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220章 多了个“帮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高蓓声并不在金屋苑。
  她去了渺一间,芳期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同赵瑗“斗诗”。
  屋子里的冷梅盘香钟焚烬两寸,烫断了青丝线使得铜梅锭砸响了铜钟盏,“咚”一声的时候,芳期正好掀开帘挡进来,她瞅见的是高蓓声身着浅青色的窄袖禙子,月白罗裙,发上只插银蝶钗,手里的一支笔,悬提着不曾搁下,脸就朝这边,笑道:“夫人来了,正好做个评判,看看我同瑗娘的诗哪首更好。”
  芳期瞅着一边茶案上,两个青釉油滴盏,还有一碟蜜饯,连她上回送来的炒瓜子都被赵瑗拿出待客了,她心里汩汩地直冒酸水,十分妒恨高蓓声竟能争获赵瑗的友爱。
  “我可不能做这评判,高孺人又不是不知道我对琴棋书画是一窍不通,还这样说,是为了挤兑我?”
  芳期就往过去看赵瑗写的诗,惊奇道:“娘子是以葵花为题?”
  赵瑗像没听见芳期对高蓓声的讥损似的,她颔首:“我听辛郎说过葵园,也见过他绘出葵花的形态,所以今日高孺人拟葵花为题,我是占了便宜。”
  芳期根本不想去看高蓓声的诗作,但赵瑗去看,她便不甘落单,也凑上前看了一眼,尴尬地发现有一个字,她居然连认都不认识,赵瑗又再颔首:“高孺人只靠品尝葵花果实,疑猜葵花形态,文心是巧妙的,不过杲这一字特意用得生僻了,反使诗意有失自然。”
  芳期明明看见高蓓声脸色又是一僵,却听她还是谦逊的说法:“瑗娘好才华,我甘拜下风。”
  “诗文上的切磋,倒也不必硬得分出高下。”赵瑗取出一个青釉滴油盏,斟热水烫过后,才揭茶釜,盛一盏茶汤给芳期。
  芳期谢了赵瑗的茶汤,她还没冲高蓓声发难呢,就听那女人说:“瑗娘有所不知,夫人可饮不惯茶汤。”
  “得看是谁煮的茶。”芳期毫不犹豫就堵回去:“我要不想饮茶,都是自带熟水,但今天我想饮茶,高孺人无非想讥损我不谙风雅,但在我看来,茶汤也并不比熟水风雅多少。”
  她品一口茶,认真道:“娘子是仿前人煮茶,这茶汤初饮时虽有些涩,但细品却觉回甘,在我看来要比有的人点的茶汤,起初饮来只觉甜腻,到盏底的一口方觉涩味可口多了。”
  高蓓声素来以点茶自诩,但说实在芳期压根就喝不惯她引以为傲的点茶。
  她把高蓓声两番讥毁,也不再多绕弯子了:“今日我来渺一间,先为的是有件琐事询问高孺人。”
  “夫人是欲怪责妾身?”高蓓声微微蹙着眉头:“妾身对夫人并无不敬之意,然而夫人今日却屡番曲解妾身的话,可是因为妾身做错了事,触怒夫人?”
  “我这叫恼怒么?”芳期微笑:“高孺人也休说什么并无不敬,你的恶意,可是还在相邸时就已经显生了,我刚才讥损你,是投桃报李,跟你犯下的过错可没关系。”
  高蓓声用委屈的目光看向赵瑗。
  芳期:……
  她怎么有种跟高蓓声在赵娘子跟前争风吃醋的诡异感觉?
  赵瑗没吱声,只喝着自己的茶。
  “妾身究竟犯了什么过错,还望夫人明示。”高蓓声未得支持,只好自己应战。
  “高孺人进府这才多少日,居然就改了国师定的家规,是谁给你的权限在金屋苑颐指气使?”
  “妾身是孺人,又住在金屋苑,所以……”
  “国师和我,可许可你在金屋苑定规矩?”
  高蓓声:……
  “让姬人们学女戒,由高孺人考较,若未学好高孺人还要施罚,这是高孺人定的规矩吧?”
  “无规矩不成方圆,金屋苑的多数姬人原本皆为女伎,抛声炫俏、搔首弄姿,所以……”
  芳期没错过当高蓓声说到“女伎”二字时,眼睛里的讥损刺露毕现。
  她顿时火光了。
  “高孺人觉得你不是女伎,就通谙女戒,有资格考评他人的言行了?那我得问高孺人,你是孺人,具品阶,可宫里的妃嫔,有哪个没有品阶呢?若无官家及圣人允可,有哪个妃嫔敢私定宫规,你是住在金屋苑,但金屋苑可没交给你管制,姬人们是国师的妾侍并非你高孺人的仆婢,你有什么资格考评约束她们?自己都是个不知规矩无视尊卑的愚狂人,装哪门子妇人典范德行高标。”
  高蓓声被这重重一记掌掴给刮愣了。
  “不让姬人们抚琴唱曲,不让姬人们高声谈笑,不让姬人们着绣裙带金饰,这些规矩都是你定的吧?”
  “妾身是考虑到夫人正为嫡母服制,姬妾们虽说不用服制,可也当忌防有违礼法。”
  “高孺人真是越说越荒唐了。”芳期嗤笑出声:“高孺人自己当亲戚家的长辈尸骨未寒时,就赶紧坐着小轿抬进国师府的角门,偏还把什么孝道礼法挂在嘴上,是,高孺人不是王夫人的子女,不在服制之内,王夫人过世,不影响高孺人出阁,但高孺人当日是亲口说的王夫人待我虽不慈,待你却有如亲出吧,你既然铭记着王夫人这亲长的情义,真要是哀切难过,就该主动服制啊,不消三年,九月如何?既是虚情假义,何苦树牌坊。”
  芳期又是一记重掴,刮得高氏面无人色,她也就见好就收了。
  “高孺人回金屋苑反省去吧,我还有些话得同赵娘子说。”
  赵瑗从头到尾都没吱声,当高蓓声离开后,显然也没有再谈论这件事的意愿,只安安静静看着大发了一场“雌威”的国师夫人,不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话。
  “晏郎让我劝劝娘子,不用担心西楼居士接待你会受诽议,我也已经去信跟辛大郎说好了,要是有人嚼牙,他就说居士请托他寻人帮着誊抄诗稿,他来请托我,我遣的娘子去助侍,晏郎过去是不知娘子仰慕居士,而今知道了,也盼着娘子日后多个走动的地方。”
  赵瑗垂眸,半晌才道:“好,我会去拜访居士。”
  芳期没想到赵瑗这么轻易就被她劝服了,又笑道:“除了诗文之外,姨姥姥极好饮酒,我是从未见娘子饮过酒,不知娘子酒量如何,姨姥姥若多娘子一个酒友,必定会喜出望外。”
  芳期觉得光凭一己之力,有点难于解开赵瑗的愁苦,赵瑗大抵在短时之内也不会同她把盏谈心,可赵瑗既然仰慕姨姥姥,倒有希望接受邀饮,人喝了酒,多少都更愿意倾吐心事,她跟姨姥姥联手,大有希望把赵瑗拉出苦海,感受这幸福人生。
  这样也算能跟晏迟交待了。
  晚间,芳期在合欢阁跟母亲正说着大闲话,盘算着等明年秋季,辣椒、花生等等食材来个大丰收后,一笔进账就足够开个豪华酒肆,专营贵得令人咂舌的菜肴。
  徐娘便来,说晏国师回了清欢里。
  芳期并不觉得诧异——清欢里的寝居才装了地热,如今天气越发冷了,晏迟但凡觉得膝骨稍有不适,都会宿在清欢里,倒是她得服制,从正寝里搬了出来,歇在无主林的一间厢房里,要不是晏迟晚上需要加餐,今晚不用让徐娘特意来通报。
  等芳期回到清欢里,才见高蓓声竟然也在。
  她心中一跳,暗忖难道今日对高蓓声的一番责难太狠了,有损晏国师的计划?
  但这家伙不是说了只要暂时留高蓓声一条小命在,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吗?说实在她只不过出动了毒舌而已,还没有挥舞“毒爪”,就这又过头了?
  “弄几个小菜来,今晚我们好饮几杯。”晏迟冲芳期眉飞色舞地笑。
  芳期就觉得恐怕是自己多想了。
  这时高蓓声连忙道:“夫人要下厨,妾身情愿帮手,若能学得皮毛,今后也算能为夫人分担了。”
  这是厚颜无耻想学她的厨艺?芳期心中又再拱火了,她还没说话,晏迟的笑意就冷下来:“学得皮毛能分担什么?以为学得皮毛就足够应付我的胃口了?能把菜炒熟不难,可要做出绝佳的口味,掌勺者必须有天赋,我怎么看,高氏你也不像是有天赋的模样,还没有资格拜夫人为师。”
  高蓓声脸色顿时一变,委屈得立时就要掉泪珠子一般。
  “不过嘛。”晏迟话锋一转:“你说你来立规矩,倒算懂事,夫人该给你一个侍奉的机会,这时天冷,洗菜洗锅的活计不难,仆婢都会,应该也难不倒你。”
  芳期忍笑忍得辛苦,道:“官人慢坐,高孺人就随我来吧。”
  她当高蓓声怎么会在清欢里呢,原来是打听得晏迟来这儿,特意大晚上的赶来立规矩,既是如此就得好好把规矩立住了。
  正好,免得大冷天的,三月还要帮手洗菜洗锅洗碗碟。
  “厨房你就不用进了,听三月的嘱咐吧,她让你干啥就干啥,有什么不懂的,也只问三月。”
  芳期觉得自己着实已经不算恶主妇了,明知三月是个本份人,不至于克意刁难高蓓声,就是让高蓓声洗涤,她自己还会在旁搭把手,累不死人。
  然而当芳期做好了几碟小菜出厨房的时候,看见的是高蓓声惨白的脸通红的眼,仿佛受到多大虐待似的,整个人都在摇摇欲坠。
  她过去,冷着眉眼:“我并没强迫高孺人来我院子里立规矩,高孺人既自觉来了,那么日后还当坚持才是,别只打听着国师在,才赶来献媚,你这点心机,连我都瞒不住,还能瞒住国师的眼睛?”
  她往前走,由得高蓓声仇视她高傲的后脑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