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尚仪(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夏文泽紧蹙双眉道:“蕊珠宫的太监,我看到他拿着火折子鬼鬼祟祟的,想不到他是要纵火!幸好我发现的及时,要不然……”
  沈婠并不觉得意外,只淡淡道:“你不必管我,只管拿着那人去见皇上吧!”
  夏文泽感觉到她说话时仍冻得发抖,不放心的说:“那人被我绑起来了,纵然被人发现也无妨,还是先送你回去要紧,你身上刚好,免得又着了凉。”
  他语气坚持,沈婠便顺了他的意思,只是走到上阳宫时,沈婠却驻足,对夏文泽说:“毕竟是太后罚了我,我还是向皇上请罪去,你快回去看看那人是否还在,只别让人逃了。”
  夏文泽点点头,目送她转进东暖阁内,自己才折返回去。
  安公公笼着袖子正在打瞌睡,沈婠悄无声息的走进来,斜了他一眼,并没有惊动,径自掀开帘子。
  帘内的暖风一下子把安公公给扑醒了,他睁开眼,看到沈婠时唬了一跳。
  来不及通报,沈婠已经转过屏风站到了惜尘面前。
  安公公吓得跟进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的说着奴才有罪。
  惜尘蹙眉望他一眼,沉声道:“连通报都不知道了!你是老糊涂了吗?自己下去领罚!”
  安公公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忙下去领罚了。
  惜尘看沈婠装束奇怪,又看那外袍的样式似乎是夏文泽的,情知必是不好,只柔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沈婠当即跪下,不卑不亢道:“奴婢做了有违宫规的事,太后处罚奴婢,无奈思过堂失火,夏将军只得将奴婢救了出来。奴婢不敢叨扰太后,所以来向皇上请罪。”
  沈婠垂着头,看不到惜尘紫涨的脸色。
  听她这么说来,原来是太后。
  惜尘不是没有听说裴妃到太后那儿告状的事,想着也没什么大不了,回头提醒一下裴妃不要过分就好,只是没想到,母后虽然耳根子软,但也是诚心向佛之人,怎会将婠婠关入思过堂呢?看这样子,似乎是受了不少委屈。
  平息了一下心底的怒气,毕竟是自己的生身母亲,不能忤逆。
  上前将沈婠扶起,哑着嗓子道:“母后也是受人挑唆,你不要怪她。”
  沈婠微微摇头,道:“太后处罚奴婢,奴婢并无怨言,确实是奴婢的错,不该携带兵器在身。”
  惜尘一头雾水的问道:“这是何意?”
  沈婠将太后的话说了一遍,又道:“只是那思过堂不知因何走水,若不是夏将军来的及时,婠婠此时恐怕已到地下见了父母。”说到此处,眼圈一红,就要落下泪来。
  惜尘又急又怒,扶着沈婠肩膀的手渐渐用力,眼里露出狼一样的怒光,冷声道:“思过堂是什么地方,里面空无一物,好端端的怎会走水!必是有人不安好心的想要行凶!真是混账!”
  沈婠被他捏的痛了,轻哼了一声。他忙放开她,道:“夏文泽呢?朕命他保护你,可曾看到那纵火之人!”
  沈婠心念一动,原来并不是如此凑巧让夏文泽救了,原来是他刻意安排的。
  正此时,夏文泽在外求见,沈婠立马闪身站到了一边。
  惜尘的脸色很不好,而夏文泽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人呢?”惜尘问道。
  夏文泽跪下,惭愧的说:“臣有罪。”
  惜尘扬眉,问:“没抓到?”
  夏文泽道:“不是,臣看到那纵火之人,为救小姐只得先将他绑了,送小姐过来之后臣再去看,那人,那人已……”
  沈婠冷冷的说:“是不是死了?”
  夏文泽的头垂的更低了,惜尘望了一眼沈婠,他原本以为人是逃了,想不到却是死了。
  惜尘咬牙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即便死了也要查出他的主子是谁!”
  夏文泽不敢藏私,叩首道:“回皇上,那人臣认得,是蕊珠宫裴娘娘手下。”
  惜尘前后一联想,忽然就明白了。
  先是抱着皇长子去太后那里告状,让太后处罚沈婠,又觉处罚太轻,便蓄意烧死沈婠!倘若沈婠真的死了,人是死在思过堂的,她到可以推个干净!
  好毒的计策!好狠的裴妃!
  惜尘几乎要将牙齿咬碎,气的胸口起伏,指着夏文泽道:“你,去把那太监的尸首扔到蕊珠宫去,问问裴妃,认不认得这个人!若她不肯认,就传宫正司的人来好好审一审!”
  夏文泽和沈婠都是一惊,宫正司主管后宫命妇刑罚,直属帝后,若不是犯了重大罪责,是不会牵涉到宫正司的。
  见惜尘盛怒之下,夏文泽不敢求情,沈婠也只是蹙眉不语,似是在想些什么。
  无奈,夏文泽只得领命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