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钥匙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很好,两人表现得很得体,丝毫没有表现出前朝的爱恨情仇。
  苏清逸心中苦笑,哪有什么爱恨情仇,不过是她一厢情愿,最后发现现实很残酷罢了。
  苏清逸在包厢里呆了两个钟,感觉酒已经上头,赶紧跟郑boss辞行:“boss,没我什么事了,我先撤了。”
  说完赔罪得喝了一杯酒,郑boss已经在各参建方轮杯敬酒的关照下醉生梦死了,嘴上含糊道:“这么快就走,我叫人送送你。”
  拉着身边一个男人的手,没看清人便道:“这位兄弟,送送我们的大美女。”说完快速跑去厕所呕吐了。
  楚仲明嘴角抽搐,还是站了起来。
  要送的人事他朝思暮想的人,当初撩得他一潭死水出现波澜之后丢下那样的话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三年他是怎么过来的,他只想狠狠地咬她一口解气。但又怕吓跑她,毕竟当初......,心中一凛,来日方长吧。
  即使心中波浪翻滚,楚仲明面上不显,淡声道:“苏工,走吧。”
  苏清逸心中很抗拒,如果可以,她一点也不想跟他有任何交集:“不用送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楚仲明用平静的声音问她:“苏工,你在怕什么?”
  苏清逸仿佛被点破心思,看着身边的人,他的五官很清晰,眼眸漆黑明亮,嘴唇轻薄,刚刚喝过酒,有淡淡的光泽。
  此时这人定定得看着自己,无端得令人心跳加速。
  暗骂一声没用,过去这么多年还是这么......“沉迷美色”。
  “哈,楚总爱送就送吧。”说完拿起包便往外走,身后跟着修长的身影离去。
  豪门就在项目部附近,但是苏清逸在外面租了公寓,走回去三公里。由于身边跟着个定时炸弹,苏清逸脚步加快。
  但是小苏同志忽略了她的酒力跟定力,刚刚喝的洋酒有些上头,加上她心里有负担,脚步凌乱到左脚踩着右脚,华丽丽得向前扑去。
  在亲吻地面之余,一只大手捞住她,往上拖,苏清逸面前跃出一张丰神俊朗的脸。
  看着面前这个被深埋心底的面容,苏清逸大感危险,在酒精还没彻底占据理智之余,唯一的目的就是逃,快些逃回她的窝,关门,再也不要见到这张脸。
  楚仲明有些好笑,怀里的人挣扎着起身又往前走了,扭扭歪歪的样子,活脱脱的酒鬼。
  知道她在逃避什么,但是现在让他发现了这只土拨鼠,就不要想着再钻回洞里了。
  前面走着的人已经开始说胡话了,口里喊着:“我没有醉,别想诱惑我·。”
  楚仲明苦笑,是谁在诱惑谁。
  小呆鼠意识模糊,这跟清醒时刻的淡漠疏离判若两人,卸下了心防完全就是个要哄的小孩子。
  是呢,他的小呆鼠今年26岁,在别人眼里是成熟的人了,只有他知道,她还是那个明朗妍丽的少女。
  在苏清逸第二次扑向大地的时候,楚仲明拉着她:“站好,我扶着你走。”
  不想怀里的人反抗:“不要,你是坏人。坏人快走开。”
  看这样子,已经全醉了。
  楚仲明叹了一口气,安抚一只小醉鼠:“好好好,坏人这次当好人,这个方向往左还是往右。”
  “右,我的窝就在那里。”小醉鼠小手指着一栋公寓的方向,身边人跟紧她,怕她又是一个摔倒。
  “几楼。”
  “5楼。”
  “钥匙。”
  “包里。”
  楚仲明打开秀气的小包,掏出一串钥匙,意外得发现,钥匙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