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娶(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怔了一会儿,知道这事不能贸然开口,但一想到沈婠留在皇上身边,哥哥和自己永远都没了希望,狠了狠心,笑道:“皇上对身边伺候的人也这么宽厚。”
  惜尘略略点了点头,他平日里不爱说话,笑也是极少的。自带着高高在上帝王一般的疏离冷漠。
  夏昭仪咬了咬牙,继续笑道:“臣妾小的时候,也贪凉,父母不让多吃这些生冷的,倒是哥哥体恤我,常常摘了梅子来给我吃,我怕梅子坏掉,所以学会做这道酸梅汤。”
  惜尘仿佛有了兴趣,问道:“文泽吗?他是个好哥哥。”
  夏昭仪眼圈一红,道:“是,哥哥为我做了很多事,如今我很想报答,他心里有桩心愿,臣妾也是才知道的。”
  惜尘问道:“是什么心愿?你说给朕知道,朕若能办到,一定达成。”
  夏昭仪悄悄瞥了一眼他的脸色,犹疑道:“哥哥如今已到了婚配的年纪,可是……家父早早催过几次,他只说不急,前日他到我宫里,我才知道他心中是有了人。”
  惜尘抚掌笑道:“这是好事啊!想不到文泽那样的人,也会为了一个女子执拗着。告诉朕,是哪家的闺秀,朕立马给他指婚。”
  夏昭仪不说那人是谁,只问:“皇上此话当真?”
  惜尘点头道:“赐婚而已,这也没什么难的。”
  夏昭仪暗暗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物,放在惜尘面前,道:“哥哥中意的,就是这帕子的主人。”
  惜尘不解的拿起帕子,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身旁的小石子眼尖,惊讶的说:“这不是尚仪的帕子吗?昨儿个还和奴才说丢了一块帕子,让奴才帮忙找找呢!”
  惜尘怫然变色,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拿着帕子冷冷问小石子:“你可看清楚了?这上面全无标记,怎么就断定是尚仪的?若是弄错了,朕可不轻饶!”
  小石子话一出口便后悔了,此时忙跪下道:“奴才眼花了,这帕子指不定是谁的呢!奴才多嘴,奴才多嘴了……”
  惜尘森冷目光盯着他,道:“既然知道自己多嘴,还不掌嘴?”
  小石子忙左右开弓对着自己的嘴巴子就打起来,边打边说自己错了,决口不提求饶二字。
  夏昭仪看不下去,站起身唤道:“皇上……”
  惜尘抬手道:“纨卿放心,朕一定会找到这块帕子的主人,你哥哥既然心仪于她,朕自会成人之美。”
  夏昭仪心知沈婠是不能得了,急道:“可是皇上,这帕子明明就是……”
  惜尘打断她道:“朕说了,朕会查明帕子的主人的,你回去吧!朕还有折子要批阅,就不陪你说话了。”
  夏昭仪一颗心被打的支离破碎,无奈只得跪安离去。
  惜尘起身在屋里来回踱了几步,小石子仍不遗余力的抽打自己的脸,惜尘剑眉一蹙,嫌恶的说:“得了,这次就罚你记下,下次若还敢再犯,出宫陪你师傅去吧!”
  “是,是……”
  “去看看尚仪在做什么,若是无事,就到御前来伺候吧!”
  “是,奴才这就去。”
  不多时沈婠被请来,看小石子双颊红肿,惜尘脸上隐隐似有怒气。孤疑的问道:“怎么了?大热天的,你们吃了生姜不成?”
  惜尘一使眼色,小石子忙率众退了出去,殿中仍只留他二人。
  惜尘将帕子递给她问道:“你瞧瞧这可是你的。”
  沈婠看了,笑道:“可不是么,昨儿个我还找呢,原来被你捡去了。”刚想伸手去拿,却被惜尘一把夺了过来,她一愣,怔怔的望着惜尘。
  惜尘冷笑道:“到不是被朕捡去了,却是被有心人捡去,还求了人让朕给你们赐婚!”他一把掐住沈婠的脖子,狠狠说道:“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非要看着朕大动肝火你才高兴?”
  沈婠莫名其妙,冷冷瞪着他,道:“皇上何苦为了奴婢大动肝火,若真有人求了去,不如就早早的放了奴婢,也免得皇上看了心烦,杀又杀不得,要又要不到……”
  惜尘怒极,手上更用了力,眼见着沈婠面皮紫涨了,恩狠狠将她扔到地上。此时地上已去了毡子,铺的金砖。沈婠跌倒在地上,只觉手臂上火辣辣的疼,看时一层油皮已破了,露出血淋淋的颜色来。
  她咬牙忍着,惜尘一愣,情知自己方才太过用力,见她受伤,不由心中大恸。一把过去扶起她,紧紧拥入怀中,仿佛咬碎了牙似的恶狠狠说道:“朕说了,你今生今世都别想从朕身边逃开,你即便是死了,也都是朕的女人!”
  沈婠一面忍着痛,一面使劲咬住下唇,被他抱得太紧,有些喘不过气,眼泪却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