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12章 司马修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白衣少年姓司马,名修,是司马七娘双生兄长,五皇子是司马七娘的未婚夫。
  但这两人间,却并未弥漫多少火药味。
  司马修到底还是先转开了眼眸,他的唇角笑意未尽,那笑意却像被人马马虎虎画上去的。
  “不是相中,我就觉得这女子颇有趣味罢了。”五皇子良久后才道。
  “生气。”司马修似乎喃喃:“不可言传的生气,远胜你我。”
  五皇子猛地抬眸,他蹙眉,又不知道自己真正忧愁什么。
  “大王应当纳覃幼娘为姬媵。”司马修喝了口茶,眉目在晚霞里,仿佛是一脸的明媚:“贵妃已经择中了施小娘子为大王姬媵之一,官家对施门到底还有故情在,且施氏女狡智,性情还强硬,姐姐优柔淑静,况怕对付不了这位,姐姐需要帮手。”
  “阿修和覃小娘子一面之缘,怎知她就定能和阿蔓齐心协力?”
  “一面之缘足矣。”司马修那墨画般的笑意,到底是认真些了:“她有主见,所以心里应当明白趋从谁更有益于她自己,如今日那番情形,换作别人都不会为了覃三娘开罪王夫人,但她却看清了情势,王夫人拿覃三娘是无可奈何。”
  “阿修,有时我真恨不能我不是皇子。”
  “大王就别说笑话了。”司马修执盏,眼睛却落进了残余的沫浡:“人不能选择生,多数也不能选择死,明白人应当选择自己怎么活着,如五大王,有谁知道你无法和贵妃、殿下真正亲近的原因呢?但五大王,不是也有办法摆脱他们了吗?”
  司马修目送五皇子走进夕阳里,他才转身,到了一所旧竹舍,这是一间茶室,新建不久,用的却是旧材,这是因为他突发奇想所以存在,魏王府里,属于他也不属于他的一个地方。
  这个时候西窗正艳,艳光里有男子似乎瞌目小睡,又长又冷的眉,轻闭着都让人觉得莫名几分凌厉的眼,司马修没有惊动他,在一旁,慢悠悠地点茶来喝。
  直到魏王入内。
  晏迟才缓缓张开一线眼皮,身子仍懒怠得不想坐正,当魏王和司马修说了一歇话,他才似乎终于打算慢慢地坐正了。
  “我以为晏郎今日只是佯醉才随我来魏王府,这时看上去似乎倒像是真醉了。”司马修,还是一样马虎的笑容。
  “越国公府今日的菜太难吃,我就喝多了。”晏迟连声嗓里都透着睡意,但眼睛却逐渐清明。
  有时候他其实不是醉,只不过会莫名觉得疲倦。
  “关于辛五娘的婚事……”魏王刚开了个头。
  “辛五娘是我好友的妹妹。”
  司马修挑眉,倒是认真盯准了晏迟。
  “我想让好友的妹妹嫁得如意郎君,殿下就别趟这浑水了。”
  “晏大夫是认为修配不上辛五娘?”司马修眉头又挑高些。
  “你觉得你配得上?”
  眼看着两大心腹又将斗嘴,魏王直扶额头:“三郎先住嘴。”
  话刚落地又意识到面前这对冤家都是“三郎”,魏王这下干脆把额头拍了下:“阿修先别说话。”
  他把一只手掌,放在晏迟肩头:“无端,若然我们放任太子系与辛门联姻……”
  “到时机了。”晏迟打断了魏王的话:“废太子,到时机了。”
  晏迟从这间旧茶舍离开很久,司马修方才长长叹声气:“我到底是不如晏无端,他对时机的掌控真可谓是精准……不过大王,修总觉得晏无端这样的人,是不会真正臣服于谁,他答应辅佐大王应当另有目的,比如今日他忽然对高氏女示好!”
  魏王今日并没有去越国公府,就连司马修,他作为德妃的亲侄儿当然不可能得到越国公府的邀帖,还是五大王把他直接带进的越国公府。魏王因不知究竟,这时就只好听了一番司马修的述说。
  “无端素爱美人……”
  “大王,晏无端亲近覃三娘,凭他之智计,怎能看不穿王夫人及那高氏女的图谋?在修看来,覃三娘和高氏女姿色容貌虽不相上下,但论生气的话,覃三娘胜过高氏女太多……”
  “阿修,你说那生气,我至今没弄懂确凿意义。”
  司马修也无法解释,只能又长叹一声:“只可意会,我也着实无能详加解释。”
  “你就罢了吧,无非是跟无端数番斗智,你都遗憾败北,阿修,你比无端年轻,更没有他那等经历坎坷,还不够无端老辣也是理所当然,我们都是自己人,就莫再内耗了,阿修,没有无端我根本不能赢获皇父信任,更无能力……与太子一战。”魏王重重拍了拍司马修的肩头:“我们这时,理当同心协力。”
  司马修不是笨蛋。
  所以这时也只好缄默。
  但他却想:魏王,总有一日修会证明,晏迟居心不良,让你相信修……怎么可能是因为智不如人就心生妒恨?!
  晏迟还真又在回去的路途上睡了一程,直到人在金屋苑里,精神好像都并没有恢复几分,但他仍然召来了徐娘,又仿佛不经思忖便道:“让底下人把话传开去吧,太子系打算联姻辛门,对辛五娘是志在必得。”
  “郎主还真是对覃三娘言出必行啊。”徐娘顿时就体悟了晏迟这么做的意思,他是要助着辛五娘摆脱“御赐良缘”。
  “实则覃三娘不来求我,我也不会眼看着辛远声的妹妹成为几大党系争来夺去标的,且辛门若与皇亲国戚联姻对我有什么好?”晏迟冷哼一声:“覃逊这只老狐狸,他不出头,只让彭何氏去游说中宫,当太子、魏王系蚌鹤相争,荣国公府可坐享渔翁之利,他也算深谙天子的心肠了,罚过干脆利落,赏功却拖泥带水,要把权柄交出去,就觉得将接权柄的人怎么看怎么不值全心信任。
  覃逊举荐的那些朝臣,谏言辛坦之可掌兵权,羿承钧也明知辛坦之是镇守砀山最合适不过人选,但却瞻前顾后,辛门要不和所谓的这些国戚联姻,羿承钧总是焦虑有朝一日,他的圣令会为兵权在手的将官违抗。”
  “所以太子、魏王二系一旦为联姻辛门之事争锋不让,官家又尚且不能在两位皇子间取舍,就会干脆让后系联姻?”徐娘也听明白了形势。
  “毕竟皇后无子,虽抚教八皇子,可羿承钧早便拒绝了皇后将八皇子记名嫡子的请谏,天子心里还是亮堂的,而今卫国这样的情势,孺子小儿怎能服众?国有长君才能让臣民安心。所以羿承钧可以放心提携后族,荣国公周全,是羿承钧用来制衡太子、魏王二系的工具。”
  晏迟眸光微冷:“所以这回我必须面圣,阻止羿承钧乱点鸳鸯谱,这样一来覃逊肯定就知道是我从中作梗了,原是他家孙女提出的请求,我大可直言,不过嘛……算了,覃三娘最近犯小人,我就别跟她雪上加霜了。”
  徐娘:看吧看吧,郎主确然对覃三娘与众不同。
  芳期这时正狼吞虎咽吃着晚餐,她可是饿坏了,越国公府的菜肴虽说还算可口,但让她在王夫人的虎视眈眈下怎么能够愉快的享用美食?总之这样的宴集,今后但愿能少则少。
  脑子里“叮咚”一声。
  小壹兴奋的声音几乎要刺穿芳期的头盖骨了:亲,你今天做了什么?主线任务突然就上涨了十个点!
  芳期停住了箸子:我做了什么你不知道?
  小壹:知道啊,亲根本不曾和晏郎说话,所以我才惊疑主线任务为何有此突飞猛进。
  芳期琢磨了一番:应是因为我的关系才导致了晏三郎和高姐姐结识吧,看来高姐姐的心愿还真能得偿了,难得连晏冰刀,对她都能一见钟情。
  她忽然就觉得自己吃饱了,愁眉苦脸地叹声长气。
  小壹:难道亲对高蓓声心生妒嫉了?
  芳期翻了个白眼:我妒嫉她干什么,嫁给晏三郎有什么好的?晏三郎对高姐姐够刮目相看了吧,却仍是一个笑脸欠奉,冷冰冰的态度看着都让人心惊胆颤的,我只是忧愁我的婚事。
  芳期觉得这样的忧愁,好像也只能跟小壹畅所欲言:今日在罗府,我虽没让彭何氏给成功羞辱了,但她分明是听受大夫人指使,定然会不遗余力继续坏我名声,我若没料差,得拿我答应了嫁彭六郎结果又反悔意图攀高枝这事广为传扬,那些个真有骨气的寒门子弟,并不谙识我的性情,就算不尽信彭何氏的话,恐怕也会想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了,当然,翁翁要是肯替我担保,总不至于找不到个愿意相信我的人,但我就怕翁翁压根就没想过让我嫁寒门子,那我的姻缘可就坎坷了。
  小壹:亲不用担心,只要亲完成了任务,小壹担保所有难题都能迎刃而解。
  芳期:光说任务的事,现在情形也对我十分不利啊。高姐姐分明是大夫人请来的帮手,且一来就对我心怀敌意,晏三郎若真娶了她为妻,她还能允许我和晏郎建交不成?必须会吹枕头风啊,任务期限只有一年时长吧,才过一年,我总不能指望高姐姐就色衰爱驰了。
  小壹:说到底,三娘还是不愿让晏三郎娶高氏女嘛。
  芳期:这是我能阻止的么?
  小壹:这样,我立即把宿主您遇见的难题回传给吕博士,看吕博士能否给我一些提示。
  它现在积蓄的能量越来越多,不怕消耗了,完全可以给予宿主更多的支持,小壹十分积极,因为它可不想因为能量耗空就成为一堆死物,被新的系统取而代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