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74章 挖出来的一个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原来齐家的别苑距离晏迟这间山馆相隔得并不远,要不是因为狂风暴雨又已入夜,一个来回也就只需两刻步行,但那齐家小儿毕竟刚刚才出疹退热,怎经得风吹雨淋?这山路崎岖又不能驱车行进,所以只好用小轿抬着来,又不料龚雪松领着这些人一回齐家别苑勘察险情,竟再遇一件意外,未免耽搁得久了些。
  晏迟先听仆从禀报山泥之事:“的确是有倾泄的情形,起先还不算严重只不过冲塌了一方墙角,可早前那一阵雨势突然加剧,再次引发倾泄,只小人们细细勘察过了,齐家别苑是背向东南,才会受崩泄之祸,归兮处朝向正好与齐家别苑相反,且归兮处四围皆为峭壁,不至于受山泥崩泄影响。”
  明皎先听得这里是安全的,就松了口气。
  怎知又听那仆从说:“但小人们去勘察崩泄处时,竟见一人居然被山泥淹埋了半边身体,应是受了重伤,昏迷不醒,龚太医施针后那人才醒转,但也是气息奄奄看上去十分危急,龚太医坚持要将那人也抬着来山馆……小人未得郎君允许不敢自作主张,这时伤者仍被留在山馆入门的穿堂处。”
  龚雪松已经再行礼揖:“龚某身为医者,不能见死不救,还望晏大夫再行方便。”
  说话间雨势却忽然就减弱了,芳期只觉得耳边都攸而清静下来,许是没了风雨的嘈杂让她心情也平定了些许,只觉新发生的这件事故更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想分剥出条分明的头绪来,一时间又觉那隐隐的念头着实捉摸不定了,她这么一发愣,就听晏迟下令把那差点葬生于山泥崩泄事故的人给抬过来。
  芳期突然又觉脑子更有了两分清明。
  晏迟是什么人?他擅长的不是风水堪舆之术么?虽说可能名不符实,但芳期还是偏向于官家并非盲从的愚徒,既如此信任晏迟,晏迟应当不是个装神弄鬼的江湖神棍。结论是他既懂风水堪舆,自己造的山馆又哪里会轻易遭遇泥石崩泄的横祸呢?晏迟根本就没有必要遣仆从去勘察险情,但他偏就担心了……又正好捡回来这么个重伤者。
  芳期就不想走了,她一来要弄清晏迟的这些行为是否有害相邸,再则,如果能发现晏迟一二把柄,日后万一晏迟和她翻了脸,她说不定就能利用来自保了。
  龚雪松却显然没有留心这些蹊跷,等伤者抬进此间,立即忙着替人诊治,然而他摸脉摸了好一阵,眉头却渐渐蹙了起来,且把疑惑喃喃自语:“这伤者的脉象,倒不似被外力所伤,怎么反而像是中了剧毒啊?”
  他顾不得这许多,掀起伤者的衣裳就要检视,徐明溪连忙往女眷跟前一挡,情急之中也只把芳期的视线挡了个严严实实,芳期倒是想看个究竟的,这会儿却没法看了,干脆由着小娘将她一拉,彻底转过了身。
  大卫而今的民风不像小壹说的那个世界,女子被男子碰一下都是非嫁即死,可非礼勿视的教条仍是存在的,像眼下这样的情况,其实女眷们都当避忌,然则芳期、明皎、鄂霓三个女孩儿都不自觉,苏小娘又感应到芳期似有计较,所以只是让女孩儿们避目,并不提议干脆避离。
  “是被毒蛇咬伤。”
  芳期只听龚雪松在惊呼:“还是剧毒之蛇!这可不好了,龚某随身虽带着解蛇毒的丸药,却只能保伤者一时性命,难以察清伤者究竟是被什么毒蛇所伤,终究是……回天乏术。”
  “那龚太医速速先给这患者喂服丸药,延得一时性命是一时。”徐明溪这旁观者十分的焦急。
  晏迟却一声不吭。
  但他虽为归兮处的主人,却也只有收不收容外客的权力,怎么也不至于阻止龚雪松施治救命,所以龚雪松就在徐明溪的催促下赶紧拿出了苟延性命的丸药,给那伤者服下。
  而这时芳期等等也已经又转过了身,芳期开始继续打量这个命悬一线的伤患。
  他是被人从泥石底下“挖”出来的,自然是遍身污秽形容狼狈,以至于刚被抬进此间亭阁时,芳期都没看清他的着装,这时一看才发觉竟然是穿着道衣,有别于普通士人闲居时的道袍,这一身是真正的道士才有的装扮。一张脸也被污泥糊得几乎连眉眼都看不分明,也难怪龚太医不能一眼从其面色看出中毒,还需要把脉和掀开衣裳找伤口确诊了。
  一粒丸药服下后,伤者的情况终于好转了几分,至少是能够开口说话了。
  他一张口便道:“在下是被金环蛇所伤。”
  芳期又见徐二哥赶忙问龚太医:“是金环蛇,可能立时配出解药来?”
  龚雪松的神情却并不轻松:“确然是剧毒,况怕三个时辰无解便回天乏术了,可龚某并不曾接触过被金环蛇所伤的患者,也只是在医书上见过这种毒蛇的记载……龚某只知欲解这种蛇毒必须用某种特殊药材,但着实不知究竟是什么药材!”
  伤者气若游丝却连忙说道:“我身上原有解药,但却遭遇泥石淹埋……解药应当遗留在我遇险之处。”
  “还有三个时辰,应当能寻获!”徐明溪这时也顾不上他和晏迟之间的“恩怨”了,一心以救人为重,忙提议:“还望晏三郎多遣一些家人,随徐某往崩泄处尝试着搜寻解药。”
  人多力量大,救人如救火,徐明溪其实想的是晏迟最好能跟他一同去。
  晏迟却只交待徐娘:“让山馆的男仆都跟徐二郎去搜寻吧。”
  徐明溪这时也不和晏迟纠缠,转身欲走,芳期却着上了急:“二哥留步。”
  她可不愿让徐明溪跟去犯险!
  所以也不及深谋远虑,赶紧说出了叫停徐二哥的理由:“这事蹊跷!龚太医应是傍晚将黑时才发现泥石崩泄的险情,一路寻来了此处,但那时根本没有发现此人遇险,说明此人是更晚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才到齐家别苑后山附近,二哥细想,今晚风狂雨急,这人鬼鬼祟祟摸到齐家后院,居心肯定不良!”
  晏迟看了芳期一眼,神色如常,心里却在想:还真没想到是她先发现蹊跷,又倘若不是徐明溪要去犯险,覃三娘看样子是打定主意袖手旁观,不过如今她既开了口,那么就让这件事故显得更加自然了。
  且说那伤者,眼瞧着一线生机似乎又要溜走了,急得又精神了些:“在下可不是歹人,原是天钟山里隐修的道士,困采药忽逢暴雨,在山洞里躲了一阵,原本想趁着雨势渐小时速回道观,怎料到途中雨势忽然加剧不说,还被崩泄的泥石淹埋,小道好容易挣扎出来,却又被毒蛇所伤。”
  “既是如此,你怎知是被金环蛇所伤,身上竟然还携带着解药?”芳期完全不信这个道士的解释。
  徐明溪这时也终于觉得事出蹊跷了,不再急着去搜寻解药,站在那处狐疑地打量着这个自称道士的伤患。
  晏迟仍吩咐徐娘:“还是让人去寻解药吧。”
  但他却踱步到道士的身边,眯着眼盯着那张脏兮兮的面孔一阵猛瞧,微微一笑:“哟,这不是简校籍吗?你什么时候成了天钟山的隐修了?”
  那道士万万不料自己还能被晏迟给认出来,腔调都紧绷了:“晏三郎是错认……”
  “错认?晏某虽不敢说自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可那时晏某和冯莱争执,简校籍暗暗直冲晏某瞪了好一阵眼……你这一副恨不得把晏某生吞活剥的神色,我还能错认啊?”
  “晏三郎是说,这位是道官?”徐明溪奇异道。
  “可不是道官吗,凝神殿校籍简永嘉,虽然只不过位同从七品朝请郎,又从来不像冯莱一样受重,但却是个如假包换的道官呢。”
  简永嘉一听这话,就知道无法狡辩呢,他的身份哪里瞒得住人。
  只好另编一个故事:“简某之所以说谎,也是因为情知从前与晏大夫有隙,担心……晏大夫见死不救。简某今日是来天钟山游访隐修,不防却遇大雨,又迷了道,还遇了险……”
  “带着一条金环蛇来天钟山游访隐修?”晏迟冷笑:“晏某还从未听说过江南有金环蛇这种毒虫呢,简永嘉你就算备着蛇药,也不该备着专解金环蛇的解药,除非……你身上还带着毒虫,为防害人不成反而害己,才带着解药以防万一。晏某今日卜得这场暴雨是因人祸引发,看来人祸就应在你身上了。”
  他复又直了脊梁,不再有兴趣多看简永嘉一眼似的。
  但芳期总感觉晏迟仿佛瞥了她一眼。
  再次不及深思熟虑便插嘴道:“晏三郎的意思是,这位简道官想要害人,但老天不让他得逞,所以才降这场风暴并引起了山泥崩泄,反而把害人的人埋在了泥石底,结果被他自己携带的毒虫咬了一口,身上带着的解药还遗失在泥石底了?”
  徐明溪觉得自己像听了个神话,深觉这所有种种都是出于晏迟的设计,但又无法解释晏迟竟能呼风唤雨不说,居然还有那大能耐使“山崩地陷”,质疑的话就完全说不出口了,只愣愣问:“那晏三郎看来,简校籍是想加害谁?”
  “这我哪儿知道啊,徐二郎当问简永嘉才是。”晏迟已经归座,慢悠悠地接过婢女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简永嘉,你要还想解了身中的金环蛇毒,保住你自己的小命,赶紧的说实话,否则……我可不像龚太医和徐二郎这么慈悲心肠,解药便是搜寻到手,也休想我会给你救命。”
  芳期只觉得自己不合时宜的手痒了,她此刻真想洗干净那位简道官的脸,看清楚他这时的神色有多么悲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