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全身装甲的海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楚沉拔起弓箭,对准下面的战场,但是在这几栋楼围成的空间中,由于手雷爆炸而起的大量尘土,空气中看见度很小。
  如同大雾一般浑浊。
  几分钟后,一阵风流吹来,空气中尘埃涌动着。
  这个地方估计是个风口,在狭管效应(地理中地形的狭管作用,当气流由开阔地带流入地形构成的峡谷时,由于空气质量不能大量堆积,于是加速流过峡谷,风速增大。当流出峡谷时,空气流速又会减缓。这种地形峡谷对气流的影响;称为“狭管效应”。由狭管效应而增大的风,称为峡谷风或穿堂风。)
  (大概是这样,反正作者君我也是从百度百科的哈。)
  在狭管效应作用下,空气中大量混沌尘埃很快飘散,底下的状况也逐渐清晰起来。
  在那个手雷的轰炸之下,废墟那些钢筋混泥土,还有一些塑料布尼龙绳什么的,全部被炸得翻起来。
  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
  而那个之前看见手雷躲到另一处防御地点的海镰玩家,再一次悄悄把枪口探了出来,指向之前手雷来的地方。
  没有任何动静!
  卧槽。
  楚沉在高楼上对地下的景象一览无余,自己心里不由得一惊,这特么是个会玩的!
  不过能精准判别处手雷拉开,即将投来,在关键一刻还能躲开,并且面对手雷剧烈爆炸的硝烟。
  仍然不动声色,保持冷静,尽量做出一个假死的现象,让对手无法揣测是死是活,最快时间伸出枪管。
  只待对手好奇心涌上,一枪毙命!
  这家伙很会玩,无论心理战还是战术方面,确实很强,虽然现在自己连他的半边身子都没见到。
  这是军事里典型不给任何狙击手机会的动作和战斗方式。
  尽量最大程度只露枪口,个人保证完全防御隐蔽。
  他么,必须让这个家伙死在这场战斗中,要不然实在危险,会给自己造成很大危险。
  在往后的战斗杀戮夺冠中,可能会成为自己很大的阻碍。
  能在这个真实抹杀游戏中都能如此心思缜密,毫无惧怕的玩家,在现实中也绝对不简单,估计也是个嗜血的货。
  自己必须让他死掉!这种玩家就像毒蛇,听那个游戏说,自己这一批人都是新手初级玩家。
  也就是说,都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
  既然这样,现在躲起来的海镰玩家那家伙在一场真正代表死亡的游戏里能承受住心理压力。
  迅速适应战场环境,甚至跟自己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家伙,在现实中估计就是个好战的变态。
  打游戏甚至都是在屏幕前,嘴角带着夸张的笑容,欣赏那些高位光影动画,鲜血淋漓的动画。
  如同,真正的毒蛇,吐着信子,随时发动致命毒液一击!
  楚沉打定主意了,就先瞄准第一个海镰那边,随时铁箭疾射而出,看着适当时候先干掉他。
  自己现在不知道另一个玩家操纵的海镰怎么样,要是一样强悍就让他们彼此先厮杀。
  不过,时间不多了……当然,他们活命的时间也不多了,实在不行,打不了杀无赦状态,开启系统一千万武力值的变态力量,全部宰掉。
  要不是这种特殊外挂使用起来有持续时间,有风险,自己直接无限用,刷爆全场的玩家。
  妹的,系统那边自己也了解了一下,当开启的武力值越高,时间越短。
  自己开一个一亿的武力值,万一只有零点一秒,一拳还没挥出去,就没了。
  搞毛呢,被对手反杀的可能性太大,像干掉爆火者的时候,开了一万武力值,只有三分钟时间,武器强化一万,持续时间也只有三十秒。
  当时要不是自己瞬间获得整整十万硬汉值,初步获得系统,强行进入那个杀无赦状态,也不会冒险去杀爆火者。
  真的万一出了差错,想想就可怕,要是持续时间倒计时结束,一万武力值失效了,自己还是没把那个武器机翼掰断。
  到时候,自己要么直接坠落摔死,要么掉地上被爆火者反杀收人头。
  这就很几吧尴尬了。
  还有,那个武器强化未免时间太短,三十秒,虽然最后自己靠那把弓箭硬生生,在弓身并不锋利的情况下还是割断了机翼。
  但那也只有三十秒,还是一把弓,要是给爷们把铁剑,一万武器强化值,那是真的很吊,说不定把对面一刀斩于麾下。
  可是吧,那真的只是张弓,没办法。
  你说要是给个羽箭强化十万,射出去的箭带着火焰和风,直接穿透击碎一栋大楼。
  那可是叼,而弓呢,又不是箭,难不成借着一万武器强化值去砍人。
  自己见过脑残的,还真没见过拿弓砍人的,明显驴头不对马嘴。
  还有,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也是自己最害怕的武器和自身武力强化加持时间。
  比如说举个例子吧,自己一下子借助那个史上最强硬汉系统,一下子整到十万武力值,但是只有十秒。
  冲到敌人面前,打上他个三四拳,基本上十秒就过去了。
  那是自己,强行开挂后,爆燃出击的状态。
  开挂后,一下子比自身原本实力强一百倍。
  但是,面对一些生命力顽强而且比自己强大的敌人,自己强行击杀他。
  三四拳下去,结果自己强行击杀那家伙却没死……
  然后,十秒的时间到了,自己又恢复到那个垃圾水平。
  这时,自己好比就跟大象变成了蚂蚁,而对方是只老虎,只要他还有一丝气,就可以碾死自己。
  ……
  这就很难受了,被反杀的风险实在太大,说到底这个进入杀无赦状态强行开启的强化,是纯属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不是永久的,又没有相应的宝物解锁,
  实在风险太大,自己也不怎么敢冒险。
  而且,这玩意长此以往太容易让自己产生侥幸和依赖感,只有自身的真正永固的实力才是稳健的,要不然,除了特殊情况还是少用得好。
  自己有多少实力就有多强,不然剩下的都不靠谱,这是自己一直坚信的道理。
  终于,地面上的烟尘全部飘散完了,彻底露出了战场景象。
  可能之前那个手雷威力实在巨大,把旁边一堆尼龙化学原料点燃了,灼烧刺鼻的味道在空气中飘散。
  火焰在噼里啪啦燃烧着,一缕缕黑烟从火苗中鬼魂般飘出,那里面隐含剧毒!
  战场,逐渐回归一片死寂,好像什么声音生灵都没有不存在。
  可是,将一切收入眼中的楚沉,可比谁都清楚,这战场上谁都没死,两个玩家都还存活着。
  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楚沉微微勾了勾嘴角,露出个邪魅的笑容,那就来吧,先让猎人看看猎物之间的厮杀,好戏上场!
  黑色枪管依旧从废墟一角伸出来,看着像一块冷却的铁,那个玩家一动不动,继续爬伏。
  楚沉却清楚得很,一旦这边这个海镰的敌手出现,那这块看着很普通好像已经死亡的铁管,会喷出剧烈的火药子弹,击穿敌人的胸膛。
  烟尘仍然在飘着,楚沉握弓的手都快麻了,却不敢松开,神经紧紧绷着,就等着自己出手拿人头的机会。
  就怕错过了一瞬间的把握!
  “你死了没有,海镰啊!!!”
  就在楚沉在想着的时候,之前扔出手雷的那个玩家说话了。
  声音很邪,带着一种畸形的怪异感,很容易让人想起来,身材削瘦,双肩单薄,穿着白衬衫,舔刀上血的那种变态。
  就是那种声音,不知道除了这些词能形象一点形容那个玩家,还有什么词,不过自己已经觉得够贴切了。
  反正,自己听到这诡异的声音,就好像密密麻麻的针渗进骨头极度寒碜的感觉,脑海中也就浮现出这么个形象来。
  “我猜你是没死呢!”
  那个声音诡异的神秘的玩家,继续好像自顾自的说道。
  因为声音的传导,楚沉根据来源一下子就锁定了那个玩家的藏身位置。
  想了想,楚沉也把搭箭拉满的弓对准了那个玩家方向,看样子,好像这个玩家也不简单。
  草。
  楚沉头疼,自己也是倒霉,第一把游戏开赛,就接连遇上几个变态玩家,虽然没有遇到那种挑衅满含敌意的猎杀自己的人。
  但是,如今眼前这两个家伙,也估计不好对付,之所以没遇到猎杀自己的玩家……应该是怕被反杀吧。
  好吧好呢,一点点解决,一个个抹杀。
  虽然把弓箭转换了方向,但是楚沉的眼睛仍然没有离开之前的海镰,自己明显看见海镰的枪口也转移了角度,对准了之前声音来源的方向。
  行吧,一个二个都是老狐狸。
  不过,自己才是这片战场的猎杀者和主宰,现在那两个玩家估计都还不知道这事,还有一个杀手,正在专心致志的盯着他们,考虑从哪下刀!
  “哈哈,海镰,你是杀不了我的,要不然你试试!?”
  那个空茫畸形的声音快速传开,在空气中如鬼火般散播。
  那个神秘具有独特声线的玩家说完,声音缓缓消失后。
  偏东面的一处废墟掩盖处,一支枪伸了出来,枪管对着天空,随后具有独特电子声音滴滴声,像是在判断什么,随后,一具庞大阴影机械站了起来。
  伴随着尘土扑簌四散,巨大的机械手臂,握着一面大盾,猩红的眼睛中闪动着红热信息数据。
  那面盾,挡在机甲面部上,盔甲眼睛里闪动凶悍的杀机光芒,装甲焊接的手掌中,握着那把黑金枪,底下悬垂着一个子弹链条。
  “卧槽,不是吧。”
  楚沉在高楼上看着,再一次被惊到了,这个家伙,却是就是荒野巨龙里的海镰人物。
  不过,这是一个全身装甲的海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