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爱我(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风凉,月冷。
  晚云淡薄,夜色苍茫。
  诺大的逸王府中,静谧的连走路声也无法听闻。
  一辆墨色马车停在王府后门处,车上缓缓走下一名雄伟男子和一名身披斗篷的弱小女子。后门处自有人接应,慢慢穿过后堂,花园,走在微弱灯光照耀的走廊下,沈婠抬头看了看天,好似有细碎雪花飘落。
  到卧房门口,领路人驻足,忠王轻声道:“阿婠,十二弟知道你要来,在里面等你,你们抓紧时间说话,我在外面等候。”
  沈婠点头,推开房门进去,里面是柔和的光晕,熏笼氤氲,蒸的人昏昏欲睡。她脱下斗篷,依旧是那一件素色宫装。
  绕过屏风,再走近几步,打起水晶珠帘,方才看到一身月白长袍的俊朗少年。他身上有一层虚茫的清光,面如刀削,嘴唇泛白,大约是病的久了的缘故,面色里浮了苍白。唇边含了浅浅的笑,眸光依旧璀璨。
  沈婠见到眼前飘然若谪仙的少年,黑夜般深沉的乌眸,顿时散去淡淡的愁意,亮如明珠。若冷月般皎洁的面庞,溢出温软的笑意。
  少年看到沈婠,温柔的含笑轻唤:“阿婠。”
  这一声阿婠跃进心里,蓦地眼里盈满了泪,走到他跟前,抬手抚上他的眉眼,指尖微微颤抖,双目渴求似的仔细看尽他的容颜。逸王楚惜朝,本就容貌秀雅,气度高洁,与北国第一美女沈婠更是一对金童玉女似的般配。
  泪水猝然滑落,伴着低泣声,沈婠伏到他怀里。
  惜朝揽她在怀,一边轻抚一边叹道:“阿婠,不要哭。”
  任泪水打湿他的衣襟,她方才抬起头,说道:“我曾发誓不再哭泣,只是泪水并不因我的誓言就此消失,见到你,大约是太高兴了吧。”
  惜朝轻轻握住她的手,道:“阿婠,我在外面找了你好久,总是找不到你,若不是十哥告知,我一定还在命人在官邸里四处打探,终没想到,四哥不曾放过你,将你圈在他左右,告诉我,他可有对你如何?”
  沈婠摇头,道:“并没有……”
  惜朝冷笑道:“我们当日都看走了眼,以为他总是冷面郎君,少近女色,想不到,他早已垂涎于你,阿婠,你在他身边,教我如何放心得下?”
  沈婠亦冷笑:“我在他身边,很好。”
  惜朝一惊:“阿婠,你……”
  沈婠道:“将仇人至于视力之内,我才安心,才有机会将他置于死地!”
  惜朝沉默,半晌才道:“我大概猜到,你不会放下仇恨,可你如今孤身一人。”
  “惜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是他的十二弟,我不指望你能够帮我,但——如果,你爱我,就不要阻止我。”
  语气如此决绝,不带半分恳求。
  惜朝,若你也阻止我的复仇之路,你便不再是我的爱人。
  没有什么比复仇更重要,即便是爱情。
  室内顶端悬挂的琉璃宫灯,雕刻精致,溢出淡雅柔和的光晕。落在眼前少年微蹙的眉上,仿佛笼了一层淡淡的哀伤,那眸中的隐痛,终于深深藏了下去。
  “好,我答应你,不阻止你。”
  沈婠的唇边这才泛起笑意,柔顺的靠在他胸前,轻轻的说:“惜朝,你要快点好起来啊。”
  惜朝极轻的叹了一声,道:“只要你好好的,我知道了你的下落,知道你过的好,我自然就会很快好起来了。”
  他们相偎相依,直到门外轻轻敲响,惜朝才放开沈婠,不舍的说:“在宫里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莫要冲动。”
  沈婠笑了笑,道:“等你好了,你也要上朝的吧?下朝之后,我们自能见面。”
  惜朝微微点头,纵然不舍,也只得放她离去,若是回去的晚了,反而麻烦。
  沈婠依旧由忠王护送回宫,到宫门口再自行回到住处,烛光仍亮着。
  她推门进去,立时感到一阵肃杀之气,接着便看到一身明黄龙袍的惜尘坐在她正对面,冷声道:“终于舍得回来了?”
  沈婠怔住,随后低垂眼眸,眸光悸动,看到明黄龙袍的衣角在自己足尖晃动——惜尘走到她面前,忽然一把托住她的腰,紧紧贴在自己身上。
  “朕说过,以后不许你想他!”霸道而冷漠的口吻,他的气息扑面而来,不是龙涎奇香,却是杜蘅清苦。
  她抬眼望向他眸中的深邃,亦冷声道:“我总要见一见他才安心。”
  “现在,见到了?安心了?”
  沈婠不语,只觉唇上一凉,他的唇已压上,一边肆虐掠夺一边含糊念道:“婠婠,你是我的,谁也夺不走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