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79章 九皇子险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芳期心头觉得怦怦跳,意识到晏冰刀恐怕又是需要她在场做一位“旁观路人”了,但这回来的可是皇帝跟前的大太监,传达的也是御令,万一要是惹火烧身该怎么办?便是为了完成任务,芳期可没有身陷险境的觉悟,更何况徐二哥还在场!
  便陪着笑脸:“景通侍定是传达御令,慢说是女子,连徐二哥这样并无授职的子弟都不便耳闻,再则讲只用辣椒做普通的家常菜,倒不是十分复杂,我只要写下步骤再交给贵宅厨娘即可。”
  “不是什么听不得的事。”晏迟却像已经知道了景福全的来意,干脆道:“多半是因为冯昭仪搬起石头砸脚了,昨晚二位既然也在我的山馆目睹了一场风波,难道不应留下来做过见证。”
  为什么就应该留下来做见证了啊!难道龚太医做为见证还不足够吗?难道被当场逮获的简道官在御前居然还敢反悔再做伪供?!芳期都快忍不住心口的戾气呛怼了,系统却在这时“叮”地上线:三娘三娘,小壹用了感应功能,感应到晏郎这时的心情又有些不耐烦了,眼看着支线任务就快完成,三娘可不能在这时候因为一时冲动导致功亏一篑啊。
  芳期只好来了口深呼吸:“昨日问审简道官的人是我,和徐二哥无关,便是要做见证也该我做见证,还请晏郎君行个方便让徐二哥回避一阵。”
  这倒不是不可以,晏迟刚要点头,哪知徐明溪自己却不愿回避了。
  “某虽未经授职,然亦为大卫臣民,今日既是官家遣使询问昨晚一场事故,某又正好在场见证,理当将目中所见耳中所闻如实禀奏。”他也是铁了心的要和芳期“共患难同进退”,甚至坚定的认为这件事哪怕具备风险,风险也该由他来承担,而不该让芳期一个弱女子担当。
  而这时,已见一个白眉青袍朱缘领的宦官在一个管家打扮的仆从引领下过来,芳期暗叹:得,这下回避怕也是不及的了。
  又再意识到御前侍应这种身份的宫使来传令,晏迟居然都没有亲自相迎,照样打发了个下人将宫使领进来,这人冷傲起来还真是不一般啊,端的是别具一格出类拔萃。
  芳期悄悄一打量景福全,黑板着脸目光阴沉,看看,人家也的确认为是受到了慢怠,并不认可晏大夫具备如此冷傲的资格。
  可景福全一开口,顿时又像换了个人。
  “晏大夫,请晏大夫速速跟老身入宫,官家有圣令……”
  “官家的圣令是让我回宫么?大官确定没有假传圣令?”
  晏冰刀成功的只有一句话就让景福全的演技再也发挥不出来了,芳期只见这个大太监重新黑板了脸目光阴沉。
  “晏大夫知道宫里发生了什么大事?!”
  “晏某人在富春,又无千里眼顺风耳,怎知宫里发生了什么大事,不过既然昨日就卜算出天钟山的暴雨是因人祸引生,又先后遇着了龚太医求助,简永嘉行凶未遂,得知冯莱兄妹的计划,晏某还早就看出了冯莱兄妹时运不利,警告他们若再行恶,难免血光之灾,又哪能不知景大官心急火燎赶来富春,必定是冯莱兄妹应了晏某的卜谶呢?”
  芳期这时只敢悄悄的瞥顾,心里怦怦的跳出一阵惊疑的节奏。
  晏冰刀真不是普通人,是个人都知道冯昭仪极受官家宠幸,他居然敢当面诅咒冯昭仪有血光之灾不得好死,祖父不是说往往一国之君便是崇信道术,也只听得进自己想听的卜言么?官家总不会巴不得自己宠爱的妃嫔不得好死吧。
  “晏某还知道,官家必定是想让晏某占卜吉凶化消劫厄,但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冯昭仪不听劝告自己要往死路上走,便是晏某也无能为力替她解厄,景大官回宫复令吧,便道晏某禀奏,冯氏亡乃天道报应。”
  “晏无端,简永嘉是否为诬告还当御审,官家这时并未裁夺,你竟敢……”
  晏迟似乎都不想再搭理这个宫使,看向徐明溪及芳期二人的坐席:“两位可是听清楚了,景大官究竟是怎么传达御令的,免得这小人回宫复令又是另一套说辞,晏某明明已经让其禀奏御前,结果他再污赖晏某违抗圣令,根本就没有进忠言。”
  芳期才恍悟晏迟究竟是想她做什么见证。
  晏迟显然无意让二人表态,只冷冷迎向景福全阴沉的目光:“这二位,一位是徐尚书的嫡孙,一位是覃宰执的孙女,有他们二位见证,晏某可不怕景大官你质疑空口无凭了。”
  芳期亲眼目睹大太监的喉咙一个明显的吞咽,不知咽下了几丈怒火,只那双雪白的眉毛更显凌厉了,她心头更慌……难不成因为这起事件她还有望面圣了?!
  但景福全到底是把怒火给咽了回去。
  “晏大夫,遇厄的可不是冯昭仪,遇厄的可是九皇子!”这太监才终于肯说实情了:“冯昭仪昨日的确往福宁殿求见御面,是因九皇子一直喊闹着要阿爷,冯昭仪抱着九皇子往福宁殿去,怎知……在殿内甬道上滑了一跤,不慎让九皇子摔伤!且这一摔,重损的竟然是九皇子的头骨,虽官家立时召集了太医医治,然则……至今日九皇子伤情已然危重,所以官家才让老身传令,着晏大夫速速替九皇子占卜,尽全力化解九皇子所遭厄难。”
  芳期已然是听得心惊胆跳,万万没想到昨日那起事案,竟然还会横生出九皇子被摔伤这样的枝节,她想起小娘的判断,认为泥流崩泄事故多半是晏这所为,那么九皇子被摔伤事件呢?谋害皇嗣,且还公然在福宁殿,这可是了不得的罪行啊!!!
  不过……听那一看就跟冯莱站在同一阵营的大太监所说,摔伤九皇子的是冯昭仪本人,除非是冯昭仪得了晏迟的指使……把亲生儿子摔成重伤配合晏迟陷害同胞手足,更是连她自己都要担当个死罪?这世上哪会有如此玄奇的事。
  芳期又觉得自己恐怕是想多了,她这会儿当真相信了晏迟确有卜断吉凶祸福的手段,冯昭仪也的确就是个自作孽不可活的命数。
  “占卜吉凶而已,又何需晏某回宫?”晏迟看上去根本不在意现下命悬一线的人是皇子,他就这么大剌剌的坐着,也不知从身上什么地方就突然摸出了三枚铜钱,随随便便就往桌案上一丢,收起来再一丢,共有六回,也没有掐指计算,只垂着眼睑沉默片刻,眼睑懒懒地抬起来:“大凶,夭殆无疑,九皇子这回可真应了无妄之灾,是为冯莱兄妹二人连累了。”
  “事关皇嗣安危,晏郎君还是赶回临安为上!”别说景福全闻言后是怎番惊怒的神色,就连徐明溪都觉晏迟这样的态度太过轻慢了,身为大卫臣子,怎能明知皇嗣垂危而不尽力?自幼受到忠君爱国的教育,徐明溪忍不住规劝出口。
  晏迟扫了徐明溪一眼:“晏某并不会医术,赶着入宫也无法救治九皇子转危为安,徐郎君总不会认为晏某还能开坛设法让人起死回生吧?那不是道术,那是仙术,晏某得成仙才行,但可惜晏某至今还是凡胎俗体,只能卜断吉凶祸福,这是死卦,断无生机,晏某也无能为力。”
  终于是把景福全气了个咬牙切齿:“晏大夫分明是因和冯大夫结怨,才故意怠慢,眼见着九皇子……晏大夫,九皇子可是皇嗣!!!”
  “官家可曾要求晏某必须回宫?”晏迟冷笑道:“官家明知倘若晏某卜得九皇子还有生机,必会禀奏破解之法,景大官你虽然是个小人,但你不是收了冯莱兄妹二人不少贿赂么?你当然希望九皇子能够转危为安,这样一来冯莱兄妹二人或许还能捡回小命,官家这才放心让你跑腿,免得将晏某大热天的再折腾回宫。而你景福全这阉宦,情知九皇子这回怕是九死一生了,一见晏某,就急着将晏某激怒,打的什么主意呢?还不是可以顺水推舟让晏某担个延怠之罪,这样一来冯莱兄妹多半也能捡得性命,景福全,我劝你别废心思了,冯莱兄妹时运如此,这回是必死无疑。”
  芳期只觉得这处花榭里顿时有如电闪雷鸣,她这“旁观路人”竟然有了随时会挨天打雷劈的危险,这一刻越发地埋怨祖父了,您老打的好算盘啊,以为空手套白狼是一本万利,没想到吧,指不定将来还会因为想占晏大夫便宜的心思,付出千百倍的代价呢——好像我这时就把官家身边的宠妃和大官一同给得罪了,这笔账必须得记在相邸的头上啊,代价可不是我一个闺阁女子付得起的。
  此刻芳期当然希望晏迟能够大获全胜,那么至少就不必担心来自于宠妃的报复了。
  又让她如释重负的是,大太监也仅是被晏迟气得拂袖而去。
  这晚上芳期和徐明溪当然没有真留在晏迟的田庄吃晚饭,她只是指教了晏家的厨娘如何充分利用辣椒油、豆瓣酱和干辣椒,把几道由她自己琢磨出来的家常菜写下了步骤,就赶紧离开了晏家这是非之地。
  对于连累了徐二哥,芳期自然觉得极其内疚,刚想表达一番惭愧之情,徐二哥就摆了摆手:“今日这起事件,晏无端看得出是成竹在胸,景通侍也的确未获圣令要求晏无端必须入宫,说明官家认定九皇子被摔伤一事并无别的蹊跷,那么即便景通侍巧舌如簧,连晏无端都能置身事外,旁人更加不会受到牵连。三妹妹不需要过于忧虑。”
  话虽如此,但既然已经被卷进了储位争斗的漩涡边缘,芳期可没胆子不及时知报自家祖父一声,这回富春避暑,也只能提前结束了,她决定次日一大早就赶回临安城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