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林中郎将(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暗骂一声,仗着身材矮小,穿梭在嘻嘻囔囔的东市大街上,不时回头看追逐自己的人追到哪里了。
  可是,她越来越觉得体力不支,刚才在酒楼吃的东西,这会子一跑,全要吐出来了。
  她的速度越来越慢,后面追她的人越来越接近。
  算了算了,不跑了!有金弓银弹在手,打一个算一个。
  回头再看一眼,那些人近了,她忙回头,却迎面撞进一个人的怀里。
  “好痛……”她捂着额头,难道他穿的是铁皮吗?怎么这么疼?抬头一看,却正是穿着甲胄的京城护卫队。
  这个人好像还是个头儿,长相嘛,虽然沈婠见过的美男子很多,但这男子竟也不输给那些皇子们。
  美男子看了她一眼,沈婠灵机一动,忙抓住他的袖口说:“大哥,后面有一群混蛋在追我,你救救我吧!”
  她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那美男子略一沉吟,再看追她的人杀气腾腾的模样,顿时蹙眉道:“拦住他们!”
  身后的士兵迅速将他们围了起来,领头的泼皮骂道:“快滚开!你一个护卫队长也敢拦我们,知道我们家公子是谁吗?”
  美男子不卑不亢的朗声答道:“我不管你们是谁,你们在天子脚下恃强凌弱,我就要制止。”
  那些人满不在乎,他们是大司空府的家奴,会把一个小小的没有品级的护卫队长放在眼里么!就算是京兆尹,也得给他们几分薄面!
  “妈的,给我打!”领头人不耐,竟然和士兵冲突了起来。
  有人在美男子耳边说道:“队长,他们怕有些来头,还是不要为了这么一个小……”
  美男子横他一眼,看一下身边的沈婠,她仍拽着自己的衣袖,目光瞥到她手中的金弓银弹,眸色一变,立时有了计较。
  “你们在这儿抵挡,若有事故,夏某一人承担。我先带这位小姐离开。”说时,已牵了沈婠的手走了。
  远离了街市,沈婠心有余悸,定神一想,忙喊:“糟了糟了,表哥他们还在和那些人打架呢!可别出事!”
  美男子问:“小姐口中的表哥,莫非是……”
  沈婠机警的问道:“你都知道什么?”
  美男子不答,沈婠拿着弹弓对准他,道:“快说你是谁!都知道什么!”
  美男子笑了笑,道:“京城之中,能用黄金做弓,白银做弹的,除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家,还有谁有这么大的手笔?”
  沈婠一愣,却不恼,亦笑道:“原来你知道我是谁。”
  美男子施礼道:“在下夏文泽,是京兆尹手下京城护卫队队长。”
  沈婠摆摆手,道:“我知道了,现在别管这些,我得想法子救我表哥。算了算了,你不方便和大司空家的人为难,我还是去找我大哥吧!”
  夏文泽知道自己不方便插手,只好跟着沈婠回相府,接着便看到驸马率领一队飞龙卫出去,想必是去营救那三位皇子了。
  沈婠坐在门槛上哀声叹气:“完了完了,这下说不定又得挨上一顿鞭子!”
  夏文泽看她双手托腮,少年老成的模样,甚觉得可爱,唇角微微上扬,望着她定定出神。
  “你还在这儿呢,对了,我还没谢你呢!”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唉,行了,你快走吧,我大哥肯定会送他们回宫的,待会儿我爹回来,我又得被揍了,我可不想你听到我鬼哭狼嚎的声音,快走吧!”
  夏文泽隐隐有些担心,问道:“宰相大人不会真的打你吧?”都说宰相大人十分宠爱这个小女儿,怎么听她的语气,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呢?
  “这就不是你该管的啦!我进去先上点药,免得待会儿抽起来要我的命。”她走进府门,夏文泽只能呆呆的看了一会她的背影。
  他看了一会儿也走了,可是一整天他都心绪不宁,担心宰相真的会打她。
  到了晚上,他实在忍不住,竟偷偷的越过相府后墙,却不知哪座院落是她住的地方。摸索了很久才找到她住的北苑,她还没有睡。
  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看天上的星星,万籁俱寂,愈发显得她形影相吊。
  孤寂的样子。
  不过好像并未受伤,这样他就放心了。
  正准备离去,却听到她说话:“喂,出来吧!”
  他一惊,她却笑了:“能躲得过相府的守卫,你的轻功还算厉害嘛!不过可惜啊,我的鼻子很灵,闻到了这里不该有的味道。是你吗,夏文泽?”
  他吃惊不小,只好现身。
  沈婠嘻嘻的笑着,说:“怎么?不放心我吗?是不是白天惊鸿一瞥对我一见倾心,所以情不自禁心向往之啦?”
  她已换回了女装,梳着辫子,更加的可爱纯真。
  他的脸微微的红了,这女孩子说话好大胆,不知是否真的天真无邪。
  (PS:总觉得以前调皮的阿婠可爱一点,谁让她背负着血海深仇呢,囧……七点还有一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