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黎明的逆命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一章,我让战斗快一点结束……咳咳,节奏慢,不好意思了大家。or众位读者朋友。)
  楚沉这么想着,看着那个手握巨剑的尸王,还没等他这一次先发攻击,直接冲了过去。
  那个尸王显然没有料到楚沉能这么快的速度冲过来,他还没装完比呢,怎么说这是?
  杀伐果断!?
  还是速战速决?
  其实,楚沉也是本着速战速决的念头,这里的氧气含量不断降低,热量一直在这个空间不断扩散。
  这就让自己在这个环境里待着很不舒服,赶快从这个压抑的地方出去,才是正事!
  楚沉直接一甩手中战戟,直接三步五步,冲到了那个尸王面前,。
  这一次,楚沉没有率先攻击,要知道自己身上可不止这战绩,还有其他冷兵器,也够眼前的这个尸王家伙喝一壶!
  特么的,幸亏他没有那些变态般的货色,那种强大的自愈和恢复能力,要不然又得花费自己好一阵子功夫。
  那就对着家伙一套子物理打击,应该差不多了。
  之前楚沉站在原地,打量眼前的这个尸王家伙的时候,心里就已然生出一个计划来。
  那是一套缜密的物理打击计划!
  楚沉猛然朝那个尸王冲来过去,随后在跑到半路上的时候,就狠狠挥动手中的战戟,一戟横扫,尖锐的锋刃朝那个尸王脑门上,劈砍下去。
  楚沉这一次,一点空隙都不给那个尸王留下,直接步伐似闪电如风,眨眼间一套攻击动作就已经做出!
  自己已然看透了这个尸王身上最大的破绽还有弱点,那就是防御力量,根本不够,而自己刚好有击破专门瞄准他这个弱点一顿子狂/干的击打点,你怕什么,哥哥这就有什么!
  你弱项是嘛玩意,哥哥这就有专门针对你弱项的强项,什么叫做斩草除根,直接给你搞死,还是死得透透的那种,什么叫特么趁你病要你命!
  这一切,诠释印证了一个最好的道理!
  你既然力量不行,那哥哥刚好有专门一身蛮力的爆火者,其实这样如何,也全看到时候的战戟和爆火者的配合,以及一些零部件的攻击。
  自己狠辣,刁钻,恶毒,你说什么都行,只要把眼前强大的敌手尸王,给他奶奶的干翻,杀掉他就完了!
  那个尸王看见楚沉挥动手中的战戟冲过来之后,再一次就做出之前的老牌动作一般,去扬起挥动巨剑抵挡。
  然而,这一次,楚沉冲到他面前之后,没有再用手中的战戟去刺击那个尸王手中的巨剑!
  而是,到那个尸王面前的时候,猛然把战戟往身后一背负,随后直接开启爆火者技能!
  化身提着链锤的强大爆火者,在到那个尸王身前的时候,狠狠挥动着手中巨大链锤,砸到了那个尸王手中的巨剑上!
  伴随着砰的一声金属响声,那个本来就防御力量不足,无法抗衡的尸王,手中握着的巨剑,在楚沉爆火者强悍蛮力,巨大链锤狠狠一击下,直接整个人跪倒翻在地下。
  随后,他单膝跪地的地面上,布满满满的裂缝!全部凹裂开来!
  楚沉迅速收回来爆火者技能,取消了这一项化身,变成原来背着战戟的模样!
  自己一切都目的和计划,只要爆火者击打的这一下,就够了!
  看见那个尸王被自己之前爆火者链锤狠狠砸下击打之后,失去了手中巨剑的抵抗防御力。
  楚沉直接冲到他面前,此刻那个尸王失去手中的巨剑防御,就差不多跟个废物一样!
  瞬间直接把小腿两侧的那个装着的,之前用破旧帆布接成的绳子,上面挂着那个钢爪。
  直接一甩那个帆布绳子,握着钢爪头端,狠狠刺/插进了那个尸王的胸膛里面。
  冰冷的金属,那种坚硬锋利的感觉,还有钢爪刺入那个焦尸尸王胸膛,包含的炙热隐约,似乎岩浆咆哮声音。
  那个尸王是无法无视物理攻击的!
  被楚沉这一钢爪刺入,瞬间直接惨嚎了一声,看来,他也能感知到疼痛,也知道被重伤的滋味。
  那个尸王惨痛着,直接就要拿起旁边的巨剑,狠狠挥动着,似乎临死前顽强的抵抗和一击。
  但是,好像并没有任何用处!
  楚沉往旁边一闪,就躲开了,那个尸王被楚沉手中的钢爪狠狠重度伤击了一下之后,直接反应力敏捷程度似乎都降低了很多!
  挥动巨剑的手臂和动作,甚至都有些迟钝。
  楚沉逮住这个好机会,直接顺势又把小腿另一侧的那把之前从黄毛狙击手身上搜刮劫掠的弯刀,有一侧锋利刀刃,应该是合金钛钢制作。
  刀背上是排排波浪鱼鳞般的金属线条,一侧就是尖锐弯曲的刃部位,刀体的表面,是化蓝色的晶体漆色,镀了一层。(具体形状,可以借鉴一下对峙2里面的刀子,或者说特种部队小组2里面近战武器,那个弯刀的模样。)
  楚沉一把握住那个弯刃短刀刀柄,尖锐的刀刃,朝着那个尸王,狠狠迅疾如风般一刺,直接扎进了那个尸王的脖颈!
  喉咙那一块!
  这一次,那个尸王,手中的巨剑终于朝楚沉挥动而来!
  楚沉直接往旁边一闪,那个尸王好像生命力彻底不行了,摇摇晃晃身子站起来,随后手里提着巨剑,脖子上插着那柄弯刀,胸口上刺入那把钢爪。
  他被楚沉手中那两柄近战冷兵器刺进身体后,伤口那个地方,不断飘燃出黑影来,如同黑色的火焰在夜里燃烧,流动着灵魂的哀叹和苍老的渔翁摆渡。
  把他所有最后一丝夕阳,暮光,黄昏般的灵魂和叹息生命,全部烧光,一点都不剩。
  所有都在流逝着,包括时间,那些遥远的过去,时代的巨齿在缓缓向前转动着,提着长刀的逆命者,站在巨大的铁幕下,看着最后黎明的光,一点点消散,变成一个远方姑娘的最后挥手再见。
  随后,逆命者转过身去,知道这一生,可能和那个姑娘,再也不会见一面,于是缓缓走入黑暗的淹没,,,如同飓浪大海潮水的淹没。
  送葬了一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