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面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楚沉的巨大链锤轰击到那个处刑者脑袋上的时候,那个处刑者也挥动着手中的钢铁机械,狠狠砸到了爆火者楚沉的胸膛上!
  楚沉只感觉胸口像是被从天空高处落下来的重锤狠狠击打了一下,一种气闷的感觉从胸口一直顶到喉咙,压根就直接气呛,说不出话来。
  像是极度饥肠辘辘,饿坏了好几天的人,绵软的刚出炉的饼子,被一下子噎到,那种顺着喉咙缓缓下去的感觉。
  胀大你的食道,那种差点噎死的感觉。
  口水不断分泌,却又卡在喉咙眼那种感觉。
  而楚沉那一个链锤,狠狠的重击在没有任何防御的处刑者脑袋他。
  这一次,他无力的跪倒下去,整个巨大血迹斑斑的身躯,倒在那堆废弃生锈的机械中,胸口起伏着,喘着粗气,却一动不动,再也起不来了。
  但是,却没有死亡。
  楚沉刚好掐准了力度,自己不能把他彻底打死,要不然,他就会再一次复活。
  自己可不确定,凭借现在的自己力量,能对付一个全新复活,重新手握巨大斧刃的处刑者,而且之前自己能够活下来,都是运气眷顾。
  你想想,万一那个机甲防御力没有这么强,那个处刑者一斧刃劈下去,直接穿透了机甲的话,那自己也就直接没了。
  就算自己全胜状态,对付那个处刑者,都真的够呛,就别说凭借现在自己近乎残废的实力对付他了。
  所以,自己掐准了力度,不能只能把他搞死,最多让他失去战斗力,这样也刚刚好。
  楚沉被那个处刑者的机械钢铁砸到胸口上,尽管是爆火者,拥有强大肌肉坦克般的身材,但是被处刑者那强大的攻击狠狠砸到,还是有些吃不消。
  估计造成了内伤。
  楚沉摇摇晃晃的站在一边,把巨大链锤猛然撞击到地上,算是勉强撑住了自己,没有倒下,身子将要倒下,但是还是硬撑住。
  这一战,自己算是赢了吧。
  自己至少没有狼狈如狗般倒在地上。
  “叮咚。”
  这时楚沉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一声。
  “因为宿主重伤,爆火者状态无法继续维持,将化身原本模样。”
  机械的声音缓缓传出,楚沉再一次听到了脑海中那个久违的声音,那么熟悉而又让人心安无比。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那个系统声音,突然变得虚弱了很多……而且,对于这么神秘莫测的系统,楚沉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但是,现在无暇考虑……
  就在那个机械的声音,刚传出,便消失之后。
  楚沉俨然由身躯巨大的爆火者,变回了自己原本脸庞帅气的模样……(某人无耻的认为)
  之后,楚沉猛然弯腰,嘴里哗啦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之前自己被眼前的这个处刑者真的伤得不轻。
  缓缓的,楚沉站起来,嘴角还带着乌红的鲜血,那个处刑者已经倒在机械堆里,动都动不了,只能无力的喘着粗气,无法再去挣扎抗拒。
  从爆火者状态变回来的楚沉,嘴角还叼着那支几百年前的雪茄烟,只不过,此刻已经燃到了尽头。
  只剩下一点点烟丝。
  而且,在之前楚沉重伤,口中流出鲜血的时候,被浇灭了。
  一股子烟味和血腥味混合的气息,钻进楚沉鼻腔中。
  那个,味道,是如此的奇妙,又让人着迷。
  楚沉缓缓坐下身来,艰难的,此刻的他,浑身跟散架了一样,满身疼痛的要死,根本无法再去经历任何剧烈运动,任何战斗。
  但是,如果,跟一个漂亮的妹子剧烈翻滚运动,楚沉还是精力无限的!
  即使要死了,对于楚沉这个老色批来说,也不能离开把妹!嗯……!就是这样!
  楚沉坐在地上,擦了擦那个处刑者从背后拔出来的巨大机械,拿来块高墙倒塌,废墟里面的石块,轻轻一擦,在火花中把那半截子烟头点着。
  随后,叼嘴里,缓缓吸了一口。
  啊,陶醉的样子,把烟吐出来。
  楚沉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只感觉胸口的骨头都像是碎裂了一样。
  龇牙咧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但是一旦剧烈喘气,吸入氧气,胸口就跟炸裂一样的疼痛,楚沉不得不忍着,由于烟没有及时从肺部吐出。
  直接呛得直咳嗽。
  咳咳咳!
  楚沉的肺里就跟个抽风机一样,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但是疼痛的不断咳嗽,也不知道被呛的还是疼痛。
  缓缓的,楚沉咬咬牙,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的神色,从怀里,慢慢拿出一个金属物件,那是一把左轮手枪。
  但是,楚沉好像没拿稳,因为剧烈的疼痛,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楚沉倚靠着一面墙壁,随后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强忍着疼痛。
  啊……
  半嘶吼,半绝望着,胡乱在地上抓着,抓了一手泥土。
  终于,再一次拿到了那个左轮手枪。
  随后,楚沉将左轮手枪举起,枪口对准了自己对面不远处的处刑者屠夫,瞄准着,把他套进准星里。
  楚沉满脸都是血污和沙土,嘴角叼着快燃烧殆尽的烟头,吧嗒一声打开击锤。
  那个屠夫处刑者,躺倒在废弃机械堆里,这时楚沉竟然看见,他抬起手,缓缓将脑袋上的麻袋拿了下来。
  “嗯?”
  楚沉锁紧眉头,等到处刑者脑袋上的血迹斑驳麻袋拿下来之后,里面竟然是一张俊秀的男人脸庞,头发染着蓝银色,眼神极其邪魅,如刀锋。
  “嗯嗯???”楚沉心中的疑问更加沉重,自己本来以为,那麻袋下面,应该是丑陋,满是刀疤伤痕的脸孔,结果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景象!
  自己看见,那个处刑者背后之前被钢铁机械穿透,他又拔出来的血洞窟窿,血液顺着那伤口就像喷泉一样流出来。
  把他身后地下、包括那堆生锈的废弃钢铁机械,染红了一片,并且还有血在汩汩不停的流出来,沿着那机械纹路,不断流淌出。
  “开枪吧。”
  这时,楚沉面前的那个蓝银色发色的俊秀男人,嘴角带着血迹,缓缓开口道,目光依旧邪异……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