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解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所以自己对现在的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不敢太冒险,比如说他现在恢复到全身的战斗力,自己就算一技能,二技能同时全开也不一定弄得过对面的家伙。
  所以说,既然他遵循了所谓某种黑暗生物的法则,那自己也就不免跟他坐下来,所谓的化干戈为玉帛,好好谈判,而且他已经给自己了,那个对自己可以说,是用奸计,装逼,哄骗而来的装置。
  虽然自己不知道目前眼前手里这个机械装置有什么作用,但是应该,就凭自己目前测得的里面那种狂暴黑暗的力量,应该一点都不弱。
  主要是,现在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也并没有给自己身体内种下什么毒素,可能最开始之前,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即将给自自己注射,那支所谓冠冕堂皇的身体基因强化针剂。
  所以,所谓毒方面,自己还是安全的……
  想到这,楚沉看着手中的那支,托尼斯威尔派将军朝自己扔过来的上等雪茄烟,撇了撇,并没有抽,只是放在了一边。
  “怎么,不敢抽?我们黑暗种族,从来不干那种龌龊猥琐的事。”
  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看着楚沉这个样子,不由得不屑一顾,继续抽着自己手中的雪茄。
  听到托尼斯威尔派将军的那句话,楚沉笑了,把手中的那支雪茄,收了起来,装在衣兜里,“出门在外,还是小心的好!……”
  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在听到楚沉的这句话后,点点头,沉默了一会,也不再说什么。
  楚沉也随便四处转着,然后自顾自找了个地方,大脚一伸,就像跟自己家一样随意。
  而楚沉看了看那个托尼斯威尔将军,他只是一个人躺在旁边的沙发上,随后沉默的,抽着手中那只已经点燃的雪茄烟,烟雾在空气中不断飘散。
  很快他手中的那只雪茄,就烧到了一半儿,这时候楚沉率先打破沉默,对他问道,“哎,我说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兄弟,你这是黑暗狼人生物,为什么一个人掌管着地下人类军团呢?你不应该是遵循着你们所谓的黑暗生物原则,然后杀死劫掠所有的地下人类城市呢。”
  “这么说来,我说你更应该像一个反叛者吧!?”
  楚沉目光,微微冰冷眼睛眯起,随后抬了抬,眼皮,看着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朝他问道。
  “你不懂,可能你不知道,我在黑暗生物的世界里面,也只是一个贫穷的弱者罢了。”
  “而且,人类的城市,由最开始的地面文明,转换到现在的地下建筑,他们也只是在苟延残喘着而已……”
  “而我们,黑暗生物每当太阳转到火焰那一面的时候,也只能,在你们拆除的那些地面城市废墟的阴影下,艰难的存活着。”
  “我们的种族,也只不过是弱势群体罢了……”
  这时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手中的上等雪茄烟,已经几乎全部烧完,他又将的烟头掉在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将满口的烟雾朝着空中喷吐出来。
  他口中,微微动着说话,但是却有极其像一座沉默的墓碑,眼神依旧是如此开始那样,有些阴冷冰寒,如同一只苍老的鹰鸠那样。
  然后仿佛在讲述一个什么遥远古老的故事,而楚沉在旁边听着,然后内心却隐隐的露出一个笑容的弧度。
  果然眼前这个托尼斯维尔派将军在那一群,地底黑暗生物中,也不过就是一个低等派的小人物罢了,但是当他伪装在这个最开始,由人类重新组建的地下机械蒸汽文明里面,凭借着超乎了能力的强大之处。
  倒是有着极其无比的煊赫权势,一切可能都是凭借着他最开始用,那强大还是黑暗生物独特具有的能力,然后杀死一个又一个的人,将一个又一个的骨骼,生命变成了一具具枯骨。
  而他们,在对于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他长期受到在黑暗中生物的欺压之后。,在人类的世界中终于得以翻身。
  于是他本该,是一头黑暗世界中的生物,狼人。
  最终却领着人类军队,开始,在地底下的城市建筑的疆图中,不断的扩展,然后发展着人类自由本身的军队,然后去抵抗那些本来该由他出生的群黑暗生物袭击,就是那些黑暗生物种族。
  想一想,这个结局倒是带着某些讽刺,还有自嘲的意味,一只黑暗生物,竟然领着一群跟自己完全不在一个属性,还有能力极度的人类军队,去抵抗着自己原本的种族黑暗生物。
  想到这楚沉,也不知道自己突然间该说什么了,或许大家都是为了所谓种族的延续吧。
  “对了,我猜小伙子你应该不是狩夜……”
  那个托尼斯威尔将军的目光,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得锋利,坚硬,冰冷,就像是一把钢刃那样,里面却有隐藏带着在炉膛里,烧断过后的炙热狂暴!
  然后他看着楚沉,就像是拥有深邃的目光,将楚沉整个人能看透那样。
  不过楚沉倒是没有理会他那种目光真是坐在一边继续,就像一个市井之徒那样,将脚垫在最高的桌面上,然后缓缓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那个苍老的托尼斯外派,将军对他说道。
  “唉,我说我是不是狩夜,确实不重要,如果你要真的想知道答案的话,那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确实!我确实不是狩夜……”
  楚沉边说着,边点点头,随后将手中原本拿着的那两把长剑,缓缓地插在了背后的那两把剑鞘之中……
  如果说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他既然停手了的话,自己也不会再一味的跟它战斗下去。
  “那如果,你告诉我的是这个答案的话,我想跟你说,确实,我早就知道你不是狩夜,但是,我另外更知道的一点就是,你将来一定会达到一个无与伦比的成就!”
  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口中缓缓动着,说完这这一句话,似乎有什么雪茄,就像之前那样点燃燃烧着的烟雾,从他嘴里继续喷散出来,在这一刻楚沉,回头看他,竟觉得他身上似乎有某些类似于苍老而又迷人的气息!
  总之把眼前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老狐狸,当然了或许在她们那黑暗生物的军团中生活了几百年吧,拥有着无比绝伦的力量,一般他们那种黑暗生物的寿命都极其漫长,但是他们在地面上的建筑废墟阴影里,不断生存着。
  眼前的这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老家伙,真的是足以老谋深算而又极其睿智,这家伙的头脑确实很不简单!
  不过,楚沉自己也很快就明白了,眼前就是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他虽然表面上,跟自己这么说什么,他是黑暗生物里面的弱者,或者说什么,类似于地下人类,那种体制下,所谓的穷苦士兵或者工人。
  但是嘛,自己,可是很知道他真正的目的,这几百年来漫长的战争,一直不断在渗透发展着。
  地面,那些废墟城市建筑的阴影之下,生活的黑暗种族,他们也只敢在黑夜里肆虐,于是他们就努力的寻找一处所谓的归宿,或者也可以理解为避风港吧,就是真正属于他们的城市,还有地盘。
  所以说在几百年来,他们就一直垂涎着人类,最后由地上文明,转化为地下蒸汽机械文明所建立的地下地底城市,然后在每一个黑夜他们就会组织所谓的黑暗种族将军士兵,还有严格建立的体制,军队不停的攻城略地。
  但是,他们始终,在这几百年中,不断努力着,想要突破人类的防卫,但是一切总是这么无可奈何,他们根本就与聪明狡猾的人类相比,实在是显得微不足道,人类有巨大的机械蒸汽枪,还有庞大的具有杀戮性的切割机器。
  于是,他们组织的,那所谓的黑暗军队,对着人类的生存地,不断进行了,一波又一波的袭击侵扰。
  但是一切都什么用都没有,所以说,后来那些黑暗的生物种族,也终于模仿人类的奸计,然后在人类中间,给他们中间安排了,一个最大的间谍,或者可以称为奸细的家伙。
  那就是,眼前的这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
  黑暗种族生物,他们通过内部渗透,直接将这头原本是黑暗生物异化的狼人托尼斯威尔派将军,投放到人类的族群中间,然后让他当上一个某一个高级领将。
  随着他不断混得风生水起,其实他就逐渐在将人类的所有地下城市以及他们的体制军队,变成自己未来的黑暗生物军队的孵化池。
  说白了,就是玩一记里应外合的计谋!
  所谓,直接将人类的防御线从内部攻破,然后将未来的黑暗种族生物临近,地下运作,但是楚沉,看那个目前的托尼斯尔派将军,他应该还不懂另一个秩序,那就是这一切蒸汽机械的地下城市都是由人类所建造,当然了也其实由人类所掌控,还有运行着。
  如果,让那些黑暗生物种族来运行这些巨大的机械蒸汽,估计他们根本,就是无可奈何的,要不然他们的文明,早就不仅仅只存在于地面上那些废墟。
  在每一个太阳火焰面转到的那个时候,只能在地面的建筑阴影中艰难的苟延存活,而不是说所谓的直接自己,在地下绕一个巨大的城市,还有所谓地底下机械生存地。
  但是至于到时候的结果会怎样,出生就不得而知了,当然自己也终究不会知道那个归宿会怎样,是死亡,是回归了黑暗种族之后,而继续遭到嘲讽排起还是说间谍这一事业做得极其成功,对各种等于所谓黑暗种族中的皇室级别的徽章。
  又或者,说眼前的这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他带领着人类的地下城市就像圈养了一只只傀儡!
  他终究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背叛了整个所谓的黑暗种族组织,到时候,其实它上面的那黑暗种族市里发布命令,让他将已经控制的,差不多的人类地下城市基地,重新交给黑暗组织的手里管理。
  但是这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到时候,会不会为了保留住他所认为,在人类世界中,这地位将要比在重新回归黑暗种族生物之后的地位,更加权利,更加大的目的选择。
  当然了,这是游戏的设定,也是剧情的脚本,自己到时候,差不多任务,也该完成了,只剩下最后一项,就是拿到一瓶所谓的那个,之前托尼斯威尔派将军给自己要注射的那个所谓,打着强化身体基因学毒药解药!
  然后重新再穿过那个地狱世界后,回到那个诡异的魔术师身旁,再跟他挨个谈判,这一切才是自己最大的目的,只有把木北辰救出来,自己估计着在这个游戏里的剧情应该也就差不多了。
  到时候自己一旦回到现实世界后,就开始疯狂努力地着手,查找这个所谓的巨人高墙公司究竟,是一个什么样货色的存在!
  竟然一个小小的游戏公司,有手眼通天的手段,还有仿佛是带着某种奇秘,诡异的力量!
  然后再将自己还拉入那个真实游戏的时候,同时将虚拟原本上线游戏玩家带到了某种真正的生死边缘,在游戏中一旦死亡是真正死亡的那种!
  所以说,对于这一切,自己一定要努力的去调查调查,不然的话,自己现在真的是深陷某种巨大的阴谋,还有迷局!
  要做一个清醒的理智者,要不然什么时候死的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而眼前的这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自己唯一跟他再度交锋的,也只有那支针剂的解药一事了。
  看着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手中的烟全部抽完,之后,楚沉这才转了转头看着他,随口开口,对他说道,“哎对了,我说托尼斯威尔派将军,之前你给我注射的那支,所谓的身体强化剂,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吧,不过现在他在你的身体里,还请你赶快自己给自己解毒吧,要不然的话等那会儿说不定真的就嗝屁歇菜了!”
  楚沉朝这满脸不在意的样子,尽量表现出自己极其正常随意的状态,然后又好像是一番假装的关心,慰藉着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
  “哦,怎么说你知道那个之前,我给将给你体内种下的毒药?”
  一旁的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在听到楚沉的这句话后,不由得眼睛微微的眯起,继续,如同一个老狐狸一样转过头来,看着楚沉那深邃的目光,仿佛要从楚沉的眼睛,还有面孔上,找出任何一丝不易察觉的某种,带有试探意味的表情蹿动来。
  “哎,我说头你自拍你也不需要当我傻,毕竟你之前自己也说了,我不是狩夜,我也告诉你了,我不是受益,所以说现在我所知道的可比你原来手底下那条狗狩夜多得多!”
  楚沉转过头来,微微笑着自己,就是要继续对着眼前,这托尼斯威尔派将军装逼是那种极其违装的装,要装出一副极度不在意,但是自己内心才是极度想要他手中一切的样子。
  “好嘛,小伙子看了你知道的东西真的不少,那既然这样的话,你确实猜中了我之前想做的动作,我也确实想把你灭口不过妈你小心倒是挺机智,我原本给你注射的那只所谓身体强化剂的毒药,只不过是慢性那种。”
  “有效期大概三天,但是你既然现在察觉了,好,我就解毒给你看看。”
  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依旧老成至极的目光,剩下的扫了楚沉一眼,随后像是看出了什么,又像是没看出什么那种目光,反正是让人感觉到一种满身的不自在,还有不寒而栗,仿佛有无数细密的小只在刺击着自己,起着无数小点的身体皮肤。
  ……
  好家伙,这个老阴逼,之前果然,确实,就给自己体内种下了那种所谓的毒药,还是通过什么极其具有虚假成分的身体强化剂,要不是哥反应快,或许现在自己真的中了他的圈套。
  楚沉这么想着,看来之前那个诡异的魔术师,对于自己说的话并不假,他确实说的很对,在这个剧情里面狩夜也就是自己这句身体原本的主人只是中间的一个棋子,也是其中的牺牲者而已。
  如果说,要不是哥来操控这个狩夜的身体,可能早早的就平原本狩夜的那种智商,已经就与那个反叛者诡异魔术师一块儿牺牲了,如果他,还努力的做一条想着潜伏反叛的忠心耿耿的狗。
  或许说另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可能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已经察觉到了,当时就凭狩夜的实力还有,他逐渐崛起的力量,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已经把狩夜视为了一个危险的存在,所以说在此行猎杀7号实验基地的反叛者,他派狩夜去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解决身旁的危险还有隐患!
  对于一个地位极高,权力显赫的将军来说,只有将待在自己身边能力逐渐变强,逐渐长出獠牙的恶狗去除掉,他,才能一直保证着自己,这种辉煌无比的地位,还有一直,可以存在的生活在高位的生命!
  楚沉认真的想了想,看来原本的那个狩夜,不只是一个失败的牺牲品,更是一个失败的潜伏者,因为他原本引人磨亮獠牙的一切潜伏动作,也同样被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给看透了。
  所以说,那个托尼斯尔派将军,才会这么急着杀他,因为就拿任何一个人来讲,不可能在身边继续还留这一个想要野心勃勃,满心杀死取代自己地位的一个恶狗的存在。
  这是人间的常理,无论是放在人类之前的地面文明,还是说放在人类之后,在地底下组建的巨大机械城市中,只要是还有人存活的地方,那么这永远是一条永恒不变的箴言。
  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互相彼此的厮杀,都是为了自己活得更好,活得更加滋润潇洒,而如果说,有一个家伙,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破坏毁灭掉自己眼前这种一手遮天的日子。
  那么自己,在此刻,那种一手遮天还保留之前,就会一定想方设法杀死这个家伙,然后清除这个威胁,以保证自己这种滋润潇洒的日子,还能继续延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毕竟,谁也不想自己那种宁静的生活遭到某一些恶汉的打扰嘛,所以说为了保持那种宁静的生活,必须杀死眼前的那个恶汉!
  而一旁的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在看到楚沉,这么问,自己之后也很干脆的,他毕竟是个黑暗异化生物,还遵循着某种黑暗种族间的法则一样。
  此刻不像是,人类那样狡诈,如果说,他是一个人类的话,自己遇到的,那么他一定是,不会信守任何承诺,满心狡诈,满身城府计谋,一定会将自己,算计的根本一无是处!
  自己甚至可能都会死在他的手里,但是面对眼前的这个本身,是黑暗生物的托尼斯威尔派将军。
  此刻的他虽然还仍然有全盛状态的力量,但是并没有对自己下某种黑手。
  要是放在某个人类的身上,拥有如此这种致强大力量,他一定,不会顾及,之前那种所谓信守承诺,更不会给自己眼前这一个什么机械装置,那种他只会反过头来,将自己咬死,如同一只野狗一样。
  恶狠狠地不带任何意思,所谓信守法则,对于那种家伙自己在某一种战役中到还真遇到过,比如说最开始的那个无限绝杀真是游戏里面的黄毛狙击手,就是皮肉撕裂者,那个家伙自己好,像出现了某种记忆,断代间的空白,对那个家伙似乎已经有所忘却!
  就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可能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像得了某种病磨缠身一样,然后狠狠地睡了一觉。
  起来之后,大脑似乎冒着有些不清醒的风险,操控着整个身躯,摇摇晃晃,在悬崖边行走那样,仿佛随时会掉入某种永无界限的地狱,或者深渊之中,就是这么一种极度让人痴迷而又狂热,或者说陶醉的感觉自己,就像得了某种疯狂的瘟/疫一样!
  楚沉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用眼前的这种感觉,或许是会感谢那个黑暗生物托尼斯派将去,还说感谢自己天生就有这种伪装,甚至可以说是简单直白粗暴的说是装逼的手段!
  一切说不清楚,自己也不知道。
  反正只有一个念头吧,就是那个身为黑暗生物本身的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对于自己,或者比人类,或许相对会好一点。
  而不远处的,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突然间再度变成了,一种黑暗生物的形态,他全身的骨胳飞快的搅动着身躯不停的在扭曲,就像是某种畸形化一样。
  然后,很快的他就变成了黑暗生物,一副狼人的姿态手中还有两把钢爪,看到那个托尼斯威尔派这样,楚沉站在一旁,目光中有一幅察觉不到的冰冷杀机,然后自己的手隐约的放在了背后,插在那两把剑鞘中的长剑。
  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自己跟眼前的这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虽然暗地里达成了,某种暗地里的停战协议,但是对于眼前这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自己还是不得不防备着,否则他如果,发动突然袭击的话,对于自己那可能就是杀死性的伤害,自己不能,说他真的目前给自己将遵循着某种黑暗种族的法则。
  万一这个家伙真的撕毁了,之前一切的脸皮,还有协议着,自己一旦发动任何攻击,对于此刻的自己而言,都是致命的!
  所以说,自己在防备着,这个家伙,做出那种不要脸的反悔,是之前,一定要有相应的防御反击措施。
  比如说他,如果真的再一次变成黑暗生物,朝自己扑过来,自己能在第一时间,将插在背后剑鞘里的长剑拔出来,然后一剑劈在他的脑壳上。
  到时候,就算眼前的这个家伙有极强的自愈能力,他对自己刚爪穿透自己胸膛之后,就凭自己手中长剑狠狠劈下的那一下,也够他喝一壶的!
  不过,就凭自己目前,对于那托尼斯威尔派将军的判断,他应该,不会干出这么蠢的事,要想搞突然袭击,他早就之前搞了。
  现在异化成,黑暗生物的话,而且速度不是很快,能让自己有一定的反应能力,而突袭这个东西,搞的就是迅速,比如说就模拟着,历史上二战时期诺曼底登陆打的那一场闪电战,凭借着就是快狠猛迅捷才能,突其不意,达到最大的攻击效果,而眼前的这个托尼将军是个老狐狸……
  自己绝对是不会相信他能干出这么蠢的事情了,自己唯一了解他的就是一点,这个家伙老谋深算,可以说是发挥到了极致的水平。
  他如果要迅速异化成黑暗生物,狼人,估计这根本不需要眼前这一系列的各种异变或者骨骼的绞动,然后身体进行某种,就像重塑的祭祀仪式那样。
  但是饶是如此,楚沉,还是在第一时间迅速作出了相应的防御反击动作,还有姿态。
  毕竟之前也说了防人之心,这个东西嘛真的不可无啊……
  毕竟眼前的这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跟自己而言,又不是tmd有什么血缘关系,自己又不是他爸,还是很相信这个家伙能杀死自己的对自己出手啊,什么一系列的。
  而且就算自己是他爸,说不定他也会痛下杀手,就凭着这货色的心狠手辣,只要能达成他自己内心的目标,必定是不择手段的。
  但是自己目前的判断就是那个托尼斯维尔派将军在异变的这一系列过程中,应该本质的目的并不是说要给自己发起某种突袭般的攻击。
  要不然,就凭借他现在的力量,根本是不需要再变成黑暗狼人生物,仅仅是凭借目前一副苍老的人类身躯,他手中的力量就可以完全将自己击打而起,然后造成狠狠的重击!
  果不其然,自己还是猜对了这一次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在大概经过一两分钟的黑暗生物,骨骼血管以及皮肤的一系列异化动作之后!
  他在都变成了一个身躯,及其健壮魁梧,满身都是朝着黑色坚硬毛发的狼人,他的牙口中有两颗如同利剑般的獠牙!
  随后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并没有朝楚沉发动一系列攻击,而是,一如就像之前那样很信守承诺一样,然后喘着粗气,在他的口鼻中,似乎喷冒出某种,就像寒冷冷气那样的白色。
  然后,他缓缓地走到了,那个一旁,另一个巨大的冰冻金属柜子面前,随后很是粗暴的,直接抬起原本经过异化的黑暗生物,具有巨大磅礴能量的剑刃手臂,然后硬生生的将那个冰冻金属柜子直接一面,巨大厚重的铁门拉开!
  伴随着一面,近乎于呼啸疾风扑面而来的冷气,里面竟然摆放着一个银色金属的手提箱,最后那个派将军把那个一直手提箱拿了出来摆放在桌子上,挥动着它异化成黑暗狼人生物的手臂,轻轻的放在那个银色金属手提箱上。
  随后那个银色的金属手提箱,外部的锁舌就像是特么精致繁密的古老纹路一样,啪嗒一声弹开了!
  那个银色的金属手提箱两面,直接啪嗒一声打开,而里面摆放的,则是一支支里面装满了淡绿色药液的针剂,还是全新包装的那种。
  液体,在整个玻璃管中摇晃着,却闪动着一种类似于极其梦幻的光芒。
  楚沉在不远处看了看随后皱了皱眉头,而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的巨大黑夜生物,狼人身躯,抬动手臂,直接从里面抓起一只药剂,然后毫不犹豫将包装拆开,然后针头对准自己手臂上的血管,缓缓的推动活塞,将里面的液体注入了身体内……
  当药液全部注射完毕之后……
  那个托尼斯威尔派将军像是,一脸痴迷醉态,而一旁的楚沉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应该算是解毒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