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意外的盟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既然你是姜家的人,那你知道姜田的行动么?”我问道。
  “我一句有关消息也不会告诉你们,你们要杀就杀,要剐就剐。”姜权峰说道,语气中依然没有任何感情。
  “我们为什么要杀你,我们又不是杀人狂魔,干嘛抓人就杀。”我说道。
  “你们抓到我,不杀了我,难道还会放我走?”姜权峰说道。
  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无所谓,反正不能杀人。”
  “你们不是杀鬼的么,杀人和杀鬼有什么区别?”姜权峰说道。
  “我靠!姜家老鬼就是这么教你的?”我骂道。
  姜权峰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师父是我祖宗?”
  我说道:“你以为就你能猜中别人的心思?好歹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姜权峰说道:“就算是这样,你不还是不打算放过我。”
  我说道:“我们确实不会放过你,但是绝对不会伤害你,放心好了。”
  姜权峰说道:“那有什么意义?”
  我实在无奈,只好继续把他捆着,再和大家想想关于柳叔葬礼的事情。
  “苑涵,你说咱爸应该······应该火葬还是······还是直接入土。”谈到葬礼,我多少有些避讳。
  “不用火葬了,直接入土吧。”苑涵就算再怎么装,声音还是有些发颤。
  “是么。”
  我考虑了一会,又准备了一些葬礼必须品,打算把葬礼定在后天中午。
  “我也去。”
  客厅角落里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在网那儿看去,赫然就是姜权峰。
  “你去什么,老实呆着别动。”我说道。
  “奇怪了,被俘虏的人不应该被别人利用么?为什么他们不打我不骂我,也不让我去干苦力,就让我呆着。”只听姜权峰低声嘀咕道。
  我走了过去,看了看他,他似乎不像是装的,而是真的不懂人情,于是便对他说道:“你是真心不懂我们为什么不惩罚你?”
  姜权峰说道:“嗯,你们和我想象的敌人完全不一样,也和祖宗他们说的不一样。”
  我望着他那空洞的眼神,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怜悯之情。
  “好,那我就利用你。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俘虏,从今往后,你要听我的号令行事。”
  姜权峰依然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又嘀咕道:“我这就算是被俘虏了?好像没有我祖宗说的那么可怕。”
  听到这句话,我其实心里是很开心的。因为只要这样下去,就可以让他知道姜家的厉鬼说的很多话都是错的,教他的很多东西都是不对的。这样下去他也很有可能也会变成一个有情有义之人,我们也很有可能收获一个意外的盟友。
  姜家的老鬼千算万算也算不到这一步:他们本来想培养出一个冷血无情的杀人凶器,没想到却因为太死板,被敌方所俘虏。
  真是太可笑了。
  这种自作聪明的想法,没想到也会发生在千年老鬼身上。
  “苑涵,准备好,后天就是咱爸的葬礼了。”我说道。
  苑涵点了点头,眼眶已经溢出了泪水。
  ············
  到了葬礼当天,我们来到了坟边,陈贤是做法事的道士,我,苑涵,基玄叔是亲属,其他人都是朋友——这样的配置已经是最低经济筹划了。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有头者超,无头者升,枪诛刀杀,跳水悬绳。
  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讨命儿郎。
  跪吾台前,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
  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穷,由汝自招。
  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陈贤念完《往生咒》,又拿着桃木剑又蹦又跳,耍了几个剑法。
  ············
  过了一个多小时,开始安葬。
  ············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柳叔的墓碑立好。
  葬礼结束。
  苑涵在葬礼上已经哭得梨花带雨,回家后躺在床上,一语不发。
  “敌人,你说他为什么会哭啊?”姜权峰问道。
  “这就是情。”我又顿了顿,说道:“还有,以后别叫我敌人了。”
  “那我叫你什么?”姜权峰问道。
  “叫我朋友!”
  我伸出手,姜权峰看着我,眼神中突然有了一丝变化,我知道,这是他的改变。
  他缓缓地伸出手,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犹豫。
  “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姜权峰说道。
  “嗯!”我答道。
  他再也没有犹豫,一把握住了我的手。
  我知道,这代表着,从今往后,我们将多一位新伙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