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之前(四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婠抬头,正触上惜朝担忧的眸子,每一次,只要看到这双眸子,心里总会很快平静下來,笑了笑道:“我沒事!”
  惜朝点点头,又问:“十哥大婚,你可准备贺礼!”
  沈婠苦着脸道:“他贵为亲王,可以说什么都有了,我还能送什么呢?”
  惜朝道:“不拘什么?只要是你的心意就成!”
  沈婠敏思苦想了好一会儿,依旧一副苦瓜脸,道:“你是知道我的,沒什么能拿得出手的,难道,还像他以往生日那次,跳个舞给他看吗?”
  忽觉得手上一紧,惜朝面色一沉,冷冷道:“你总不记得我的话,不是说了不许你在旁人面前跳舞的么!”
  沈婠诧异的看着他,他忙换上一副表情,那意思是说:“你可别再问这话我什么时候说过了!”不仅笑了出來,道:“我知道,那次……不是有你在场嘛!”
  她也知道自己有些强词夺理了,可那次正是老十的整生日……这次是万分不能的了,好歹是人家大婚。
  不过她很快笑眯眯的说道:“艳姬不是有个姐妹还在福满楼吗?不如我去问胡老板讨要过來,也送给老十得了,当王府的侍妾总比在外面卖艺的好!”
  惜朝惊讶的看着她说:“你这毛病是从哪儿学來的啊!竟然学会送人家姬妾了,以前是十哥沒成婚,如今他都大婚了,新婚礼物,有送姬妾的道理嘛!”
  沈婠嘻嘻笑道:“开个玩笑也不行啊!”
  惜朝轻轻舒了口气,按照沈婠行事毫无章法可言的性子,如果她真的送一个姬妾过去,还真的不是不可能的事,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发,微笑道:“要不,我就以咱们两人的名义送一份礼去好了!”
  沈婠刚开始还不明白,问道:“为何要以我们俩的名义送一份礼呢?”随即明白过來,面上又红了,低下头不敢说话。
  惜朝爱极她这含羞带怯的模样,浓密的流海遮住她饱满的额,纤细的鼻微微翘着,从下往下看去,顺着下颚的弧度,都美的刚刚好,她的双手交握在胸前,因为害羞而手指轻轻捻着,他笑了笑,将自己的手覆到她的手上,拉到自己怀里,就这样轻轻的握着。
  红墙下两人静静站着,远处走來一队宫人,惜朝不得不把她的手放开,沈婠抬头冲他笑笑,道:“你回去吧!我待会儿还得到御前去,老十那边的礼,你就多费心准备吧!”
  惜朝点点头,道:“你放心吧!”他这话说的极重,仿佛不仅是那礼,还有旁的,总之,一切的一切,只要有他,其余的她大可以放心。
  沈婠转身刚要走,惜朝忽然笑着问道:“要是咱俩成婚的时候,也有人胡乱送姬妾给我,你怎么说!”
  沈婠一愣,随即很大度的挥挥手道:“既然如此,我就帮你收下好了,也让你享一享齐人之福嘛!”
  惜朝面色一变,似是十分的不悦,沈婠故意显出得意洋洋的模样,惜朝却笑了,低声道:“十哥说的对,有你一个就够我受得了,我可不敢再多要几个!”
  沈婠挥手作势要捶他,他忙转身跑了。
  那一队宫人走近,冲她行礼,她换上往日淡漠的样子,倨傲的轻轻点头,等宫人走过,她遥望已走远的惜朝,脸上又出现了久违的温暖笑意。
  惜朝,你可知道,我心底有个隐秘的愿望,那便是我至今不取楚惜尘性命的缘由,可,一旦那愿望达成,你我是否真的能白头偕老呢?
  带着心底的笑,沈婠回到上阳宫,不在意这笑从心底绵延到脸上,于是,楚惜尘用怪异的眼神盯着她时,她忽然觉得自己面部的肌肉有些抽搐。
  她忘了她的笑有多倾国倾城。
  他却知道她这样的笑只会留给那个人。
  原本见到她的笑容该喜悦的心,忽然开始钝钝的痛。
  他只能故作不悦,板着脸问:“去哪儿了!”
  沈婠敛容道:“刚见了老十,恭喜他大婚!”
  她有所隐瞒,他亦是知道的,却不拆穿,只是略略点头道:“新娘是董家的小姐,是惠太妃年头就求了朕的,所以也沒让她参加应选,配给老十,倒是不错,你觉得呢?”
  沈婠失笑:“我又沒见过她,怎么知道如何,又不能像老十那样爬墙进去偷看……”说了顿觉失言,忙捂着嘴,讪笑了两声,不过,她同时却在心里想,若是从前,知道老十定了哪家的小姐,一定也会和他一样,就算不能爬墙进去,无论如何也会找机会见见的。
  惜尘沉着脸道:“老十爬墙了吗?他都快大婚了,怎么还沒个正形儿!”
  沈婠忙道:“我也说他了呢?不过他那人,从小就这样,你是看着他长大的,怎么会不知道!”
  惜尘睨了她一眼,不再在这个问題上纠缠,却问:“你们自小交好,可曾想好送什么礼了!”
  沈婠怔奇怪今儿怎么都问这个问題,只道:“沒,到时候再说吧!”
  惜尘皱眉道:“那个时候再说能送什么好东西,内务府刚送了礼单來,我瞧着里面有一套鎏金掐丝珐琅缠枝莲纹古董瓶,就用你的名义送吧!堂堂御前尚仪,送给亲王的礼,也不能太寒碜!”
  沈婠张了张嘴,愣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沒说,估计就算送过去老十也不会以为是她这个御前尚仪送的,不过她还是嘀咕了句:“人去就行了……”
  惜尘嘲讽似的笑:“不是说不去的么!”
  沈婠急道:“那天不是跟你赌气才说的嘛,怎么能不去!”
  惜尘的笑印到了眸子里,仿佛是玩味般的说道:“哦,原來是和我赌气!”他说这话时语气低缓,又带着些笑意,听着总感觉暧昧。
  沈婠支吾着正要退下,他却冲自己招招手,将玉案上一张白色的纸递给她,道:“这是二十那日的出宫准条,已盖了上阳宫的章,回宫时间是酉时,若过了酉时,可进不來!”
  原來他早就准备好了啊!接过那张准条,看了一眼揣在怀里。
  宫人进出宫门都有严格规定,由帝后掌管,盖了上阳宫或者凤宸宫的印章,再写明出宫时间和回宫时间,过了那个点,你要么就别回來,若是回來,必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ps:这几章开上去貌似沒啥,下面有恶斗,决定沈婠命运的时刻來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