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85章 系铃人不靠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徐砥也深觉嫡次子心有所属的事十分地棘手了。
  棒打鸳鸯不难,但难的是怎么说服儿子心甘情愿另娶他人,还得与将来的妻室琴瑟和谐夫妻恩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促成的也该是秦晋之好,断然并非怨侣仇家,且万一儿子真犯了倔强,难不成亲迎礼时还能把他绑在马背上,押去迎亲?
  所以这件事的根由还是在说服,不能用暴力手段强迫。
  徐砥只提出:“解铃还须系铃人,要不夫人先同姑丈姑母商量商量?若然他们已对三娘的婚事有所安排,且三娘自己也心甘情愿,明溪知道他自己只是一厢情愿,失落难免,却也不至于固执了。”
  徐王氏看着丈夫长长叹一声气。
  能是二郎一厢情愿吗?她早看出了覃三娘的心思,分明是动情在先……不过那孩子虽功利,却也很懂得分寸,要是揭露出来岂不会害得她受姑母的责罚,姑母万一因为恼怒,胡乱给三娘定了门不妥当的亲事,损及了三娘的终生,以明溪的脾性恐怕更是不能撇开三娘不顾听从父母之命了。
  但源头确然是在覃家,徐王氏最终也决定先去探探口风。
  怎知一问,才晓得明溪竟然已经向姑丈开口提亲了,徐王氏这时也难免几分埋怨芳期,暗忖着:也怪我自己太过相信二郎,以为他幼承庭训我对他也自来管教严厉,怎会染上纨绔膏梁的作风?怎晓得,到底是年纪轻不曾多历事,以貌取人竟为女子姿容所诱。覃三娘和他有哪一样志趣相合的,除了击鞠!
  王夫人在一旁揣度着堂妹的脸色,这时自然得煽风点火:“怪我教女无方,从前看着三娘还算规矩,且那时孩子们都还小,就没拦着她跟明溪兄妹两个来往,有些事兰妹也是知情的,我本是答应了彭家娘子的提亲,将三娘许给了彭六郎,怎知道三娘明明自己先说了愿意,转头却想着攀交罗夫人,她啊,是处心积虑要嫁高门,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的居心都已被我识破了,还敢肖想明溪。”
  “淑姐还是替我想想怎么阻止这事吧。”徐王氏这时也根本不寄望芳期能够打消儿子的执念了,一脸的愁容,满脑子乱麻,只不曾跟着堂姐抱怨芳期,这时抱怨又有何用呢?说到底还是悔不当初四字。
  王夫人却不愿意出谋划策,她知道这时应该老夫人登场了。
  老夫人慢悠悠地喝了口沉香熟水,却问:“我听相公说,兰儿相中了辛家五娘为嫡次媳?”
  “是翁爹和外子的想法,我也觉着辛五娘秀外慧中,性情也温柔和顺,这是一门好姻缘。”
  “辛家确然也是世族,不过真论起门楣声望来,既不如徐门更不如王门,我看这门婚事也未必门当户对。”
  徐王氏怔了一怔:姑母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竟然赞同明溪娶三娘?
  “从前我一直没过问明溪的姻缘,是因晓得他贵为徐门大宗嫡子,兰儿必定会替明溪求娶名门闺秀为妻,就明溪的身份,尚主都是够格的,怎么兰儿你这回竟然起意让他低娶?难不成就看着这回辛坦之出使和谈有功,以为辛家就会水涨船高了?”老夫人满脸的不赞同:“便是官家要论功行赏,赏的也是辛坦之,和辛怀济这兄长有什么关系?辛坦之虽说是文举出身,自来任的却是武职,一介武将于如今世势能有什么前途?所以兰儿,与其为明溪求娶辛家女,不如我们两家亲上作亲你看可好?”
  “姑母,但三娘毕竟是庶出……”
  “三娘是庶出,二娘却是嫡出!”老夫人气定神闲地说出这句话。
  徐王氏差点没被亲姑母这话给噎死。
  她自来就看不惯堂姐把芳姿宠得骄纵气傲,打心眼里觉得这对芳姿一点好处没有,且芳姿才十岁出头的懵懂之龄,居然就说出必嫁葛二郎的“豪言壮语”,这完全不符徐王氏自来奉行的规矩礼教不说,更不可能为儿子求娶个心有别属的媳妇了。
  但徐王氏如鲠在喉的脸色可拦不住老夫人继续游说——
  “辛家的情况我们都清楚,辛五娘虽是嫡出,但可不是辛怀济元配发妻的嫡女,辛怀济的前妻如今还是辽国的郡王妃,因着世人议论辛远声是被辽人调了包,根本不是卫国人,辛远声便无法继承宗主执掌族权,可辛怀济对辛远声这位长子却重视得很呢,还未死心让辛远声继承宗主,辛怀济对继室姜氏的子女又哪能看重?”
  不等徐王氏脑子转过弯来,老夫人又道:“明溪既被我家那孽庶所惑,受到长辈的阻止,他不敢逆背父母之命,必定就会迁怒辛五娘,这样一来,即便无奈之下听从父母之命,日后与辛五娘又怎能和睦?但要是我们两家联姻,我就有办法先让明溪厌弃了三娘,心甘情愿遵从父母之命。”
  “姑母有何办法?”徐王氏鬼使神差就进了坑儿。
  “我家孽庶求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攀高枝罢了,她的婚事,你姑丈已经有了安排,那人选她也必定是认同的,到时只要放出风声,让明溪听闻,明溪自然会找她对质,待她亲口承认了,又拒绝了明溪,明溪还能不死心的?既是死了心,又怎会执迷不悟,到时明溪当然也就能够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姿儿是相邸的嫡女,和明溪又自幼相识,两个小儿女间本有情意,岂不是比和辛五娘完全是盲婚哑嫁更有可能恩爱和睦。”
  老夫人既然提到了“自幼相识”,徐王氏也立时醒悟过来她的种种担忧,但她还不及斟酌词句表达,就听王夫人长长叹了声气,甚至还语带哽咽。
  “兰妹,你从前就提醒过我莫要太过惯纵姿儿,我都当成了耳边风,但兰妹也该体谅我的难处,兰妹是知道的,我又岂止泽儿、姿儿一双子女?都怪我命不好,先头生的儿子竟然无一能够养活。唯有莞儿养成了,又遇开封陷落那场劫难,莞儿死得那样惨,我也唯有埋怨自己……
  当年我就不该硬逼着莞儿为万仪帝姬的侍读,要不是我逼她,她也不会遭遇那场飞来横祸,我就想着,我就想着,莞儿已经这样了,我该让姿儿活得更恣意些,兰妹你别怪姿儿任性,这都是我的错,是我对她太过娇惯了,姿儿本性是好的啊,她无非就是根直肠子,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她那时看重葛家子,也是因为葛家子的才华,小小年纪,就有正人君子的品格,姿儿居心要是不正,又怎会偏对葛家子动情,但姿儿的好姻缘,却正是我这当娘的,一时恶念延生,反而害了姿儿!”
  王夫人说到此处竟然是痛哭流涕,徐王氏难免因这番“声势”所惑,再度鬼使神差询问:“淑姐这话怎么说?”
  王夫人哭得投入,只能换老夫人长叹一声。
  “姿儿有个婢女唤珊瑚,听姿儿说起来,大妇因为泽儿身体的缘故,意欲先给泽儿择个姬妾,珊瑚就动了心,屡常冲泽儿献殷勤,有回竟然为了让泽儿多吃几口她奉上的药膳,往药膳里添加了对泽儿身体有损的事物,大妇知道了,哪里能忍?她这是义愤填膺一时糊涂,居然下令将珊瑚……处死了!”
  徐王氏便将扶着堂姐的手往回一收。
  但王夫人又紧紧拉着了徐王氏收回的手:“兰妹,我有多看重泽儿你是知道的,我又怎能容忍损害泽儿身体的奴婢,是,我是不该直接处死珊瑚,都是我的错,但这和姿儿的确一点干系皆无,但这件事我也不知怎么被覃芳期知悉了,她上回利用明皎,请了葛小娘子,把这件事传到了葛家娘子耳朵里,姿儿是为了替我这当娘的遮掩,才当葛家人面前认了是她的错责!”
  徐王氏整个人都听得愣住了,又听老夫人一声长叹:“别看姿儿骄纵,却仍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她是明知担着这样的错责葛家娘子必不容她,却也不肯让她的母亲受刑罚追责。为这件事,我虽狠狠责备了淑汀,但我也体谅她,她这子女缘,说实在也确然不算深厚,唯今淑汀还有什么指望呢?无非泽儿和姿儿都能如意罢了。”
  王夫人闻言更是哭得肝肠寸断,一副追悔莫及的模样。
  只让老夫人担当游说的主角:“葛家悔婚的事,姿儿确然是吃了个哑巴亏,但事已至此,她难过归难过确也不再心怀执迷了,再者葛家娘子转而相中了四娘,瞅着这婚事也算尘埃落定的了,姿儿因着长幼有序,必得出嫁在四娘前头,这么仓促间叫我们怎么议亲?总不能姿儿是嫡女,反而婚事上得受委屈吧。兰姐儿,就当姑母的不情之请,你宽待几分姿儿,好歹想想这门婚事能不能做。”
  徐王氏简直是稀里糊涂就离了覃相邸,到家才惊觉她这一趟非但没解决难题,好像又招惹了另一道难题。
  她的婆母已经过世了,做为徐门的主妇,这一类的事务除了和翁爹、丈夫商量,也没个别的人可以计议,徐王氏也只好耐心地等着家里的男人们下值回家,怎知徐家父子今日下值后又都有应酬,倒是长子明江先一步回来了——正值新婚期的人,什么应酬都是当推则推,就想着早一步回来跟娇妻“畅谈人生”,徐王氏是很放心她的嫡长子的,眼瞅着小两口恩恩爱爱,她这当娘的就更加放心了。
  岑娘是她精心择选的大妇长媳,但唯一无法确定的就是能否和儿子情投意合,但事实证明她的眼光还是不差的,并没有乱点鸳鸯谱,而今轮到小儿子的姻缘,只是论自身的喜恶的话,她当然更加看好辛五娘,她那位外甥女芳姿,性情着实太骄矜,万事都要旁人顺她心意,光是当作亲戚晚辈她有时都看不惯,忍不住会责备约束,这要是成了婆媳……徐王氏长长地叹了口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