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守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间回到1个小时前,也就是9月3日晚7点20分,友客鑫市内,墓地大楼二层的咖啡厅员工休息室内。
  一身橙色咖啡馆员工制服、头戴橙色鸭舌帽、哑光微卷黑色刘海似锅盖般扣在额前,一副黑色眼镜架在鼻梁上,海瑟端着盘子利索地走进休息室内。
  没过一会,穿着一身女士西装头戴马尾辫假发的酷拉皮卡也走了进来。
  海瑟看了看表:“时间刚刚好。”
  即便是在除了他俩外空无一人的休息室内,酷拉皮卡依然下意识地压低声音:“他们没有起疑心吧?”
  “放心吧,在断电的半分钟前我就站在库洛洛和妮翁身旁,纸和笔还是我亲自给他们找的,为的就是防止笔的墨水和纸张规格出现误差。”
  海瑟扬了扬盘子里被整整齐齐折叠好的纸张:“你家大小姐的亲笔占卜诗已经被我在断电时掉了包,库洛洛现在看的是我给他写的【特供版】,希望他喜欢。”
  酷拉皮卡有些疑惑:“就算断电了,他也应该会立刻发动【圆】才对啊。身为旅团团长,他不可能是庸才水准。”
  “就好比你现在忽然陷入黑暗中,会什么都看不见,要缓个两秒才能逐渐在黑暗中看清事物,这是人体构造,与才能无关。只有像咱们两个一样提前几秒闭眼才能最快适应黑暗。”
  海瑟解释道:
  “停电的瞬间,库洛洛大概会先想【什么情况?】,随后他会立刻联想到【酒店断电事故】,再然后是【会不会有人故意断电】,紧接着他会想到【妮翁的预言会因此受到影响吗】以及【如果真有人故意断电,目的是什么】,最后才是【发动圆】。这对他来说从开始思考到发动【圆】大概需要半秒左右的时间,而我会比他更早一步就直接将妮翁大小姐写好的预言跟我的【特供版】掉包,然后继续做出略带惊慌的神情姿态。”
  “而且,我从头到尾没有产生任何杀气,一直在使用【绝】,就算是库洛洛也根本察觉不出我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在他眼里,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服务生,喏,这是他给我的小费。”
  海瑟弹了弹手里一叠零钱,大概有两千戒尼左右:
  “你帮我弄来妮翁的亲笔书后我仔细研究了一会,对她的字迹已经能模仿到九成九相似度。库洛洛之前从未见过妮翁的字迹,绝对看不出破绽。”
  海瑟扯下橙色的员工围裙和鸭舌帽,走到另一侧门外打了个响指,身材跟海瑟和酷拉皮卡差不多的一男一女走了进来,恭声问候:“海瑟先生。”
  这俩是罗达金多姆那边的人,绝对可靠。他们进门后利索地换上跟海瑟酷拉皮卡相同的衣物,发型也一模一样。
  海瑟将那两千戒尼的小费塞到替身男子的上衣口袋里,拍了拍他的肩膀:“卡尔斯洛,你依旧负责服务生工作,至于木世子,你代替我这位朋友担任领班。注意,你俩都呆在休息室内尽量不要说话出声,就算要出去也离左侧那边的客户远一些,自有其他人替你们去干活。”
  “明白了海瑟先生。”两人微鞠一躬。
  海瑟和酷拉皮卡各换上一身风格迥异的便服,走出咖啡厅后乘电梯去了九楼,那里有一个会客厅已经被巴特拉包场,正好提供给海瑟他们作为临时活动基地。
  进屋后,海瑟将折叠好的占卜纸平铺到桌上,和酷拉皮卡一起阅读。
  给库洛洛的占卜诗是这么写的——
  【前所未有的危机悄然来临,蜘蛛将陷入被捕食的绝境。】
  【一切都源于那未知的变数,火之剑已将目光投射到你的身上。】
  【唯有找到蜘蛛手足中的那只假肢,才能获取黑暗中的一丝光明。】
  【艳色的扑克从天空洒落,从四面八方袭来的潮水会将你淹没。】
  【蜘蛛的手足全部折断,嫣红的火红眼绽放出欣慰的色彩。】
  【全部手足与大脑共同进退,藏于暗处的猎手将无技可为。】
  【要小心来自神话的恶客,那将是你最深沉的梦魇。】
  【犯下思乡病的蜘蛛总会得到喘息之机,但终归一切还是会到来。】
  海瑟嘿嘿一笑:“还好没让他看到这页真正的占卜诗,不然以库洛洛的脑子很快就能猜出事情的真相。”
  “这占卜诗……看着有点晦涩。”酷拉皮卡捏着下巴费力地研读着。
  妮翁·诺斯拉的占卜诗从来都是这样,晦涩难懂,只有当事人才能深刻体会其中含义。
  “其实很好解释。”
  海瑟拿起占卜诗给酷拉皮卡详细解读:
  “诗中表明了咱俩的陷阱对于幻影旅团非常有效,甚至可以达成将他们灭团的成果。唯有西索暴露叛徒身份被他们提前灭杀,然后他们所有人一起行动,这才会有一丝翻盘的可能性。”
  “这占卜诗对于我的【光卵】和【绝对王权】非常推崇,嗯,它俩的威力确实不是吹的。如果按占卜内容看,旅团还有一条路可以走。”
  “什么路?”
  “立刻启程返回他们的故乡,【流星街】。”
  海瑟表情稍微严肃了一些:“相信你也对那里有一些了解。如果真让他们提前逃遁至流星街,就算咱们两个借用罗达金多姆和巴特拉的背景人脉也很难再插手进入。但这也仅仅是时间问题罢了,到时候真要杀他们,大不了我加入V5借大势。对了,你确实告诉妮翁说你们几个原属于她的保镖护卫都集中在了墓地大楼内准备参加拍卖会吧?”
  “嗯,小姐为此大发脾气不肯跟那些老板指派的新保镖一起走,想跟我们一起参加拍卖会。但这是老板莱特·诺斯拉的命令,所以她也不能在明面上违抗,这才借机逃出来并被库洛洛找到。师兄,小姐她……不会死吧?”
  “安啦,说过好几次了,只要咱们计划顺利,妮翁充其量就是被库洛洛颜值吸引来一次单方面暗恋,这算她赚了呀。”
  “那么,他们确实一步一步按照师兄你的推算来步入陷阱之中?”
  酷拉皮卡表情略显激动,五年来不断纠缠折磨他的复仇念头,终于要达成了吗?
  “嗯哼~差不多了。”
  海瑟掏出两个手机,其中一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是他从伊尔迷身上搜出来的,之前就是他一直假扮伊尔迷与库洛洛进行短信联系。
  “等着吧,最多一小时,库洛洛一定会给伊尔迷发短信问关于【十老头对揍敌客的委托是不是真的】。”
  “如果他确实这么问了呢?”
  “那么接下来就要看我们那位厕所战神西索桑的临场演技发挥了,反正剧本我已经告诉了他,就看他怎么演了。”
  海瑟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双手十指交叉搁置在膝盖上:
  “如果一切都按我所想,那么库洛洛必然会留下三到四个旅团成员留守基地,其中会有一到两人是不擅战斗的后勤类,然后再带上包括西索在内的所有人集合一起,目标直指墓地大楼。而这对于我们来说将是最完美的局面。”
  “今天晚上,我会让幻影旅团彻底消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