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宫女(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染血的月白长袍已褪,伤口止血,纤细修长的手指握着纱布缠绕一圈又一圈。他身体的肌肤白皙,却不瘦弱,沈婠有意无意的触碰到那雄健的身体,诱的他轻蹙剑眉。
  包扎好,换上新装,惜尘一个横抱,将沈婠抱在胸前,又欲低头吻去,沈婠冰凉的指尖按在他的唇上,道:“别动,伤口会裂开。”
  安公公适时的醒来,匍匐至圣驾前,汗如雨下:“陛,陛下……”
  惜尘眸光一闪,似有利刃直逼安公公心房,沉声道:“此事不许声张,若有第四人知,小心尔的狗头!”
  “是,是……”安公公一面擦汗,一面瑟缩答道。
  沈婠离了他的怀,立于一旁。
  惜尘略一沉吟,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敏,慧,柔,丽。抬头温和的说道:“你喜爱哪个?”
  沈婠看那四个字,触到那个“柔”字,忽觉心口一阵微疼,先帝柔妃,那曾是她的姑姑,如今,却尸骨无存……不让帝王察觉眼中转瞬而逝的仇恨,轻笑道:“好像哪一个都不喜欢。”
  惜尘看了她的笑觉得喜欢,亦道:“这些俗字,的确配不上你。”
  “皇上想要做什么?”沈婠明知故问,还能做什么,挑一个她喜欢的字,封她为妃呵!心中又是冷笑,沈家满门尸骨未寒,他竟想纳自己为妃?真是天大的笑话!
  惜尘叹道:“先封你为妃,日后再作打算。”
  打算?还能有何打算?难不成真要立她为后?她的姐姐当皇后不过几个月,一纸诏书将她废黜!一杯鸩酒送她归西!如今……
  沈婠垂下双眸,一手隐于背后,悄悄扭成了拳。
  安公公颤颤巍巍的提醒道:“皇上,罪臣之女是不能封妃的。”冷不防一道凌厉眸光射来,他浑身哆嗦,忙磕头请罪。
  “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我的确是个罪臣之女。”沈婠抬眸,唇边一丝冷笑。
  惜尘面色清冷,眼里透着欲言又止,仿佛有万般无奈却无从说起,揽了沈婠纤腰,沉声道:“婠婠,总有一日你会明白,朕做了那么许多事,皆是为了你。”
  沈婠胸腔里的悲愤差一些迸发,为了我?竟是为了我?杀我沈家满门,竟是为了我?!极度忍耐之下,才将那快要蹦出胸膛的恨压下,只化作唇边一丝若有若无的寒凉笑意。
  宫灯明灭,更漏声声,月色分明,已近子时。
  沈婠知道今日必要给自己一个归宿,到了明日,见了太后,怕是另一个局面。问道:“你要我如何?”
  惜尘低语:“朕只想时时都能见着你。”
  沈婠无声笑道:“那还是不要当妃子的好,当了妃子,要见我,还得翻牌子。”
  惜尘的嘴角也轻轻扬了扬,安公公好似不怕死,试探着说:“上阳宫还需一位奉茶宫女,不知圣意如何?”
  沈婠不等惜尘开口,道:“很好。”你既然要时时见到我,我也想时时见到你,在你的寝宫用事,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再好也没有了!楚惜尘,你以为我没要你的命,是舍不得吗?不,要你的命容易,但代价还不够大!
  “奉茶宫女?”惜尘蹙眉,“只怕委屈了你。”
  “不委屈,我本来就是要给人充当官婢去的,能留在宫里,已是万幸了。”
  惜尘心想奉茶宫女的活也不是很累,下朝之后又能见到她,如此也好。当下便对安公公说:“好吧,婠婠就暂且担当奉茶宫女一职,记着,要有单独的寝室,一应事物全都要最好的。”
  安公公忙不迭的答应,惜尘恨不得他立时去办,只是天色已晚,安心等到明日再办。
  这一晚,沈婠不愿近惜尘之身,要在他寝殿外候着,惜尘一把拉住她,笑道:“同寝一塌又如何?朕不会对你怎样。”
  他平日里不苟言笑,是亲王中最冷的一个,当了帝王,笑的机会更少。只是他一笑起来,的确令人心醉,那狭长的眉眼,仿佛要飞起来一样。
  沈婠躬身而退,谦道:“陛下,不闻‘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惜尘一怔,敛了笑容,淡淡道:“随你吧!”
  沈婠方才觉得,这一下,才是自己认识的楚惜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