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敌袭,反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间是晚上11点17分,罗达金多姆庄园陷入了硝烟与火焰之中。
  “可恶!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胆敢入侵罗达金多姆庄园!”
  “快,立刻联系罗敏市的防卫军队!”
  “不行,所有联络手段都失效了,对方早有准备!他们来了!”
  密集的枪声与闪烁成一片的枪焰交织在一起,不断有罗达金多姆护卫队的成员倒在血泊之中。
  庄园正门处停着十多辆装甲车,大批穿着统一的武装分子手持冲锋枪不断向庄园内倾泻着火力,一名穿着迷彩服的长发男子站在装甲车顶盖上,手持夜视望远镜观察着庄园内动向。
  “Sir,10分钟过去了,那股由念气组成的巨大火柱再未出现。”
  长发男子大声汇报道,装甲车旁闪过一道火光,一名同样穿着迷彩服的寸头壮汉点燃了一根雪茄,从鼻孔中喷出两道白烟后笑了起来,声音仿若阴鹜的鬣狗:
  “呵呵,罗达金多姆这条老狗找到了相当不错的宝物啊。很可惜,作为一个凡人,他不配拥有这样的宝物。”
  长发男子跳下装甲车,面露好奇:“Why?强大的念能力者全力释放念气的话也能做到这种地步吧?”
  “蠢材,如此恐怖的【练】就算是猎人协会会长尼特罗亲临也不过如此了。”
  寸头壮汉看着周围不断闪烁的枪火和爆炸,脸色平静:“这种全力爆发的念气持续个十秒、二十秒哪怕一分钟,都可以理解,毕竟罗达金多姆那老狗也认识不少念能力高手。但是,卡多拉,你认为什么品种的【人类】能保持这种强度的【练】长达三个小时?”
  “呃……”这一下子问住了长发男子卡多拉。
  “只有那种从古代传承至今的A级念器被唤醒时才会有这么恐怖的念气爆发。”
  寸头壮汉叼着雪茄从身后摸出手枪检查了一番,然后扔给卡多拉:“我以前曾见识过一次,那是一件非常强大的超古代念器,绝对达到了A级,但那次爆发的念气量还不到这次一半。”
  “Sir,你是说……”
  “我盯了这条老狗快两个月,很了解这两个月内罗达金多姆庄园的出入情况,除了最近有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之外再没有什么新面孔进入庄园,你觉得那小子有能耐爆发出这样的【练】?换言之,那老狗绝对找到了什么诀窍,唤醒了某件超古代念器,或许秘诀就在那个小鬼身上。”
  寸头壮汉将雪茄扔到地上,踏上厚实的军靴靴底将其碾灭:
  “不用再等下去了。通知我可爱的小狗仔们,除了罗达金多姆和那个新进去的小鬼,剩下的一个不留全部杀光,我要那件念器和唤醒它的方法!”
  “Rogerthat!”
  长发男子立刻拿起对讲机开始通告麾下部队,他因为挽起袖口而露出的左小臂上纹着张口咆哮的鬣狗头像。
  【佣兵团·巨霸鬣狗】(Dinocrocutagigantea)!
  ………………
  “见鬼,是【巨霸鬣狗】!那帮没教养的、短视的、该下地狱的畜生!”
  密室内,罗达金多姆听到手下汇报的消息后顿时气得不顾风度破口大骂:“早就盯上我了吗?可恶的萨黑尔塔合众国!居然明目张胆地派遣这帮牲口来抢夺我的宝贝!”
  见海瑟有些摸不着头脑,罗达金多姆压下火气解释道:“【巨霸鬣狗】明面上是个给钱就办事、无牵无挂的佣兵团伙,但有隐秘消息称,这个佣兵团伙是【V5】之一的萨黑尔塔合众国麾下的精锐部队,专门用来干脏活。”
  “如果说仅由11人组成的传说级佣兵团伙【石壁】是最顶级的S级的话,那么【巨霸鬣狗】就是人数超过300人以上的A+级大型佣兵团队。在列为教科书级典范的‘陆波内战’中,这个佣兵团仅仅付出伤亡14人的代价就取得了所属区域的绝对胜利,团长巴巴托尔是个非常狡猾难缠的对手。”
  “这群混蛋看起来早就盯上我并打算近两个月就动手,只不过这次你重铸‘绝对王权’的动静太大,让这帮家伙提前动手了。”
  罗达金多姆看了眼显示没信号的手机,懊恼地甩到桌上:“真见鬼,所有向外的通讯手段都被切断,一定是他们做的手脚,现在只能寄望于罗敏市的防卫部队早点发现赶来支援。”
  一点危机感都没有的海瑟在密室里翻翻倒倒,居然翻出一个牛肉罐头,饿得心里发慌的他赶紧用指甲在罐头上方一划,整个罐头盖子被整齐地切开。他就这么坐在桌子上用手指掏了几块牛肉塞进嘴里:
  “罗达金多姆先生,您不是雇佣了不少武装部队和念能力者吗?不用太担心吧?”
  罗达金多姆看了眼海瑟的手指,婉拒了海瑟递过来的罐头,见他又毫无诚意地立刻缩手拿回去继续吃,只得叹了口气:
  “实际上适合实战的念能力者并不是很多,愿意接受雇佣的就更少了,现代武器尤其是枪械对于普通念能力者的威胁很大。而最近因为罗敏市要举行大规模庆典,安全问题是重中之重。为表诚意我主动将近一半的防卫部队转移到了别的城市,这才给了这群鬣狗上好的机会……唉!”
  他看向海瑟,这小子居然又从角落里掏摸出一盒饼干,此时正抓着一把饼干往嘴里塞呢,不由气道:
  “你就没一点危机意识吗?巴巴托尔肯定监视了近一到两个月内庄园陌生面孔的出入,你已经上了他们的名单。”
  “有水吗?渴了。”
  “哦有,在你左下方的柜子里,塞得比较靠里。”
  罗达金多姆指了指方向,然后看向密室门口的方向:“刚才加尔已经查看过了,所有密道和逃生路线都被封锁,等会我让加尔帮你化妆,看看能不能混在尸体里逃出去吧。”
  “您自己呢?”海瑟将空了的矿泉水瓶扔到桌上,抹了抹嘴角。
  “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毕竟开启藏宝室需要我本人来操作。”
  罗达金多姆苦笑了一声:“这就是冷冰冰的成年人的世界。海瑟,如果你真能逃脱升天,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我有个在友客鑫市生活的女儿,本来她已经跟我断绝了来往,帮我告诉她……”
  “有什么话自己去跟她说。”
  海瑟打断了罗达金多姆的FLAG,“再说下去你身上就插满FLAG了,到时谁都救不了你。”
  他在罗达金多姆诧异的目光中站起身来,开始活动手脚关节。
  罗达金多姆本来黯淡的双眼中开始泛起希望的光芒:“你、你是想……”
  海瑟左右看了看,找个握柄形状类似‘绝对王权’的十字剑用布包裹好,咧嘴一笑:
  “今天晚上,将是个杀戮之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