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06章 升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秋天在临安城中刚露端倪,相邸就有了一件大喜讯。
  这天芳期刚从富春田庄回来,这回去富春,为的仅只是看望小娘而已,她至秋凉馆,还没来得及换身衣裳,就听腊月说了一件大事——
  “请了龚先生来相邸,直奔萱椿园去了,不仅大夫人紧跟着过去,这回连老夫人都惊动了!”
  芳期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生怕是兄长的病情又有了反复,但她这时自是不便去添乱,忐忑不安地等到傍晚,原打算亲自过去看望的,没想到兄长竟然自己来了秋凉馆。
  “听说三妹今日从富春回来,我特意来看望,未知苏小娘可还安康?”
  芳期先把兄长上上下下打量几个来回,心里就安稳了,因为兄长看上去非但不像病弱的模样,甚至比前些时日更加精神焕发了,龚先生真不愧为国手,他的诊治方案大见成效。
  将富春的人事闲叙一番,覃泽又再笑道:“今日来,是因兄有一件喜事,急着和三妹分享。”
  “等等,让我猜。”芳期却没让兄长揭秘,她故意地把眼珠子转了一圈儿:“我猜,定是兄长要当阿爷,我也快荣升姑母了。”
  “三妹还真是料事如神。”覃泽笑容更明亮了:“桃叶前两日便觉身体不适,今日更是犯呕,我劳烦了龚先生来替她诊脉,龚先生已经诊出了喜脉,不过月份还浅,太婆和母亲都说不宜声张,只是我想着别的人可以瞒着,三妹却是功臣,必不能隐瞒的。”
  他知道芳期不便往萱椿园去,所以干脆亲自来报喜。
  这一件事,哪怕是对王夫人而言也的确是个喜讯。
  她虽因为桃叶并非自己择中的姬妾,且还是个官奴,被逼无奈容纳的这口恶气至今难消,但终于是要抱孙儿了,王夫人自然不会连着桃叶腹中的亲孙子也一同嫌弃,倒是覃芳姿深觉不以为然,一餐晚饭,光听着王夫人竟然都和蒋氏一口一声盘算着替桃叶腹中的孩子取什么小名了,覃芳姿大觉自己受到了冷落——今日她连箸子都没动几下,母亲居然都未发觉!
  着实忍不住心头的不耐,翻着白眼来扫兴:“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呢,且无非是个贱婢所出,母亲做何这样看重!母亲,姨母直至如今都还没有应许我和二表哥的婚事,若是到底择定了辛氏女,女儿再次被人嫌弃颜面无光,可就真活不成了!”
  王夫人的兴头就被亲生女儿这盆冷水给泼成了死灰。
  半晌才叹了声气:“我能不高兴吗?别管桃叶生的是男是女,总归都是你兄长的骨肉,且你兄长纳桃叶为妾才多久?她这就有了身孕,你兄长的身体也眼看着一日胜过一日,我这颗悬着的心,也到底是放下来了。”
  “阿娘就是偏心兄长,兄长根本就不听阿娘教诲,屡屡为了官奴、孽庶这类贱人冲撞阿娘,可在阿娘心中兄长仍旧比姿儿要重要得多!”覃芳姿醋意大发,干脆把碗箸一推,连身子都侧了过去,长吊着一张脸怒张了一双眼。
  王夫人非但不恼,还忙上前搂了女儿在怀,一番安慰,等女儿终于愿意重拾食箸,又等女儿填饱了肚子,适才再说徐家那头的事:“我去了几回,你跟我也去了几回,可你姨母始终未说定话,只借口明溪而今不在临安,婚事又不急于一时了,我看着啊,分明徐尚书和你姨丈更加看好辛家,为的还是辛坦之和谈有功的好处罢了,只不过呢,连皇后和贵妃这两系,都在争取笼络辛家呢,明溪的父祖纵有偏向也未必能成,到时候和辛家联姻无望了,自然就会答应和我们家联姻。”
  覃芳姿一听这话,差点没被刚吃下去的菜肴都呕出来,她本生得极秀气的一双眉,这时眉头能把蚊子给挤出一腔血来:“阿娘这样说,岂不是除非辛氏女另择了高枝我才有希望?辛氏女算什么东西,和徐明皎一样的货色,矫揉造作虚伪阴险,徐明皎还算是高门女呢,辛氏女比她更不如!”
  “姿儿,你要是还想嫁给明溪,这样的话可休得再说!阿娘也明白你,因这段时间无奈趋奉明皎,偏明皎仍然对你爱搭不理的,你心里难免怨气,但你可不能因为这事责怨明皎,她无非是听信了覃芳期对你的中伤,才和你亲近不起来。”
  “阿娘也别劝我,我知道这时该冲徐明皎低声下气,但阿娘可别管我心里怎么看她,二表哥虽是高门子,我何尝比他出身要差了?我可以容忍二表哥日后纳妾,但我是嫂嫂,难道还要一直容忍小姑子的挑衅?姨母既然重视规教,屡常不满阿娘惯纵我,她可记得以身作则,日后也不能因为徐明皎是她女儿就偏心护短。”
  王夫人颔首道:“姿儿记得一时忍辱就好,阿娘会替你想办法,届时促成明皎远嫁,她三五年的都难得回一趟本家,日后哪里还能给你添堵。又有,阿娘已经物色了个才貌双绝出身还不凡的女子,届时想办法促成她与晏迟喜结良缘。你翁翁着意笼络晏迟,阿娘在这事上有了助益,你翁翁再怎么着都得护着你在徐家不至于受屈。”
  覃芳姿听母亲并没有疏忽她的终生大事,这才彻底转怒为喜了。
  芳期一回相邸,当为长兄庆幸的兴头过去了,却是转喜为愁,这晚上明明已经是一窗清风入,注得满室凉,她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直到听见一声门响,干脆坐了起来。
  常映穿着一身利落的黑衣,裤腿还用乌绳给绑勒着塞进了软布靴里,扮相十分地专业,但仍然还是冲芳期摇了摇头。
  夜探文进斋依然一无所获。
  “婢子已经将所有文书翻找个遍,没有关系莫须有名单的。”
  芳期按着额头叹了声气。
  她反反复复地琢磨过了,晏迟应当知道大多数陷害东平公的帮凶,但也知道自己应有遗漏,否则祖父空手套白狼的计划不至于如此顺利,但遗漏的人应当不多,所以祖父其实大无必要笔录一张名单。
  要是所谓的“名单”仅在祖父心里,再多一万个常映恐怕都无法偷。
  此季的临安城,已是芙蓉凋败,乌菱成实,眼看着就将有仙桂浮郁庭街里,丹枫初妆凤凰山,然而关于芳期的主线任务,尚且仅有可怜的几点进度,还真是没有蛛丝马迹的增长。
  芳期当然不认为她跟晏迟这一段连接触都没接触,就有进度条蹭蹭上涨的幸事,只不过当常映搜遍文进斋无果,她还哪有自信出现在晏冰刀的面前蹭好感呢?
  也只能是,从长计议了。
  这天腊月往琼华楼打了一转,给芳期带到一堆消息。
  “琥珀最近,着急打听尚书徐公邸的人事,奴婢磨着她半天,琥珀到底是透露了一些口风,说二娘的归宿,必然就是尚书徐邸,看来大夫人已经志在必得了。
  又有一件,大夫人最近也急着和本家兄长走动,琥珀说是为了大郎的婚事,仿佛舅家翁主终于意动了,愿以王七娘婚配大郎。
  再有,大夫人似乎对涂娘子很看重,打算促成舅家大娘子认黄五娘为义女,琥珀特意告诉奴婢这件事,就是想让三娘知闻,日后黄五娘也算是大夫人晚辈了,来相邸小住,三娘也必须礼敬着黄五娘。”
  这三件事,芳期其实只挂怀第一件,但这件事,她好像急需外援。
  至于兄长日后妻室是否王七娘,可有祖父把关了,芳期还看得出自从桃叶事件一闹,祖父对长兄日渐关注,说明祖父虽然偏心二叔,但对长房也着实不差,至少还乐意好好栽培嫡长孙,这当然也是认为长兄日后有支撑门户的能力,那么长兄未来的妻室就很可能是覃门宗妇,桃叶是难以担当这样的重任的,至于王七娘是否有能耐,该祖父去伤脑筋。
  更至于第三件事,芳期就更不放在心上了,便是王夫人的嫂嫂认了黄五娘为义女,但黄五娘终究姓黄不姓王更加不姓覃,她在相邸耀武扬威,那就是自取其辱,王夫人大约还认为她的兄长王棣多么高贵吧,殊不知不仅王棣,就连王林而今也已经为多数仕林儒臣不齿,王棣的亲生女儿都没有耀武扬威的资本,更何况一介义女。
  芳期想找的外援,正是晏迟。
  所以就算搜寻名单的事一无所获,关于这件倒霉事她也必须亲自对晏迟交待一声,又别说她家祖父还心心念念着结交晏迟这么个近幸,她在这件事体上表现得过于消极,十分不利于祖父对她的寄望,祖父要是对她不满意,甚至将她视同废棋,芳期很明白自己就完全没有了能力和嫡母旋斗,怕是真的连黄五娘,日后都能够踩着她的脸面威风八面了。
  又正巧,好容易盼到夏去秋来的鄂霓终于可以在自家召办一场击鞠会,芳期是必得邀帖的,芳期估摸着就鄂将军对晏迟的青睐,鄂夫人应当也不会落下邀请这位,那么就能顺便得见了。
  最让她开心的还是这回也能和明皎“久别重逢”。
  可是还没等到鄂霓的击鞠会召办那天,相邸就迎来了一位贵客——万仪帝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