长吁短叹,越发觉得祖父不是个好人了。
  “人心本来就是偏的。”苏小娘笑着道,仍轻轻柔柔的替芳期擦拭已经半干的长发:“晏三郎幼年必然受了不少挫折,遭遇恐怕大不同于常人,他的心性冷硬坚毅,为了达成目的恐怕会不择手段,且也务必不会轻易信任旁人,小娘不能说晏三郎绝非良配,但如果为他妻室,就要做好艰难不易的准备,要受得住冷落,挨得过猜忌。”
  或许这一生,也没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
  她当然是不愿芳期受这样的悲苦,空有个大富大贵的表面受世人羡慕。
  芳期被自家小娘的联想惊呆了,一骨碌爬起来,连连摆手:“翁翁不厚道,为免晏三郎报复相邸,我也只能想方设法弥补错失,助着他察清楚陷害东平公的都有哪些人,那是万万没打算卖身偿债的,且就算我愿意卖身,小娘你看晏三郎对待我那态度,也必不愿一笔勾销啊,小娘放心吧,女儿没这么想不开,目前处境是难些,但终生幸福还是要紧的。”
  她可还没放弃嫁个出身寒微却有情有义的士子这人生理想呢,没想着背靠座冰山渡过余生。
  “那徐二郎呢?三娘就真的打算放弃了吗?”
  忽然又被苏小娘这么一问,芳期整个人都愣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