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88章 富春江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芳期经过大快朵颐,倒没被吃撑着,因为毕竟是面对着一把冰刀杀器多少还是影响了她的发挥,等回到自家田庄,听说如意行已经是把晏迟安排的那名婢女送来了,芳期连忙过目——约是十五、六的年岁,跟她一般高矮的个头,背脊挺直却腰肢纤柔,看身姿全然看不出“孔武有力”的迹象。
  肤色略失白皙,两眼炯炯神彩,鼻梁不甚高挺,薄唇色泽鲜亮,总的说来容貌一眼看上去并不出众,属于第二眼美人,但也是更偏俊朗的美感,不属于妩媚多情一类。
  芳期一问她是六月出生,就在取名这件事上大是犯难了。
  她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六月”,总不能再多一个“六月”吧。
  突然想到今年的特殊,芳期眼睛一亮:“以后就叫你闰六吧。”
  八月忍得眉毛都快抖掉了,到底没忍住“噗嗤”一声破了功:“三娘你也太懒了吧!”
  “像六月、腊月她们,都是有本名的,现暂时改个名无非是为了好记,虽说闰六这名的确不那么好听,一时间将就着也罢。”芳期尚且言之凿凿。
  “小娘快说说三娘吧,先前才讲要痛改前非,至少得把脑子积极转动起来了呢,身边才几个丫鬟啊,改的名字不是节气就是月份,就算有个特别些,哪里至于记错了?分明还是懒得动脑。”
  芳期见八月竟告起自己的黑状来,她也不生气,干脆缠着小娘的胳膊:“要不小娘给这婢女改个名字?”
  “江南六月宜赏荷,故六月又素有荷月、莲月的说法,又有旧诗说莲荷,‘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煞人’,翠减红衰既是让人惋惜的事,自是期望世间能有花叶常映了,不如就改名常映如何?”苏小娘这名字虽然改得迂回,但却有如信手拈来般的容易。
  当然她知道常映是芳期托了晏迟雇佣的婢女,相比起三月、八月来当然更有过人之处,所以寄望常映能当真尽心竭力的帮衬着芳期,常映这名字就有了特殊的内涵。
  “那就叫常映。”芳期愉快地接受了小娘的建议,跟着就想验证常映的身手。
  她四顾一番,指着一截墙头,墙头约有一人半高矮,墙内完全没有可以借力的物什,还没发号施令呢,常映就从自己的行囊里摸出件器具来,一伸展开,居然是像钢制鹰爪,还连着足有三丈长的绳索,凭借此物一抛抓紧墙头,常映身轻如燕般就“飞”上去了。
  三个黄毛丫头看得惊叹连连,倒不是因为器具——芳期很有自知之明,若换作她,就算借助一模一样的器具,照样攀半天也攀不上这截还不算高巨的墙头,更别说“飞”了。
  常映转眼又从墙头跃下,落地无声,跟只猫的脚步一般轻灵。
  “常映,你既能翻墙,能不能杀人?”八月贼兮兮地问道。
  三月十分惊悚地盯着八月。
  “若打得过就能杀。”常映回答得霸气十足。
  “你们两个记得守口如瓶,可不能说常映身怀武艺的事。”芳期极其的满意。
  三月显然又误会了,吓成个小结巴:“可、可、可是三娘,杀、杀、杀人是、是……”杀人偿命啊,小娘子雇请常映不会是为了杀人的吧?!
  “傻丫头,我又不是江湖草莽,还真能靠着常映杀人越货、打家劫舍不成了?只是今后有常映跟着我,总不至于害怕二姐哪天恶向胆边生,再想着往我脸上划几道血口子了。”
  而她接下来要交给常映的任务就是……
  “我会让曹开和领你回一趟相邸,你往风墅去见翁翁,把我交待你的这番话一字不漏转告。”
  那一番话,当然就是景福全的把柄了。
  至于祖父如何铲除景福全,芳期是的确觉得不用她操心的,她甚至都认定还没等这个不太平的末伏过去,景福全的死讯就会传来富春了,要说来关涉到人命生死,芳期当然不会如同自家翁翁和那位晏冰刀一样的无动于衷,更别说成为帮凶之一了,不过她对于景福全这样的人也没有什么同情就是了。
  就算她是个无知的闺秀,也晓得图谋储位的人物个个都难免手上染血,冯莱为了维护他自己“卜断准确”的名声,连个孺子小儿都不放过,还说不定从前害死了多少人呢……是了,仿佛记得有一年上清宫又起火,不得不请三清天尊再度移宫,可不就是因为冯莱的“卜谶”,说什么一个小看护和行火真君命理相克才导致了这场火患,那小看护就被处死了。
  徐二哥当时怎么说的?
  三清天尊的座宫都起过几回火了?分明就是因为日夜香火供奉,道官羽士们又不甚经心,可不容易引发火患?关只在夜间负责在几道门禁当值的看护何事?偏是那回官家斥重资,修复上清宫还不够两月,又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连三尊神像都被熏得乌漆麻黑,还差点没能抢运出来,官家雷霆大怒,冯莱分明是为了包庇党从,才让平民百姓顶罪,奈何御史言官多少质疑,都没能从铡刀底救下那个小看护。
  所以在芳期看来,而今换冯莱和景福全死在官家的铡刀底,也活应了那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常映当天晚上就返回了富春,芳期问得祖父大人果然没有什么交待后,就彻底把景福全这么个人抛到了九宵云外去,安安心心的跟自家小娘过着吃吃喝喝的日子,暂把身手不凡的常映,指使去抓鱼猎兔,有回还做了道鲜鱼脍送去给其实隔着老远的“邻里”晏迟,遗憾的是眼看就要满槽的支线任务居然还是保持着那一丢丢的距离,可惜了她的一条富春江鲜鱼。
  苏小娘这时居住的清磬园,其实距离富春江不远,芳期傍晚的时候会由曹开和等护从着去江边“鲜衣怒马”快意人生一番,如今有了个身手了得的常映,那可“鲜衣怒马”得更远了,这天才突然想起来问常映会不会击鞠,听得一个“会”字,芳期喜出望外。
  她早就约了鄂霓等出伏后天气渐渐凉爽下来比试一场,她对自己的技艺虽有把握,奈何却差了几个队友,如今得了常映这么个臂助,就更有把握了。
  正“鲜衣怒马”着呢,远远就见江边树荫下坐着把一动不动的晏冰刀,芳期连忙“吁”停了马,因为她同时看清了晏冰刀手里拿着的居然是根钓竿,生怕马蹄声惊走了正要吃饵的鱼,使得好不容易就要攒满的进度条又“刷”地一声回落。
  不但吁停了马,芳期还躇踌起来——这回可真是她到晏郎的跟前“晃荡”了,虽她坚决不是故意,但万一要让晏迟认为是故意了呢?这个人可最烦她“故意晃荡”,虽说进度条的确还剩一小截,但得切忌急于求成啊。
  转身就走吧……也不晓得挑剔的晏郎会不会认为她才赚了个婢女就翻脸不认人了。
  芳期还搁那进退两难呢,常映一见旧主竟然主动上前打招呼去了,晏迟又还侧脸意味不明地往这边看了看,芳期只好把牙一咬走过去了。
  “晏三郎今日好雅兴啊!”
  “上回品尝覃三娘做的鲜鱼脍,还算可口,但我总不能老吃白食吧,所以打算钓上一尾来,送去给覃三娘再做一道。”
  还算可口怎么连丁点好感都这么吝啬呢!就算不想着以财帛回报,好歹让我进度条再接再励涨满了啊。
  芳期却笑得明眸皓齿的一点都不勉强:“晏三郎真是识货人,一吃就知道鱼脍是用富春江的河鲜烹制。”
  晏迟斜过来一眼:“不是覃三娘为了强调送来的鱼脍用的不是普通食材,特意告诉常映是从富春江捕的河鲜么?”
  芳期:……
  她好像还真交待常映强调过。
  芳期一没了声儿,晏迟也不再说话,仍一只拳头放膝盖上,一只手稳稳拿着钓竿,芳期觉得晏迟恐怕钓不上鱼来,因为鱼儿还没接近鱼饵,就被钓鱼的人一双冷眼给冰死了。
  这想法刚才经脑子里晃过去,晏迟就一拉鱼竿。
  芳期无比惊奇地盯着那尾活蹦乱跳的鱼儿,好像晏迟的眼睛真能杀鱼似的。
  晏迟却只是瞄了一眼鱼,就一摆手。
  他身边的一个随从眼都不眨又把鱼给丢进江水里去了。
  芳期更惊奇了:“晏郎君好不容易才钓上来一条活鱼,怎么又放生了呢?”
  晏迟:……
  什么叫“好容易才钓上条活鱼”,我还能把死鱼给钓上来不成!
  “这条鱼仅目测都不足五斤,哪里适合做鱼脍了?”晏迟这会又是连个斜眼都欠奉的清冷。
  不适合做鱼脍适合做别的啊,晏郎你要不想吃别的,何不干脆赏给我拿回去晚间做道鱼汤加餐?
  只芳期当然不够胆子让晏大夫给她做渔翁的,又是一记马屁拍上去:“晏郎君还知道什么鱼适合做鱼脍啊。”
  “覃三娘,你莫不是以为晏某是无知愚徒吧。”
  芳期不说话了,她觉得天底下最艰难的事恐怕就是讨面前这位晏郎君的欢心,他还真是一点阿谀奉承都不吃,真难怪祖父要烦托他营救鄂举,只好利用她来空手套白狼了……等等!祖父如果手上真有莫须有涉事者的名单,为何要冒着风险得罪神通广大的晏大夫呢,要不是祖父手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名单吧!!!
  那她的缓兵之计,岂不最终只能是苟延残喘,亏她还从晏迟手里讹了个常映来使唤,等晏迟耐心耗尽了……该不会直接交待常映把自己的小脖子给“咔嚓”了吧。
  正忧愁,芳期就见晏迟又侧脸往她的方向瞅了一瞅,但芳期这回明显感觉到晏迟并不是瞅她,所以她也转身瞅了一瞅……
  身后空无一人啊?
  直到十余息后,芳期才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