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假想者和两面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周围的景象在迅速变化。
  原本充满生机,长满绿草的岩石山坡,直接变作灰白一片,树木焦黑枯死花朵枯萎。
  一片灰白的惨淡,周围的建筑变作残垣断壁,废墟一片,巨大的妖冶地刺横生,仿佛死亡之神降临,带走了一切生命。
  时间被凝固了一般,一切都换了背景幕布一样,换成了阴暗,抑郁,灰白色调的场景。
  楚沉看见着那个黑影,想要冲上去杀了他。
  但是,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那个黑影明明就在眼前,但是极其遥远一样,像是在另一个空间纬度里跟自己对话。
  楚沉好几次想挣脱,但是根本像个木桩被固定在原地一样,一丝一毫都动不了。
  想去点击手腕上的虚拟电子屏召唤机甲,手都举不起来,像被枷锁束缚,这一项于是就宣布报废了。
  楚沉眯起冷眼,实在不行自己还可以强行进入杀无赦状态,启动系统。
  但,过了一会,楚沉发现除了世界变了,自己手脚不能动以外,倒是没有其他什么危险。
  于是,楚沉也就没有启用那个最强硬汉系统,毕竟,那是自己最后的底牌,不到关键时候自己是不愿意暴露。
  何况眼前这个长着自己一模一样脸的黑影太诡异,指不定就是这个游戏系统本身什么的派出的内奸间谍。
  况且,史上最强硬汉系统系统那个杀无赦状态,是专门针对玩家的,谁知道对眼前这个黑影一般的家伙有没有用。
  好吧,只能这样待着,看他下一步该怎么做。
  实在不行,还是系统。
  那个最强硬汉系统开启杀无赦,好像可以最高打开一千万的武力值,目前这个段位,后期还可以升级,开启的武力值更高。
  只要开启一千万的武力值,相信在这个游戏里,就算是官方限制,也没有办法束缚自己。
  那是绝对的力量碾压。
  “在两型的世界里,你就如同一具枯骨。”
  那个长着自己面孔的黑影,缓缓开口,楚沉明白,在这个世界里他就是主宰。
  黑影一步步,缓缓走了过来。
  每当他迈出一步,周围的死亡气息就强烈一分,那种被埋在棺材土壤里腐烂的味道。
  就像黑暗军团,从宇宙深处的火焰走出来,为首的将领手里捧着一个美丽妖冶女孩的逝世,身姿妖娆,却一动不动,就像睡眠,那种红唇,与沾着血液的太刀相应。
  楚沉感觉自身像是随着很久很久过去的时间,变成了苍老的模样,就像做了一个梦,脸上流露出一种梦幻陶醉,又疯狂癫魔的表情。
  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四周,竟然是一片大雾,雾中无数隐约可见的墓碑,无边无际,没有尽头。
  楚沉感觉自己就像粗大冰冷的铁链绑在一个十字架上,生锈的铁味钻进鼻腔,摧残了嗅觉。
  模糊的眼前,是自己竟然穿着白色老旧,血迹斑斑的殓衣,那尸布如同黑夜的眼睛,隐藏在一片狡黠的白影中。
  “啊……”
  楚沉只感觉胸口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先说话,大吼出来排解这种压抑,但是只能发出呜呜如被人勒住喉颈的残碎音符。
  那个黑影,渐渐飘来,这次,他没有露出跟楚沉一样的面孔,而是一张虚无缥缈的脸皮,什么都看不清,却又充满深渊般的伤,毒,恶,暴力。
  失聪的眼睛般,肆无忌惮,裂缝满满,废墟与剧毒,与地狱同在。
  很快,黑影到了楚沉面前。
  他开口般,说,但是楚沉只有看见梦里魇物晃动罪恶铁链的模样,听见的像是布满灰尘,自己在破旧磁带的轨迹里,转圈跑动,那种咔咔如骨骼伴随铰链混合响声,无数齿轮露出尖牙利齿的僵硬笑容,眼睛空洞布满阴影,拍掌转动。
  在百合燃烧,玫瑰碾碎在酒杯里的墓地花园中,长相怪异畸形的风,愤怒又笑意阑珊,癫狂,身子几乎透明的苍老渔夫,摇着船桨,摆渡另一个渴望自由的魂魄,把他抛弃向放逐阴影之地。
  眼前的画面,像有人摇动十九世纪的放映机雕花金属把手,一幕幕碎片场景,闪烁残旧光华,切换着。
  随后,越来越快,画面闪动也随之忽闪飘动,最后,残废回不到过去的石墙上,一张张人脸,逐渐狰狞。
  嘶吼着,仿佛要从那幻象中冲出来,长着尖嘴咬碎狂妄。
  咔咔咔咔。
  那金属齿轮越转越快的声音传出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终于,咔擦一声,那个古老放映机的把手像是断了,齿轮散落一地,画面也熄灭。
  在这杂乱一切中,楚沉耳朵中隐隐轰鸣,但是很清晰的听见,那个黑影的声音,就如幽灵飘进来,冲击着脑海。
  他问,“你害怕杀戮嘛。请回答我。”
  听着喑哑的声音,楚沉冷静思索,“那得看死亡形式,是残忍到冲击眼球,还是睡眠般安静。”
  “那就是害怕了,我从你的声音中听出了颤抖的意味。”
  黑影声音像是带着一种病态的疯狂,恨不得夸张大笑。
  “说我害怕,不如说你害怕,对嘛。”
  楚沉冷眼看着那个黑影,虽然现在身体动不了,但是意识还是清晰。
  “对,哈哈,你很聪明。对,我问你害不害怕杀戮,也仅仅是我害怕罢了。”
  黑影飘忽着,“而我,就是你啊!”
  哈哈哈。
  黑影终于发出张狂的笑,一下子抬起头,露出跟楚沉一样的面容,那张脸孔飞快变幻着无数表情。
  有惊恐,有恶毒,有暴力,有残忍,有贪婪,有自私……
  总之所有的面孔,都是阴暗一面,仿佛把楚沉整个人都另一面赤露剥开。
  “呵,我可以叫你自以为是的,楚影嘛。你不用在这里自我癫狂,自我恐慌,拼命想要向我展示什么,这只不过是你竭力对我的精神攻击罢了。”
  “我从来没有说我多高尚,我也承认我的另外阴暗,包含所有贪婪恶毒的一面,我一身世俗,这一面我向来,只展现给加害于我,或者说,想要谋害我所爱的人的恶毒敌手。”
  “那般,我才会把我所有阴暗黑色的一面送给他作为灾难的礼物,还有,就你所说的一切,无论恶毒贪婪自私还是什么不好的变态阴暗扭曲的那一面,每个人都有。”
  “所有,披着伪装皮囊的家伙,把自己标榜的多么高尚,实际上呢,不过惺惺作态,只不过相较于这些来说,每个人身上都有善良和爱意,只不过看着一面的倾斜程度和占的比例多少,能否翻转另一面罢了。”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假想者,都是两面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