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66章 丁九山的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同时”的计划也在进行中。
  这天八皇子因为临的一字法帖被天子狠狠夸赞了番,天子一高兴,就来了仁明殿跟皇后用晚膳,皇后便开始拐弯抹脚的提起晏迟:“无端的年龄,也二十有三了,换别家公侯之弟到他这样的年岁,早已娶妻生子,这都是沂国公从前跟他有嫌隙,婚事才一直耽搁下来,官家既这般信重无端,也该多替他操心着些,莫不如,妾身抽空请沂国夫人入宫问问……”
  “沂国夫人就算了吧,她一个被扶正的妾,有什么见识眼光?我堂堂大卫国师的婚事,轮不到她指手画脚。”
  “那官家也该问沂国公的看法。”
  “皇后怎么突然关心起国师的婚事来?”天子蹙着眉头:“我起初也想过让柔淑下降无端,不过如今无端既被封册为大卫国师,柔淑下降就不合适了。”
  “妾身并没有那样的想法。”皇后连忙声明。
  当初晏迟只是个大夫,因为行事嚣张皇后都不舍得让柔淑下降了,更何况现今位据国师?!国师不常设,但设则地位尊高,可以说是一之下万人之上,比宰执更加位高权重,柔淑贵为公主,但在国师跟前可端不起公主的架子来。
  别指望着国师对柔淑低声下气,甚至柔淑还必须容忍国师府的那些姬媵!!!
  “官家难道忘了?阿瑗而今正在国师府呢,妾身自来还念着阿瑗相伴柔淑长大的情份,未免关心她日后上头有个什么样的主母。”
  “这样说,皇后是有了中意的人选?”
  “是高六娘。”皇后直言了:“上回王老夫人入宫,就婉转说起了这事。”
  “高六娘就算了吧。”天子没说晏迟对高蓓声那番“只为姬妾”的评价,他自己找了个说法:“她不是在为罗氏服丧守制么?难道无端还能等她三年?”
  等三年!
  皇后都觉自己无言以对了,半天才道:“官家对高六娘守制的事何必这样较真,连清河王及淮王是罗氏亲出,官家都只要求他们服庶母丧期九月即除,让高六娘一个义女服丧三年?”
  罗氏虽是贵妃,但跟皇后比起来她却仍然只是妃侧,生前她的儿女不能称她为母,死后按律只服庶母丧制,这还是天子看在清河王一系男丁的情面上,不曾直接下令将罗氏论罪处死她才能享此死后哀荣,所以天子只让清河王及淮王守制九月,没有人敢质疑不合礼法。
  义女就有些尴尬了。
  毕竟贵妃也不是没有亲子,这义母对义女还没有抚养之恩,高氏女服个九月丧制其实合乎情理,但天子若硬要较真,让她服三年丧制也说得过去。
  “也罢了,高氏女爱服多久就服多久吧,但她既是罗氏义女,身份就配不上大卫国师。”
  皇后不是笨人,她对于罗氏“病故”一事本就有猜疑,听天子直言介意高氏女为罗氏义女这点,就笃定罗氏的死必须不是因病了。出师不利,但皇后没有偃旗息鼓,她事实上也不在意晏迟娶的是高氏女还是别的什么人,只要未来的国师夫人不是覃三娘就行。
  “王老夫人说的闺秀不合适,妾身便商量着沂国公夫人留意着别家女儿就是了,妾身寻思着,官家亲封的国师,难得又不曾真正入了僧门道家,而是公侯勋贵家的子弟,晏三郎日后的妻室,必然也得出身名门士族温淑端良的闺秀,才能般配。”
  天子其实无睱分心晏迟的婚事,他也并不觉得晏迟的婚事需要他分心,他今日来见皇后其实还有另一件事,所以当含含糊糊地答应了,就主导话题彻底转了向,只是当隔日见到他的国师时,又才顿时醒悟自己的含含糊糊也许会给晏迟增加麻烦,于是跟晏迟聊着聊着参玄悟道的事,突然就望天一声长叹。
  “皇后最近真是越来越絮叨了。”
  晏迟:???
  天子你是现在就想废后了么,那可不行!周皇后是我赵叔和苏婶娘废了不少心思才保下的人,虽头脑不怎么好,身边当没个明白人提醒就会做蠢事,但你还没有资格废了她。她即便是要自遗其咎,怎么着下场也不能比罗氏更惨……不对,只能由我决定周皇后的命运,天子你决定不了!!!
  晏国师的应对方式就是缄默。
  他就听天子继续望天长叹:“跟辽国罢止战戈是好的,只是按条则,我国年年都需给付大笔钱绢,国库这些年就一直告急,眼下越发有如雪上加霜,不能加重农人的税赋,不能扣减官员的俸禄,唯一的办法就是更加鼓励商市活跃,荣国公还算懂得商事,所以我得重用他变革商政,对于皇后的絮叨也只能不计较了。”
  晏迟:这想法很正确啊,周全别的本事没有,给皇帝你捞快钱的伎俩他刚好擅长,你用你的大舅哥,自然应当善待你家发妻,搁我面前唉声叹气有必要?我又不会有意见。
  天子终于不望天了,望着自己仰以“永保社稷”的重臣,很抱歉:“皇后絮叨着絮叨着我也没有留神听,随口就答应了她商量黄氏,替无端你相看门当户对的女子……”
  晏迟这才明白天子兜绕了偌大一圈,结果是急着要借荣国公的头脑捞快钱,把他“卖给”了皇后。
  “沂国公夫人急着要做媒,官家由着她操忙就是了。”晏迟不计较天子给他找的这点麻烦。
  天子却震惊于晏迟今日竟然如此顺从,诧异道:“怎么?无端决定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
  “迟的婚事,怎能由沂国公夫人摆布?迟只是允许她做媒,又没说就一定要娶她相中的女子。”晏迟一笑。
  天子才不惊讶了,伸手指了指晏迟:“你这小子,也只有你敢在朕跟前,坦言捉弄你的继母。”
  “迟心中所思所想,皆可述之官家,便是心性中顽劣的一面,亦无必要隐瞒。”
  天子颔首:“我知道晏永因为宠爱黄氏,实则亏待发妻嫡子,他当爹的这样不慈,离不开黄氏这两面三刀的妇人在旁挑唆,你心里对晏永的怨气又怎能消释?你本可随着钟离公,一生闲云野鹤,世间礼法约束不到你,但你毕竟心怀志向,不肯未曾真正入世便逍遥世外,但入世难免就会受世法俗情的限制,晏永是父,无端是子,有的旧嫌隙,无端只能不同尊父计较。”
  “迟明白,也知道分寸。”
  晏迟很“听教”,当然天子也不会认为晏迟不知分寸,他其实都已经做好准备只要晏迟开口,就将黄氏“打回原形”,沂国公的爵位自然也不能由晏竣这庶子继承,可晏迟却出乎意料根本不把爵位看在眼里,倒是让天子更加欣赏自己这位近臣的“格局”了,所以天子格外宽容晏迟的“小任性”,比如当黄氏非要找不痛快时,顺手愚弄愚弄着玩。
  周皇后对芳期心生不喜,就当然不再乐见自己的女儿柔淑公主交近她,只是又并没交待柔淑打压排挤芳期,一国公主当有一国公主的气派,欺压一介臣子之女必然是不符公主气派的行为,所以丁九山的孙女丁文佩对于芳期的邀约虽没有柔淑公主这位贵客出席,但也并不曾干脆取消。
  芳期也是当收到丁文佩的邀帖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冬至宴上跟她一见如故“当场表白”的这位女子,竟然是丁九山家的孙女,倒颇为“遗憾”又当错失一位闺交了,看晏国师对丁九山那般锋锐的恨意,芳期认定丁九山绝对在不久的将来便即倒霉,她要是真跟丁氏女友如莫逆,到时袖手旁观就很冷漠无情了,有悖她行事的一贯准则,可她自己就欠着晏迟一大堆人情,又的确难以启齿让晏迟“宽容大度”,所以……芳期觉得她跟丁文佩至多就是两回交道了,她这回赴请,下回还个东道,然后就“一别两宽”再无来往。
  丁九山的家宅,是在官巷口一带,这里已经不属达官贵人居住的区域,却集中了不少书香门第,倒挺符合丁九山在朝堂上的一贯形象。
  丁文佩是在自己闺居招待芳期,小院里甚至没有适当的地方建筑凉亭,连厅屋共只三间,但是属于丁文佩独个儿的小天地,院墙里搭了一层竹花架,上头有若天生野长般攀满了香草薜萝,这绿障围绕下又错落点缀了朱、粉二色盆栽,足见这里的主人,十分喜欢花草。
  芳期跟丁文佩有不少话题。
  但她也意识到主要是丁文佩博学广见,才能与她说得投机。
  “拨霞供听起来虽说简单,仿佛一锅清汤就能煮出鲜美的食材,实则清汤的熬制却是最讲究的,若是山居,取山泉,兔子也是野狩所得,只要霑料齐全些就能达到美味了,可是要没有这样的条件,临安城的井水到底不够清甜,而饲养的兔子更有一股草腥味,必须经过腌制才能去腥,但腌料下得过重,腌制的时间稍长,切成薄片的兔肉就失了本身的色泽,汤锅里一涮,非但兔肉不能呈云霞之色,连汤色也会被腌料影响,到后来活像锅酱汤,拨霞供也就名不符实了。”
  丁文佩今天招待芳期的菜肴,就是拨霞供,又还是她亲手烹制的,芳期尝了,虽觉比起温大娘跟自己的手艺还是有差距的,但确然已经算是佳品——只要食客不是晏迟一样挑剔的人,都不能够嫌弃鄙夷的。
  野兔难得,丁文佩今日采取的食材只能是饲养兔,没把汤底毁成一锅酱汁,兔肉还吃不出草腥味来,这手艺芳期认为已经足够混厨娘界的。
  丁文佩还知道芳期并不爱喝点茶,所以饮品用的是百花香招待,却也是经她琢磨改良的配方,口感跟时兴的略有些不一样,关键是汤色更美,这也让芳期对丁文佩刮目相看。
  博学能干,又擅长博得他人好感,且还能让人完全感觉不到逢迎趋合,觉着对方是以真性情相交,芳期觉得自己除外,横竖在她的交际圈里,就只有丁小娘子最“精明强干”了,但丁小娘子跟她的处境却完全不一样,她是爹不疼娘不爱,丁小娘子俨然是粒父母手上的明珠,却丝毫没被惯出眼高过顶矝傲不群的脾性来。
  不得不说……
  丁九山还是很会教孙女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