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16章 “月老分队”仍在行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芳期也不知道她一个回笼觉的时间,居然就成为祖父心目中“多半大有作用”的金棋子,她甚至没听说二门外的一场争端,张申氏公然把王夫人好一番奚落,也就更不知道晏迟竟然会与她“同仇敌忾”,在冠春园让两个“老牌”王氏女吃了终生难忘的一顿难堪。
  她觉得家里这场宴集和她关系不大。
  也确然是关系不大,除了趁机前来的找碴的“义女团”,接下来的大半日都过得无比清静。
  午饭后,芳期正又觉得昏昏欲睡的时候,系统“叮咚”上线。
  是吕博士给出了回音。
  小壹自从在芳期这宿主答应积极完成任务后,仿佛无论何时都是乐观向上的态度,这回照样声音清脆,仿佛有了极大发现立时就能让芳期的难题迎刃而解似的:亲,根据吕博士输入程序的提示,晏三郎的妻室史无记载,婚配情况不详。
  芳期:呵呵,果然又是一条光费能量毫无作用的提示。
  小壹:但晏三郎在原生世界娶了何人为妻虽说不详,却肯定不是高蓓声。
  芳期:这又怎么说?
  小壹:因为原生世界的后世仍有高蓓声的记载啊,虽说不是正史,但吕博士称应当符合史实,是一个颇迂腐的大卫文人,在国破家亡后竟然还编撰了本《列女传卫篇》,上头就有高蓓声的事迹,吕博士考证,著书的人和高蓓声生活于同一时代,所以记述应当符合实情。
  芳期:《列女传》是什么书?
  小壹:亲不会连这个都没读过吧?
  芳期:没人要求我读啊一直。
  小壹:好吧,这书简单说就是记述女子言行事迹的,绝大多数都是表彰历史上品德高尚、聪明才智的女子,歌颂真善美的德行。
  芳期:高蓓声居然能上《列女传》!
  她还真有点不服气,老实说她的确没看出高蓓声哪里品德高尚、聪明才智了。
  小壹:亲不用妒嫉,高蓓声虽然上了《列女传》,但却被列为孽嬖篇,简单说名列这一篇章的女子都不是什么好人,乃淫妒荧惑、背节弃义、指是为非最终导致祸败的反面人物。
  芳期:……
  她觉得心理平衡了,历史还是公允的。
  小壹:不过在我看来,高蓓声连名列孽嬖篇其实都不够资格,大约是著书的人续的只限卫朝的女子,且为了追求真实,还不能因道听途说就笔录,他又实在不知更多女子的事迹,就把高蓓声的事给记录下来。
  芳期:快说高蓓声怎么了吧。
  小壹:笔者对高蓓声十分鄙夷,称她自毁名节,为附权贵甘当姬侍,然无论怎么行色媚之事,且不惜阴杀人命,竟始终未能获得夫郎正眼一顾,最终沦为笑柄凄惨收场。亲,告诉你一件好笑的事,高家的确在大卫算是世族,但历史上对高家的男子们却没有只言片语记载,只有两个女子,一个是你的曾外祖母,她在历史上留了点印迹,但无非是因为生的女儿嫁给权奸,额,宿主您的祖父就是那个权奸。
  芳期:……
  小壹:覃逊妻王氏,母高氏,王、高二门皆为世族,就完了。另一个当然就是高蓓声了,她居然还留下了全名,不过是个恶名。
  芳期:但也不知高蓓声那夫郎是谁啊?
  小壹:可她却是姬侍啊,便那夫郎就是晏三郎,说明晏三郎对她根本就无好感,亲,您还不了解晏三郎吗?这位要是对高蓓声动了真情,高蓓声又不是官奴,正正经经的世族闺秀,他怎么可能不把人明媒正娶回家。
  芳期:你说得相当有道理。
  很好,晏冰刀并不是对高蓓声与众不同,高蓓声就无能干扰她完成和晏迟建交的主线任务了,她能和晏迟建交,在祖父眼里就更加有用,有望争取祖父的大力支持嫁个有情有义的寒门郎。
  又当次日,芳期收到了鄂霓的邀帖,虽说她前不久才去了趟襄阳公府,不过有祖父发话在前,这不能成为阻拦她赴请的理由,芳期一到襄阳公府,就见明皎果然也在。
  原来她们上回就约好了,纵然明皎这段时间不方便来相邸,可若是想和芳期见面了,大可借襄阳公府“幽会”。
  “阿期,姜夫人来了我家,说官家已经彻底打消了赐婚辛五娘的念头,辛承旨总算可以放放心心为辛五娘择婿了!”明皎迫不及待是想告诉芳期这个利好消息。
  芳期上回就痛痛快快说了,她也要加入鄂霓和明皎组建的“月老小分队”,为徐二哥终得良缘尽绵薄之力,因为她的态度过于真诚,干劲还相当高涨,以至于另二成员很轻松就接受了原本的“计划对象”摇身变为同盟这种诡异的事实。
  “那可真是太好了。”芳期却没有太大的惊喜,因为料到晏郎既出手,就不会存在办砸了的结果。
  “徐、辛两家的尊长们本就有意联姻,这下子连唯一的阻绊都排除了,徐二郎的婚事可算是尘埃落定了吧。”鄂霓觉得她们的计划就这样大功告成了。
  明皎却一摊手:“并没有。”她紧跟着还叹了口老成的气:“是我翁翁,阿父,还有阿娘都太实诚,认为既是要联姻,就不该瞒着辛家二哥心有别属的事,居然把二哥心悦阿期但被阿期拒绝的事告诉了姜夫人。”
  “唉。”鄂霓也叹了口老成的气:“徐翁和世父世母确实实诚。”
  芳期却有不同的看法。
  这不是实诚,是机智,因为徐家的尊长们料到翁翁和太婆虽说不至于强迫联姻,但王夫人势必不会善罢甘休,辛家的人迟早会从别人口中听闻的事,自然是由他们自己说破了好。
  “姜夫人怎样说?”芳期关注的是结果。
  “怎么说?我阿娘看辛五娘是越看越满意,姜夫人听二哥是越听越满意,都不愿放弃这门姻联吧,姜夫人说不用急在一时,他们等得住二哥想通释怀,真正愿意听从父母之命了,这桩姻缘才算美满。”
  明皎挽着芳期的手臂:“阿娘还更急切些,想着二哥要是不和辛五娘接触,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释怀,就打算探探二哥口风,现在肯否重新回到愈恭堂听学。”
  但徐姨母才送信往余杭,暂时还没有回音。
  但没过几日,芳期就知道了徐二哥的回音。
  她都已经在古楼园见到徐二哥本人了。
  两人这回见面并没遮遮掩掩,也没有受到任何人的阻拦,芳期大约料到是徐二哥必然告诉了徐姨母“已然释怀”,而徐二哥愿意回到临安,依然在相邸听学,也是确然释怀了,她松了口气,虽看出短短一段分别,徐二哥清减不少,但她并没有说“担心身体”的话,她只是微笑着:“二哥终于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他们就能回到过去,兄妹之间,谁也没有失去谁。
  “是,我也不能让三妹妹等太久。”徐明溪分明还觉得心里在隐隐地怅痛,但他已经可以对着芳期微笑了,在余杭的这一段时间,他其实只是努力适应。
  适应和芳期当一生一世的兄妹。
  当然他直到现在为止还不算适应得很好,他之所以急着回来,是因为哪怕远在余杭,也已经听说了那些不利于三妹妹的闲言碎语,他是兄长,就不能置身事外,他不允许别人肆意败坏妹妹的名声。
  如果芳期只当他为兄长,他也必须帮着三妹妹实现愿望,他知道三妹妹心目中的良人是什么模样,三妹妹告诉过他。
  所以他又回来了,他想成为三妹妹的依靠。
  芳期和徐二哥这回见面的时间不太长,因为其实在过去的岁月里,他们虽然亲近从不曾形影不离,她要回到过去,就得坚持过去。
  二哥回来了,徐、辛两门必会增加来往,就算王夫人的消息再滞后,肯定会听说天子已经改变主意任由辛承旨为嫡幼女择婚一事,覃芳姿的胜算大大降低,王夫人绝对不会服输,阳谋不得,按王夫人的秉性就会用阴谋争取。
  她得密切关注王夫人的行为了。
  不,仅是消极的关注还不足够,必须主动出击,要先动摇王夫人在相邸说一不二的主妇地位,相邸人心浮动,明宇轩的密谋才更有可能透露。
  好在是李夫人终于告诉了芳期张申氏闹出的动静,只是说一半不说一半,芳期知道了翁翁已对王夫人越发不满,却不知道这其中还有晏迟的助攻,但这并不影响她趁热打铁的计划。
  芳期交待常映,把张申氏鄙斥王夫人那番话声张传扬。
  常映是个好帮手,因为有别的途迳把这件事做得无迹可察,这就能够不使无辜受损——王夫人即便察出是晏迟的人在“抹黑”她,又能奈何呢?而且芳期相信晏迟绝对不会这么不小心。
  王夫人为了挽救名声,就只能重惩当日拦阻张申氏的仆妇,但阖邸上下却都知道那仆妇无非是忠于使命,先有段氏,再有这位,王夫人不但不能庇护心腹,关键时候还只想着让心腹背黑锅,相邸原本听从于王夫人的仆妇,就难免唇亡齿寒、物伤其类,这是第一步。
  但芳期低估了王夫人,她的第一步竟然没能成功。
  这天晨省。
  老夫人特意唤来苗氏,早饭后商量起中秋设宴的事,王夫人竟然自己提起了市坊间的闲言碎语。
  “那张申氏,因不愤上回被阻拦,四处败坏我贪图她张家的钱财,眼看着她不愿奉承我改则奉承娣妇,故意给她难堪,风言风语的竟都传到了黄夫人和涂娘子的耳中,慌忙来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彼时覃泽、覃渊几个儿郎虽然结束晨省拜辞,但女孩们却都还留在祖母的居堂一声不吭喝着茶水,听这话后竟都几分愕然,尤其是芳期,因为她明显感知王夫人并不曾大动肝火,虽说未经调察取证一开口就坐实了张申氏的“罪状”,但口吻一点都不凌厉。
  李夫人蹙眉道:“嫂嫂怎么就知是申娘子声张?”
  “不是张申氏还能有谁。”老夫人冷冷瞥了一眼李夫人。
  “娣妇千万别看着张申氏眼下敬着你,就相信了她的花言巧语,她过去何尝不是对我敬重奉承?只无非是被我拒绝了和张家联姻,她就怀恨在心。”王夫人也不急着和李夫人“撕脸”,接着道:“张申氏在真正的官眷看来,无异跳梁小丑,我本不至于和她计较,也不怕她能真正败坏我的声名,可娣妇却被牵涉其中,我想的是如若今后再允张申氏登门,还真会有人议论我与娣妇不合,才被张申氏这样的小人找到了挑拨离间的机会。”
  芳期张口结舌:王夫人非但不让心腹背黑锅,甚至还要坚持把张申氏拒之门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