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铁盒子里的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哎呦卧槽,这鸟玩意还挺硬实的。”
  楚沉晃动链锤,叮叮梆梆的又咋了好几锤子!然而每一下都是一样,火花四溅开来。
  湿土弄开后,火星消散,那个银纹金属板确实毛事都没有,根本没有楚沉想像中的开裂。
  这……你妹的,不是吧。
  楚沉累得气喘吁吁,刚才那几下,自己可是爆火者全力爆发式,结果,好像用处不大。
  “没想到这教堂内部跟个破烂废品旧货场一样,要不是有点年代摆设感,真就是一垃圾场。”
  “但谁能想到,这水阀门管道系统保护得却如此优良,跟外部豪华的大理石完美映衬啊,倒也相辅相成。”
  楚沉嘴里嘀咕嘟囔着,“这游戏里的设定建筑可靠度,可比现实中的某些房子坚固多了。”
  “现实里,有些房子,不住人自己都会倒塌,房子就跟个空壳装饰品,还爱发脾气,得当祖宗供着,一不小心他不高兴了,就坍塌成一堆碎片。”
  “有时候,每天住在里面的人都战战兢兢,提心吊胆,夜里睡觉都得留个胆,某宝上买着安全头盔护膝全套,晚上睡觉必备装备,再套上睡衣。”
  楚沉无奈的摊摊手,随后,提着链锤狠狠把周围的废墟和深坑连接的土层,全部击打破碎,清扫干净。
  此刻的整个教堂,被楚沉搞得一片狼藉,跟一片深窟宽井一样,地基几乎破坏完了,上面的教堂建筑整个变成了一个空壳模型。
  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一层包装装饰,脆弱得,轻轻扳倒一个烟囱,整栋房屋教堂都有可能垮塌。
  清理完了教堂整个地面,把他变成了一片满是烟尘,浮土的现代化工地后。
  清理完了,楚沉定睛一看,直接疲惫劳累的坐在地上。
  整个地面,都是银纹金属钢板,就像是那个该死的支线任务里面水阀门管道系统,被一层钢铁牢牢包裹锁住,变成了一个铁箱子一样。
  特么的,自己就知道这游戏系统的尿性,任何一个任务,不管主线还是支线,都是一样的坑比,一样的难,没有什么好办的。
  草。
  楚沉狠狠啐了一口,坐在地上,疲累的喘着粗气休息。
  嗯嗯?
  这时,自己在被之前忽略的一个破旧铁盒子里发现了一个好东西!
  打开盒子一看,竟是一支支棕褐色的雪茄烟!在那个生锈的铁盒子,自己之前可能用链锤砸烂那个木箱子的时候,从里面掉落出来。
  很不起眼,在一处废墟尘土里半掩埋着,要不是自己歇息的空挡,可能就看不到了。
  楚沉咂咂嘴,饶有趣味的把那个铁盒子拿起,这可是几百年前跨世纪的东西。
  把铁盒子盖子合上,楚沉小心翼翼得吹了吹上面的尘土,只见外表已经有些生锈,上面有一个身材火辣的女郎绘画,不过已经模糊了,侧面是一排英文字母。
  “啊!”
  楚沉发出一声轻叹,看着那英文字母,仔细辨认了一下,这应该是皇家护卫队骑兵军人抽的雪茄,在当时那可是贵族抽的烟啊。
  再一次打开,只见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七根雪茄,虽然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但是仍然散发出一阵阵烟草特有的香气。
  烟丝如黄铜般,根根锃亮坚硬。
  楚沉小心翼翼得拿起一根,放在鼻子下面轻轻闻了闻,一阵令人陶醉的味道扑面而来,熟悉的感觉,感觉肺部已经上瘾躁动了。
  不行!
  得尝尝。
  对于自己这样嗜烟如命的家伙,一旦遇到这玩意,管你是大麻叶子还是其他致幻麻痹神经的烟草呢,啥都不管先尝尝看。
  自己就不信这一个简单的游戏道具还真能把一个玩家给毒死抹杀了!
  这可是难得的珍品啊,跟外面小卖部里面卖的几块钱一盒多粗滥机器生产烟草可不一样,根本没得比,这个可比那些什么西欧人收藏的都要好。
  这个拿到外面可真的是拍卖价,放在玻璃器皿里当黄金一样供着的,不过,这种世纪烟,宛如珍贵的黄金。
  据说,还分什么八十年,一百年,一百二十年那种黄金分段年份,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价钱,都高昂不菲的吓人。
  上面刻着当时那个时代烟草公司出产的牌子,有细长弯曲的字体看,刻在铁盒上,因为老旧时间和年代岁月,一些字体凹刻里面磨的发白金属色,斑驳漆涂掉得星星点点的,呈现一小块一小块,不规则形状。
  这样的烟,自己要是在现实生活中打拼……可能一辈子都抽不上一根,因为没钱买不起,就跟艰难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不可能喝的起拉菲红酒。
  甚至连那玩意是啥都不知道。
  于是,这个难得至极的机会,楚沉可是要珍惜,手里捏着从铁盒子里拿出来那根古旧雪茄。
  烟丝头朝下,随后楚沉把地面上的一银纹金属板上面的泥土擦干净,提起链锤,往那上面使劲一摩擦。
  金属相互撞击掠过,一串明亮剧烈的火花闪动。
  楚沉借着这火花,把雪茄一头伸进去,在这花火中,点燃了烟。
  烟草被灼烧,细微的火焰一点点贪婪得吞噬几百年前世纪级别的贵族士兵烟草。
  楚沉叼嘴里,坐到一旁,吸了一口,淡蓝色烟雾涌进口中,感受着在肺里的沸腾翻滚。
  缓缓闭上眼,这可是几百年前的好烟的味道啊,似乎隐约能看见一个个武士拔出刀剑,护卫士兵的拼杀征程,那种奇妙的感觉,就像与一个几百年前的美丽姑娘,在风中谈论一场关于爱情和战争的故事……
  过了一会,楚沉睁开双眼,将烟雾从肺里挤出,顺着口中喷出,看着淡蓝色飘散向空中。
  当着一口包含太多岁月的烟重新被点燃,释放生命力吸入口中,眼前似乎能看见一个世纪前的很多破碎的画面,在遥远的过去。
  看见那些因为贫穷而割舍的爱情,因战争而告别心爱的姑娘,拿起枪,前往死亡挣扎之地。
  当浴血而战,拼着命和信念活下来,穿着破旧的军衣回到家乡,姑娘却早已不在……
  好像,自己也曾有一段年少时因为贫穷,幼稚和无能而断裂的情感吧。
  楚沉沉默皱皱眉,站起身来,很快将这一支雪茄烟抽完了,烟头扔到地上,看着还不断散发迷人烟雾的烟头。
  楚沉抬起脚踩了下去,在燃烧的雪茄烟头视线和世界里,一片黑暗,降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