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202章 清欢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晏迟开始打量这间屋子。
  国师府的营建是他出的构思,也是他亲自督造,想到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同芳期维持琴瑟和谐的假象,芳期的住处至少算是他经常的一个“落脚处”,所以这处居院是他亲自择选的,并不是位于寻常人家体现主母地位的中轴,事实上中轴只建了座可以视事和待客的内堂,那里住不了人。
  院子位于保留下来的枫林东侧,一花一草一阶一石都是晏迟设计,但这间正寝因为用来做新房,内里的布置陈设就不是出于晏迟安排了,他扫视着那些大红喜帐,销金垂帘,花架上胭脂瓷樽里绢制牡丹,觉得眼睛有些疼,便跟芳期道:“三日拜门礼后,把这些金的红的赶紧撤换吧,明天我先让人把我的日用搬些过来,你誊点地方出来放置。”
  “晏郎要住在这间屋子?”芳期觉得大事不妙。
  没必要作态到同房而居的地步吧,横竖这个院子里出入的都是可靠人,晏郎何必要住正寝?
  “这间屋子最高敞,连着净房,而且这院里只有这间屋子装着火墙地热。”
  芳期才记起来晏国师年纪轻轻的有老寒腿的毛病。
  “还有金屋苑的姬人虽说不能四处乱走,日后高氏这孺人进府,她总得来你院子里侍奉,还得瞒过她的眼睛,我这人还择席,不习惯时常换屋子睡,六识也敏锐,这间屋子经过特殊建筑,尤其内室极其隔音。”
  好吧,芳期只好接受跟晏国师“同房”的压力,好在这间正寝,是分内外两间,外间有榻,芳期不择席,只要能躺平就能入睡,她可以睡外间,把冬暖夏凉还隔音的内室拱手相让晏国师。
  “国师府是新建,许多馆舍亭榭都没命名,包括你居住的院舍,你有空想想命名的事吧,告诉付英,让他安排造牌匾楹联。”
  芳期:……
  她觉得这个任务对她来说好像有点艰难。
  不过念头一动,也就没有拒绝。
  “你今天话很少啊?”晏迟忽然说。
  “晏郎有让我话多的需求?”芳期低眉顺眼地问。
  “我不惯早睡,今日这屋子里又没我能看得进去的书册。”
  芳期只好又咽下她其实觉得困倦,巴不得晏迟早点去内室安置的话,绞尽脑汁地想着话题,能聊什么呢?仿佛聊美食可以跟晏国师投机,总归是不可能聊怎么调配香药吧,突然想起上回完成任务,系统教给她的宫保鸡丁,就提了一提。
  “打住吧,现在说得天花乱坠的,总不可能洞房花烛药让新妇下疱厨,我这听得清吃不着的,覃三娘你觉得是件有趣的事?”
  芳期:……
  晏迟蹙着眉头,十分嫌弃:“还有脸列什么八大益处,我看你连做堂前人的本事都没有,真不如桓国公送来的女伎。”
  “桓国公也送了女伎啊?我似乎听翁翁说,黄五娘似乎将要婚配桓国公的内侄?”芳期终于找到了别的话题。
  “沂国公现在算是有了几分薄面,司马权自己虽说不愿跟沂国公结成姻亲,但他的妻族却不入太子的眼,没有水涨船高的幸运,郑氏出身是小门小户,别的本事没有,倒还能笼住司马权的心,司马权本就想保媒,给内侄郑桐娶个世族女,刚好黄家还有世族的虚名儿,这回沂国公倒是跟司马权一拍即合。”
  芳期听他这样说,就知道晏迟并不打算干预黄五娘的姻缘。
  只是话题结束,两人间再次冷场。
  “算了,你也不用殚精竭虑找话题,不如就往院子里逛逛吧,正好想想怎么给你的住处命名。”
  芳期非常忧郁:这是我的住处么?我都没有进内室睡床的资格,只能在外室睡软榻,我一点都没觉得是这院子的主人,更加没有命名的灵感了。
  一汪月色,这时已经浸入莲渠。
  正寝之外是一条清渠,上架拱桥,通往对面的厅堂,渠水里种植着子午莲,夜间花苞合起,像抱了一朵幽梦入睡,那碧叶却仍舒展着,不因秋凉枯败,这条莲渠就很让芳期合意了,当她再一细看,竟见水流潺潺,原来清渠还是活水,自北引入向南流出,使这庭院,添一种声动,泠泠的情趣。
  桥上,居然成高处,芳期想起今天退着走进洞房时肯定没有登阶上坎,就又疑心只是桥建得高,屋子和院门还是低平的,她站在桥上略往西望,能见内堂屋檐下悬垂的绢灯,月色下石和树都是恍惚模糊的,也只有亭榭的轮廓,看得清明。
  下了桥,不用进厅堂,绕着窗壁外,前行几步就是一个月洞门。
  还没进门,就闻扑鼻的桂子香,进门却未见桂子树,莲渠在此一道墙后略形成悬差,几块青石卧在渠边,花树簇拥一座小凉亭,盛夏季,这里是个乘凉的好地方。
  凉亭边,有七、八步如若天然自成的石阶。
  往上去才见桂花树,错落的十好几株,莲渠在此也成为莲塘,润润的一面水,不建桥,是廊榭抱绕,依稀能见那一边正寝后,是瘦竹造景,曲径深处还不知有什么建筑,唯见的仅一座高楼。
  “我们先走这边。”晏迟往东去。
  沿着曲径栽种的花树应是桃李,还见秋海棠、玉兰花,攀着石障的凌宵花,这一边常见大有野趣的竹亭,自又有与那一边相呼应的高楼,百步之外到围墙,居然还见一株颇积年份的巨榕,如同天然的碧亭,垂须密长,蓊蓊郁郁。
  晏迟指指石阶下的另一道门:“通向的是厅堂东侧的小院,除了让仆婢值居,还建着疱厨,就是还没有准备齐全用具。”
  芳期明白了,这个地方该由她包管。
  才往西走,芳期看不明白莲塘是从哪里引来的活水,当然她也无意关注筑园的细节,上回她自称对造园之术大感兴趣,无非是为了从文捷口中套话,企图在风墅盗出莫须有名单,事实上她根本看不懂那套造园书籍。
  莲塘西,主植的是梅竹,此季并无花色点缀,但亭榭楼阁的雕窗颇显精美,灯火下,看得出窗子上糊的是茜霞纱,艳色衬映青翠,野趣显托精致,这点用意芳期倒是能看明白。
  往西侧的台阶下去,也能到寝房。
  “逛了个大概,居名有影了吗?”晏迟见芳期逛得倒是开心,且以为她有灵感了呢。
  芳期却是逛着就逛着就把居名的事忘了个无影无形。
  赶紧地冥思苦想。
  寝房的北窗外,攀着满墙的凌霄花,又植着合欢树,这时结了合欢果,树底下有石桌石墩,这个时候晏迟就坐在合欢树下,倒有耐烦心喝着九月沏来的洪州双井,等着芳期“灵光一现”。
  芳期沉思了两盏茶,才气虚声浮道:“要不,就叫莲园?”
  晏迟差点没被呛得咳嗽:“你琢磨半天,就琢磨出这两个字?”
  “要不再加一个字,莲渠园?”
  晏迟把她看了半天,茶都喝不下去了:“我算是知道王氏为啥四处指谪你不学无术了,这不是她的陷谤,你的的确确就是个不学无术。”
  芳期一声不敢反驳,她还自嘲:“是,是,是,我没学好诗词,光认得几个字头发丝这么点才华都没有,没法给晏国师设造得这么精美的居院命名,我的错,明天我就去看疱厨,赶紧采办齐全炊具,我就只配拿锅铲,就劳烦晏国师,亲自给这居院命名吧。”
  晏迟觉得再勉强芳期的确对不住自己精心设建的居院,决定自己琢磨几个字,想到构造庭院时,想法就是让一年四季均有芳华增色,能享清欢却远清寂,干脆就叫清欢里。
  芳期不作评价,她这时越觉困倦了,整个人渐渐显得颓靡,晏迟却丝毫没有睡意,他便佯作没察觉芳期的睡意,他的习惯至早是三更才会入睡,原本也不需要有人作陪,聊那些大闲话打发时间,要么是拆看各地送来的情报,要么就是看书,再不济跟付英下几局棋,时间就耗过去,但今晚那几件事都没指望,突然间就觉得无聊了,有个人陪着说大闲话总胜过没人陪。
  “今日怎么不见西楼居士?”晏迟问。
  芳期想这定是为赵娘子着想了,她觉得顺着这个话题多少能掌握赵娘子的好恶,有利于完成主线任务,尽早实现富甲临安的梦想,便打醒了精神努力驱赶睡意:“姨姥姥虽说还算疼我,只早宣告了和覃门断交,是不肯跟我家的人共赴宴请的,不过等拜门礼后,我去看望姨姥姥,跟她老人家贺喜,顺便能邀赵娘子跟我一同去。”
  “西楼居士家中有喜?”
  “没有啊,是我终于出阁……”芳期才醒悟过来她刚刚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晏迟已经开始嘲笑了:“你今天才喝了一盏酒,就上头说醉话了么?你自己出阁,跟西楼居士贺的哪门子喜。”
  “我这是用力让眼睛睁着,结果脑子里犯糊涂舌头也不好使了。”芳期扶额。
  “喝盏茶啊,解解困。”晏迟往持壶抬抬他的下巴。
  芳期只好听令行事,暗诽晏迟虽说偶尔会做让人受宠若惊的事,但骨子里就是不懂怜香惜玉的人,非让她陪着说话,连茶都不知替她亲手倒一盏。
  “晏郎,未知赵娘子偏好什么口味?”
  “你不用克意交好阿瑗,她不喜欢应酬交际,跟你也是话不投机,不过西楼居士那里,得托你时常邀引阿瑗拜访,她不大爱说话,还烦话多的人。”
  芳期:……
  比晏国师还要不爱说话么?
  看来她有点低估这个任务啊,赵娘子听上去大大不好相与的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