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掴(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寿安宫暖德殿,太后倚在榻上,榻下一宫女用美人锤轻轻捶着太后双腿。
  姚嬷嬷半跪在脚踏上,如此这般的一说,太后慈祥的面容渐渐泛起冷色,沉声道:“有这等事?”
  姚嬷嬷嘴一撇,继续说:“可不是嘛!才刚听人说,皇上又到庆妃宫中去了,不知此事和庆妃又有何干系。虽说裴妃教训了沈婠,可她毕竟是皇长子的生母啊,闭门思过三个月,要是让裴大人知道了,岂不是?”
  太后缓缓摇头,说:“裴老如今在西陲征战,未必管得了这些,只是那裴妃也太不知轻重,我这个老太婆都晓得阿婠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她竟会不知道?可见是有人撺掇!必定是庆妃!那日撺掇了我去找阿婠,皇帝不是冲她发了脾气?罢了,罢了,让我来问阿婠几句话,皇家威严,容不得她在后宫兴风作浪的。”
  正说着,门外就有人禀报沈婠来了,太后坐直身子,摆出一副威严的样貌来。
  寿安宫有四大殿,太后居于最宏伟的暖德殿,其余太妃等居于另外几座殿内。
  暖德殿虽然外表看来庞大,但内里多有隔间,太后居于东暖阁内,沈婠打了帘子进去,立时感到一阵温暖。里面不仅装了熏笼,更有炭炉。迎面一个大梨花木椅,两边放着高高的几子,木椅后是一层墨绿的软烟罗,再进一层,里面临窗砌着暖炕,北地多阴冷,家中常有这样的摆设。暖炕上是一个矮几,搁着棋盘。右手处是圆形的拱门,拱门下了帘子,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宫女打开帘子,沈婠方才看到正襟危坐的太后,慌忙跪拜下去。
  太后常年礼佛,屋子里弥漫着檀香的味道。
  “起来吧!”太后声音威严。
  沈婠伏地不起,颤声道:“奴婢有罪。”
  太后一怔,不曾想她不说委屈,却说有罪。问道:“你何罪之有?”
  “奴婢不该冲撞裴妃娘娘。”
  太后轻轻一叹,语气也柔和起来,缓缓道:“哀家都听说了,也不能全都怪你,她也打了你出气,更不能怪你了。起来,让哀家看看你的脸。”
  沈婠起身,慢慢抬起头,虽然用了玉肌膏,但毕竟效果不会如此之快,所以看上去,也十分严重。
  太后一看,顿时道:“这个裴妃!竟下的这么重的手!”
  沈婠垂下头去,声若蚊蝇:“是奴婢不好。”
  姚嬷嬷暗地里扯了扯太后的衣袖,太后轻咳一声,道:“罢了,打也打了,皇帝也惩处过她,你不可再有怨言。”
  “奴婢不敢。”
  “很好,阿婠,你要记住,如今你不再是宰相千金了,而是一名小小的宫女,若后宫嫔妃即便有对你不妥之处,你也不可造次。毕竟她们是宫妃,而你是侍女,身份截然不同,你可明白?”
  “奴婢明白。”
  太后满意的点点头,看她柔顺的样子,甚是舒坦。不管她是真心还是假意,总教她明白,她如今的身份!让她对皇家心存畏惧,不能随意行事!
  沈婠却在心底冷笑,那群女人当局者迷,难道太后也如此蠢顿?不说她现在的身份,皇上一句话就可以改变!其实,只要皇帝在一日,她就有所依靠,慢说是那些妃嫔,即便是你太后,也不能将自己如何!
  两人各怀心思百转千回,却都不流于面上,太后正要让她退下,又听皇上驾到。
  太后无奈的苦笑:“瞧瞧,就这一会儿,难不成怕哀家吃了她不成?”
  惜尘刚到庆妃那里发泄了一通,庆妃不认错,只说看裴妃怒气冲冲的样子,想她那样的脾气,怕是不好,所以才叫人去请皇上的。
  惜尘冷笑:“这么说,朕倒要谢谢你?”
  庆妃伏在地上,哭道:“臣妾不敢,只是万望皇上明鉴,别污蔑了臣妾。”
  惜尘气的说不出话,也没有证据指她挑唆,因此离了那里,却听说太后召见沈婠,所以又匆匆赶到这里来。
  “既然母后要交待的话都说了,儿子这就带沈婠走。”
  太后见惜尘脸色不好,知道在庆妃那里得不到什么证据,到也不阻拦,说:“你带了她去吧,这几日好生养着,养好了再行事。”
  “是。”
  惜尘和沈婠行礼告退,惜尘特意抓着沈婠的手,沈婠挣脱不开,蹙眉道:“你做什么?”
  惜尘冷然道:“让这宫里的人都知道,你是朕的女人,看谁还敢动你!”
  沈婠吐出一口气,任他牵着手,垂着头跟在他后面。两旁的宫人避让开,纷纷跪倒,瞥见紧握的双手,都暗暗吃了一惊。
  也许,这位奉茶宫女,不日就会成为新宠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