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97章 覃泽当爹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芳期刚回秋凉馆,就遭遇了个“饿虎扑食”。
  四娘芳菲勒着她家三姐的脖子,姐妹两跌跌撞撞地进了屋子,芳期就被芳菲给推在榻上。
  “三姐,你还有什么话说?还敢说你对晏国师无意?还敢说晏国师对你无意?我可都听二婶讲了,今日晏国师当着黄夫人的面,拉你跟他两个孤男寡女去游湖赏秋,把翁翁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呆若木鸡,太婆脸都黑了,连说这不合规矩,我一旁看着都大觉痛快,三姐啊,你可真没辜负了你这天生丽质,好样的,有资格让我引以为荣。”
  常映原本没搭理芳菲将芳期一路“挟持”进屋,这会儿子听见这话,居然也加入讨论:“那是当然,我家郎主早就说过会护着三娘,所以对相公夫人也好,王氏也罢,但凡是算计三娘的人,从来都没好看法,相公夫人的脸恐怕从此都会黑着了。”
  芳菲对常映公然把大夫人称为王氏的胆气相当赏识——虽则说,王氏的恶行如今在相邸内部已经不成机密,覃翁翁还为此特意召开家庭会议以王氏为反面教材责斥子孙后代不得再犯,王氏虽未被直接出妇,然而阖家无人不知已为罪徒,若不是长公主求情,太子法外开恩,足够押赴刑场了,仆妇下人虽闹不清王氏究竟犯了什么大罪,但只要知道结果就已经足够。
  可毕竟,还是没人公然敢称“王氏”。
  芳菲很想表达对常映的赏识,忽而却又想到一件大事,重重的直拍额头:“你道二婶回来的时候我为何在场呢?原是因为桃叶生产,说来也怪,桃叶上月就该生产的,拖延到这时,连小娘都为这事忧心,就怕生产时会有不测,结果今日桃叶一发作,未够一个时辰就平安生下了一个女孩儿,三姐,咱们有小侄女了,就是大哥直到这时还没赶回。”
  芳期一听这等喜事,哪里还坐得住,连忙往萱椿园跑。
  刚刚出生的婴孩儿,发量少,眉毛也未长,皮肤还皱巴巴的,一抱就哭,但小腿小脚蹬人身上还算有力,芳期把眼珠子险些没瞪出来硬是瞅不出孩子像爹还是像娘,倒觉着跟太婆莫名的像,这话她当然没说,把小侄女交给悬心吊胆的乳母,陪着桃叶说话:“名儿想好没有?”
  桃叶临产的时候担惊受怕,生产却格外顺利,一点都不觉疲累,这时笑着应答:“大郎这段时间不得空,大名还没有择定,就是先拟了个小名,说无论男女都唤阳春奴。”
  “是个好名儿。”芳期压根不懂小名的涵义,但她听着就觉喜欢。
  “大郎说三姑就是三月生,阳春三月,是好时节,所以三姑也像阳春般的和煦,大郎情知孩子不会有那幸运生在春季,但寄望孩子能像三姑。”桃叶说着却是一叹:“大郎最近心事沉,偏我又生的是个女儿,老夫人听闻,据说看都没看孩子一眼,大郎君也没提取名的事,婢妾不敢埋怨老夫人跟大郎君,只难免忧愁,就怕这孩子遭遇三姑一般的难处,却没有三姑的豁达。”
  “阳春奴跟我可不一样,阿兄是个好父亲,阳春奴有阿兄爱护,定能无忧无虑。”
  “三姑,因为大夫人做下的事,大郎近日食不能安寝睡不能安眠,一心只想弥补大夫人的罪过,可才开始,就遇挫折,今日我生产,下人早跟大郎递了信,他直到这时仍未回家,肯定是有为难的事,婢妾无用,帮不了大郎,大郎也不会说难处给婢妾知道,婢妾情知大夫人的罪过跟三姑无关,可只有相求三姑……”
  “放心吧。”芳期安抚桃叶:“我也是衡量了很久,觉得这事不能瞒着兄长,才下定决心。这不是兄长一人的事,我姓覃,是我的取舍,未让大夫人被明正典刑,这件事我应当和阿兄一起承担,无论多难,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芳期这天一直在萱椿园,等到兄长晚归。
  彼时桃叶已经歇息,阳春奴却很精神,被亲爹抱着终于是不哭不闹,睁着一线眼睛,哼哼唧唧地不知在表达什么情感,覃泽看着女儿,很认真:“像三妹。”
  芳期:……
  “性情像,不哭不闹的,这么小都会冲人笑了。”
  芳期:大哥哥你是没看见她哭得地动山摇的时候。
  等乳母把阳春奴抱走,芳期才问:“许员外仍然不肯宽谅?”
  受害人之一,是商贾许罗的侄女,当年许罗因在济州,幸免于被俘,他的老父老母已经在上京过世,弟弟许弗也已过世,听闻许弗之女被王氏所害,许罗气愤非常,他别的不求,只求王氏血债血偿,覃泽一直未能获得许罗的宽谅。
  “许员外其实也是心怀愧疚,自责无能救得父母、手足归卫,乍一听闻侄女竟被残害,愤恨之情实乃正常,不过今日,总算是说了谅解的话,他提出的条件是,让咱们必须想尽办法,但凡那些受害人,家属中哪怕还有一个活着,解救他们归国。”覃泽长叹一声:“谁说商贾重利轻义,许员外就是心怀大义。”
  “许员外经营的是布帛,对于这一门我无法助益……”
  覃泽摆摆手:“财帛怎能弥补亲情,要是财帛能解决之事,我也不至于为难三妹了。”
  芳期明白过来:“有什么人无法让辽国开赦?”
  “有一女子,祖父职任先帝朝时期礼部尚书,一家被俘往上京,尚书公因拒绝效力辽廷,处死决,家眷未被连坐,可尚书公的幼子,也即遇害女子的生父,刺杀辽国大将未遂被处死,他的儿子皆获诛连,女儿被没为宫妓,不在此回宽赦遣归之列,翁翁亦无对策,只提醒我……或许……请托苏娘子能够救回尚书公的孙女。”
  “好,我会告诉阿母。”芳期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系统告知她,大卫被灭之后她的母亲尚能替她报仇血恨,毋庸置疑的是那位辽太子,很顾及母亲从前的交谊,芳期不会认为交好辽太子就是谄媚敌仇,在她看来辽太子至少重视母亲,愿意答应母亲的告求,只要能通过母亲与辽太子的交谊救回国人,芳期并不在意旁人会怎么认为。
  覃泽微微地松了一口气:“至少这样一来,受害女子的幸存家属我们都能先救他们归国,不管他们能不能原谅我,我心里的愧疚是能略微减轻了。”
  他看着芳期因为他的情绪也变得有点愁眉苦脸的,才勉强扯出一丝微笑:“许员外之所以能说原谅的话,还是因为苏娘子曾经力求辽太子阻止辽人辱害卫国女子一事,他听说苏娘子曾经是我庶母,我与苏娘子的女儿,手足亲睦,才相信我是真心实意要弥补生母的罪错,同为覃门妇,一个害人一个救人,我们覃家未曾因为母亲的罪错遗臭万年,多亏了苏娘子仁义善良。”
  芳期虽说把有这样的母亲引以为荣,但又认为兄长的赤子之心其实可以打动受害人的家属,且关于阻止辽人辱害卫国女子的事,别管父亲的劝阻是否起到了作用,但至少父亲还有胆气铤身而出,这也算她家老爹做下的好事,王氏固然作恶多端,但覃门尚有获得他人谅解的机会。
  ——
  覃宰执终于“升级”曾祖父,欢欢喜喜的替阳春奴筹办了洗三礼,即将成为相邸姻亲的沂国公夫妇自然获得邀请,但晏迟竟然也亲自前来道贺,把个覃翁翁喜得越发眉飞色舞,居然忘了顾及老妻的心情,更是把还在他家厚着脸皮寄居的曲氏母女抛去了九宵云外。
  老夫人打起精神应酬黄氏。
  只是当黄氏问起王氏时,李夫人不顾老夫人一张冷脸,坦然直言:“嫂嫂犯了国法,因长公主求情,才得宽赦刑惩,不过依家规罚治,被困锁家庙悔罪,非死不得出,故而沂国夫人若是商量三娘的婚事,可与妾身交洽。”
  王氏的种种罪行,并未公之与众,前几日的相亲礼不曾出席,在黄氏看来属于情理之中,但今日亲孙女的洗三礼仍不见王氏露脸,她才有此一问,哪知得到的是个王氏终于作茧自缚的结果。
  李夫人胆敢这么说,那就显明老夫人无法更改这一结果了。
  黄氏当然不乐见王氏就这么败北,但她更有自知之明,只好僵硬的转移了话题,与曲氏热络寒喧,还问起曲氏的女儿高蓓声。
  老夫人先把李夫人给打发开,神情终于有了几分缓和:“老身前段时间病了一段,多亏六娘衣不解带在旁照顾,她的孝心感动了神佛,得天佑,我这把年纪了,才能熬过一场病。六娘辛苦了一场,见我康复了,她一口气松懈,自己反而病倒,请了医用药汤调养着,两旬来却仍不见好,我实在也为六娘忧愁,她这样的年岁,为了我这风烛残年的老婆子熬坏了身子骨,万一有个好歹,让我怎么有脸给她的亲长交待。”
  “姑母千万别这么说。”曲氏也是一副强装的笑颜,忍泪宽慰老夫人:“晚辈给尊长侍疾是该进的孝道,反而累得姑母替六丫头忧愁,她小孩家更承担不起这样的过错了,且六丫头这病,又哪是因为侍疾累着的,她啊,是因为心病,我最近才得知,连骂带劝的也没法让她想开,或真为此有个好歹,也是她该着的孽数。”
  黄氏听曲氏竟把亲生女儿怨责起来,连忙劝:“娘子可休说气话,是怀胎十月才一朝分娩生下的亲骨肉,能不心疼不盼着个好的?不知令嫒有什么心病,娘子不妨说出来咱们一同想想法子,令嫒我见过几回,是个好孩子,她要是有个万一,我都觉得心里头绞着疼。”
  曲氏长长叹一声气,但欲言又止半天没再吭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