芍药宴(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画之陷入深深的沉思中,就连恬淡的娴雅,也开始怔忡起来。
  难道真如沈婠所说的,在后宫中想要独善其身,那是绝无可能的?
  沈婠见她们各有所思,便站起身说道:“我那里还有事,就不多留了,画之你好好将养身体,改日咱们到媚夏苑去观赏芍药,那里的芍药开的非常漂亮。”
  沈婠从景怡宫回到上阳宫,惜尘见了她说道:“朕刚刚下了一道旨意,复裴昭仪为裴妃,你以为如何?”
  沈婠面无表情的答道:“皇上的旨意,奴婢不敢妄言。”随即脑中闪过一丝念头,不确定的抬头问道:“征西大军是要回朝了吗?”
  惜尘哈哈笑道:“朕就知道瞒不过你,不错!西国投了停战书,征西大军不日回朝。你就要见到沈将军了。”
  “沈将军?”沈婠眯起眼问道。
  “恩,沈澜在战场上果然英勇非凡,裴大将军在奏表中多有褒奖,等他回朝,朕就封他为二品征西将军!”
  沈婠抿唇不语,哥哥出征一次回来之后便是征西将军,又得裴大将军赏识,不知到时朝中风向可会陡然一变呢?沈婠似乎已察觉到,原本沈相党羽,正蠢蠢欲动。
  旨意下去没多久,裴妃便亲自到上阳宫中来谢恩。
  她今日穿着紫罗兰的广袖纱裙,衣袂飘飘,若行云中。头上戴八宝玲珑金步摇,侧戴五尾凤含翠珠钗,妆容精致,步态华美。本就生得极美的容貌,因有了喜气,更显得出类拔萃。
  她跪下谢恩时,身上环佩叮当,是珠玉碰撞的声响。沈婠这才注意到她腰上的璎珞美玉,不由微微一笑。
  惜尘示意她起身,道:“乃父于吾国有大用,尔在后宫用心行事,朕怎会不知,前些时候让你受了委屈,如今恢复你妃位,你好生教养皇长子吧。”
  裴妃谢道:“臣妾多谢皇上隆恩,一定不会辜负皇上的一片苦心。”
  起身时瞥到惜尘身后的沈婠,还有她唇边挂着的若有若无的笑,原本得意的心境,不知怎的却多了一丝不悦。但想想自己毕竟是裴大将军独女,又是皇长子生母,如今也恢复了妃位,就不必和一个小小的御前尚仪计较了。因此,心中大定,看向沈婠的目光里,也多了一份傲然。
  “启禀皇上,媚夏苑的芍药开的正艳,臣妾正准备过几日邀请后宫的几位姐妹一同赏花,不知皇上可有闲暇赴宴?”裴妃含笑问道。
  惜尘却道:“朕怕是不得闲,你自己宴请别人吧。对了,庞贵人受了委屈,你记得请上她,也算是抚慰。”
  裴妃眼中划过一丝锐利,稍纵即逝,仍是笑道:“皇上说的极是,就算皇上不说,臣妾也会如此安排的。”
  惜尘点头道:“那就好,你下去吧,朕还有事。”
  “是,臣妾告退。”
  到了裴妃设宴的那一日,下朝之后惜尘寻沈婠不见,便问小石子,小石子笑道:“尚仪大人说裴妃设宴,也去凑个热闹。”
  惜尘思附:沈婠如今可不是那爱凑热闹的性子了,想必是有何目的,又或者是怕庞贵人再受到打压?心中明了便将手上的事处理好了也去欣赏一番。
  此时的媚夏苑中,十余位宫装丽人信步庭中,人赏花,花映人,红妆犹共花争春。
  牡丹为花中之王,而芍药为花中之相,富贵仅次之。
  一般的芍药四月开尽,但媚夏苑中的芍药五月仍芬芳吐艳,绝非凡品。
  裴妃精心装扮过一番才来,言笑间神采飞扬,虽然在众人里她的年纪算是大的,但是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种成熟风韵,是那些小主所不能及的。
  庆妃也是盛装而来,见到她笑的格外绚烂,道:“恭喜姐姐了,如今又晋了妃位,听说裴大将军就要回朝了,这两件喜事在一块儿可真是相得益彰呢!”言外之意无非是说因着父亲的原因才被晋了妃位罢了。
  裴妃脸上不悦,口中却笑道:“咦?皇上不是让庆妃妹妹在宫中教导霞贵人的吗?姐姐以为你没空来呢,真是疏忽了。”
  庆妃被她一语噎住,正要反驳,夏昭仪忙拉着她笑道:“瞧那边的几株芍药开的好,咱们瞧瞧去。”
  那边画之和雪玲也来了,不同往日的是,娴雅竟也跟着前来。
  霞贵人看到娴雅心中不悦,上前拦住三人,冷笑道:“上官姐姐的病好了吗?怎么也有闲情来参加后宫妃嫔的宴会?哦,我差点忘了,上官姐姐一直居于病重,还未侍寝过呢!算不得皇上的女人吧!”
  画之正要反驳,却听身后一人缓缓道:“霞贵人此言差矣,只要是这后宫里的女子,不管是妃嫔还是宫女,都是皇上的女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