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自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现在先忽悠着,等到事情成了的时候,李兰花怪自己家瞒着也没用了,到时候自己就说之前事情没个一定,怕说了没成让人笑话就行了,对付李兰花,林晓晚还是手拿把掐的事,让她一点找不出来错,闹都没个理由闹。
  开始林晓晚说的时候,真的让大家捏了把汗,以为她这就把要干啥都告诉大家了,不过听了她后边的话,大家都松了口气,因为她之前说的收破烂啥的,这些李兰花保证是看不上的,之后她也没把话说死了,这进退有道还是最好的对策。
  林晓早这时候慢慢的挪着离着李兰花远了不少,然后想办法慢慢的到了林晓晚身边,让自己安心点。
  林晓午站在陆战北身边,自己知道这个姐夫可是厉害,反正姐夫不能让姐姐吃亏,到时候要是奶奶动手,自己就跟着姐夫拉架去,拉偏架。
  陆战北看着林晓晚狡猾的小样,像极了一直小狐狸,这样的林晓晚让他更放心,要不然自己那个家,那个狼一样的大哥大嫂,自己也怕林晓晚被他们设计。
  林安勇听着林晓晚的话,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连连点头:“是呀娘,晓晚这也都是为了家里,你也看见了俺家这穷的啥样,俺家地少,这房子也住不上几年了,漏风漏雨的,我们也不能以后喝西北风不是?我也想着能干点啥挣点钱。”
  李兰花这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了:“不是我说你老二,你也这点出息了,还收破烂去,你真是给我们丢人,你大哥那是在粮上班,正经的端着国家的铁饭碗,你三弟在县里当老师,人家那身份,可不是咱们村任何人比得上的,你说你收破烂,这不是给他们丢脸么?”
  林晓晚笑了:“奶这话说的我可不认同,咱们先不说我大伯的工作是抢了我爹的,就说我爹娘是靠着自己的双手吃饭,我们没偷没抢的,这是光荣的事?有什么丢脸的?”
  林安勇又受了闺女的鼓励,想着自己就要挣大钱了,这又有了点底气:“娘,晓晚说的对,我就算是去收破烂,那也是靠着自己的双手,没啥丢脸的。”
  李兰花一脸嫌弃的看着林安勇:“我之前还想着呢,你给一个你抱养的孩子,找了这么好的婆家,这要是有点感恩心的,不得想着报答你了,人家婆家那么有钱有势,不得给你点好处?哪想到,你养的真的是个白眼狼,让你收破烂,这估计以后慢慢看就要跟你划清界限了,你就不寒心?”
  说完她又看向了陆战北继续挑唆道:“孙女婿一看就是个有城府的人在,这心里也是有数的,有些女人不是面上看见的那么善良,这心黑着呢,你这是还年轻,但是好坏人要分清楚了,别毁了自己的一辈子,虽然这婚事是你岳父定的,但是这人你得自己慢慢品,要是真的不行,你岳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林晓晚真的是大开眼界了,这李兰花头脑很快啊,这不光是挑唆了自己父亲,连丈夫都带着挑唆了一圈,说句实话,这阵要是真的能收破烂,那还真的能收上来好东西呢。
  这说到收破烂,以后还真的要找机会去各个山沟里收购一些古董,这可是挣钱的好机会,有些东西以后真的是无价之宝,这没想到误打误撞的,让自己想起了这个事,这可是要感谢李兰花了。
  林晓晚在这思绪乱飞的时候,陆战北对着李兰花就一句话:“晓晚很好,我心里有数。”多一个字没有。
  林安勇本来还想着跟李兰花怎么说呢,这听见女婿的话,给了自己提醒了:“我知道了娘,你不用为什么操心。”
  其实说实话,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知道啥了,反正女婿那么聪明,自己跟着他说话就对了,闺女为了自己好,自己心里清楚,她骗了李兰花,自己不能乱说说露馅了。
  林晓晚太了解陆战北了,他要是不喜欢的人,能说一句话那就不错了,除了跟自己,他跟谁的话都很少,其实自己都奇怪,好像自己重活这一世,陆战北跟自己的感觉不一样了,他对自己的话比前世多了很多,自己有点想不通了,他对别人都还是那样少言寡语的,对自己为什么热情了?
  这李兰花刚才说了那么多,以为这么挑唆一下,自己儿子缺心眼反应不过来,可是陆战北是个精明人,总能对林晓晚有点看法吧,这到最后就这么一句不清不楚的话,他心里有数,这是个什么数?
  自己也是生气,这么有本事的男人,要是娶了林晓雨多好?可惜偏偏他娶了林晓晚,虽然已经这样了,但是自己就是不能看着林晓晚比林晓雨过得幸福了,自己非得给林晓晚的婚事搅合出问题了,以后让她离婚,到时候她还是不如林晓雨,自己带在身边的孙女,怎么不比一个抱养的好?
  她不甘心的看着陆战北道:“孙女婿,这过日子不是玩的,找个好点的女人多重要?你找个媳妇是要跟你一起孝顺父母的,要是这人连养她十八年的父母都不放眼里,还能对公婆好?你父母养你二十多年,可不不容易的,娶个媳妇那回去是要伺候他们的。”
  这话林晓晚还真的没法接,只能看着陆战北。
  陆战北仍旧没表情,基本还是那几个字:“晓晚很孝顺,我知道。”
  其实这个时候林安勇和蒋玉霞他们更害怕,因为真的怕李兰花把两人的关系给挑唆生分了,出了嫌隙。
  林安勇这几天真的感觉到了有闺女的好,闺女什么都为着自己着想的,自己也得不能让闺女的生活不幸福了。
  他对着李兰花道:“娘,晓晚对我和她娘很孝顺,以前她不爱说话,但是我是她爹,我知道她心里有我们,现在孩子回来,对我们也很好,我和她娘也一直教导她要孝顺公婆的。”
  李兰花对自己的这个儿子最近真的是越来越烦了,他以前是窝囊,现在跟傻了似的,就向着那个外人,她瞪了一眼林安勇:“你就是傻?哪有闺女愿意让爹收破烂的?以后人家都管你叫收破烂的,你不嫌磕碜我还嫌弃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