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59章 遇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严郎认不出香儿了?”
  被这一声提醒,严溪风才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竟然是香儿,怎么都过了一年,你的病症还没大好?我看你如今的气色可大大不如从前了。”
  柳香儿凄惨的一笑:“哪里能好,怕是得药石无医了,要非是我走投无路,今日也不至于来寻严郎。”
  “可别这么灰心,疮症又不是什么疑难杂症。”想着柳香儿是好友的“旧情”,严溪风倒是耐烦心甚好,虽说柳香儿的姿色已经大不如一年之前,但他仍然怜香惜玉。
  “我来求严郎,自然不会相瞒,我得的并不是疮症,而是花柳病。”
  “花柳病”三个字一出,别说严溪风被唬了一跳,连凤仙家的阍仆都吃了老大一惊,竟也不管严溪风是李凤仙的贵客了,退后就来了个闭门羹!
  可不闹着玩的,要是别人听岔了以为是凤仙家的娘子染了这种恶疾,谁还敢来光顾啊。
  “严郎,这病是周五郎染给我的,荣国夫人借口疮症把我辞退了,后来证实是恶疾,我爹娘也不肯再替我请医,到后来甚至连饮食都不供给了,我在家里也就是等死,趁着还有口气在尚能走动,去投靠了清静散人,我如今只想再苟活些时日,就离不开药用,我来只是想请求严郎,给周五郎捎句话,他害我成这样,我也不敢找他讨说法,但我的药用周五郎总应承担吧,我而今当真是走投无路了。”
  严溪风连忙在身上乱摸,摸出个钱袋子来隔老远递给柳香儿,虽恨不能立时离这女子八丈远,却还不忘轻言细语的安慰:“这些钱香儿先拿着,当解个急,我答应你把话带给周五郎。”
  可他哪里还敢去见周宽啊?想到自己跟周宽从前勾肩搭背觥筹交错,喝醉了酒倒头还同床共枕过,深深怀疑自己也染了恶疾,哭丧着脸回去就冲父母交待了,忙着请医彻察了番,确定“幸免于难”,严溪风才终于有力气坐起来了。
  就挨了老父亲的重重一巴掌:“让你学上进,听族翁的话好生在学里听教,你倒好,把我们的话都当成耳边风,成天就只跟那些酒肉之交鬼混,这回差点惹一身脏病,晓得怕了吧!”
  严溪风又被拍回了床上,见老父亲开始挽衣袖俨然是“意犹未尽”,吓得裹在被子里连脑袋都缩进去了,只喊着娘:“阿母,孩儿知错了,发誓从今以后跟周五郎断交,阿母快劝着些阿爷啊,现在可不是责打孩儿的时候,周五郎有花柳病,覃相公必定是瞒在鼓中才会答应这门姻缘,孩儿现今知道了这件事又不说的话,覃相公日后岂不会怨恨孩儿,恐怕还会累及族翁。”
  严父才暂时放过了不肖子,赶忙和族伯商量这件棘手事应当如何处理去了。
  “这事不好办。”严族老紧紧蹙着白花花的眉头:“我们要真去跟覃相捅露了这事,就是开罪了荣国公府,就算咱们不担心后族会报复,也得顾忌着官家,官家哪能不知周五郎这隐疾?不曾说破,就是顾及着后族的体面呢。”
  “那,难道就当没事发生过?”
  “也不成。”严族老叹了声气:“覃相出使辽廷,刚刚立了大功,眼看着更得官家倚重,不管覃相愿不愿为了庶出孙女开罪后族,可我们要是明知此事而不作为,那就是根本不将覃相放在眼里,到底会被覃相记怨。”
  “都怪我那不肖子,我这就回去把他打死!!!”
  严族老赶紧拉住了族侄:“这事说来也不能怨溪风,且你现在就算把他打死也于事无补。让我想想吧,应该怎么解决。”
  严族老琢磨来琢磨去,到底还是把严溪风一场好打,跟着就是禁足,狐朋狗友什么的一应不让见了。
  他自己亲自去一趟荣国公府,也不知跟荣国公都说了什么。
  紧跟着就有不少人听闻了闲言碎语——
  “唉,听说没,那天严八去凤仙家,门口居然被周五郎过去的侍婢给拦住了,凤仙家的人趴着门缝偷听,居然听说那侍婢是得了花柳病,托严八找周五郎讨汤药费!”
  “我哪能没听说?周五从前那侍婢咱们不是都见过吗,叫柳香儿的,模样可水灵了,后来就不见了,我还问过周五呢,周五说她得了疮症,被他家母亲大人逼着辞退了,哪曾想竟然是花柳病。”
  “周五这样干也太不是东西了吧,既是让人家美人染了病,得管治啊,把人家赶出去就不闻不问了,周五可不是正人君子啊。”
  “你啊,到底还年轻,没听说过花柳病有多厉害吧,治什么治,哪里治得好,我就说周五也太不成样了,居然时常留宿暗娼家,那些人有几个干净的?他染上这风流病也不奇怪了。”
  “周五不是定了婚事么?听说定的还是覃相邸的三娘,这回可算完了吧,覃相不提,相邸那老夫人可是最重体统的,怎么能答应把孙女嫁给周五这么个……周五害死个婢侍也就罢了,色胆包天才敢继续祸害相邸的闺秀。”
  纨绔子们议论纷纷,这些话当然不至于传不到覃逊的耳朵里去。
  不管他是不是知情,听闻这些诽议后自然应当去找荣国公求证,免得担当为了攀附后族,把自家孙女往火坑里推的恶名,芳期以为,这样一来祖父就能有足够的理由说服祖母,放弃祸害自家晚辈的恶行,祖母总不能公然承认她堂堂王氏女的出身,明知周宽身患恶疾却仍然要把孙女陷于绝境的不慈凶悍作风,而且还不惜把祖父的名声也搭上去,就是为了“一雪前耻”,为了送母族高氏女攀附晏迟这根高枝,不要脸不要皮把獠牙都露出来。
  覃逊却是跟亲儿子覃牧分析:“看见没,严家也素来有清正之名,不过行事却一点都不光明磊落,严公也是个老滑头啊,一边提醒荣国公周宽的隐疾事漏,一边借着凤仙家散布流言提醒咱们,多好的一手两不开罪,这样无论是周家,还是我们家,就算不念他的人情也都明白他的‘善意’了。”
  “阿父确然得往荣国公府一行,而且还必须让众人皆知。”
  “送帖子去吧,但我觉得此行毫无必要。”覃逊老神在在。
  果然还不等覃相公登荣国公府的门,荣国公府就已经有了应对。
  居然状告柳香儿之父柳槐生讹诈。
  柳槐生往临安府衙应诉,说了“实情”。
  “草民的女儿柳香儿,受荣国公府雇请时确然患了疮症,经商议,草民领了荣国公府赔偿的一笔汤药钱,答应解除雇约。小女愈后,因仍不死谋求富贵之心,竟然行为暗娼之事,结果就染上了花柳病,草民没钱替小女治疾,小女这才去投靠了清静散人,小女病情加重,是迫于无奈才想讹荣国公府一笔汤药钱,草民认罪,但只望少尹看在小女病重无依才生邪念的缘故,宽谅小女的罪罚。”
  临安府少尹不敢自专,与荣国公这原告商量。
  荣国公非常的大度。
  答应不再追究柳香儿讹诈中伤的罪行,且还给了柳槐生一笔钱银,要求他务必为柳香儿请医,勿犯不慈。
  荣国公夫妇二人还亲自登门拜访相邸,解释清楚了这场“误会”。
  舆论的风向就又转了——
  “荣国公府敢把这事闹去临安府衙,俨然是不怕他人质疑啊,更何况连柳香儿的爹都承认了自家女儿是离了荣国公府后才染的恶疾,这件事非但和周五无关,周五也不可能有花柳病了。”
  “我听说,连周圣人也开口替周五做保,周圣人可是六宫之主啊,要是虚瞒,官家又哪会认同呢?”
  “多半就是柳香儿走投无路,才想出这个计策,不过她也算精明了,总之达成了她的目的。”
  “也是周五终于能娶得大卫第一美人,荣国公及荣国夫人又想同相邸联姻,才不追究那柳香儿的机心。”
  覃泽心急火燎来了秋凉馆,通报计划失败的噩耗。
  “翁翁已经答应了纳征礼照旧,我无法劝服翁翁,且翁翁还说……”覃泽俨然十分的沮丧:“就算翁翁心知肚明,周宽的确身患恶疾,但周圣人担保,官家无动于衷,俨然赞同这桩姻联,那么周宽就没有身患恶疾,这就是一桩良缘,周宽幼年未能接种痘苗功成,阿妹亦然,日后……”
  芳期心里阵阵发凉。
  日后她和周宽都会是相继患痘疹病故!
  芳期再也沉不住气,去风墅见祖父,祖父却干脆把她晾在了风墅。
  还是李夫人在某日晨省时,提起了一件“小事”:“苏小娘听闻三娘婚事已定,将行纳征礼,打发了个仆婢回来,请求能让三娘出阁之前,去富春田庄住上一段。”
  “我们家从来没有这样的规矩。”王夫人以为胜券在握,想也不想就一口否决。
  李夫人据理力争:“毕竟苏小娘自请往田庄已久,不似周小娘一直住在相邸,三娘若是出了阁,日后与苏小娘怕再难相见了,连国法还有法外开恩的时候,家规当然也要顾及人伦之情。”
  “婶母说得极是,阿母若然不放心,那么便由儿子相陪三妹去田庄住上一段吧。”覃泽敏锐的察觉二婶的提议是三妹妹的一线生机。
  “富春田庄乃你父亲的妾室居处,泽儿去像什么话?”王夫人肯定不愿节外生枝。
  “就由我家小娘陪三姐吧。”
  芳菲硬着头皮居然在晨省时,长辈们议事过程中发言了。
  她虽没加入“小分队”,但到底是住在秋凉馆,芳菲所以也知道了三姐这回脚下将要踩进去的是什么火坑,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换她恐怕都有自挂东南枝的绝望念头了,所以对三姐的遭遇这回是认真同情万分,就算大家不是同个生母,爹是同一个吧,又是打打闹闹了十多年一起长大的,铁石心肠也没看着自家姐妹去陪葬的道理。
  芳菲是脑子一热,就铤身而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