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皇后棋子,终局巨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只丧尸刚冲过来,巨大的铁架子就砸了下来。
  而那个狂暴巨尸又刚好在那个铁架子砸下来的范围之内,于是那整个巨大沉重的铁架子,就狠狠的把那个狂暴的巨尸砸倒。
  然后,把他死死的压了下去!
  那个狂暴巨尸被那个类似于电塔般的铁架子砸倒后,身子爬伏在地下,很是愤怒狰狞得,嘴角发出一声声怪叫。
  “哎呦,卧槽,还反了你了!”
  “你现在叫鱼肉你懂不懂啊,我为刀俎。”
  楚沉看着之前还很嚣张得意的狂暴巨尸,不是说哥装逼打脸哈,只不过是你这家伙帅不过三秒!
  啧啧。之前还想要自己跟木北辰的命来着,现在反倒是他自己的生命已经受到威胁了!
  他那把巨大的战锤掉落在旁边,。
  楚沉咋咂舌,随后看着地下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丧尸,直接扶了扶腰酸背痛的躯体,嘴里嘟囔道,爷们差点就死在你手里了……
  随即,走到他面前,扬起手中的战剑就要刺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那只狂暴巨尸,像是感应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他知道,一旦当楚沉刺客角色手中的这两把战剑刺下来,那自己必死无疑!
  而,楚沉也自然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想法,操,你现在被铁架子压住动都不能动,还不得赶快把你解决掉啊,莫非还等着你挣脱了之后继续来用手中的战锤,杀我???!
  想你妹夫呢!
  这么想着,楚沉对于心狠手辣杀人这一项目,那可是当即立断!
  当楚沉手中战剑直刺那个丧尸的脑壳时候,突然旁边那把巨大的铁锤,原本那只丧尸的武器,直接飞了过来,挡在了他脑壳面前。
  于是,楚沉手中的战剑,就不偏不倚得直接落在了那把巨大战锤上!
  之后,伴随着锵的一声!
  火光四溅,楚沉手中的战剑,结结实实的直接劈到了那把战锤上……
  “哎呦,卧槽,你还真当自己是雷神了!?召唤战锤?”
  “你妹的!”
  楚沉看到这一景象,直接火了,他丫的这货竟然还敢挑战自己的攻击权威!干你大爷的!
  秉持着哥今天就不信邪的念头,楚沉直接再次扬起手中的战剑,这一次,是朝着那只丧尸的裆部刺去!
  楚沉脑海中似乎已经隐隐回荡着,当伴随着手中战剑咔擦一声,然后就是那只丧尸惨绝人寰的惨叫……
  结果,现实情况是,那只被压在铁架子下面的丧尸,看到楚沉这番狠毒的攻击之后,愤怒得脸色铁青,都快绿了!
  之后,那个战锤,在他的再度召唤下,一下子飞到了那只丧尸的裆部,也就是楚沉要攻击他的地方!
  锵!
  又是一声金属与金属相互碰撞的声音!
  楚沉这一次脸绿了,挖槽,你丫的干脆练一个金钟罩铁布衫算了.。
  听说过头铁,没听过裆铁的,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
  那只战锤,丝毫不差,老老实实的直接飞到了那个丧尸裆部位置,似乎能为他阻挡一切风雨……
  楚沉彻底是服了,于是打量起那只丧尸来,如果说有这个战锤护体,那简直是没办法啊,就跟有一层强悍的保护罩一样。
  根本就无可奈何,没办法直接突破伤害到他本体。
  我擦,头疼,真是件麻烦事。。。
  估计是这个丧尸面对突发情况还有危险,自主意识召唤的这个铁锤,进行的动作姿态。
  那既然这样,就应该破坏他的大脑啊,只有这样,估计才能干掉他……
  就在楚沉这么想着的时候,那把围绕在狂暴巨尸面前的战锤,直接就像机械变形一样,瞬间分裂成两半,之后变成了两把合金钛爪!
  然后,就直接那么虚幻的套在了那只狂暴巨尸的双手上!
  接着,那只获得爪子的丧尸,就开始了一系列令人窒息的操作……
  挖地!
  对,没错,就是挖地!
  只见那只丧尸,直接双爪飞舞,地下的泥土纷扬!
  他直接将两只爪子对准了地面,飞快的挖了起来,速度还极快,没一会地面就直接出现了一个大坑来。
  好家伙,这货是知道自己逃脱不了铁架子的束缚,就直接开始挖地了。。。
  牛批啊!
  莫非还想真打地道出去!
  救他那肥硕跟大象膨胀吹气般的体型,累不死他。
  然而,下一秒狠狠打脸,那只丧尸用实际行动告诉楚沉自己错了!
  好家伙,没几秒钟时间,那只丧尸的庞大躯体就已经陷入了土中,隐隐没入,快埋消失了。
  大坑两边,已经堆了两大堆新鲜水分十足的土壤……
  挖槽。
  在一旁的楚沉直接看傻了,他丫的,这只丧尸不光智商奇高,估计上辈子还是土拨鼠投胎!
  他妈的,就他这个速度,估计没一两分钟就能逃出来!
  然后,把自己和木北辰给嗝屁歇菜掉。。。
  看到这,楚沉的心里就不平静了,自己和木北辰好不容易推翻的铁架子把你遏制住,怎么能这么轻易让你逃离!
  就在楚沉刚准备爆发绝招,弄一波那个丧尸的时候!
  突然听见身后木北辰喊出一句高呼,“楚哥,让开!”
  楚沉下往旁边身子猛然下意识爬伏一堆废墟后面,算是闪开了,与那个丧尸拉开很大一段距离。
  只见,木北辰这孙子,不知道从哪搞了个巨无霸手雷!分量十足!
  之后,直接从手中狠狠扔了出去,楚沉甚至能隐隐看见他手臂上因为剧烈用力而凸显的青筋起伏……
  然后,那个巨大如西瓜般的手雷,直接就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轨迹……
  不偏不倚,猛然落到了那个丧尸的巨坑里!
  一触即爆!
  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冲天的烈焰升腾而起!
  尘土在整个黑暗的空间中弥漫开来,从空中不停坠落下一些散碎物体,掉在地面上,发出锵的一声脆响!
  那个巨大电塔般的铁架子,直接在这强烈的冲击力下被撕裂,炸成无数钢铁碎片!
  整个电塔铁架身躯,中间变成一个残破的巨大塌陷洞口,如同一只突兀张着的嘴巴。
  那些钢铁碎片,之后纷纷落在地面上……
  “我擦,木北辰,你还真是个畜生哟……”
  躲在一旁废墟后面的楚沉,只感觉自己的双耳嗡嗡的蜂鸣,眼前虚晃这一团白光,头上身上落了一层土。
  那个巨大手雷爆炸的威力,着实可怖。
  楚沉缓缓站起身来,等到耳边的嗡嗡之声消散了很多之后,才努力睁开眼皮,随后看见不远处的木北辰直接跑了过来。
  等到木北辰跑到身边之后,楚沉才一拍他的脑门,“挖槽,木子,你咋搞得,哪来这么大手雷……”
  “那个,我那个突击步枪的连射技能可以更改,直接切换成了手雷爆炸一项,然后,就出现了那个巨大爆破……因为,我觉得突击步枪子弹连射,对那只丧尸,起不来太大作用嘛……”
  “卧槽,木子,你可真机智!狗丫的,连同哥都差点给你轰死……”
  楚沉边说着,边狠狠拍了木北辰一巴掌,不过自己对于这小子,还是挺赞赏的,关键时候竟然能迅速反应,想到切换技能这个。
  “嘿嘿……”
  一旁的木北辰奸笑两声,“也不知道那只丧尸,在这巨无霸手雷爆炸下,咋样了。”
  听到木北辰这么说,楚沉便朝那个丧尸看去。
  只见,在巨大手雷冲天爆炸之下,整个他挖出开的大坑,变成一个巨大类似于猛烈撞击出的陨石坑。
  从坑中冒出一缕缕硝烟,散发出古老尘埃和火药的味道,之前那些水分鲜活的土壤,直接被烧得土壤焦黑,一圈边缘。
  而那只丧尸也极其聪明,在感知到木北辰的手雷来袭,巨大冲击力爆炸轰击之时,却直接将手中的那两只钛金钢爪,直接再一次合并成一个巨大的战锤。
  挡在身前,但是,那个锤子的面积终归是有限的,那只狂暴丧尸,也仅仅是用那只厚重的巨大铁锤挡住了他自己,巨大的头颅。
  那个巨无霸手雷的冲击力,可没有给他留情,直接将他没有挡住的身体部位,轰然炸了个稀巴烂……
  那只聪明绝顶的丧尸,也终究败在了武器装备上。
  只剩下一颗巨大的头颅完好,剩下的身躯内部骨骼全部粉碎断裂。
  但他的生命力惊人,竟然还直接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身子像一座摇摇欲坠的高塔,在那个破裂满是烟尘还有废墟钢铁碎片的电塔中间。
  这时,楚沉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看到自己的刺客技能已经经过这么多战斗经验,完全蓄满!
  随后,赫然操控着意识,启动了那个绝杀旋斩技能!
  在刹那间,楚沉如同一阵杀戮风暴一般,挥斩着手中的两把战剑,直接冲到了那个巨大丧尸面前!
  双剑齐齐斩下!
  硬生生,将那只丧尸的头颅砍了下来!
  伴随着轰隆一声,那个硕大的怪物巨尸脑袋就睁着死不瞑目的双眼,骨碌的滚落地面。
  ……
  呼哧呼哧……
  这时,楚沉的技能也释放完成了,加上之前的伤,现在自己只感觉全身疲惫不堪,如同一只泥鳅那么软,腰酸背痛。
  直接一屁股,瘫坐到地上,牛喘着粗气,热气不停从口腔中冒出来,自己只感觉双眼迷离,就像是隐隐想起什么伤痛的事情。
  “真希望,现在有一根烟啊,可以吸进肺里。”
  “又是经历的一场生死之战……”
  “自己有必要,跟木北辰讲一个真相了……”
  楚沉面朝天空,胸膛里烟一般的黑暗翻滚,自己已经发现了一个事实!
  自己和木北辰已经身处一个真实的游戏世界里了!
  因为,自己已经,发现在这场游戏里被伤害,是真正的加持在肉/体上,可以说,现实中的自己估计,已经受到了一样的伤害……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后悔,不应该戴那个游戏头盔,体验这个游戏。
  没想到,这个游戏有这么大的毒性和陷阱,还有那种诡异的手段,真的把虚拟游戏,变成真实世界了!
  而且,自己已经发现了这个事实。
  这才是,最令人,颤栗的真相!
  意思就是,在这个游戏中必须活下去,再也游戏中死亡代表现实中的自己变成一具尸体!
  跟自己最开始被吸进去的那个无限绝杀游戏,真实游戏世界,一个性质!
  而,自己有必要,跟木北辰讲清楚!
  呼哧……呼哧……
  就在楚沉坐在地上狂喘着粗气的时候,不远处的木北辰抱着手中的突击步枪跑了过来。
  看了一眼,旁边那个死亡头颅掉落的巨尸丧尸,脖颈处的断裂口,喷冒出乌黑色的血液,把地面的黄土打湿!
  木北辰看到那只丧尸死亡了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放了下来。
  随后,看到楚沉脸色苍白,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由得有些焦急和担忧,赶忙蹲下身来,问道,“木哥,你没事吧……”
  而,楚沉却是,异常的沉默,没有说一句话。
  “哎,挖槽,我说楚哥,你是不是虚了,看你脸色发白……”
  一旁的木北辰,打趣道,想要打破缓解这种沉默的气氛。
  然而,接下来,楚沉却只是抬起头,语气沉重的说道,“木子,我有必要跟你讲一件事……”
  “嗯?”
  听到楚沉的语气不对,木北辰也收起来那贱兮兮嘻嘻哈哈的样子,而是也认真起来,疑惑问道。
  “我们已经在真实的游戏世界里了,就是,在这个无限绝杀游戏世界里,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努力活下去……”
  “要是,你在这个游戏里死亡了,绝对不会是你的虚拟角色破碎,而是在现实世界里,你也直接死了……”
  “变成一具尸体,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腐烂……”
  “我也不知道这个无限绝杀游戏,有什么诡异的手段,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早就开始接触这款游戏里,几天前……”
  楚沉大致的把自己的在无限绝杀游戏真实世界里,经历的一切跟木北辰讲了一遍。
  至于,安晴的事,就没跟木北辰讲。
  因为,木北辰的观念,是富二代思想典型,以钱判定衡量一个女人。
  可以说,他从未相信过爱情,对于爱情,他只是两个字,出价……
  当时,木北辰就知道自己跟安晴的事,但是毕业后互相离开。
  那晚,木北辰就拉着楚沉去喝酒,认真的给自己灌输了一遍,金钱和女人之间的关系。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一切始作俑者,还是他妈的因为你没钱。
  你爱的女人,也最终离开了你!
  当时,楚沉由于沉浸在过度的无力和悲伤中,,再加上喝得醉醺醺的,压根就没有自我意识,迷迷糊糊中,也就听下了木北辰这个富二代的理论……
  但是,当阴差阳错的,楚沉进入那个无限绝杀游戏真实世界后,或许是老天安排的缘分吧,自己和安晴再一次相遇。
  然后,一切所谓的误会,因为两个人的互诉心声,也解开了。
  没钱是可怕的事,但失去,或许真的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所谓的背叛,也不是那种单纯因为钞票这玩意,硬生生拆开。
  而是,都是以为生活的迫不得已。
  其实,说是这般,所有还是归结为最后一点,没钱!
  但是,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楚沉觉得唯一让自己改变的不是说对现实有了什么美好鸡汤般的自我美化!
  而是要去打破!
  打破所有!
  不再那么堕落,要去努力挣钱,留住自己想留住的一切,不再失去那些因为没钱而失去的!
  而这一切的根源,都要从这一款游戏中获得,自己确实唯一赞同酒吧那一晚,木北辰揽着自己肩膀,跟自己讲的那一连串话语中,最后一句是真正真实的!
  不能这么堕落!
  腐化的生活纵然如此,但你也要纵马由缰!
  无论是以混日子的态度过活,还是说穿着破烂的衣裳,过着野狗人生,都要努力活下去。
  就像是在这无限绝杀游戏世界中,一般!
  不然,只有死亡,这一条路走……
  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三百万,全是靠着那个游戏获得的,无论这个游戏是黑暗还是如何性质,但确确实实能给自己带来钱。
  那就对自己有用的。
  三百万现金,加上一辆兰博基尼超跑,也够自己在这现实中有一些资本了,至少可以留住自己心爱的女孩。
  把青春的那些遗憾弥补。
  车子不需要开太好的,七八十万的也就够了,也不至于开兰博基尼那样的超跑拉风。
  把那辆兰博基尼卖掉,就算自己亏一亏,也能卖个一千万吧,然后,加上那三百万,买个房子,买辆七八十万的车子。
  然后,给安晴买她喜欢的所有东西,还剩下一些钱,老老实实做点小生意吧,平平淡淡跟自己爱的人过完一辈子。
  这也是自己最大的梦想了。
  自己,不是什么野心家,只是个普通平凡的人,也不想继续在那个无限绝杀游戏中,再进行什么什么生死博弈,走到巅峰。
  这些,自己想都没想过。
  自己从小无父无母,人间疾苦寒冷,以及小时候那些黑暗灰色屈辱体会太多。
  而,安晴,那个善良的女孩,是自己在上大学,最贫穷的年龄跟了自己。
  虽然,最终也分开离去了,可自己从未怪怨过谁。
  自己,只想挣钱,留住她。
  现在,自己面对的最大胆一件事,要去解决就是,跳脱出这个巨大的阴谋棋盘。
  找到安晴,带着那些本该就归于自己的收获,回到现实世界之中,好好过日子。
  而自己,如果单纯拿到现实世界来说,也就只是,一条烂命而已,摸黑前行,这个无限绝杀游戏,虽然残忍杀戮,但也是自己唯一翻身的机会……
  咸鱼嘛,自己也不想一辈子,跟只刍狗一样。
  杀,都是为了自己那种人。
  自己,不如可以把游戏里的那些玩家,全都当成魏康这种人,灭了他们,也当是除害……
  自己,也想过愧罪,善良。
  可自己,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自己。
  所以说,自古以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没错。
  脑中像是,经历了一场漫长的回忆,可又这么短暂。
  楚沉把前前后后都想了一遍,终于长舒一口气,自己也惊叹于这个无限绝杀游戏公司的恐怖手段,现在竟然连戴个游戏头盔上线虚拟,都直接给整成真实世界了
  还是,以生命为赌注和筹码,压在一把未知的天秤的上,就是不知道命运的重量,会向哪边倾斜。
  而一旁的木北辰,在听完楚沉的讲述之后,眉头也越皱越紧……
  楚沉知道,木北辰他也明白了,自己已经置身于这一款致命的杀戮游戏中了,还是真实的。
  “楚哥,你确定?”
  “我的直觉,不会错……”
  然后,又陷入一阵沉默。
  终于,木北辰不知道过了多久,紧皱的眉头舒缓开来,随后猛然一拍大腿,口中高喊一句,“卧槽,刺激啊!……!!!”
  ……
  嗯嗯嗯??!
  一旁的楚沉,直接看傻了眼,直接整个人都懵逼了,自己只看见那个木北辰脸上闪动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兴奋和欣喜!
  随后,这孙子,好像根本没有被之前那危机还有生命差点流逝给吓到。
  楚沉一再怀疑,这孙子是不是整个人被吓傻了,神经错乱了???
  于是,耐心又对他说道,“哎,我说,木子,你确定明白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们原本所处的虚拟游戏世界,已经变成了真实世界。”
  “而且,与现实是互通的,也就是说,我们要是在这个游戏世界里死亡,不是代表我们可以退出虚拟游戏,毛事没有。”
  “而是!”
  楚沉顿了顿,“现实世界中的我们,也会直接嗝屁歇菜,你懂了?”
  楚沉耐着比平时还有冷静十倍的性子,给木北辰重新解释了一遍……,自己真希望这货没直接整个人傻掉,还能听懂自己的意思。
  “哎,卧槽……”
  听到木北辰的国骂,楚沉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家伙还没真正沙雕,还能听懂自己的话。
  结果,没想到下一句话,差点把楚沉直接听得一口老血吐出来。
  只听见木北辰说道,“楚哥,我知道啊……不就是游戏里死了,现实里也死了嘛……正常啊,就跟那个什么,刀剑什么神域一样呗……”
  “但是,这不刺激嘛,多爽啊,撸起袖子干,脱了裤衩光着膀子干!多舒坦,杀戮哎……”
  “嗯……”
  木北辰的这一番话,把一旁都楚沉听得彻底傻掉了,不过看着木北辰那个家伙,脸上依然残存的兴奋表情,还有一抹掩饰不住的火热。
  楚沉就像抽自己两巴掌,丫的,自己才是个傻逼,给这货解释半天,丫的就纯属放屁一样说废话呢……
  自己看着木北辰这货,还真是头一次见这种异类,自己眼球都瞪大了,么想到,跟他讲这么严肃的事,然后木北辰竟然是如此反常的反应……
  好吧,好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