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78章 逼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覃逊这天去了黄家。
  对于黄琼梅这种领着空衔只拿奉禄不握实权的官员来说,其实是不是休沐日他横竖都游手好闲着,但今天黄夫人归宁,说有件要紧的事要同他商量,话还没说几句,就听说覃宰执登门的消息,一家子顿时都是惊疑不定,黄夫人也只能把说了半截的事暂时打住,携了涂氏避去正厅后的隔间里,打算窝在那处听一听覃相公的来意。
  黄琼梅便让长子黄元林陪他一齐迎出。
  覃逊懒得同黄琼梅寒喧,在父子两个殷勤相迎但一听就缺乏热情的应酬中,率先步入黄家的正厅。
  他的身后,只跟着一个三十好几的妇人,着一身青布衣,发髻上包着条黄布巾,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装扮,看上去甚至不可能是相邸的仆妇。
  妇人腿脚还明显有些跛态,不良于行,她低着头,黄琼梅也看不分明妇人的眉眼,只经他一眼晃过,妇人肤色还算是白晳,笑靥处那粒朱砂痣颇带着几分风情,就有点心痒盼着看妇人的正脸,但这当然只能是心痒而已,覃相公跟他可没有交情,今天来,必然是来者不善。
  “黄少卿你的妻室呢?请她出来见见故人吧。”覃逊待落座,才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他觉得嗓子有点干,不过却并不打算喝黄家的茶水,于是话音一落就咳了两声清清喉咙。
  后头的黄氏姑嫂,看不见前头的情境,听说“故人”二字心中自然又是一阵惊疑不定。
  “家母今日不巧去了沂国公府,此时不在家中。”黄元林回应。
  “沂国公夫人不是来了你家么,我相邸的人在外头盯着呢,没瞅见沂国公夫人离开,涂娘子却往沂国公府去了,难不成是……涂娘子眼瞅着小姑回门,赶紧去向沂国公献殷勤?”
  这是什么话!!!
  黄家父子二人的神色顿时难看,只黄琼梅因为闹不清覃逊的来意,心里七上八下的没个底,硬气话就闷在肚子里说不出来。
  “涂娘子出来吧,老夫都听到你在后头喘粗气了。”
  覃翁翁一大把年纪了耳力早就退化,但头脑尚且灵活,他听不见涂氏的粗气但料到涂氏必定在隔间后头听动静。
  涂氏只能出来。
  她一看见笑靥处生着颗朱砂痣的妇人心中就是一跳。
  “吴娘,你看看涂娘子,是否就是故人?”覃逊对妇人道。
  黄琼梅也终于看见了妇人的正脸,眉心都忍不住一跳——这妇人年华虽老,但眉眼竟生得极其精致,她这时脸上没敷脂粉,未用镙黛染眉,可秀眉舒展像春风里的柳叶,眼尾像经过了妙笔勾勒,凤梢微翘,尚还天然含情。
  年轻时必定是个美人胚子。
  “确然就是故人,还没老得让我认不出。”
  妇人语气里全是恨意。
  涂氏往后退了一小步,但她外强中干直瞪着妇人:“什么故人,我并不认识此妇。”
  覃逊慢悠悠地说道:“黄少卿,这妇人姓吴,七岁时被掳去了鬼樊楼,困在沟渠里数载不见天日,且还被鬼樊楼的匪类奸/辱,坏了她的清白,想逼着她行为暗娼之事,开封城破,鬼樊楼众匪忙着奔逃,她才终于侥幸脱身,只是逃难时不慎摔伤了腿脚,落下终生残疾。啊,这可怜的妇人正是被涂娘子骗去了僻静处,才被涂娘子的同党掳到开封城下沟渠。”
  “覃相公休得血口喷人!”涂氏两眼圆睁。
  “涂娘子,虽二十余载过去,但我还没忘涂娘子当初是怎么哄骗的我跟你往荒僻处去。”妇人恨声道:“涂娘子说我面上因有朱砂痣,为血光之相,不仅自己会有祸殃,还会连累父母家人,涂娘子还挽起袖子让我看你的胳膊肘,你的胳膊肘上同样有粒朱砂痣,你说让我随你去,见一个道长,得了道长的平安符就能免厄,我那时年幼无知,听信了你的话,鬼樊楼的几年,我被逼着服侍涂娘子,才知你胳膊肘上的朱砂痣根本就是伪装,可你背脊尾椎处却有一粒乌痣,想必连涂娘子自己都不知道吧!”
  覃逊抬手,示意妇人不需多说了。
  他的长孙差点被鬼樊楼的余孽毒害,覃逊那时就想到了办法剪除涂氏,虽说证明涂氏是鬼樊楼的余孽不足以让涂氏获罪,可只要证实涂氏曾经拐掳良人,国法还是必须追究涂氏的罪行。
  他废了番心思,才找到被涂氏祸害过的吴娘,只是凭吴娘的口供却还不足够指控堂堂少卿的妻室,覃逊正搁那儿布局呢,没曾想涂氏居然又对他家女眷动手!
  又因晏迟的提醒,覃逊这时不打算将涂氏绳之以法了。
  “黄少卿,你说涂氏是书香门第的女儿,家人不幸在开封失陷时罹难,难逃途中与你结识,你娶她为妻,当初天下大乱,是没谁追究你这套说辞,不过若想细究的话也并非没有头绪,涂氏要真是书香门第出身,别说书香门第了,她但凡是个良籍,总讲得出从前家居何处吧,她嫁给你时也年近二十了,总不至于一直养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见过外人。
  就算她一家都死绝了,总有邻里亲友不曾一同死绝吧,便是失散,只要涂氏说得出她的居址,我就能找到认识她的人,证明她不是窝藏在沟渠里的匪徒,不曾为非作歹。”
  黄琼梅:……
  覃逊冷笑:“我家小妇及孙女,早几日前在桐庐险遭劫杀,虽说幸遇晏国师援救大难不死,行凶的匪徒也都被国师府的护卫当场射杀,可尸身仍在,这妇人辨认出有好些个匪徒,可都是涂氏的旧相识!”
  “覃相公,无凭无据的……”
  “黄琼梅,我不想闹去衙堂,是看在晏国师的情面上,另外我也知道涂氏纠集匪徒行凶,还有我家那蠢妇在后指使,我不追究你黄琼梅也是帮凶同盟,身为朝廷命官竟胆敢包庇罪匪,但涂氏你必须得处死,我今日在你黄家不亲眼目睹涂氏命绝,那你就别怪我跟你打这场御前官司了。”
  覃逊说完便起身:“你们一家好好商量吧。”
  他出了黄家的正厅,却并不走远,竟自己找了处花厅坐下。
  他老人家今天故意挑沂国公夫人回娘家的日子发难,就是为了紧逼黄琼梅杀妻,黄琼梅是个优柔寡断的窝囊废,但黄氏应当懂得利害。
  黄家早已落魄,多少男子都不想着重振家门,反而是黄氏这女子孜孜不倦求富贵,相比黄琼梅这兄长,还有已经死了的黄鲁严,倒确然是黄氏这女流之辈还算有几分能耐,至少,赢得晏永这辈子不离不弃的爱宠,熬成了堂堂一品夫人。
  涂氏身份没暴露前,对黄家的用处就十分有限,身份暴露之后,对黄家就是莫大的祸患了。
  黄氏但凡还有求富贵的心,都不可能冒险与相邸打这场御前官司。
  涂氏半点都未觉察死期将至。
  她满面的气怒把眉头燎得高挑,不小心把在鬼樊楼时做为小头目“女儿”的凶煞气势都给透露出来:“想用一个吴氏就指控我是匪徒?覃逊这是在做梦!谁怕和他打御前官司?他这是明知无凭无据才想出了要胁的手段!”
  “可是嫂嫂无法说明从前籍居。”黄氏蹙着眉头,拉住了踱步不停气急败坏的涂氏:“嫂嫂不能证实出身清白,就可能被覃相坐实罪状,而且张家夫妇二人仍在临安,说不定他们的行踪也已经被覃相掌控,覃相才会如此有恃无恐。”
  “那该怎么办?”涂氏脸色煞白。
  “我们当然不能坐以待毙。”黄氏道:“覃相只想要嫂嫂性命,而不是真愿闹去御前,说明王老夫人仍然力保王氏,覃相不得不顾及王氏阖族的体面,既是如此,事情就仍有转机,一阵间我去见覃相,假意答应与他合作,想办法说服三郎娶覃三娘为妻,看覃相的态度。但嫂嫂无论如何都不适宜再待在临安了,你回屋子收拾一番,明日就悄悄出城,先自己找个地方住一段儿,不要泄露行踪。
  等我们解决了丁九山,促成芝儿嫁入国师府,覃相即便回过味来,但那时我们已将张家夫妇灭口,而且想办法落实了嫂嫂从前确为良籍,覃相便不能再指控嫂嫂,届时嫂嫂就能回来临安。”
  刚才覃逊这不速之客登门前,黄氏确然是在商讨怎么对付丁九山,涂氏一想覃逊跟丁九山闹得势不两立,看黄家出头针对丁九山应当会被瞒骗,不再针对她的事不依不饶。
  这确然就能赢得时机。
  “可我为何要先离开临安?”
  “得防着覃相这老狐狸利用丁九山指控咱们,他好坐收渔翁之利。嫂嫂应付不来朝堂臣公,我担心嫂嫂会露出破绽,只有暂时避走才最安全。”
  涂氏就不怀疑黄氏另有居心了,当真回房收拾行装去。
  “元林你往城外去,先将相邸的耳目引开。”黄氏指挥若定。
  黄元林蒙着头就听令行事了,黄琼梅也打算再次去跟覃逊谈判,被黄氏一拉:“哥哥,先将无关仆妇打发,你跟我两人动手。”
  “动什么手?”黄琼梅又惊又疑。
  “嫂嫂,保不住了。”黄氏垂着眼睑,似乎隐忍心里的悲愤:“嫂嫂不死,覃逊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她是鬼樊楼匪孽的身份绝对不能泄露,否则元林、芝儿的人生都会跟着嫂嫂一齐葬送,连哥哥你,也再无望仕进。”
  黄氏抬起眼,看着兄长颤抖不停的嘴唇,她又紧紧了指掌:“嫂嫂不肯赴死,我才先用话安稳她,元林也被我支走了,除你我,除覃逊,不会有人知道嫂嫂是怎么死的,为了黄氏一族的存亡兴衰,哥哥不能妇人之仁。”
  在黄氏坚定的注视下,黄琼梅终于艰难无比的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