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90章 用死亡嫁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高蓓声看来,她是被王氏母女两个连累了。
  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认了贵妃做义母,结果莫名触怒官家,不但没有丝毫益处反而受到牵连,但王氏贸然在旧岁冬至宴时意欲谋害辛五娘,以及桩桩件件蠢事做下来,直至闹得自己声名狼籍,这必须也会危害她的名声——因为临安城中的官眷,无一不知王氏待她颇为看重,过去时常带她赴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些无知的妇人会抱定此一观念。
  还有覃芳姿,行事更加没有章法,她已经嫁了人,对丈夫却是如此凶悍,比多少恶婆母苛责子媳竟有过之而无不及,彭家妇虽说不敢诽责覃芳姿,但彭家的仆妇看在眼里,这么多张嘴出去乱说话谁能管得住!
  是王氏母女,连累了她的声评,所以就算有老夫人出面,周皇后因为流言蜚语竟不肯为她尽力!!!
  高蓓声俨然忘记了,王氏种种作为之后,其实都有她的唆使,她甚至差点就做了谋害辛五娘的帮凶,多得覃相公那天没让她出席冬至宴。
  覃芳姿听高蓓声的话大觉刺耳,眉毛一挑就恶语相向:“高蓓声你装什么文雅呢?谁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你是没贱人贱人的挂在嘴巴上,实则却恨不能把覃芳期碎尸万断,粗鄙?你也配说我粗鄙?!”
  高蓓声眉头蹙得更紧了,好半天才恢复平静:“我是为二妹妹着想,如今相邸里已经不再是大世母执管中馈,二妹妹仍然口无遮拦,这些话传到姑姥爷耳朵时,二妹妹觉得如今你与三妹妹的份量,在姑姥爷心目当中孰重孰轻?”
  “高蓓声,你哪来的资格在我面前指手划脚,更没资格嘲笑我比不上那小贱人!我到底还姓覃,不像你,只不过寄人篱下。你莫不是以为自己当真是名门闺秀,才貌无双吧?晏迟要是真对你有意,何至于这短短一载都等不了,晏迟可是亲口说了,是他先有意于小贱人,小贱人一直推拒,如今小贱人好不容易松了口,晏迟才迫不及待让官家赐婚,他愿意给小贱人这般体面和荣光,可见根本看不上你。”
  “二妹妹到底是希望三妹妹得继续荣光呢?还是更希望三妹妹不得善终?你在我面前逞口齿之快,难道就能反败为胜?”高蓓声着实难忍覃芳姿的愚狂,她垂下眼皮,一脸的淡漠:“晏郎怎么说,别人能信,二妹妹也能相信么?三妹妹是怎样纠缠晏郎的二妹妹没看见?三妹妹是得逞心愿了,但她能得逞的关键,是因有姑姥爷鼎力相助。”
  不像她,身后站着的是王氏母女两个猪队友。
  “我的事,二妹妹就不用操心了,二妹妹还是往别苑去多多安抚大世母吧,毕竟,倘若大世母再有个好歹,二妹妹还能指望谁呢?”高蓓声起身,睫毛缝隙里,透出显然的鄙夷:“二妹妹是姓覃,可你已经为自己的祖父厌恨,连你的兄长也对你不屑一顾,我尚且能寄人篱下,但二妹妹日后恐怕……连寄人篱下的机会都没有了。”
  覃芳姿看着高蓓声转身离开,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芳期知道了覃芳姿往众安桥别苑去的事,她懒得搭理,横竖王氏就算是想破釜沉舟孤注一掷,也势必不会连累一双子女,肯定会在行动前把覃芳姿支回彭家,覃芳姿这一去,反倒像阴谋诡计的号角,当她离开别苑,号角便正式吹响。
  覃芳莞的生忌是七月十九。
  这天覃泽被叫去了别苑,他开始有些不明所以,还以为是母亲突然患疾,一路上都是提心吊胆的。
  桃叶已经大腹便便,眼看近期便将临盆,她这几晚上睡得都不安稳,既盼望生产的一日,可又担心会出现意料之外的变故,昨晚桃叶忽然说:“婢妾忽然理解了大夫人,当母亲的,谁不疼爱亲生子女,不是大夫人至今不承认毒害大郎的真凶是涂娘子,是大夫人害怕,她不敢正视大郎是因为她轻信外人,才险些遭遇不测。”
  覃泽至今仍然无法理解母亲数番企图加害三妹妹的狠辣无情,但他必须正视母亲对他的爱护,母亲于很多人而言是个恶毒的人,但母亲的确是他的血缘至亲。
  所以他做不到对母亲不闻不问。
  可是在母亲面前,他会觉得压抑,最真实的情感竟然是想避开,这也没有办法自欺欺人。
  众安桥别苑是在清湖河畔,内里有一片桃林,但这个季节并无芳朵可赏,碧叶间,唯有青果依偎,覃泽先听闻的是琴曲哀哀,如断续的泣诉,从桃林深处不知哪个确切的地方传来,他忽然就不敢前行了,站在斜阳里。
  “大郎,夫人还等着你呢。”身后传来蒋氏的摧促,覃泽下意识转身去看这个仆妇。
  蒋氏今日穿着白衣白裙,衬得肤色黯淡无光,覃泽莫名觉得这仆妇像是某种凶兆般,让他再次想逃离。
  但他当然不能转身就走。
  覃泽终于看见了桃林深处的一座凉亭,原来抚琴的人是他的生母。
  发上珠钗,月白禙子,同样是缟素的着装,专注的抚琴,神情如琴声哀切。
  他往过去,步伐沉重,有一种恍如置身暗林险崖的错觉。
  王氏终于让琴弦安静,短促的余音里,她抬头看着自己就快为人父的儿子。
  “泽儿,我从来没对你提起过你的长姐,她叫芳莞,她要是活着,今天是她岁满三十四的生辰。”
  覃泽并无震惊。
  母亲的确没有提起过,但他知道他有夭折的长姐,还有两个未足岁就病亡的哥哥,他甚至已经知道了长姐的遭遇,但他不知道今日竟然是长姐的生忌。
  “母亲节哀。”他只能这样安慰。
  “你以茶带酒,就当祭拜莞儿了。”王氏指了指一杯清茶,轻轻阖目:“莞儿没见过你,也没见过姿儿,她要是活着一定会待你们亲睦无间,她跟你其实很像,是好孩子,可我那时并不是多么关爱她,因为我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就失去她。
  莞儿是我最愧对的孩子,我对她忽视太多了,她之后我先有了幸儿,但幸儿先天不足,不久就夭折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懂得节哀顺变,莞儿安慰我,我反而嫌烦,我不想分心照顾她,所以坚持把她送去做帝姬伴读,她不愿意,但我硬是要她顺从,她到底不敢违抗我。
  所以泽儿,其实害死莞儿的人算我一个,这么多年以来我都在后悔自责,锥心刺骨恨不得我能代替莞儿去死!有那么些年我以为我再也不能有孩子了,因为我是害死亲生女儿的凶手,上天会惩罚我,让我死后没有亲生子女送终,这就是自遗其咎。”
  覃泽不忍听母亲这番自责的话,他终于靠近,握住了母亲的手:“阿母,阿姐不会怪你,你这般悔愧这般伤心,阿姐的魂灵有知才不会安心,我和二妹妹会代替阿姐孝顺你。”
  “你阿姐是不会怪我,你阿姐埋怨的人应当是万仪帝姬。”王氏脸上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
  因为她看见覃泽已经喝了那盏茶。
  覃泽被王氏忽然改变的态度吓得不轻,下意识就想抽回手,但王氏却把他的手紧紧拉住了。
  “该死的应当是羿氏,是羿氏的君王没有护住开封,让辽人攻陷国都,所以万仪帝姬理应被辽人奸/辱,被辽人虐杀,这是她该得的报应!不应由你姐姐去承担罪错,你姐姐死得那么惨,万仪活该给她陪葬,今天我就会送万仪去死,她早就该死了,该下九泉跪在地上向你姐姐陪罪!
  泽儿听好,是我请的万仪来,拜祭追悼你姐姐,但蒋妪突然刺杀万仪,你见突变,奋起救护万仪,但你本来就体弱,被蒋妪打晕,迟些我会在你的额头造成撞伤,你放心,阿娘有分寸,不会让你伤重,就是轻伤,很快你就会痊愈。”
  覃泽又惊又急,但他竟然无法挣脱王氏的手,这一刻他恨透了自己的无能:“阿娘,不是长公主的错,阿娘万万不能加害长公主啊,蒋媪也绝对不会行为此等恶行!”
  “她会。”王氏弯着嘴角笑:“我把所有的财物都给了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和外孙从此就能过上养尊处优的日子,且她也不敢不听令行事,因为她跟我一样,已经杀了太多人。”
  覃泽茫然地盯着蒋氏,却见仆妇一声不吭。
  疯了,都疯了,他的母亲疯了母亲的仆妇也疯了,她们怎么敢谋刺长公主?!
  “在辽国,蒋媪帮我拐来许多女子,她们有的被萧禅任喝干了血,有的萧禅任看不上,就被我送去陪伴你姐姐了,她们跟你姐姐一样,都是被辽人辱杀,遭遇一样的死魂同样不能超生,有她们相伴你姐姐才不会觉得孤单。”
  覃泽如遭雷击。
  这道雷生生将他劈进了万丈冰渊,他周身每一个毛孔都注满了森凉,他难以置信自己的母亲手上竟染满了无辜女子的鲜血,他觉得自己也快疯了,他是恶魔之子,早就该入修罗地狱。
  “别厌恨我,因为我今天也快死了,我会带着万仪去见你的姐姐,你恐怕会受逼问,但泽儿不用怕,因为蒋媪很快就会落网,她会供诉,是你祖父指使她杀人,我跟你是为护长公主,一死一伤,你只要按我的说法自辩,不会受到牵连,覃氏满门只有你跟姿儿不会受到牵连。”
  覃泽觉得一股浓浓的倦意袭来,他方才意识到那盏茶水里应该下了让他短暂失去意识的迷药,但咬着舌尖拼命让自己清醒,反握住王氏的手:“阿娘,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你不会成功,没人会信蒋氏的供辞……”
  “会信的。”王氏仍然在微笑:“你的祖父一直和求全堂的人有联系,求全堂是辽国的细作,蒋氏会交待求全堂藏身之处,这就是罪凿!辽人不愿让万仪和亲西夏,不愿眼看着卫国和西夏结为秦晋之好,所以下令你祖父挫毁和亲之事,你祖父想嫁祸于我,没想到蒋妪落网,蒋妪受不住严刑逼供,只能交待实情。”
  覃泽脑子里渐渐糊涂了。
  最后一缕清醒的意识,是天崩地裂万念俱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