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日(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樱唇柔嫩软滑,惜尘强有力的舌撬开她紧闭的贝齿,缠住香舌,强迫与之一起嬉戏。沈婠紧闭双目,心中想着二哥,不得不与他缱绻缠绵起来。惜尘心中一荡,双手覆上沈婠胸前,轻轻揉捏。沈婠立时感到浑身发软,奇异的感觉陇上心头,唇齿交缠间,发出低缓的呻/吟。
  惜尘趁势扯去她的外衣,沈婠身子一抖,却没有反抗。惜尘明显一震,离开她的唇,静静的望着她。
  她依旧闭着眼,却轻蹙烟眉,呼吸紊乱。
  惜尘解开她的束胸带子,她仍不反抗,只是忍不住颤抖。
  惜尘猛然离开她的身子,狠狠将手中的衣物扔在床边,低喝道:“起来!”
  沈婠睁开眼,坐起来,孤疑的看着他。
  惜尘自嘲似的一笑,道:“婠婠,你明明不愿意,却要装作柔顺的样子。我……我宁愿你反抗,而不是……不是这般任我……”
  沈婠垂眸,低声道:“陛下是天子,奴婢是贱民,试问奴婢怎么能反抗天子呢?”
  惜尘苦笑一声,道:“婠婠,女人的身体朕想要多少都会有,可是朕真正想要的,是你啊!朕要你心甘情愿,却不是如此曲意逢迎!朕知道,你这么做,无非是为了你二哥。”
  沈婠不发一言,惜尘轻轻一叹,道:“罢了,大年下的,朕不再软禁他便是。”沈婠眸光一动,抬眼看他,惜尘对上她清澈的眸子,道:“沈府已被查封,他再住着未免不妥,何况母后疼爱贞茵,不如就让你二哥一同入宫居住吧!”
  沈婠眸色微暗,道:“那和软禁有何区别?”
  惜尘笑道:“至少你们兄妹能日日相见,朕也能知晓他的行动,不是婠婠说的么?将敌人置于视线之内,方可安心。”
  沈婠心中怦怦直跳,回忆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惜尘不容她思索,又将她外皮披上,与她并肩坐在床沿,握住她的手,道:“咱们一块儿守岁。”
  更漏声声婉转,宫灯柔和,这两人仿佛少年夫妻一般,慢慢等待时间流向午夜。渐渐的,沈婠有些不支,惜尘揽着她的肩,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沈婠阖目,竟很快入梦。
  再醒来时,已是清晨,沈婠一惊起身,却发现自己躺在惜尘的臂弯里,她这一动惊醒惜尘,惜尘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道:“新年好!”
  沈婠愣住,垂眼瞧自己的衣衫,惜尘笑道:“不用看了,昨晚你睡得像头小猪一样,朕可没兴趣强要了你。”沈婠果然见自己衣衫整齐,顿时脸上一红。
  惜尘到不介意,冲外面喊道:“盥洗!”
  宫女们依次而入,金盆,毛巾,茶碗等等,跪在龙床两侧,高举过顶,低眉顺目。
  没人对躺在皇帝身边的沈婠感到讶异,即便是惊讶,也不敢显露在面上。
  惜尘和沈婠一同盥洗过,穿上新衣,然后到寿安宫先给太后请安。
  裴妃,庆妃等都已俱在,看到他们两人同来,顿时又将嫉妒仇恨的目光刺向沈婠,沈婠不理会,只跟着惜尘进去跪拜了。
  太后慈爱的笑笑,道:“起来吧,今儿元日,大家都要高高兴兴的。”
  惜尘坐在一边陪太后说着话,早上要与诸妃一起用早膳,待会儿还要到福祉宫接受百官朝拜及赐宴。
  不知庆妃凑近太后耳边说了什么,太后的脸色微微一变,对惜尘道:“皇儿,昨晚你可是一人留宿上阳宫的?”
  惜尘不以为然的说:“是啊,母后有什么问题吗?”
  太后叹道:“照理说,除夕之夜,你该和皇后同寝才是。”
  惜尘不着痕迹的看了沈婠一眼,道:“朕的皇后不是仙逝了么?”
  太后也看向沈婠,脸色似有不善,却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说的太明显,只道:“那你……你还……”
  太后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皇上在除夕夜应和皇后同寝,即便皇后不在,那也有妃嫔,怎么能与一个宫女这般?
  惜尘并不介意,只淡淡道:“母后不必忧心,婠婠迟早都是朕的人。”
  太后倒吸一口凉气,沈婠蹙眉看惜尘一眼,他说话说的云淡风轻,却已将自己陷入水深火热!那些妃嫔怨毒的目光,恨不得把自己给生吞活剥了!
  裴妃冷哼一声,庆妃却面有得色。
  沈婠乃罪臣之女,照理是不能封妃的,再怎么样位分也不会越过自己。更何况,沈家的事刚过,皇上又这么不冷不热的晾着她,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即便真的宠幸了她,那又如何?历来帝王宠幸宫女的事虽然不多,却也不少,记档才能有册封,若是不记档,那就只能死路一条了!
  后宫妃嫔哪个不是精细人,纵然裴妃刚被解禁,稍加收敛,却怎么可能不知这其中的奥秘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