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低血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平日寡言少语更倾注于行动的苏主管,为了推掉接待人竟然连续说了这么一长段的话,郑boss更加确定这里面的故事不简单了。
  “咳咳,那好吧,后勤的同事接待一下。”
  “他说今天会过来视察,会后联系方式我留给你们。”
  后勤的妹子兴奋之情益言于表,没想到公司的第二老板会是她作为第一接待人,暗自心想一定要充分表现,争取留给好印象。
  郑boss很低声得跟坐他下首的人说话:“小苏哒,你驻场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啊?你知道我一日不见你如隔三秋啊。”
  苏清逸:“......”
  提醒他:“如隔三秋这种话,我建议你去跟师姐说。”
  郑boss太委屈:“嘉沁最近又出差了,都不理我。”
  苏清逸“哦”了一声:“原来是深闺怨男啊。”
  郑boss:“......”
  晨会开完,苏清逸安排手下人开始发布招聘消息。
  陆续有人打电话进来,苏清逸电话面试了几个都不太满意,正打算打电话给她的师傅李老帮忙推荐人的时候,手机响了。
  本地的来电。
  “喂。”
  “师姐,是我啊,糯米团。”
  “……”
  “哪位?”
  “就是大学时候追你那个,摆了心形蜡烛跟你表白,最后被你男朋友追着打的哪个。”
  “……”
  “我现在上班时间,不聊私事。”
  “哎!先别挂,我是来聊公事的,听说南城有个项目招人。”
  “你要应聘?”
  “对。”
  “闭水试验应该几个井段做一次?”
  “按照1~5个井段,检验批同理,具体算法实操可根据GB50268-2008规范。”
  苏清逸又问了几个专业问题,发现这位师弟都能答上来
  “月底上班吧。”
  “谢谢师姐。”
  一早上忙忙碌碌也就过得差不多了,苏清逸一旦忙工作,便一头扎进去。
  等她站起身准备往外走之时,突然感觉天旋地转。
  “小……”肖。
  手在空中想要抓住些什么,话语未出身体便跌坐回靠椅上。
  后勤的妹子正在带着楚总一一介绍公司。
  “这边是食堂,左转是大会议室,右边过去分别是后勤部、造价室、资料室,您的办公室在郑总旁边。”
  “我们从右边走廊穿过去就是。”
  英朗温煦的人稍微点点头,听别人介绍的时候微微侧着耳朵,认真听讲。
  后期的妹子早已经眼冒桃心,她今天特意穿上小猫跟是对的,此时此刻她只想散发更多的女人味吸引这位帅总!
  新来的副总不仅帅,还气质优雅谦和有礼,举手投足都是贵气天成。
  贵气天成的人开口:“好了,差不多你去忙吧。”
  “真的不用为您引路吗?”
  楚仲明看了眼走廊尽头白底蓝字的标牌写着“副总经理室”。
  便指了指标牌,不耐烦道:“你觉得我瞎,看不到字吗?”
  “……”
  “我不是这个意思,您……您慢走。”
  后勤妹子被秒了,战战兢兢得退下。
  谦和有礼什么的都是浮云!
  打发了不相关人等,楚仲明的心情明显转好,路过资料室的时候看到他思想了三年的人。
  鬓发勾于耳后,几条青丝自然垂落,本就清秀隽雅的面孔多添几丝温和,桃唇是他描绘过的形状,眼眸闭合估计是在休息。
  阳光透过白叶窗稀稀落落得打下来,忽明忽暗恰是她的眼眸,嘴唇,锁骨。
  好一副美人瞌睡图。
  楚仲明站在门边看了许久,眼眸中闪过千万情绪,都化作灰影消失。
  茶色眼眸往下,看到掉了一地的图纸和笔。
  脸色顿时变了变。
  她不会如此潦草入睡。
  长腿跨动最大的步伐迅速到了靠椅前。
  “宝宝。”脱口而出的称呼连他都惊了一下。
  “喂,醒醒。”楚仲明焦急得摇了她的肩膀,不见人醒。
  探探鼻息,微弱。
  长臂跨过苏清逸的肩和腿弯,横腰抱了起来。
  苏清逸昏迷期间闻到一股身体暖香,清新的青草味。熟悉又遥远。
  “会开车吗?开我的车马上去医院。”
  楚仲明问路过的一个男职员,后者点头。
  郑坤在办公室听见动静出来,可人已经消失在电梯了。
  “刚刚怎么了?”
  “苏主管晕倒了,楚总看到给送医院去了。”
  “小苏又晕了?”
  “……”
  昆远很紧张,第一次开一百万的宝马系列。
  上了马路就怕磕着碰着哪里了。
  可后座的人让他更紧张。
  “宝宝,宝宝,醒醒。”
  不管楚仲明怎么摇,苏清逸都不见醒。
  这脱口而出的昵称,或者说……爱称。
  昆远安慰新来的副总:“楚总,苏工她应该是低血糖了。”
  楚仲明透过后视镜看他,问:“你怎么知道?”
  “苏工晕过两三回了吧!以前是郑总送她去的医院。”
  楚仲明眼眸沉了沉,听到晕倒原因又让他紧绷的心放松了片刻。
  想了一下,冷冷得开口:“她醒了不用说是我送的,我会通知阿坤过来医院,她醒了就告诉她是阿坤送的。”
  “……是。”
  “办公室那边我会去说。”
  “……是。”
  “如果泄露半句,全扣年终奖。”
  “……是。”
  苏清逸醒来的时候闻到消毒水的味道,便知道她又进医院了。
  身边坐着的还是老伙伴。
  转动眼珠看了一下医院的天花板,问:“我又晕了?”
  郑坤见她醒了,放下手中杂志:“是啊,又晕了,你怎么老是不吃早餐呢?”
  “刚好没了。”
  吊了几瓶点滴的人醒了很精神:“老板,我这算工伤啊!”
  “……”
  郑坤无语了一下,说道:“会贫嘴了就说明恢复了,起来回去吧。”
  收拾好出院,电梯里,苏清逸问:“这次又是你送我来啊。”
  郑坤玩手机的手一顿,抬头看她:“不然你想是谁?”
  “……”
  她没有想是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