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91章 悼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蒋氏还记得她的少女时期。
  邻人养了一只黑犬,她本是有些害怕的,一回往山里去给父亲送饭,黑犬闻着肉香跟了她一路,结果突然山道上蹿出一条蛇,直接袭击她的小腿,是黑犬上前跟那条蛇搏斗,黑犬被蛇咬了一口,蛇也被黑犬咬断成两截,后来黑犬的伤口发脓肿大,黑犬险些没有死掉,蒋氏才知道那是条毒蛇,黑犬救了她的性命。
  从此之后她就不再怕黑犬,她的父兄靠狩猎野味出售营生,她们家不缺肉吃,她便常用肉馒头“报答”黑犬。
  后来黑犬被她的兄长杀掉了。
  兄长厌弃黑犬常跟她进山,惊跑了猎物,杀了黑犬煮成一锅子肉,蒋氏吃不下狗肉,但她没跟邻人讲黑犬的下场。
  再后来,父兄莫名失了踪迹,不知是否亡于山中猛兽之口。
  蒋氏嫁给邻人之子,她一直隐瞒着黑犬那件事,她觉得若是夫家得知一定会鄙斥她忘恩负义,但她不可能因为一只犬,出卖自己的兄长。
  但再再后来,当母亲病重夫家却决意袖手旁观时,她提都没提异议,她认为既嫁从夫,夫家没有道义照顾她的寡母。
  她从来都有“准则”,知“分寸”,比如受雇于覃门听令于王氏时,她已经守寡,她明白大夫人是她日后唯一的依靠,她得对雇主千依百顺。
  这渐渐成为了她心中奉行的执念。
  大夫人所有的理念都影响着她,她对依靠有种近乎的狂热的执迷,比如她也逐渐开始为自己的女儿殚精竭虑谋划幸福美满,为了亲生女儿可以牺牲一切,乃至于自己的性命。
  她这一生遇见的所有依靠,确然都是胜过她的人。
  兄长才七岁就能猎捉獐狍,帮着父亲养活母亲跟她;丈夫活着的时候她衣食无忧,从来不为饱暖发愁,所以她才将丈夫的话奉为金科玉律,认同母亲与其孤寂的活,不如早些与父兄团聚;大夫人是她从前不敢想象能够结识的贵人,依赖着大夫人,她也的确过上了从前难以企及的富贵生活。
  她就这样依赖着一个个的人,活了很多年,过去大半生。
  她当然明白大夫人的神智已经不那么清醒,她也产生过焦虑,但服从指令已经深入她的骨髓,更何况大夫人这回破釜沉舟的决心,还让她的女儿女婿莫名收获大夫人这些年积攒的大笔产业,蒋氏魔障般的又再产生认同,豁出去,大夫人跟她都舍弃性命,子女们都能获益,仇人们都将陪葬,尊贵如大夫人都敢下这样的决心,她为什么还要苟且偷生?
  蒋氏认定只要抱着必死的决心,就一定能够做成大事,她已经年近六旬了,再是惜命又还能活多久?就算她再活下去,也不可能为女儿争取这么大笔的财富,大夫人说得对,人生自古谁无死,一个人只要死得其所,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蒋氏已经看见长公主的车舆,轧轧停在了别苑门口。
  长公主还是那样,不喜前呼后拥的气派,今日更因是悼祭亡人,并不让随行的卫御跟进别苑,王氏主仆二人俨然料到长公主会有此“虚情假意”,所以有大功告成的自信,蒋氏这时迎上前,却见扶着长公主下车并步入正门的仆妇并非那年迈的乳媪,蒋氏因为心怀鬼胎,未免敏感,便道一声:“这位内使倒是面生。”
  “阿媪近日身上有些不适,我让她好生调养。”长公主仍是和气的神态回应。
  蒋氏就又放心了。
  “夫人在布置悼祭的厅堂,不能亲自相迎贵主,还望贵主担待。”她又恭恭敬敬施礼。
  长公主扶起蒋氏:“无碍,妪领我往祭堂去吧。”
  万仪没有四处打量周遭的布置,因为她没有这样的心情。
  她初见西夏七王子时,并不知道那人的真实身份,虽说也看出他是外族人,不过听他能讲卫语,又的确对道家义理深有涉猎,才愿意交谈。她的少女时期其实并不拜崇佛道,更不消说涉猎道家的义理了,但在被幽禁的漫长岁月,她着实煎熬凄凉,慢慢地开始研读道家经典,想靠先哲的智慧安慰内心。
  她很难很难遇见一位能够深谈的人。
  后来七王子向她坦诚身份,那就是他们间最后一次见面了。
  是否惋惜是否遗憾,万仪其实自己也说不清,她从此不敢再往深处想,她只能把西夏王子,这个莽莽撞撞闯进她生命的人,当作萍水相逢的过客。
  她根本就没想到西夏王子会提出和亲,竟指定她为和亲的人选。
  她并没有犹豫就选择了顺从,她以为自己是因为身为皇族公主的责任,甘愿承担两国修好的纽带,但后来夜深人静独自一人时,她又发现自己竟当真一点也不觉得前途茫然,一点都没有因为命运又再陷入未知而彷徨,她开始正视自己的内心,她发觉自己竟是期待和欢喜的。
  黯淡的余生终于有了别的出口,上天厚爱她,让她在遭受苦难后回到卫国,还能嫁给一个知心人。
  所以她更加为芳莞难过,她想要是芳莞当年没有被杀害该有多好,芳莞也一定能摆脱俘狱,遇见良人长相厮守,她们的幸福只是来得迟了些,不是最终失去了。
  离开临安之前,她的确应当好好悼祭一场亡友,她的救命恩人。
  万仪对今天跟着她来别苑的仆妇并不熟悉,仆妇是新近才调职到长公主府,乳媪病了,举荐这仆妇贴身照应她,万仪其实觉得几分不自在,尤其这仆妇似乎还格外严厉,虽然不曾有冒犯的言行,但时时板着一张脸让万仪不由想起了身在辽国时,那些看守她的辽国僧尼。
  但万仪信任乳媪,她觉得乳媪特意举荐这名仆妇必定是为她着想的。
  可是仆妇却拦住了王夫人递给她的一盏清酒。
  “酒水可免,长公主此时的安危关系重大,不应在府外贸进饮食。”
  “今日是小女的生忌,长公主理应陪奠一盏清酒。”王氏坚持。
  万仪用责备的目光盯了一眼仆妇,再次伸手欲接。
  “悼祭亡人,当以亡人喜好为祭,相邸大娘颇擅诗文,长公主已经备好长赋为祭,足以尽心,王夫人却逼着长公主饮酒,仆更加怀疑王夫人不怀好意了。”仆妇仍然挡着王氏递来的那盏酒。
  这时祭桌之前,王氏与长公主并排又是面对着面,仆妇在长公主右侧稍前的位置,长公主跟她的背后,蒋氏原本膝跪着往一铜盆里焚烧纸钱,眼见着仆妇硬拦下那盏加了迷药的清酒,蒋氏心中焦急,在接到王氏的目光示意后,从铜盆底抽出一把匕首,起身就朝长公主刺去。
  长公主一无所知。
  仆妇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但劈手夺过了王氏手里的酒盏,同时后退半步,转身,抬脚,踹得蒋氏仰面朝天差点没把头给直接摔进铜盆里,当仆妇夺下蒋氏手中仍紧握的匕首时,手里的酒盏仍然拿得稳稳的,一滴都不曾溅出。
  王氏短暂愣怔一番,拔下发上的银簪,疯了般的刺向长公主。
  万仪站在那里没有动。
  她是真的惊呆了。
  仆妇甩手掷出一物,正中王氏手腕,鲜血溅出,银簪“铿”的坠地,王氏捂着手腕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被仆妇上前制服了。
  “羿鹃高,你害死莞儿如今又来害我,你不得好死!!!”王氏被自己的腰带反绑住手,彻底失去攻击能力,只能用狰狞的咒骂倾泄她内心的愤恨。
  万仪直到这时都没回过神来。
  渐渐有听闻动静的仆婢接近厅堂,看到此间情境个个都觉震惊——他们固然因为一直在别苑当值而听令于老夫人及王氏,不敢阻挠王氏出入,但他们都是良籍雇佣,谁也不敢成为王氏谋刺万仪长公主的帮凶,王氏也清楚只有蒋氏可以助她行凶,所以只是将这些仆婢支开而已。
  王氏想凭她跟蒋氏二人之力,刺杀长公主。
  之所以不直接用毒,而用迷药,是为了让长子覃泽落下舍身相护长公主的功劳,这样才能让覃泽免受诛连。
  蒋氏不会武艺,但王氏以为长公主主仆同样不会武艺,她们占据的是趁其不备的先机。
  但计划失败了。
  长公主身边的仆妇身手了得,只能证明一点,那就是长公主先有了防备,洞悉了她的计划,却仍然来赴这场死亡之约,为的就是在她行凶时抓个罪证确凿,羿鹃高分明是想置她于死地!!!
  “娄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在王氏恶毒的咒骂声中,万仪却茫然地问救了她性命的仆妇。
  “去一个人,通知外头的护卫,请太子殿下及覃相公、覃三娘来此。”娄娘面沉如水的交待。
  她才持礼回应长公主:“仆是听从储君之令,护卫贵主安全,至于别的事,请贵主稍候片刻就知来龙去脉了。”
  “羿鹃高,你直到现在还在装糊涂,你装什么糊涂?”王氏仍在狞笑:“你有什么颜面活着?你早该去死了!你还想欢欢喜喜的嫁去西夏做王妃,你怎么对得住我的莞儿?这些年来,你就没做过恶梦吗?你怎能够这样心安理得?!你就没长着心肝,没长着心肝!!!我杀不了你,不能替莞儿报仇血恨,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上天有眼饶不过你羿氏,你必定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祭桌上,白蜡尚自燃燃,一滴烛泪滑下,半寸香灰无声寂落,这时斜阳已经黯淡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