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82章 西楼居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芳期决定请教明皎关于西楼居士的事。
  “阿期居然不知道?”明皎愕然了:“大名鼎鼎的西楼居士,可是咱们的亲长,阿期你也该唤声姨姥姥的。”
  芳期:……
  她压根就没听说过自己还有这么位亲长!!!
  经过明皎的介绍,芳期才了解这位名满大卫的才女,和自己的亲缘关系。
  覃逊的岳丈王博望,有胞妹王琛,嫁的是曾经的名门洛阳姜,生一女,闺名姜澜沧,自号西楼居士,王琛是王老夫人的嫡亲姑母,姜澜沧与老夫人是姑表姐妹。
  姜澜沧待嫁闺阁时候,就以诗文典赡,文才不弱须眉著称,甚至还有名士赞她“才高学博,近代鲜伦”,姜澜沧及笄而嫁,嫁的是通家之好门第相当的后生子弟,和丈夫陈琨有琴瑟和谐令人羡慕的恩爱生活,无奈的是先帝时期,因为政斗,姜、陈二老先后被治罪,两家优裕生活不复当初。
  但这并不影响陈琨和姜澜沧的感情。
  更无奈的是,开封陷落,夫妇二人一路奔至临安,陈琨在逃难途中不幸病逝,未过多久,两人的独子竟也因病不治,姜澜沧丧夫丧子,膝下未有孙辈,从此后孤寂一人。
  关于更多的事明皎也不甚了解,又告诉芳期:“详细我并不知什么原因,姑姥姥仿佛极其不喜姜姑祖,姑姥姥过去多疼爱我娘?我娘竟也不敢在姑姥姥跟前多提姜姑祖的事,我倒是更愿意跟姜姑祖亲近,但因为我那些诗文,跟姜姑祖一比着实肤浅粗鄙,我有些自惭形秽,就有些不好意思常去见姜姑祖了。”
  西楼居士现今住在钱塘门外一带,倒跟无情苑隔得不远。
  芳期听说自家祖母和姨姥姥不和,她就不敢贸然去见,生怕吃个闭门羹,日后总不好再厚颜纠缠了,倒是徐姨母听说芳期“有所求”,很愿意帮忙引荐,于是拜访西楼居士前,倒把两家的旧嫌恨先给芳期提了醒。
  “过去我也不知两位亲长间究竟有什么矛盾,上回之后,我直问了姜姑母,姑母才告诉我。其实也没多少私仇,主要是姜姑母颇为正气,十分不齿姑丈曾经事辽,姜姑母是既恨辽人侵我国土辱我君臣,又哀金瓯残缺,官家不听忠言立志攻辽收复失土,反而贪图一时安逸,听姑丈等主和派的谗言偏安江南。
  姜姑母虽说也确然鄙厌姑母伪善,自私狭隘,可总不至于为此老死不相往来,她老人家是因为国家大义,才声称与覃门断交。”
  芳期:……
  声明断交,看来姨姥姥是不会搭理她这么个晚辈了。
  “姨姥姥可爱美食?”芳期尚存一线希望。
  徐姨母摇摇头:“老人家寡居以来,生活就格外简朴,对于饮食并不挑剔,若说爱好,除了诗文之外,就只好美酒了。”
  芳期不会酿酒,不由扼腕叹惜。
  “你跟着我去拜访老人家,她总不至于为难你这么个晚辈,期儿,你只拿真性情对待姜姑母就是了,能不能博得姜姑母的怜爱,可得看你跟她老人家之间有无缘份。”
  芳期就这么毫无自信地跟着徐姨母拜访姨姥姥去了。
  钱塘门外虽多达官贵族的豪宅别苑,但也不尽然,如西楼居士的住处就很朴素,不建高屋阔堂,居室仅只三、四间,院落也并非深阔,散布着竹亭木斋,园中未建高楼,西楼居士这名号,是姜澜沧豆蔻年华时自取,那时旧家有高楼,她正是以高楼为闺居。
  多少美好已经不存在了,可回忆在,她并不觉得余生凄凉。
  徐姨母并没有“强行”将芳期带来姜姑母的住处,是提前打了招呼的。
  西楼居士家中今天还有别的客人,芳期甚至是被这客人“迎来”见客的小花厅,客人她是认识的,正是辛大郎辛远声,这极其出乎芳期意料,只也不好问辛远声今日为何在此。
  小花厅是真小,挨着几树玉兰花修建,三面凿空,此季只垂着苇帘半挡,也没设画屏隔架,仅有的一面白壁上挂着字画,主座是搭成的矮木台,铺了苇席,设矮脚坐榻,矮木台下的地上就只放着蒲团,一张高脚桌椅不见,是仿古时榻席的设制。
  黑陶花器里,插的是莲荷,碧叶粉朵,在穿进花厅的清风里婷婷摇摇。
  上座的老妇人身形消瘦,眉眼恬秀,不像王老夫人看上去就有积威。
  芳期却有些紧张,跽坐下来时险些没坐稳。
  “三娘为何紧张?”
  听问,芳期才抬眼回应,见姨姥姥脸上并没有笑意,神色很是疏淡,有如白宣纸上水墨画出的人物,没点功底的人都看不出人物的喜怒,但这清冷却不是晏国师那般锋锐的森凉,不为与生俱来,是太超然而凝养。
  跟辛远声的气态莫名的相似。
  “听姨母说,姨姥姥……”
  “先别称我姨姥姥,你便唤我号就是了。”
  也就是说姨姥姥真的不想认她这门亲戚。
  “居士言明与覃门断交,今日三娘冒昧求访,生怕会让居士不喜。”
  “我不喜欢你的祖父和祖母。”姜澜沧缓缓地说:“有一件事你况怕还不知,多年前,我为登徒子欺哄,改嫁予他,本是想着余生幸遇有缘同道的人,携手共渡能免不少凄清,怎知他竟一心只为亡夫的收藏才同我花言巧语,为了索回亡夫的珍藏,我去衙堂将他举告,但卫律规定妻不能告夫,所以我得反受牢狱之灾。
  我走投无路,仍不肯求助你祖父、祖母,后来多得辛公及诸位好友营救,才幸免于牢狱之灾,我与覃门断交的事不是说说而已。”
  芳期:……
  “你是为了覃家的事来求我?”
  “不是不是。”芳期连忙摆手,正要解释……
  “那就罢了。”姜澜沧脸上才微微透露笑意:“你虽是覃逊的孙女,但一来兰娘,再则远声都告诉我了,上回若无你救阻,辛五娘恐怕会遇王氏的毒手,你既跟她们不一样,尚有本真之心,我也不把你当覃门的女儿看待。”
  辛远声这时缓缓地已经饮完了一盏茶,才笑着说话:“我今天带了美酒,碰巧覃三娘在此,午间下酒菜是完全不用发愁了,便是不看在小娘子对舍妹的救命之恩,也得替她多说几句好话的。”
  “远声何时也生口腹之欲了?”姜澜沧俨然几分惊奇。
  “覃三娘跟那些名厨不一样,她能用普通的食材做出美味,且还愿意将她独有的一种名为辣椒的食材,交几家大商行,合力遍植广销,并不想着以‘奇货’垄高价,这可是让民众皆能受惠的举措,三娘是闺阁女子,能有这样的眼光见识确值得辛某敬佩。”
  这下子莫说姜澜沧惊奇,连芳期自己都惊奇了:“辛郎君竟知道这事了?”
  “辛某有一好友,乃佳惠行的少主,近日刚与韶永行的苏娘子洽谈过,辛某听说辣椒竟外流至韶永行,很诧异,故而求了好友也见了一见苏娘子,方知与苏娘子竟然有过数面之缘。”
  “辛大郎认识家母?”
  “在辽国时,见过妙音仙。”
  芳期恍然大悟了。
  徐姨母见机便把妙音仙跟芳期的关联告诉了姜澜沧。
  “三娘很不错。”老人家冲她击了击掌:“你为生母着想本是应当的,难得的是能下决心劝服生母跟无情无义的生父断离,且你们母女还都很能干,在这样的世道,还有志向将生活过得富裕舒坦,今日我家的疱厨,就交给你了。”
  芳期冲辛远声递了个“大恩不言谢”的眼神,绑了襻膊就去疱厨忙碌了。
  西楼居士的住处就只有一家三口仆从,夫妇两是老仆,行动已经不便,女儿却才刚十岁,一团孩子气,只能帮着芳期洗洗菜,女孩儿是个小话包,一顿做饭的功夫芳期就听她说了不少姨姥姥的事体。
  姨姥姥跟辛公是好友,同样跟辛远声还是忘年交,有时父子二人竟还会在西楼居不期而遇,联袂把姨姥姥存的好酒喝得精光。姨姥姥也经常去吃别家的请,有时会乘一叶扁舟,同好友们到溪亭饮酒。
  诗集词会召行的倒不大多,姨姥姥作诗时往往独自在家,还是离不开酒,下笔前需要三杯两盏酝酿情绪,诗成后又要三杯两盏自己庆祝。
  姨姥姥好酒,但不嗜酒,酒量也不高,通常是喝得半醉就算尽兴,再怎么劝都不肯喝的了。
  小丫头是那双老仆人年过五旬才得的女儿,姨姥姥不把她当奴婢,也是当自家女孩儿养。
  因为家里没有厨娘,所以一日三餐都是从外头买,疱厨基本没多大用,好友来拜访,都是自己带食材和带配料,像徐姨母来,连厨娘都是自己带。
  芳期觉得自己以后得多往姨姥姥家里跑,免得荒废了这一大疱厨因为各家捎带,实际很是其全的配料。
  她还知道了姨姥姥虽说已经年过七旬,身体却比两个仆妇更加硬朗,所以有的时候反过来是姨姥姥调配汤水给仆妇喝,西楼居里并没有分明的主仆关系,住在里头的人比一家子还像一家子。
  可虽则说西楼居士称赞了芳期出众的烹饪手艺,对她完全不存成见,颇乐意跟芳期说说笑笑,但关于芳期想求诗稿的事居士并没有答应。
  “我的诗文,只让知己誊录,期丫头你可不擅长诗文,别不是要用我的笔墨去粉饰你的虚荣心吧?”
  一听姨姥姥竟生这样的误解,芳期赶紧实话实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