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意料之中,估算之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9月1日,23点21分,勾德沙漠某处。
  周围山坡和大地到处都是凹陷和碎裂痕迹。
  西装表面略有破损和灰尘的海瑟哼着歌坐在一块断成两截的巨石上,身边躺着伊尔迷·揍敌客,后者浑身是伤,右脚和左臂全部骨折,金色十字剑【绝对王权】贯穿了他的锁骨将其牢牢钉在巨石上。
  “那么,揍敌客家的大公子,投降还是死?”
  正拿着手机啪啪啪发短信的海瑟头也不抬地说道:“放心,看在你给我陪练这么长时间的份儿上,可以让你自己挑一个死法。”
  “我投降。”
  伊尔迷倒也干脆利落。没办法,不但身体多处骨折,念钉也消耗得十不存一,最要命的是全身念气被这柄贯穿了锁骨的十字剑生生燃掉了九成九,完全没有反抗或逃跑的余力。
  闻言,海瑟抬头朝伊尔迷瞥了一眼,然后继续埋头发短信:
  “挺干脆啊,行吧,我信你了,看你也不是那种喜欢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人。说说看,库洛洛是怎么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的,从头说。”
  伊尔迷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语气平白:
  “最先是地下世界和黑市在两个月前流传起一个谣言,【有人拿到了传说中的火之剑】。一开始大家嗤之以鼻,但越来越多的证词指向这个谣言,谣言变成了传说,传说变成了秘闻。而库洛洛应该也是在那个时候获取了这个情报。”
  “我与库洛洛是半年前因为某起任务而认识的,因为与他交手缠斗从而导致任务中止,感觉这个人挺有意思所以我就把他加入了我的客户群。后来偶尔也有一些往来,他还委托我办过一个不太困难的任务。两天前,库洛洛联系上我,说要委托我一个任务,呃,这个任务与你无关,可以省略掉吗?”
  “不可以。”
  “好吧,他让我寻找地下拍卖会主办方的首领‘十老头’集会地点,并等待他的指令,一旦发出下一阶段命令,就干掉十老头然后用念针操控他们按预先设置好的台词向麾下黑帮组织通过远程通话视频宣布,报酬是70亿戒尼。”
  “你一个人?”
  “不,因为这个任务有点麻烦,所以我请来了我弟弟和我高祖父助阵,我需要向他俩分别支付5亿和30亿戒尼。”
  “……你还真是个有问必答的老实性格啊。”
  “我是阶下囚,这点自觉还是有的。需要继续说吗?”
  “继续吧。”
  “然后就在十一个小时前,库洛洛又给我发来消息,临时加派任务,让我在友客鑫市寻找你的踪迹,如果可能的话将你活捉并带到他面前,特别要求不能严重破坏你的大脑和四肢,报酬是50亿戒尼。我正好在友客鑫市,就拜托弟弟和高祖父继续寻找十老头,我自己单独行动。这么一看,这生意真不划算。”
  海瑟这时已经发完短信,将手机揣回兜里,看向伊尔迷:
  “你觉得,库洛洛要抓我活口是为了什么?”
  “……为了偷你的念能力。”
  伊尔迷完全没有保留地一股脑都说出来了:“三年前老爸曾经接过一单暗杀旅团八号的生意,据他说这笔买卖十分不划算。期间他见识过库洛洛的能力,据说是只要达成苛刻条件应该就能盗取对手的念能力,十分棘手。想来库洛洛抓你是为了拿走这柄具现化的十字剑,顺便一提,我的念气快被它烧干了,能拿走了吗?”
  “再烧一会儿吧,反正暂时死不了。”
  海瑟托着下巴想了想,开口说道:“如果你抓到我,准备怎么给库洛洛交单?”
  “……”
  伊尔迷无神的大眼睛转了转,干巴巴地说道:“我不会对雇主倒戈一击的,如果你强行要求我协助你杀死库洛洛,我会放弃投降,选择死亡。”
  海瑟乐了:“挺有骨气哈,你跟库洛洛关系很好嘛。”
  伊尔迷闭上眼睛:“并不,这是杀手家族的底线。好了,你动手吧。”
  海瑟将‘绝对王权’拔起,蹲下身拍了拍伊尔迷的脑袋:“安啦,暂时不会杀你的,也不会逼迫你与库洛洛生死对决。因为这是【某人】的要求。事实上【库洛洛盯上了我的念能力】和【揍敌客家族的人可能会来暗杀我】这两件事也是他透露给我的。我有个两全其美的主意,想听听吗?”
  “……?”
  伊尔迷睁开眼睛,面露疑惑。
  ……………………
  友客鑫市,某栋大楼,地下二层【审讯室】。
  看着躺在手术台上被五花大绑并且陷入昏迷的窝金,酷拉皮卡脸上阴云密布。
  这个家伙就是幻影旅团成员之一,屠灭自己全族并挖走所有火红眼的凶手。
  五年来,无数次在心中预演排练该如何残忍地报复,但真见到了他们,心中的火焰依旧熊熊燃烧,脑海中却一片混乱。
  派罗,我到底该怎么做……
  嗡!
  这时酷拉皮卡的手机发出震动,短信?他有些疑惑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这个时间点,谁会给自己发短信?
  【我在约好的地方等你。】
  西索……
  虽然没有署名,但酷拉皮卡却一下子就猜到了是谁发来的短信。他在猎人考试最后一轮的时候曾与西索交战,对方用【蜘蛛的秘密】来劝住了自己,让自己与他合作。
  看来,是时候了。
  “队长,我出去一趟。”
  酷拉皮卡收起手机,向他所在的诺斯拉黑帮保镖团队的队长达佐孽打了个招呼,随后出门。
  半个小时后,他抵达了城南的某处贫民区。
  在一栋无人的废弃大楼中,酷拉皮卡见到了西索,后者就这么坐在黑暗而空旷的大厅中,身上的念气丝毫没有遮掩。
  “来得很早嘛。”
  西索双手重叠托住下巴,懒散地坐在一个破旧长椅上:“别那么警觉,你大可放心,因为我现在还不想跟你打。”
  酷拉皮卡态度十分冷淡:“我不想多说,快告诉我你们的事吧。”
  “嘿嘿,行吧。”
  西索发出诡异的笑声:“旅团一共有十三个成员,每个人都有蜘蛛刺青和编号。”
  “成员有时会替换,只要干掉现任团员,就能入团。另外,要是没人替换,团长会补充团员。”
  “主要活动是抢劫、杀人,有时也会做点善事。”
  “三年前我取代了4号,入团目的是为了与团长库洛洛交战,但一直未能如愿。因为他防备得很严,至少会有两名团员随时跟在他身边,而且每次任务一结束,他就会马上消失,根本找不到他。”
  “因此我得出一个结论,一个人要实现目标很困难,不是吗?”
  “……所以你才找上我,想要跟我联手?”
  酷拉皮卡表情不变:“但是,我并不信任你。”
  “哦吼~简单直白。”
  西索不以为意地笑了,扭头朝黑暗中说道:“那你的意见呢?”
  踏、踏、踏……
  脚步声从黑暗中传出来,酷拉皮卡立刻将念气覆盖在体表并摆出攻击姿态,西索还带了其他人来?是旅团成员吗?
  本来气氛愈发凝重,但当酷拉皮卡看到从黑暗中走出的海瑟时,表情呆住了。
  师、师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