娴雅·逝(五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转眼便到了八月十四,那一晚皇上在熏华宫大宴皇室宗亲,先帝虽说有十二个儿子,但到了此时留在京城的已为数不多。
  长子出身低微,却意欲谋害太子,事败后被先帝贬为庶民。
  次子乃废太子,因巫蛊一案被废黜致死。
  三子平王,好女色,封地在巴蜀,整日纵情声色,是个沒有实权的王爷。
  四子裕王,便是现在的新帝惜尘。
  六子清王,名惜清,是先皇贵妃的儿子,先皇贵妃还在时,他便很得宠爱,只是后來他母亲去世,先帝虽然十分疼爱,但已养成了放荡不羁的性子,如今游山玩水,放浪形骸之外,先帝在时还会回京请安,如今先帝不在了,也彻底沒了他的消息。
  八王楚惜今,先帝柔妃之子,柔妃因涉嫌污蔑废太子巫蛊一案而被打入冷宫,后新帝继位后赐死,八王出家为僧。
  九王因身体羸弱,便未曾出宫建府,如今仍住太嫔宫中。
  十王楚惜武,受封忠王,便是即将要大婚的老十。
  十二王楚惜朝,生母惠太妃,是先帝最宠爱的小儿子,可惜仍无缘帝位。
  除了这些,另外老五,老七和十一均早夭,所以,能留在宫中参加晚宴的,便只有九王,老十和十二了。
  只是九王因为身体太过虚弱,只是略坐了一会儿便起身请退了,惜尘让沈婠送他,沈婠只得在前面打着灯笼相送,一路却是无话。
  自从惜朝和自己说了九王和李修赫之间的事,再看到九王的时候,自己总觉得心里不大舒服,虽说贵族之间,那些纨绔子弟也会在外院养几个娈童败火,可……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忽然之间得知他好男风,也实在有些接受不了。
  到了太嫔的宫外,沈婠刚准备回去,九王却道:“阿婠你今夜似乎不打高兴!”
  沈婠忙掩饰着笑道:“沒有的事!”
  天上月儿皎洁,宫灯明亮,九王分明看到了她脸上的慌乱,顿时有些明白了,便也不做声。
  沈婠只觉气氛尴尬,轻轻的说:“那,九哥你早些休息,我先回去了!”
  她匆匆行个礼,低头从他身边走过,却听他喃喃的说道:“希望你不要看不起我……”
  沈婠怔住,脱口道:“怎么会!”
  九王笑了笑,却是无比苦涩的,他摆了摆手,似乎有些喘不上气的样子,说道:“你回去吧!我也进去了!”
  沈婠却不急着走了,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犹疑着问:“那一次帮忙圆谎,是因为我的请求,还是因为事情牵涉到他!”
  九王并沒有思考太多,缓缓道:“是因为你的请求,也是因为他!”
  沈婠叹道:“那么,九哥还是我的九哥,我不会因此看不起你!”
  九王想对她感激的笑笑,她却提着灯笼迅速离开了。
  此时太嫔走了出來,看着那抹身影,问道:“是阿婠吗?”
  九王道:“是!”
  太嫔沉默了片刻,又道:“她是个好姑娘!”
  九王苦笑了一下,也道:“我知道!”
  太嫔便沒有再说话,而是扶着九王,慢慢走了进去。
  十四的晚宴平平静静的过去了,而妃嫔们都在用心准备十五晚上脱颖而出,有些成月都见不到皇上金面的妃嫔几乎从早上就开始打扮,就是希望自己别出心裁而又符合规矩的装扮能给皇上留下既深刻又美好的印象。
  而这些沈婠是不必关心的,她只需穿着朝服,静静跟在惜尘身后便可,有时候看那些女人争奇斗艳,实在替她们觉得累的慌。
  到了晚上,大如圆盘的满月挂在天边,四周无一丝云彩,暗黑的夜里唯独一轮明亮的玉盘,洒下的清辉如水银泻地,只把整个皇宫照的透亮,熏华宫中斗大宫灯挂起,更如白昼。
  沈婠随惜尘进殿,低眉顺目,手里捧着一柄紫檀嵌玉三镶如意,那如意,首、身、尾镶螭纹玉璧、玉瓦,如意首玉璧的中央镶有一颗产自海东的夜明珠,珠径围寸,粒大晶莹,点缀在双螭之间,组合为二龙戏珠纹饰,光彩夺目。
  惜尘落座,众妃起身,沈婠这才注意到为首的是庆妃和裴妃,庆妃今日穿一身杏黄宫装,领口和袖口繁密堆刺锥绣,又缀珍珠千颗,极是奢华耀目,而裴妃一袭绛红云锦覆烟罗单纱的宫装,亦显得气派雍容。
  沈婠不由唇边泛起微微冷笑,这二人之心昭然若揭,连穿衣打扮也不再避忌,按照宫规,只有皇后方可着正黄,正红二色,一品妃只能着偏色,如杏黄,海棠红,烟霞色等,庆妃和裴妃不过都是二品妃,而今日此二人不约而同一穿绛红,一穿杏黄,可见其心思早已盯上了那悬空已久的后位。
  惜尘略一抬手,众人也跟着落座,双目扫过四周,惜尘却蹙眉道:“荣嫔怎的不在!”
  众人面色一滞,佳丽云集,花团锦簇,每名女子都盛装锦绣,珠翠绫罗,可皇上他,偏偏忽略了众多逢迎笑脸,只关注着他的荣嫔,而荣嫔,似乎并未出席。
  沈婠亦蹙眉望去,果然未见到娴雅。
  此时庞贵人起身出列,跪下说道:“皇上融禀,臣妾与同宫所住杨常在本是等荣嫔姐姐一同前來的,只是去时荣嫔姐姐忽然头晕眼花,脚下不稳,因此只得在宫中歇息,未能前來,还望皇上恕罪!”
  雪玲也出列跪下道:“是,娴雅姐姐想是犯了旧疾,还请皇上不要怪罪!”
  惜尘道:“既然荣嫔身体抱恙,朕自然不会怪罪,可曾请太医去瞧瞧!”
  雪玲忙道:“是,臣妾出來的时候,景怡宫的宫人已去太医院相请了!”
  惜尘点头道:“那就好,你们归座吧!”
  两人谢过之后回到座位,沈婠仍有些不放心,娴雅的病早就好了,怎么会又犯了呢?她看向画之,画之冲她微微点头,既然画之觉得沒事,那娴雅姐姐应该沒事吧!现在只能等晚宴结束,再去看她了。
  小石子高唱一声:“奏乐!”
  丝竹声起,两列彩衣舞姬纷纷从两旁鱼贯而出,随着优美动听的乐声,开始翩翩起舞。
  舞姿曼妙,乐声动人,众人专注倾听,目光流连,唯惜尘面色淡淡,他一向对此不大有兴趣,只是举杯浅酌。
  曲终,舞罢,众人纷纷夸赞,接着便有庆妃和裴妃带领,向皇上敬贺。
  (ps:看标題大家就该晓得,娴雅最终逃脱不了炮灰的命运,不要骂我,剧情需要。
  今日五更结束,谢谢大家支持订阅,晚安,)

章节目录