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怎么会是雪玲?不应该是画之的吗?沈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惜尘回头问沈婠:“玲珑就是她的?”
  不等沈婠回答,雪玲已经抢先一步答道:“回禀皇上,玲珑是画……是我的一位姐妹的,只因她要照顾另一位姐妹,恰巧我刚绣好一个荷包,想要送给阿婠姐姐,所以就由我过来了。”
  惜尘点了点头,道:“你绣的荷包呢?给朕看看。”
  雪玲受宠若惊的想要站起来,抬头触到沈婠冰冷的眸子,忙又低下去。
  沈婠冷冷的打量着她,她今日穿了一身浅粉宫装,双臂上一条同色的披帛,浓密的发丝完成螺髻,髻上是粉色的丝带,丝带束成团花状。她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额上鲜亮的桃花装花钿,映衬着朱唇上一点樱桃红,鲜艳欲滴。方才惜尘的话,让她双颊上呈现出羞涩的淡淡红晕,看起来愈发娇羞可人。
  惜尘看着手中的荷包,对沈婠笑道:“绣的不错,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沈婠心底厌恶,面上却笑道:“既然这样,这荷包就给陛下吧。”
  惜尘摇头道:“这是给你的,也是女人用的花样,朕要了做什么。”
  雪玲在下面忙道:“皇上若是喜欢,我可以再绣给皇上的,只要皇上您不嫌弃……”说到这儿,她的声音里已有了哽咽声。
  惜尘笑了笑,道:“好啊。”
  那个晚上,惜尘真的翻了雪玲的牌子,第二日便封了常在。
  沈婠将玲珑放到画之面前,道:“你应该知道,我并不稀罕这个小玩意儿,之所以拿过去,无非是想引起皇上的注意。”
  画之低头道:“我知道。”
  沈婠带着怒意狠狠的说道:“那么你就更该知道这机会得来不易,为何去的不是你而是雪玲?如果是雪玲抢了你的机会,我自有办法让她回到她原来的位子上去!”
  “不!”画之抬头望着她,“不是她硬要去,是我让她去的。”
  沈婠怒意更深:“为什么?”随即冷然道:“难道你不想承宠?”
  画之连连摇头,道:“我怎么会那么傻不想承宠呢?但凡选秀进来的女子,都盼着有一日能飞上枝头,得到皇上的宠幸是后宫每一个女子的希望,哪怕那时间很短,一旦得到了皇上的青睐,就意味着荣华富贵,不光是你,你的家族都会因此得到荣耀。”
  沈婠这才收起怒气,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去呢?这么大好的机会,你竟然甘愿让给雪玲?”
  画之叹道:“其实,雪玲她真的很可怜。她的父亲不过是个商贾,时常受到一些为官不良的人的欺压,他想靠着女儿飞黄腾达之后让别人不再小看他家,所以逼的实在紧了些,我也是看雪玲每次都很难过的样子……”
  沈婠坐到她对面,恢复了一贯的冷漠态度,听到这些话并没有为之动容,而是淡淡的说:“如果你要在后宫里稳步高升,最要不得的,就是这些廉价的同情心。”
  画之震住,沈婠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说道:“如果你想承宠,以后这样浅碧的衣服还是不要穿了。”
  画质不解,问道:“为何?”
  沈婠淡淡道:“皇上不喜欢浅碧,他说这颜色太过冷清。”
  画之沉吟了片刻,眼中忽然一亮,抬头再看沈婠时已多了一份自信,笑道:“多谢提醒。”
  沈婠笑了笑,不再言语。
  没过几日,惜尘宠幸了画之,封为贵人,与雪玲一起住在景怡宫。
  后宫一时平分秋色,不再是庆妃和裴昭仪的天下。
  如今最高分位虽然依旧是庆妃,手下有霞贵人,琪贵人等。而身为皇长子的裴昭仪也拉拢了不少小主。夏昭仪永远一副置身事外的超然态度,芳婕妤想培养自己的势力无奈她早已失宠,如今正在发愁到底站在哪一边好。曹婕妤和丽婉仪按兵不动,没有合适的小主,她们也不敢轻易拉拢。
  福嫔虽然位分不高,却没有投靠到任何一方,手下却有几位比她位分低的小主,想来是在暗暗积蓄力量,要与庆妃,裴昭仪等人形成对立之势。
  如今,后宫中人各自为营,唯独少了上官娴雅。
  沈婠到储秀宫看望娴雅,身后还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沈婠对娴雅道:“姐姐,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位孙太医,你的病总是不好,让他来帮你看一看,也许能好的快些。”
  娴雅面上闪过一丝慌乱,忙道:“不用了,阿婠,我的病……”
  “姐姐千万不要和我客气,请吧,孙太医。”
  娴雅心中长叹了一声,无奈只得将手腕伸出帐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